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勁氣狂舞間,一拳將衝出來的人,打傷打死。

2022 年 3 月 24 日

隨後,三把寶兵飛刀,閃電飛舞,洞穿沒死的人的腦袋,或者脖頸。

收回飛刀,蘇景行繼續拾取卡片。

退回第二層到第三層的樓梯口,等第三層的人,快速衝上來。

「轟!」

又是一拳砸出,可怕拳印,攜帶百萬斤巨力,砸死砸傷所有人。

咻咻咻~

飛刀跟着補刀,將沒死的人,全部滅殺。

收回飛刀,拾取卡片。

在原地等了會,又滅殺一波衝過來的死士。

「轟!」

「轟!」

「轟!」

……

蘇景行就這麼在樓梯口左右,來回漂移,轟殺來自第一層、第三層的死士,守衛。

第二層的人,被他殺的躲在角落,不敢冒頭。

蘇景行也不急着去料理,等第一層、第三層,沒有人再下來、上來了,「聲臨耳境」聆聽範圍內,確定沒人了。

才在第二層漂移,轟殺躲起來的人。

「轟!」「轟!」「轟!」

咻!咻!咻~!

拳印破門,飛刀秒殺。

一路走,一路殺,一路拾取卡片。

十分鐘后,上下三層,整個基地寂靜無聲。

基地的人全部滅除了?

不!

還有一個!

站在第二層西面角落,蘇景行聽到下方,第三層的一個房間里,還有一個人活着。

對方呼吸頻率、心跳,都遠超一般人。

不是四品,就是五品。

「想要伏擊我?」

蘇景行輕笑,慢步走向第二層到第三層的樓梯口。

沿着樓頂慢慢走下去,來到第三層,似有所覺的往藏寶庫靠近。

沒錯,石家這個基地設有藏寶庫,蘇景行最想要的一些事物,就放在藏寶庫里。

而藏寶庫的位置,便位於第三層西南角。

蘇景行聽到的那個伏擊者,所在房間,就在藏寶庫邊上。

不出意外,這個中三品高手,儼然是看守寶庫的人。

蘇景行一步步靠近,彷彿沒發現對方。

直至走到寶庫入口,準備動手嘗試打開大門時——

「轟!」

空氣驟然爆響。

蘇景行猛地轉身,一拳打出,恐怖拳印打穿牆壁,命中潛伏在門后,準備偷襲的一名老頭。

磅礴巨力,當場將老頭打的整個人往後倒飛,「嘭」的一聲巨響,狠狠砸在牆壁上,砸出一個大坑。

老頭噴出一大口淤血,從牆壁上滑落,眼中滿是駭然。

「石之烙?」

蘇景行從打穿的洞口走進去,凝視靠坐在地上的老頭,輕聲道,「寶庫鑰匙在哪,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

「嗬嗬~」

嘴角不停湧出鮮血的石之烙,慘笑開口,「想要打開寶庫,下輩子吧。」

「何必呢。」蘇景行搖頭,「我只是不想浪費時間,想省點力氣。」

「省……省力?」石之烙怪笑,「省力氣,行……行啊,過來一點,我告訴你,鑰……鑰匙在哪。」

蘇景行沒動,而是上下打量石之烙,輕笑道,「怎麼,你想臨死前,拉我一起走?或者,將我重傷?」

自爆!

蘇景行可沒忘記,石家的死士,每個人掌握了一門秘技,面對拷問時,能夠自爆,自殺的同時,重創身邊的對手。

死士會自爆,身為石家本族人,自然也會。

石之烙打的什麼主意,蘇景行一眼就看出來。

因此,這話一出,石之烙瞳孔驟然放縮,驚怒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知道我石家那麼多秘密!」

