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劉歸升問道,

2021 年 1 月 9 日

「你知道天魔界嗎,」

「那傢伙叫做張銘,是那魔祖的弟子,」

李昊點頭,解釋道,

「怎麼可能,」

劉歸升嚇了一跳,不敢置通道,

他身為上古妖神的傳人,早已經覺醒了血脈之力,得到了一些記憶殘片,深深清楚其中的可怕,這些留存在鳳麟洲上的萬族,可以說都是被那魔祖所誤,甚至上古二十八位妖神,二十八位準帝耗費一生心血,都是為了那魔祖,

「魔界之人,怎麼可能留存在大荒之上,,」

劉歸升疑惑道,

「這人比較特殊,是罕見的仙魔之體,能夠同時容納靈氣與魔氣於一身,是一個相當可怕的人,」

李昊嘆息道,

「原來如此,確實如少主所說,這人是一個不安定因素,必須要除去,

劉歸升眉頭緊皺,肯定道,

隨之,他便召喚來了隱居在小世界之中的幾位妖王級前輩,悉心策劃,千方百計的尋找那張銘的下落,

鳳麟洲,乃是妖族的天下,在這裡,別說是人族,就連精怪之類都特別稀少,那幽冥魔殿雖然傳承久遠,但是也根本不可能在這裡設置據點,

根據他們的推測,那張銘一定與其有莫大的交集,並且知道許多的辛秘,專程為了李昊,或者說是為了那十萬大山而特意來到鳳麟洲上,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人數不會太多,也沒有穩固的據點和勢力,趁此機會將他們一網打盡,無疑是最好的時機,若是等他們真的穩定下來,再拉攏一些早已經有了異心的古族,將會造成莫大的隱患,

一大幫修者出動了,在劉歸升的指揮下,順藤摸瓜,朝著那張銘的隱身之地尋去,

藉此之機,李昊也選擇了短暫的閉關,默默的將修為提升到巔峰狀態,

張銘,是舉世難得的奇才,那種可怕的體質,讓他能夠同時擁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並且領悟兩種不同的道則,若是相加起來,沒有人能夠知曉能夠產生什麼樣的質變,

不過,能夠在兩名仙神境界的絕世高手追殺下逃離,足以說明了其可怕,絕對超越那些所謂的聖子聖女,

李昊雖然自信,卻也沒有足夠的把握能夠將其順利擊殺,

「或許,將其趕出鳳麟洲,是當下最好的結果,」

李昊嘆了口氣,徑直閉上了眼睛,陷入入定之中,

如今,他已經位列接洽境五重天之列,一身戰力更是恐怖無比,足以同一些九重天的高手相當,在這個年紀,擁有這種實力,已經可謂是讓人驚艷了,但是,對他來說,這還差的很多很多,

他的對手,都是一些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怪物,最低都是半步仙神境界的高手,更有仙神境的絕世修者暗中窺探,讓他不得不竭盡了全力,不敢浪費一絲一毫的時間,

