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剛開始,有膽大的村民們試圖拿著木棍等一些武器去打蛇,但是那些蛇卻像受過訓練一樣,誰試圖拿武器攻擊它們,它們就集體圍攻,如此一來,倒是將村民們給震住,一時間誰也不敢出手。

2021 年 1 月 3 日

所幸的是,那些蛇群並沒主動攻擊村民,似乎像接到什麼命令一樣,朝著一個目標而去,李婉兒。

李婉兒做夢也想不到蛇群會朝她而去,並且似乎目標就是她,所有的蛇游到她面前後,開始將她團團圍住。

面對如此多的蛇,如此大場面,李婉兒嚇得三魂不見七魄,她何曾見過如此場面?幾乎連站都站不穩,然而,更讓她膽裂的事情還在後面,其中幾條毒蛇游到李婉兒面前,二話不說就往李婉兒身上爬。

村民們同樣在震驚的同時又錯愕,替李婉兒感到擔心,一個個都丈二摸不著頭腦,怎會這樣?這些蛇為何都會朝著李婉兒而去?按說不應該啊,難道是看到李婉兒漂亮?

有村民開始胡思亂想,除了這樣理由,他們實在是想不出第二個原因。

李宗仁見孫女如此,馬上顧不上自己的安危,拿起一根木棍就朝蛇群衝過去,可被反應過來的村民們強行拉住,這個時候衝過去,根本就是送死。

李婉兒終於站不穩,兩腿一軟,直接坐到地上,她這一坐,更是方便了那幾條蛇,纏上她身子。

這個時候,李婉兒恨,恨自己為什麼不會暈過去,如果暈了,至少不會像現在這般膽戰心顫。

那幾條毒蛇纏上李婉兒后,並沒咬李婉兒,倒是吐出信子,彷彿像是在對李婉兒說,你最好別亂動。

有村民想到火,馬上組織人手弄了幾個大火把,蛇是的怕火的,他們想藉助火攻將蛇群趕走。

只是,這群蛇特別怪,它們不怕火,面對火把,它們除了些不安狂躁之外,竟然不走,倒是那幾條纏著李婉兒的毒蛇張開口,露出它那泛藍色的毒牙,攻擊性極強,作好了隨時攻擊的準備。

如此一來,村民們倒不敢亂動,怕會引得反效果,萬一激怒毒蛇,讓它們咬了李婉兒,情況就會大大不妙。

果然,在火把撤掉之後,蛇群沒有像剛才那般狂躁,開始慢慢平靜下來。

村民們已無招了,很多人活了一輩子,哪見過如此詭異的事情?這群似乎不是普通的蛇,它們有組織,有紀律。

蛇群逗留約幾分鐘后,然後開始離開,包括纏著李婉兒的那幾條毒蛇,也紛紛離開,直到那些蛇群全部消失不見,力氣被抽空的李婉兒這才兩眼一黑,人暈了過去。

聽完李宗仁的講述,葉無天也不知說什麼好,眉頭深皺,顯然,他同樣沒經歷過,甚至沒聽說過所發生的事,太詭異了些,蛇還會不咬人?並且還是那麼多的蛇?

秋深的炎熱天氣,家畜一夜死光,如今又來那麼一群奇怪的蛇群,一幕一幕,讓村民們很是擔心,他們擔心會發生什麼事,擔心村子會遇上什麼災難。

李婉兒仍舊依在葉無天懷中哭得很是傷心,她的確是被嚇壞了,也只有依在葉無天懷中,她才覺得安全些許,皆因她相信,無論遇上任何事,她的葉大哥都會站出來保護她。

葉無天能感覺到李婉兒的顫抖,作為一個女孩,她內心無法承受那種恐懼,其實,她並不知道,村子里有些人已經開始認為李婉兒是個不吉利之人,村子里那麼多人,為什麼蛇群只會找上她?就算那些蛇群要找女人,村子里也有很多女人,可哪個不找,偏偏只找她李婉兒,這本身就很不正常。

