img

卓然夫人聳肩,「一開始只是覺得僅此而已,後來發現,能夠讓宗政御這樣的人看上的人,並不簡單。」

2022 年 2 月 16 日

卓然夫人說時,利已經走了過來,手撫在腰間的槍上,表情嚴肅,背後還跟著幾名皇家隊保鏢。

利命令,「把她帶到審訊部門,針對這一次刺殺進行審訊,按照章程定罪。」

隨著話語錄下,利給了別後保鏢一個眼神,幾名保鏢上前將卓然夫人駕起來帶走。

然而,在卓然夫人走過慕安安身邊的時候,她突然停了腳步,看著慕安安,說了一句話——

「你被蛇盯上了。」

說完這句話,她便留給慕安安一個笑容,隨即被帶走。

慕安安在琢磨卓然夫人的話。

被蛇盯上?

這是提醒,還是一個警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龍夜擎說道,「對,她叫安夏,是我太太。」

龍夜斐說道,「嗯,真好,我聽若冰說過,她就是凌家失散多年的女兒。」

餐桌上的所有話題都轉移到了龍夜斐身上,都在討論龍夜斐的事,幾乎都沒什麼心思來吃菜了。

「夜婓,你多吃點。」龍老爺子給他夾菜。

龍夜斐也給他夾菜,「爸,你也多吃點,這幾年我都沒在你跟前盡孝,真的對不起。」

龍老爺子很激動,手都是顫抖的,「你能活着回來,已經是對我最大的盡孝了,夜婓,這幾年你受苦了。」

龍夜斐眼眶含淚,「對不起,讓你們操心了,是我不孝。」

儘管大家都很開心,很激動,但內心多少是有些疑慮的,畢竟眼前的男人在長相上跟龍夜斐有那麼一點點的區別,儘管不大,但畢竟是有差距的,說是做過整形可以說的過去,但到底是不是還需要進一步驗證。

凌禹辰甚至提了些之前跟龍夜斐在一起時的事,不是試探,只是好奇,龍夜斐說,有些不記得的,但有些記得,記得的都能對得上,而這些事,只有他們兩個知道。

龍夜擎也說了些事,龍夜斐都能對得上,包括車子開到懸崖時他們在車上的對話,龍夜斐都還記得些。

為了打消大家的疑慮,凌若冰提議,「夜婓回來的確實有點唐突,我覺得還是做一個親子鑒定吧?這樣能打消大家的疑慮,夜婓,你覺得呢?」

龍夜斐眉心一蹙,「親子鑒定?」浮現出幾縷被人羞辱后的那種憤怒。

龍老爺子說道,「不用做不用做,他就是夜婓,我自己的兒子我認得,不會有假,夜婓才剛回來,讓他好好休息。」

龍夜擎也是有疑慮的,但顧及到龍夜斐的心情,他只能暗中去做。

也許是為了不讓大家懷疑,龍夜斐當眾從頭上拔了幾根頭髮下來,交給老爺子,「爸,還是做一下鑒定吧,我願意,我理解大家的心情,只有鑒定后我才能真正融入進你們當中。」

老爺子接過他的頭髮,「這要怎麼做?」

龍夜擎把秦牧叫了過來,讓他去安排。

秦牧一臉錯愕,原來他在M國整形醫院見到的那人真是龍夜斐!之前就懷疑過,只是沒有證據,想不到被凌若冰帶回來了。

龍夜斐也看了他一眼,眸色深沉,跟那天在住院部樓下看到的一樣,「我們見過。」

秦牧說道,「對,我們見過。」

龍夜斐說道,「那天我就看到夜擎了,但那時候我的記憶還沒完全恢復,加上還需要繼續做一些身體上的修復,所以我沒有跟你們相認。」

龍夜擎看向秦牧,秦牧把那天看到的講了一遍,「可惜我當時並沒查到什麼,為了不引起事端,就沒說出來,我以為是自己的錯覺,那什麼,我這就把這兩份頭髮送醫院去。」

龍老爺子感慨萬千,想不到龍夜斐居然還能活着回來,高興的不得了,也激動的不得了,吃過飯,帶着龍夜斐回了龍家老宅。 細辛那丫頭和夏未央性子還真有點像,都有些清冷,又都追求技法,也許會成為好友。

掛斷電話,夏未央抱著手機出神,上翹的嘴角就沒下來過。

想到馬上就會和偶像【繪圖員】認識,夏未央就歡喜得不得了。

連沈嘉曜回她的信息,都沒有第一時間發現。

過了好半天,才看到沈嘉曜給她回的信息。

看到手機屏幕上的提示,夏未央心臟彷彿被小鹿撞了一下,生出甜蜜的歡喜。

她趕忙解鎖打開微信,第一眼就看到沈嘉曜回的微信:

