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劉樹又點頭哈腰了好一陣兒,才表情不明地收起了手機。

2021 年 11 月 13 日

「劉哥~汀蘭那邊怎麼說呀,這代言是給羅姐姐還是給我呀?」

沈姿姿掐著嗓子,一副嫵媚嬌嬈的樣子,柔柔道。

「都不是。」劉樹眉心微皺,「他們點名要織織。」

「什麼?!」

沈姿姿睜大了眼睛,失聲道。

她敏銳地聽出劉樹對宋織織的稱呼由連名帶姓變成了親昵一些的「織織」,頓時生出幾分恐慌來。

可不能讓劉樹看到宋織織的價值才好!

思及此,她眼珠轉了幾轉,義憤填膺道,「她的咖位應該不夠吧,別是汀蘭那邊搞錯了,既然我不夠格那怎麼着也該是羅姐姐才對,她宋織織也配嗎?」

羅盼擰了擰眉,面色不善地瞪了沈姿姿一眼。

「你可別這麼說,我要與不要都行,倒是你在這裏急個什麼勁兒?」

「你!」沈姿姿姦細的嗓子重現江湖,聽得劉樹腦門都突突了。

「閉嘴!管她配與不配,汀蘭要她,那就只能是她!而且是輕娛那邊的江蕪推薦的,你們沒本事找個這樣的朋友,還不是怪你們自己不爭氣!」

他平日不怎麼在這二位面前發火,所以這會兒怒氣一上來,兩個女人立馬就噤聲了。

沈姿姿臉色微紅,又酸又氣的,差點沒把剛做的指甲給掰斷了。

「劉哥,汀蘭是說明天來簽合同,那你通知宋織織了嗎?」

羅盼抿了抿端著的冰咖啡,眼裏閃過一道算計的精光。

「通知了,她那邊比咱們早知道。」

劉樹緩過勁兒,想來想去,還是覺得自己該正視一下對宋織織的態度。

說不定這次過後,宋織織就是再犟脾氣,公司對她寬容度能高一點。

「哦?也是,畢竟她朋友幫她拉來的代言,肯定第一時間把消息分享給她了。」羅盼又拿了個勺,在杯子裏輕輕攪弄著,時不時打量一眼臉色不好的沈姿姿。

「嗯,我待會兒再給她打個電話。」劉樹點點頭。

「其實這代言給誰都行,畢竟我們三個都是劉哥你手底下的,她賺的多,劉哥您也能多點外快。」

羅盼這句話是真真兒說道劉樹心裏了,見他眉心有了明顯的舒展,她乘勝追擊道。

「不過就是這段時間姿姿的資源不太好,空檔好一陣兒了。剛開始您接電話,我還以為發了合同呢,畢竟姿姿名字的縮寫和宋織織的一樣,保不齊弄錯了。」

「後面嘛也就確認了,都怪我這腦子,最近太忙,不太好使了。」

假惺惺!

沈姿姿冷哼了聲,不屑於看羅盼那張綠茶至極的臉。

羅盼將沈姿姿的表情盡收眼底,又柔柔地開了口,「劉哥,他們簽合同是什麼時候啊,我也想來湊湊熱鬧沾沾喜氣。」

「上午十點。」劉樹看了看錶,「你們倆沒啥事就先自己忙吧,該上課上課,該練形體練形體,別總在我這兒杵著。」

劉樹下了逐客令。

羅盼將杯子裏的咖啡一飲而盡,抓起了沙發上的背包,「好心好意」地提了一嘴:「劉哥可別忘了提醒哦,如果遲到了,織織這個代言就黃了。」

「知道了。」劉樹擺擺手算是應下。

羅盼亦點頭,經過沈姿姿身旁時,果不其然看到了她一瞬間的失神。

魚兒似乎上鈎了呢~

***

宋織織接到簽約電話時正窩在家裏生悶氣。

她這段時間沒有片約,便把張素英接到了仁京市來和她住了幾天。

宋建國本着有便宜不佔王八蛋的基本原則,在宋織織的五萬塊天價誘惑下,勉勉強強同意了張素英的七日游。

現下,她把母親送回了家,還給她偷留了幾千塊私房錢,可還沒來得及藏起來就被宋小康搜颳了個乾淨。

她越想越氣,可是又沒有一個長久之計,只能任由宋小康像個吸血鬼一樣佔了她掙的錢。

不然,不給的話張素英在家裏就要挨拳頭。

如果不是有母親在家裏,她就是把那些錢捐出去也比餵了宋小康那條狗強!