有這想法,並沒人說出來,村民們皆知,葉無天很疼愛李婉兒,據說兩人之間早已發生過某種關係,所以,哪個敢得罪然她?得罪她等於得罪葉無天,這是村民們所不願意做的事。

「別怕。」葉無天輕摟著李婉兒。

在葉無天的安慰下,李婉兒那恐懼的內心終於開始慢慢平復下來,臉紅紅的從葉無天懷中離開,只是她還是緊緊摟著葉無天胳膊,不想離開他半步。

去到養殖龍蝦的地方,水塘里已見不到一隻活生龍蝦,全部浮在水面上。

葉無天四周觀察一會,然後用工具從水塘里撈上一隻死龍蝦認真觀察起來,而旁邊的村民們都不敢打擾他,就連大氣都不敢喘,生恐會影響到葉無天。

「爺爺,這些龍蝦不能吃。」不久,葉無天說道,同時內心疑惑不已,初步判斷,龍蝦不是正常死亡。

李宗仁點了點頭,這事就算葉無天不交待,他也已經那樣做,一夜之間龍蝦全部死掉,他怕有人下毒,包括村子里所有害畜都是如此,誰敢吃?

接下來,葉無天又找了幾個死去的家畜,經過他的觀察后,得出一個結論,「中毒而死。」

聞言的村民們大驚,議論紛紛,有的開始大罵,誰這麼缺德?要如此下毒手?那些龍蝦與家畜得罪了誰?竟然如此喪心病狂。

警方與當地的相關部門此時也已趕到,發生這事後,村民們第一個就想到報警與告訴葉無天,來的大批人里,除了有衛生防疫部門之外,還有記者也跟著一起過來,此外,甚至還包括東平縣的一二把手。

漁村裡的詭異事件引起極大的轟動,人們多數是驚訝,錯愕,同時,這個小小的漁村裡也再次成為世人的關注目標。

很快,經過相關部門的化驗,得出的結果正如葉無天所猜測那樣,中毒,包括村子里所有家畜在內,全部都是中毒而死。

得知結果后,村民們汗毛倒豎,現在想想,太危險了,到底是什麼人所為?又為什麼要這樣做?

葉無天隱隱覺得,這可能不是一起偶爾事件,但對方的真正目的,暫時還不清楚。





… 什麼人所為?目的又是什麼?葉無天暫時不知。

龍蝦與村子里的家畜如果是中毒而死,那麼炎熱的天氣又是怎麼一回事?還有那些蛇群,莫非有人可以控制蛇群?

對於控制蛇群,葉無天倒可以接受,或許有人可以做到,可要讓深秋的天氣突然間變得炎熱,這就不是普通人能做到,至少他之前沒聽說過誰有這種能力。

此人是敵是友?若是友,那還好,反之,則足於讓葉無天頭痛,讓天氣變炎熱,這點連葉無天也做不到。

張功作為東平縣第一把手,發生這麼詭異的事,他自然是第一個站出來,當著眾多村民面前表示,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抓到兇手,讓兇手付出應有的代價。

安慰完村民后,張功又來到葉無天面前許下保證,自己一定會盡大能力破案。

媒體記者第一時間將漁村裡的事件通過他們自己的渠道散發出去,一時間,人心惶惶。

所幸的是,村子里的水源並沒出問題,經化驗,水源是安全的,這讓村民們大大鬆口氣,他們都不敢想象,萬一水源也被下毒,那麼,整個村子里的數百口人是否也像那些家畜一樣的下場?

東城方面也第一時間派出一個工作組跟進此事,這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不能小視。

作為副組長,常肖媚來到村子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葉無天,問道:「你怎麼看?」

葉無天好笑,這母暴龍倒有意思,先問起他來,「我只想弄清楚,兇手的目的是什麼。」

常肖媚一怔,想道連兇手是誰都還搞不清楚,又怎麼可能知人家的目的?

