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千雲舒朝著無盡黑暗的竹林輕輕一笑。

2021 年 1 月 7 日

「什麼人,竟敢擅闖雲中竹!」

一聲輕呵,一個身穿錦衣的中年男人從黑暗處走了出來。

「麻煩請通報你家主人一聲,千雲舒來此找他。」

千雲舒這個名字實在如雷貫耳,西楚之恥!

中年男人鄙夷的將她上下掃視一番,不耐煩道:「我家主子是什麼人,豈是你說見就能見的!一個廢物能躲過層層陣法機關,走到此處也算幸運。老夫就不為難你,滾吧!」

她聽完,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這就是人性永遠剔除不盡的劣根,如果她是高高在上有權勢的人,這個男人豈會這麼囂張跋扈。

早已向某爬地的東西來巴結她了。

到底是她廢物的臭名頭擺在那,到哪都不招人待見。

「請你通報君千影,我來找他!」

千雲舒一字一句,尤其『君千影』三字咬得極重,眸子冷冷向中年男人攝去。

中年男人莫名一個寒顫,心中惱火自己怎會被一個廢物弱智女流給嚇得打顫,張口就罵道。

「區區廢物,也想見主人?把雲中竹當菜市場么!趁老夫賞你臉,趕快滾出去!」

中年男人趾高氣揚不屑的冷哼一聲。

求人上門,她禮讓三分,別人卻是當她軟弱不堪,得寸進尺。

那就不要怪罪她冷血了!

千雲舒反手一番,從空間里拿出一隻靈鳥,這是君千影贈予她的疾風鳥。

中年男人一見疾風鳥,整個呆住。

瞠目結舌地看著她將半張紙綁在疾風鳥的腳上。

然後撒手,瀟洒轉身。

「哎、哎、哎!你別走啊!」中年男人深知懷有疾風鳥的來客對主人有什麼意義。

疾風鳥是三階魔獸,極難馴服,被主人馴服後用來傳遞消息的鳥兒。

主人贈予過疾風鳥的人,整個西楚不超過五個。

這個廢物——

呸!呸!呸!


這位小姐一定是主人的好友啊!

不然她也不會有疾風鳥了。

一定不能讓她走,否則主人一旦知曉,他肯定又要被主人抓去做實驗了!

他寧願給她下跪,也不要被主人當做小白鼠實驗!


那可是會要他老命的!

——

謝謝一直支持莫莫的書友,星期六快樂喲,加更一章,無恥滴求票票哈~~ 見千雲舒置若罔聞,朝原路返回時,中年男人背脊全是冷汗,他步伐快速,然而卻連她的身影都追不到。

千雲舒冷笑一聲,感受到身後追來的氣息。

她不緊不慢地在竹林里繞,卻始終不讓中年男人接近她。

半個時辰過去了,竹林里突然亮起了光。

滿頭是汗的君千影連外套也沒來得及穿,就急忙跑了出來。

「雲舒!你來了就別走啊!」

千雲舒聽到他著急忙慌的聲音,頭也沒回,依舊沒有目的地走著。

君千影手中還拿著做實驗用的瓶子,追到了中年男人前面腳下生風,還不忘回頭瞪他。

「雲舒來了為何不請進來!不請進來也就算了為何不通報?不通報也就算了,你居然不留住她!張伯,看來你身體不行了,我已經給你煉製好了補身子的丹藥。」

張伯臉色頓時慘白,身子抖得如秋風中之落葉,實在凄涼!

他那個悔啊!

腸子都悔青了,吃了主人的丹藥,他還能活幾天啊!

夭壽啊!


「雲舒!」

君千影一個箭步追上千雲舒。

「嗯哼?」

千雲舒停了下來,餘光掃過他手裡捏著的半張丹方,一挑眉宇,似笑非笑。

「下半張呢?」君千影激動得幾乎要落淚了,疾風鳥帶來的半張紙是煉製生香丸的丹方!

他不僅痴迷煉丹,還瘋狂迷戀各種千奇百怪的煉香。

這張丹方上的材料都很齊全,唯獨煉製的步驟在另一半丹方上。

這可急壞了他,必須要『不折手段』拿到另一張丹方啊!

「什麼下半張?我什麼都不知道啊!君大人你高高在上,小女子不識好歹多有打擾了,這就滾,馬不停蹄地滾出雲中竹。」

千雲舒冷冷淡淡,一本正經地尋了一個方向,作勢就要走。

「千小姐!小的適才無禮,還請千小姐不要介意。」張伯腦門密布汗珠,惶恐上前想攔住她。

她盈盈一笑,聲如寒冰:「進也不準,出也不行。您老到底要我朝哪邊滾?你說個方向,小女子我好滾得麻利啊?」

此話一出,張伯連君千影的目光都不敢看了,嚇得縮緊了身體,連連九十度深鞠躬向她道歉,顫顫抖抖的聲音明顯的宣誓著他的害怕。

「千小姐折煞老奴了……老奴對剛才的無禮至極向千小姐賠禮道歉,還請千小姐看在主人的份上原諒老奴……」

見自家主人如刀子般閃亮的目光掠過他的臉,張伯渾身一顫,哭喪著臉屈下腿就要給千雲舒下跪。

他這輩子除了主人,連爹媽都沒有下跪過。

現在居然要他對著一個名不見經傳,又是臭名昭著的廢物下跪,要說心中不甘,那一定是有的。

就在他腿彎曲著快要著地的時候,千雲舒『好心』地赦免了他,「老家人給年輕人下跪,老天要是知道了,可是會折我壽的唷!你盡忠盡職為君千影守著竹林,他應該要嘉獎你呢!」

「是呢!張伯如此『盡職』,是要好好嘉獎一番。屋裡有一籮筐丹藥,很補身體的。記住,一顆都不準剩下!」

君千影凜冽的眼神輕描淡寫的掃過張伯,讓張伯整個如同墜入地獄一般絕望。

一、一籮筐的丹藥!