「想知道?」蘇景行笑着反問。

「說!說出你是誰,為什麼知道那麼多秘密,我就告訴你打開寶庫的鑰匙在哪!」石之烙歇斯底里的低吼叫道。

「好,一言為定。」蘇景行拍手,「你先告訴我鑰匙在哪,我就告訴你,我是誰。」

「……」

石之烙沉默。

片刻后,癲狂的放聲大笑,「哈哈哈,不管你是誰,想要打開寶庫,下輩子吧,下輩子吧,下輩子吧!哈哈哈!」

「嘭~!!!」

伴隨笑聲,一記巨響驟然傳出。

石之烙整個人爆成一團血霧,無數碎肉,濺灑房間一地,牆壁上都是。

蘇景行早在石之烙笑聲中,便迅速退出洞口,來到側面,從而避開了血霧、碎肉的噴灑。

片刻后,返回去,拾取了一張卡片。

石之烙寧願自爆,也不肯告訴鑰匙在哪。

顯然是不想便宜蘇景行。

對此,蘇景行可惜歸可惜,倒也沒沮喪。

藏寶庫大門,用的是密碼加指紋加瞳孔,三重識別。

蘇景行懶得去弄石錦年手指和眼珠,直接調動兩百年真氣修為,近距離一拳轟在大門上。

「轟!」

「轟!」

「轟!!」

三聲巨響過後,厚重的超合金大門,被強行打穿一個大洞。

蘇景行慢步走了進去,來到第一間藏寶室。

透過門板上的洞口,一間擺放滿各種熱武器的密室,映入蘇景行眼帘。

稍稍用力,打開密室門,蘇景行走了進去,掃視一圈,收走了一堆高性能炸彈。

至於高速機槍、迫擊炮、火箭筒等武器,蘇景行也挑選了一些,純當過把癮。

真論威力,用途,方便性上,還不如飛刀。

這些武器,啟動時的響聲,就不利於伏擊。

蘇景行收一些,放在掌心空間,完全是過個癮。

離開第一間藏寶室,走到第二間門口,稍稍一看,裏面擺放滿了冷兵器。

蘇景行打開門,走了進去,發現大多數是半寶兵,寶兵沒幾件,只有十幾樣。

刀、劍、棍、斧、槍、鞭,都有。

蘇景行也不客氣,全都收進掌心空間。

隨後,轉身離開,準備去第三間藏寶室,但眼角餘光,忽然發現密室最深處的一張合金長桌上面,擺放着一個木製圓盒。

不由好奇,走了過去,想看看盒子裏放着什麼。

圓盒直徑約莫八十公分,表面雕刻滿了複雜的紋路。

蘇景行凝視片刻,輕輕打開盒子。

一枚冰晶色的戒指,當即呈現而出,在昏暗的密室里,綻放奪目光彩。

這是什麼?

蘇景行挑眉。

倒不是他不認識戒指,而是這枚戒指一看就不是凡物。

蘇景行疑惑的是,戒指的來歷,或者能力?

仔細凝視下,蘇景行發現這枚戒指不是鐵質,也不是玉制。

究竟是什麼材質,一時半會看不出來。

反倒是戒指給與蘇景行的感覺,非常特殊,有種溫暖,又有點心驚肉跳的畏懼。

很矛盾。

但不管怎麼樣,這是一樣寶物!

既然是寶物,蘇景行自然不客氣的連帶着盒子一起,收進掌心空間。

戒指到底是什麼,回去后再慢慢研究。

收好盒子,蘇景行沒有急着離開,依舊留在密室里,仔細在各個角落,甚至架子底下,牆壁上,全都檢查了一遍,確定沒有遺漏了,才走出密室,前往第三間藏寶室。

和前面兩間一樣,蘇景行沒猶豫,準備直接強行打開藏寶室的門板。

但在用力的剎那,突兀心頭一跳,停止手中動作。

有危險!

……

(新的一周,求推薦票,求月票!) 分手是沈薇安提出來的,蘇行止那時年少氣盛,卻不知道,有的時候女孩子提分手,只是希望你多關注她一下,多哄哄她。

他如果道個歉,嘴巴甜一點,好好哄哄她,就什麼事兒都沒有了。

但是他沒有,他或許是厭倦了她的小姐脾氣,厭倦了她對他身邊女生的百般戒備,所以他就答應了。

事後,沈薇安追悔莫及,卻又拿他毫無辦法。

再後來,蘇氏集團破產,太多的事情壓下來,再加上沈家的推波助瀾,他就徹底把沈薇安埋在了心底,當成了過去!

想到這些往事,沈薇安有些唏噓。

其實問題那麼多,理由那麼多,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不夠深愛罷了。

像蘇行止那樣的情場浪子,是註定沒有辦法專一的去愛一個人的。

所以,其實沈薇安一直都很期待,他跟余卿卿日後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的,會專一嗎?會一輩子守著她一個嗎?

可惜,蘇行止沒有給她這個機會,便撒手而去!

沈薇安默然良久,才苦笑了下,輕聲道:「卿卿,以後不要再去想蘇行止這個人了。照顧好自己,只為自己而活,知道嗎?」

余卿卿看著她一臉誠摯,忍不住苦笑了下,若不這樣,她又能怎麼樣呢?

失去的,再也找不回來。眼前的,抓住了也沒有什麼意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