當然,常肖媚不會跟他一般計較,這傢伙做事往往都是只求結果,而不注重過程,可她不行,過程沒注重,又怎會出結果?每個警察都必須重視過程,才會有結果,不像葉無天這混蛋,就是一個站著說話不腰痛的傢伙。

「有什麼發現嗎?」常肖媚又問。

葉無天朝常肖媚眨了眨眼晴:「你這是在向我討教?」

常肖媚暗氣,狠狠剜了葉無天一眼:「愛說不說。」隨後,一個華麗的轉身離去,只給葉無天留下一陣香風。

聞著那縷縷讓人心曠神怡的香風,葉無天忽然想到,自己好久沒碰常肖媚了,看來是該找個機會好好與她重溫一番舊夢。

「婉兒,你去休息一會吧。」葉無天柔聲道,他看到李婉兒的疲憊感,精神高度緊張的她的確是累了,也很想睡,可一離開葉無天,她又擔心,擔心那些毒蛇會再次回來纏著她。

「沒事,我會在這裡一直守著你,向你保證,不會有事。」葉無天安慰道。

李婉兒在猶豫,其實她很想睡,要不是被嚇怕,只怕她一早就睡了。

「去吧,你總得要睡覺吧?有些坎必須跨過去。」

最終,李婉兒還是同意,一方面她是累了,二是不想在她的葉大哥面前表現出過於軟弱,在她看來,葉大哥身邊的幾個紅顏知己全部都是強者,她不敢跟她們相比,至少別落後她們太多。

李婉兒才進去房間一會,突然,一陣尖叫響起,將外面所有人都嚇一大跳,尖叫聲正是李婉兒發出,而葉無天的反應最快,聽到尖叫聲后馬上第一個衝進房間,其它人緊跟其後。

待衝進李婉兒的房間后,葉無天見到李婉兒整個人蜷縮在牆角里,臉色慘白,而她對面,則是幾條蛇在那,蛇頭豎立著。

看到這一幕,葉無天忽然忘了該作何種反應,怎麼房間里還有蛇,到底特么怎麼回事?

見葉無天等人進來,早已飽受折磨的李婉兒兩眼一黑,便暈了過去,這已經是她今天第二次暈過去。

葉無天動作很快,在李婉兒倒下的一剎,他便出手摟著她,沒讓她摔倒在地。

沒人知道李婉兒房間里的幾條蛇是什麼時候進來,幸好,房間里的幾條蛇都沒馬上向李婉兒進行攻擊。

緊跟其後的常肖媚等人進來后見狀,馬上讓人準備工具進行抓捕。

此時,一陣異樣的哨聲響起,那哨聲的響起讓很多人都奇怪,怎會有人吹哨?又是誰在吹?

哨聲聽上去飄忽不定,時而遠,又時而近,但都很清楚。

聽到這哨聲,葉無天不由眉頭緊皺,其他人倒還不覺什麼,葉無天則猜想到什麼,又不敢確定。

哨聲響起后不久,窩在李婉兒房間里的幾條蛇開始有所行動,很有紀律的排起長隊伍,然後又在眾目睽睽之下遊走。

「二天?」有村民念道,房裡的幾條蛇竟然排出兩個字,兩個看上去歪歪扭扭的字。

「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村民們驚訝的同時又好奇,蛇識字嗎?怎麼連蛇也會擺字?

看到那幾條蛇所擺出來的數字,葉無天隱隱抓到什麼,眼睛一直緊盯著那兩個字,總是覺得這兩個字在提醒著什麼。

可以肯定的是,這幾天蛇在擺字,必定跟那哨聲有關,確切的說,蛇是聽到哨聲后才開始擺字,而那哨聲就如命令,如衝鋒號般。

看到這,葉無天更是擔心,此人若是敵友,可能將會是他葉無天此生所遇到的最大敵人。

常肖媚已經讓人出去尋找吹哨子的人,可找了半天,都沒找到,更不知那哨聲從何傳來。

片刻后,哨聲停了下來,那幾條蛇也開始了它們的進一步行動,開始散開,然後一條接著一接的從窗戶邊上游去,很快就消失不見。

「怪了,那些蛇怎會認識字?兩天又是什麼意思?是不是兩天後會發生點什麼?」有村民喃喃自語。

忽然,葉無天雙眼一亮,讓他想到一件事,那個電話,那個神秘人,對方要求司徒薇她們離開他,期限是一個星期,如今正好過去五天,一個星期,過去五天,不就只剩下兩天了嗎?難道就是這事?