「宋小康~是混蛋,是個小混蛋~」

「遲早有一天~我要賣他去山裏邊~」

……自己悠揚婉轉的聲音在身側響起,宋織織才停了對宋建國父子倆的暗罵。

「喂,劉哥。有什麼嗎?」她語氣慵懶,漫不經心地問道。

「汀蘭的代言你應該知道了吧,明天來簽合同,上午十點,打扮利索點,千萬別遲到,你那頭髮……誒算了,想怎麼來就怎麼來吧!」

劉樹戰術性沉默了會兒,知道自己說了也沒什麼用了,索性放棄。

宋織織有些驚訝:「劉哥你怎麼不罵我了,你是生病了嗎?」

「生病你個頭!就不會想我一點好,平日裏你不聽公司安排就算了,這回好容易拿了這麼個代言,你自己掂量著,可別辜負了你朋友,我跟你說……」

「劉哥我懂了,謝謝劉哥,劉哥再見。」

見他又要來那一套,宋織織麻木地擺了擺手,作勢就要掛電話。

「我不說了。」劉樹有些心累,「我沒怎麼管過你的資源,那個女將軍的角色也是你憑本事拿來的,後面,後面的我會幫你留意。別怪劉哥。」

「嗯。沒什麼事兒就先掛了吧,我有些困了。」宋織織的聲音聽不出悲喜。

劉樹剛為她升起來的幾分愧疚硬生生憋死在了嘴裏,他馬上掛斷了電話。

再聊下去,他才四十多歲的年紀遲早要心肌梗塞。

宋織織繼續躺下,杏眼微眯,盯着柜子盯了好一會兒才起了身溜去了書房。

連續在書房待了三個多小時,宋織織臉色都有些不好看了。

外面天色還大亮,她心思微動,火速沖了個澡奔去了柳葉灣江蕪的家。

……

「怎麼樣,好吃吧。我爸今天說他想吃,讓我給他做的,荷花不知道從哪空運來的,反正能吃就對了。」

江蕪把一盤的釀荷花放在了宋織織面前,雙眼亮晶晶的,一臉期待。

宋織織像個美食品鑒家,嚴肅地捏起了一塊,咬了半口之後品了品,半晌,才在江蕪緊張的眼神中給她比了個贊。

「真不錯!」

「好吃就多吃幾塊,我做的多,你今天別回去了,待會兒跟我一起去公司給我爸送東西,然後我們好好逛逛。」

江蕪喜滋滋地又給她夾了幾塊。

宋織織邊吃邊點頭,正欲拿第三個,手機微信鈴聲響了。

「幫我看看是誰的消息,密碼是六個零。」

「沈,姿姿?她約你去吃下午茶呢。她是你的好朋友嗎?」江蕪看了眼聊天框裏唯一的兩條消息,迅速想否認掉「好朋友」的說辭。

宋織織伸頭過來看了看,面上比江蕪還要疑惑。

「我倆不熟啊,之前她還算計過我,她抽什麼風了好意思來約我?」祿牒司是專門招攬高手為供奉的機構,負責研究功法、煉丹、煉器等等。

曹操與華佗二人連忙領旨,心下決定將這件事當作緊要的大事來做。

有着醫療部門與祿牒司的配合,相信這個難題應該不難攻克。

在曹操等人告退之後,劉民向劉辨請求道:「父皇,不知您打算何時開通新的世界之門?

《諸天之大漢帝國》第一百零八章三國遊戲世界 雲舒咬著吸管喝果汁,「沒有,她可能剛回來,還不熟徐。」

她倒是沒過多注意傅音。

因為她的注意力都在傅南璟和溫楚楚身上。

溫楚楚見狀,也沒繼續說。

可能剛回來,有些陌生,不愛說話也是正常的。

「也對,可能是我想多了——」

溫楚楚低聲說了些話:「改天咱們去看你表姐。」

雲舒點頭。

直到深夜,明寒和溫楚楚才離開。

送走了他們,傅南璟帶著傅音上樓,「傅音,以後這是你的房間,我和你嫂子住樓上,隔壁是秦固,沈櫻,另一邊是爸爸,你若是不喜歡這個房間,可以選擇其他房間。」

傅園足夠大,二樓就有七八個房間,都是做的套房。

無論是裝修還是設計,都堪稱精品。

傅音環顧一周,說了一聲謝謝哥哥。

傅南璟摸了摸她的頭,目光柔和:「早點休息,明早我和你嫂子要出門,你起來了有什麼需要的,找傅叔就好。」

傅音點頭。

傅南璟轉身離開,雲舒窩在沙發上。

她手裡拿著小遊戲機,玩的津津有味。

傅南璟走過去,拿過遊戲機:「別再玩了,玩多了傷眼睛。」

雲舒不滿:「那你等我玩完這一局。」

傅南璟坐在她旁邊,拿著遊戲機:「你不能再看屏幕了,你要是真喜歡玩,我玩給你聽。」

雲舒:「……」

「算了,我們還是回房睡覺吧。」

傅南璟關了遊戲機,抱著她起身。

她現在肚子越來越大,抱起來也重了些,傅南璟倒是滿意。

「以後生完了,可不能太瘦。」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