還是那種吃了皮膚會變顏色的丹藥!

簡直是要他的老命啊!

還不如給她跪下賠禮道歉來得划算啊!

誰讓他有眼無珠,得罪了這個狡詐的女子!

她哪裡是什麼草包!明明就腹黑得很!

自此,張伯再也不聽信任何有關於千雲舒的傳言,因為他知道,只要是傳言,應在她的身上,那就是紅果果的謠言!

誰信她的謠言可是會倒大霉的,而且還是八輩子都遇不到的那種血霉!

「雲舒,快把半張丹方給我看看呀!」

君千影迫不及待地,很無恥地伸出手要道。

「丹方嘛並不是沒有,可是你得幫我做一件事!」千雲舒高深莫測的笑了。

君千影笑顏逐開:「只要把半張丹方給我,哪怕是十件我都樂意!」

看著他痴迷的樣子,千雲舒心中頓時很不厚道的笑了,這種丹方是在紫靈大師的山洞裡發現的,地上儘是。

生香丹不過是最普通的一張,居然讓他如此痴狂!

其實她不知道的是,紫靈大師號稱聖元奇葩煉丹之首,所有的丹方都是千奇百怪的,各種整蠱的,救人的,傷人的,可謂是應有盡有。

可惜的是紫靈大師孑然一身,到臨死前都未曾收過一個弟子。

所以他所創的丹方,煉丹之術半點也沒有傳出去。

倒是讓她撿了個大便宜!

這就是幸運啊!

說清楚事情后,千雲舒好奇君千影的住所,就隨著他來到煉丹的地方。

這裡四面圍牆,中間矗立著一個大鼎,四周的桌上都擺放著瓶瓶罐罐,五顏六色的都有。

而許多珍奇草藥就被他隨便丟擲在地上。

「你平常是如何煉丹的?」

她有些好奇,如果可以開啟木元素的話,那她也可以自己煉製丹藥了。

不然空間里擺放的紫鼎不就浪費了。

君千影痴迷一笑,眼中閃爍著興奮:「凝神專志,把火木兩元素凝聚成靈,匯入鼎中,時辰一到,方可煉成!」

千雲舒白了眼他,說得輕巧。

煉丹不僅要掌握火候,還要時刻用精神力操控草藥的藥性凝聚,看似簡單,實則難!

不然聖元大陸的煉丹師也不會這麼炙手可熱了。

只要擁有火、木二元素,就極有可能成為煉丹師,哪怕只是初級煉丹師,那也是各大家族相爭的香餑餑。

回想起以前原主看過的書籍,千雲舒走到大鼎旁,閉上眼,凝神匯聚火元素。

君千影站在一旁看著她,只當她是個發現新鮮玩意兒的孩童,並不制止。


看著看著,君千影就呆住了。

只見從她手心凝聚出的火元素赤紅刺眼,緊接著,一道青色肉眼可見的光芒混合著紅色光芒,匯聚鼎中!

那是木元素!

雲舒竟然是二系元素!

而且和他一樣,擁有煉丹師最基本的火木元素!

千雲舒此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覺得精神世界一片明了。


她竟然能感受得到鼎中的草藥的藥性一點點分散,又聚攏,如此循環,在火元素的操控下一點點凝聚成丹。 君千影目瞪口呆的看著環繞在大鼎周遭的紅光,連制止都忘了。

火元素中飽含著青光,無限循環環繞。

「呼!」

她睜開眼,細膩白皙的額上布滿了細珠,深呼吸了口氣,「打開看看。」

君千影此時就像她的煉丹小弟一樣,收起驚訝,屁顛屁顛地打開了鼎蓋。

清香濃郁的丹藥香頓時瀰漫開來,且靈氣十足!

只見鼎中赫然躺著一枚圓圓的聖元丹!

第一次煉丹就這麼成功!!

君千影頓時把雙眼瞪得賊大,上氣不接下氣連續炮轟:「這是你第一次煉丹?你確定?!雲舒你該不會是隱匿集市的初級煉丹師吧?」

她雙手一攤,無辜道:「君大人,氣質!你清冷高貴的氣質呢?」

他可不管這麼多,拿起鼎中煉出的丹藥仔細查看,丹體圓溜晶瑩,靈氣滿滿溢出。

草藥是他旁晚時胡亂扔進去的,還沒來得及煉。

現在被剛接觸煉丹的雲舒一煉,居然就煉成了補靈力的聖元丹,而且還是下下品聖元丹!

丹藥品階由好到次分為上上品、上品、中品、下品、下下品、次品。

雲舒她一個第一次初摸煉丹的娃,就算丹藥不煉製失敗,也應該煉製出半成品的次品聖元丹吧!

現在居然是靈氣十足的下下品聖元丹!

天啦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