他的身上,承擔了太大的重量,如同一座魔山,彷彿一柄利刃,懸浮在他頭頂,時時刻刻都鞭策著他,讓他絲毫不敢懈怠,

足足沉寂了一個月,李昊每日每夜都處在入定之中,幾乎化作了一座雕像,動也不動,

閉關,修行,悟道,升華,

他的身體在默默的放光,隱約可聞一道道轟鳴天音在他身畔流轉著,散發出聖潔而絢爛的光芒,

那是大道天音,充斥著神秘的道則,如同仙霧一般,默默的滋潤著他,洗滌著他,如同白日飛升,讓他輕易間與大道相合,

仔細望去,他的身體漸漸變得模糊,整個人都仿若融進了天地之中,有種看得見摸不著的矛盾感,

「踏踏踏…」

一陣清脆的腳步聲傳來,

李昊心中一動,一下子睜開了雙眸,

「少主,找到了,」

劉歸升拱手,輕聲說道,

歷經一個月之久,失去了數十條人命,他們終於在一處偏僻的山脈中,尋到了線索,

「據情報來看,那裡他們的據點,共計有殺手百十名,其中,洞察境的修者有六位,每一位都是六重天以上的絕世高手,」

劉歸升仔細回報道,

「有張銘的蹤跡嗎,,」

李昊點頭,問道,


在他看來,只有張銘才是最為重要的存在,至於那些殺手,只要依舊保留有上古時代傳承下來的天規,便無法對他造成太大的威脅,

「恩,他一直隱身在那山脈中,正在閉關,」

劉歸升肯定道,

「好,準備一下,我們出發,」

「將這一顆扎人的釘子,徹底拔除,」

李昊起身,一臉凝重道,

小世界之南,萬里之遙的偏僻之處,存在著一座廣闊的山脈,

這裡,一片荒蕪,只有一座座大山林立,看上去很是落寞,沒有一絲生氣,

沒有祖脈滋潤,沒有靈氣繚繞,使得這裡成為了一方廢土,平日之間根本沒有人涉足,

然而,任誰也沒有想到,這樣一個不被人看好的地方,竟然會隱身有一大群恐怖的存在,

幽冥魔殿,殺手王朝,

他們是黑夜之中的王者,是黑暗之中的霸主,

滴血的利刃,冷漠的個性,詭異的法決,凌厲的殺機,他們就如同是一尊尊幽靈,仿若是一尊尊死神,無聲無息的出現,然後一擊致命,殘忍而無情的將大把生命收割,

「呼,」

李昊一行人出現了,悄無聲息的摸進了山脈之中,

為了不打草驚蛇,也為了能夠徹底將此處一窩端,他們只選擇了幾位妖王前輩同行,施展滅絕計劃,

李昊無聲無息的前進,整個身體都融進了虛空之中,若隱若現,

「咔嚓,」

手起劍落,輕易間削斷了一名守衛的脖子,將其斃命,


與此同時,劉歸升也出手了,他本就是妖神神燕的後裔,以速度見長,身形閃爍之間,化作了一片虛影,乾脆利落的拗斷了另一名守衛的脖子,

此刻,他們行走在黑暗中,闖入了山脈之中的地宮內,如同死神一般,展開殺戮,

「噗,」

李昊面無表情的揮動利刃,化作了一尊冷酷的死神,不斷的收割生命,從一座地宮到另一個地宮,大量的殺手隕落,沒有一絲猶豫,每一個身軀倒下,都會被純凈的神力凈化,隨之徹底湮滅消散,

對李昊來說,這些黑暗中的存在,已經算不上是生靈,

他見識過他們的冷漠,見識過他們的無情,一個個如同是傀儡一般,沒有絲毫生氣,那種冷血,已經沒有了任何情緒和波動,已經不屬於生命的範疇,

「我來,解脫你們,」

李昊嘴中低語,輕聲誦讀度人經,為他們的靈魂指引通往輪迴的道路,

「什麼人…,」

終於,有人發現了他們的蹤跡,

然而,已經太晚了,當那最強的老殺手出現的那一刻,李昊剛剛好斬碎最後一名殺手的頭顱,將其湮滅,

八十七位殺手,沒有一個留下痕迹,就如同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徹底消散,

「你是李昊,,,」

那老殺手渾身黑衣,整個身體都瀰漫著無盡的殺意,緊緊盯著手握利刃的李昊,輕喝道,

「我是李昊,我說過,膽敢襲殺我,將會付出巨大的代價,」

李昊望著他,漠然道,

「哼,真是狂妄,」

「我幽冥神殿傳承無盡歲月,以殺證道,豈是你能夠撼動的,,」那老殺手語氣低沉,低吼道,

「你們的種子,已經被我幹掉了,也不過如此而已,」

李昊輕聲細語,不屑道,

「哼,你太小看我們的傳承了,」

「我大教之中,有更強的種子存在,他們,是專門為斬殺聖子,滅絕諸王體質而存在的,」

「你最終也是難逃一死,將會被作為戰利品,收集在我魔殿之中,」

那老人低吼,恩狠狠道,

「呵呵,我會等著那一天,將你們所謂的種子,盡數幹掉,」

「什麼幽冥魔殿,也總有一天,會被我連根拔起,」

李昊輕輕揮手,頓時身後有數名老者上前,一個個瀰漫而出恐怖的神力波動,與那老殺手對峙,

「盡數幹掉,一個不留,」

李昊擺擺手,徑直穿過了地宮,朝著最深處而去,

他此行的目的,只有一個,便是為了那張銘,

那個城府深不見底的傢伙,體質絕世罕見的存在,才是最大的威脅,

一處地宮最深處,黑暗的沒有一絲光明,

李昊邁步而去,最終來到一座石室外,

巨大的石門橫立,阻擋了他的步伐,但是卻沒有辦法隔絕內部那濃郁的氣息,

甚至,在石門縫隙中,尚且有一股股光芒流淌而出,

一半金色,聖潔而純凈,

一半黑暗,邪惡而妖異,

「張銘,我來為你收屍,」


李昊低喝一聲,一腳踏出,輕易間將那巨大的石門踢碎,

漫天石粉飄舞,如同花雨般翻飛,終於露出兩個身影,緊緊的對峙在一起, 「收屍,」

「李昊,你真當我是泥捏的,,」

石室之中,恐怖氣息瀰漫,隨之傳來一聲冷喝,

張銘起身,修長的身軀一顫,整個身體突然迸射出耀眼的金色光芒,

聖潔的氣息瀰漫,轉瞬間化作一十八道神環,噴薄而出數不盡的神輝仙華,將他襯托的如同一尊神明一般,

「是不是泥捏的,打一打就知道了,」

李昊大笑,眼神微咪,如同兩道利刃一般,狠狠劃在張銘身上,

此番,他為殺人而來,

石室震動,瞬間便被蜂擁而出的神力炸的粉碎,露出一片晴朗的天宇,

李昊身軀輕顫,每一片血肉中都有沸騰的血氣在升騰,化作了一條條天龍橫舞,將整片天宇都壓蓋滿了,

氣勢暴漲,戰意洶湧,

「嘩,」

在他的丹田,無窮量仙光瀰漫而出,轉瞬間遮蓋天地萬物,灑遍每一個角落,

燦燦神輝縈繞,迷迷濛蒙,散發出一股開天闢地的氣息,充斥在每一片空間之中,無窮量的神力交織,凝練出一方瑰麗仙土,將天地都籠罩了起來,

「嗡,」

在他的頭頂,衝出一條粗壯的星光神柱,瞬間直衝霄漢,

蒼穹顫抖,一下子跨過了白晝,瞬間邁入夜幕,

無垠天宇,繁星閃爍,

一顆顆璀璨星辰出現,每一顆都大如栲栳,垂落下無窮無盡的瑰麗星華,籠罩天地,

「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