「還不錯,不過,沒有我媳婦畫的好。」

夏未央撇撇嘴,沒回。

——

夜家

夜斯年暴躁地將資料推倒,揉了揉太陽穴,神色煩躁。

夜丁將落在地上的資料袋一一撿起,摞放在書桌上。

夜斯年抬眸,視線落在資料袋子上,眸中露出幾分戾氣。

他已經將資料翻了個遍,每一張照片也看過了,但卻並沒有找到那個旗袍女孩。

已經過了這麼多年,夜斯年早忘記那個女孩的模樣,只記得她穿著一件小旗袍。但是夜丁收集來的這些資料中,並沒有哪個女孩穿著旗袍。

而且因為年代久遠,這些照片早已經發黃模糊,根本就看不真切。

每一張照片,夜斯年都仔細翻看,可惜,並沒有從這些老舊照片中找到熟悉的影子。

夜丁安慰:「少主,若您和旗袍姑娘有緣,早晚會遇見的。」

夜斯年一隻修長的手臂搭在桌子上,露出幾顆鑽石袖口,折射著窗外細碎的陽光,奪目而耀眼。

他抿了抿唇,神色冷然:「這件事就先放下吧。」

夜丁點頭,然後將三張照片放在夜斯年面前,低聲:「少主,大長老他們又在催了,催你儘快定下少主夫人人選。」

夜斯年眼中閃過一抹不耐,視線隨意劃過三張照片,當目光落在陸細辛臉上時,驀地頓了下。

他想起那個晚上,那個聰明機敏的女子,想到壓在她身上時柔軟的觸感。

夜斯年眼尾泄出一抹笑意,抬手捏著陸細辛的照片,低聲:「先定她吧。」

夜丁明白他的意思,少主的意思是先跟陸小姐相處一段時間,若是沒問題,那就是陸小姐了。

拿著照片給大長老送過來。

大長老看著照片眯了眯眼,神色無波讓人看不出情緒:「那就讓少主先和陸小姐接觸吧。」

夜澤蘭也在旁邊,等夜丁走後,臉立刻就拉了下來,不高興:「怎麼又是她,不是還有其他兩個么?少主怎麼非得選她。」

「住口。」大長老抬眸掃了夜澤蘭一眼,神色不悅,「少主也是你能抱怨的?」

夜澤蘭低頭:「我錯了,只是覺得太便宜了陸細辛。」

大長老嘆氣:「這丫頭能力不錯,就是太過桀驁不馴,還需要打磨打磨。」

說著,大長老看向夜澤蘭:「你去修謹那邊看著,讓他手段溫和一些,把古家拿回來,給陸細辛點教訓就好,不要太過。」

「知道了。」夜澤蘭心不甘情不願。

真是便宜她了!

命可真好,居然被少主看中,也不知道|上輩子燒了多少高香。 沈喬然在娛樂圈的地位舉足輕重,加之沈家也是名門望族,走到哪兒都是焦點。

也有不少側面打聽盛知清身份的人。

盛知清氣質清冷高貴,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培養出來的孩子。

即使她什麼也不做,只是冰冷淡定地站在那兒,散發出來的氣場就讓人無法忽視。

兩人邊低聲聊著天邊往空中花園的方向走,宴會廳人來人往,應酬得有些煩。

剛走出旋轉玻璃門,迎面就碰上了沈喬然的老闆——天心娛樂總裁穆雲期。

沈喬然笑著打了個招呼,對方頷首示意,目光卻落在盛知清身上。

穆雲期五官俊郎冷硬,眉眼之間也有極濃重的冷意,氣場疏離淡漠,一看即是不好惹的人物。

「盛小姐,好久不見。」對方主動打招呼,這有些出乎沈喬然的意料。

盛知清抬眼看他,眸色偏冷,思索了一番,才不輕不重地「嗯」了一聲。

穆雲期是古典舞忠實愛好者,林知清出演的舞劇,他基本都會捧場。

歌劇院大廳的贊助商大佬,他排第五。

盛知清多少聽人提過一些。

她這態度談不上熱絡,對方卻面色微變,嘴角甚至有上揚的趨勢。

盛知清莫名其妙地看過去。

這人有受虐傾向?

她這麼冷淡的態度,有什麼值得高興的?

走遠了些,沈喬然才小聲私語了一句,「穆總剛才居然笑了,好可怕。」

說著,搓了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表情驚恐地搖了搖頭。

再一定神時,看見了兩道極為熟悉的背影。

「清清啊,我忽然不想吹風了,我們回去吧。」猛地把盛知清扳轉看向身後,沈喬然語氣不自然地推著她往前走。

「我看見了。」盛知清幽幽開口,步伐卻極為配合。

沈喬然:……

再一想,沈喬然神色突地變得有些奇怪,小心翼翼地觀察了一下盛知清的表情,斟酌著開口。

「清清,你這次怎麼……」

以往見到墨子君,盛知清總會跟貓見到老鼠似地撲過去,絲毫不管對方臉色有多不好看。

「想通了。」三言兩語解釋不清楚,盛知清給了個言簡意賅的回復。

這話沈喬然只信了五分,剩下的五分,還得視盛知清今後的表現而定。

——

郭沁沁端著酒杯繞了一圈,有些沮喪。

這兒不缺膚白貌美氣質佳的娛樂圈明星,她平時走在路上是會收到些注目禮。

但在這個場合,她美,別人比她更美。她挺直姿態,別人比她更筆挺高雅。

名媛千金們有自己的圈子,輕易瞧不上她。

業界大佬們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對她也提不起興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