葉無天的汗毛開始倒豎,自己所猜測的事並不是沒可能,李婉兒也是他的人之一,這恐怕也是那些蛇為何會選擇她的原因之一。

被蛇游到身上並且纏著,卻沒咬她,估計是一個警告。

葉無天都不敢想象,萬一那些毒蛇當初全部張口朝李婉兒咬去,後果會是什麼?要知道那些可全都是劇毒無比的毒蛇,可不是鬧著玩的。

越想,葉無天就越是害怕,防不勝防,他不希望自己的猜測是真的,真那樣,自己就算有八隻手也忙不過來,總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時將她們都帶在身邊吧?那樣不現實,何況對方如此神秘,實力如此強悍,連向來甚少服人的司徒薇都臉露出凝重之色。

可以在幾天之內讓馬鋒站起來,這種實力,絕不能小視,馬鋒的傷有多重,葉無天很清楚,馬鋒的傷正是他的傑作,哪怕讓他出手治療,恐怕也得半個月,最怕都要十天。

剛開始從司徒薇她們嘴裡聽到那個神秘人的威脅時,葉無天根本沒當一回事,他葉無天每天面臨的威脅還會少嗎?可現在不一樣,對方的強大,神秘,讓他頭痛,也讓他意識到,這次的事情只怕不好解決,更不是你想怎樣解決就怎樣解決,說到底,就是對方太強大了。

「小天,這是怎麼回事?」李宗仁無比擔心,這次,那些毒蛇並沒咬人,但下次呢?誰又敢保證那些毒蛇下次不會咬人?再有,小婉這丫頭下次還會這麼走運嗎?那可不一定。

葉無天不知如何回答,他總不能說是因為他吧?把真相說出來,估計李宗仁會第一時間要求李婉兒離開他,什麼都比不過命重要,更何況事情的真相還沒徹底調查清楚,將他的懷疑告訴李宗仁,只會添亂。

「可能是商業上的對手,爺爺,放心吧,沒事的。」葉無天隨意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除了說這個,他又還能說什麼?

李宗仁倒也沒再問,問了也一樣。

葉無天獨自一人出去,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掏出電話,從電話記錄里找到那個號碼,那是司徒薇在他手機上留下的號碼。

今天這事,葉無天想問問那個神秘人,是否跟他有關係。

電話很快通了,只是那邊並沒人接聽,直到斷線,都依然如此。

第二次重撥,電話依然是處於無人接聽狀態,葉無天總是覺得,那人一定知電話響,是他故意不接,目的是為何,葉無天不清楚。

於是,電話再一次自動斷線,葉無天很不喜歡這種感覺,有種被人玩弄,被人當成玩物一樣,如果可以,他想去到那人面前直接揮手抽對方几巴掌,同時來上一句,裝什麼裝?老子讓你裝十三。

斷線后,葉無天想再重新撥回去,此時,一條簡訊進來,而號碼則正是葉無天剛剛所撥打的那個號碼,簡訊上面只有兩個字,看到這兩個字,葉無天報以苦笑,同時心裡罵了句,麻列個痹!

身後,常肖媚來到,開口說道:「這事我已上報。」很顯然,今天這事已經超出她所範疇,只能在神話電影里才能出現的場景,今天則活生生的出現在她面前。

見葉無天拿著手機發獃,常肖媚又問:「有線索?」

葉無天不說話,只是將手機朝常肖媚遞過去。





… 接過手機,常肖媚只看到手機簡訊上顯示著兩個字,當看到這兩個字時,她也同樣暗吃一驚。-

「兩天?」

常肖媚脫口而出道。

葉無天笑,只是他這會的笑容怎麼看都有那麼點無奈:「很吃驚吧?」

常肖媚答非所問,「誰發給你的?」她看到簡訊上的號碼並沒被存入葉無天的手機,而是個陌生號碼,否則手機不會顯示號碼,只會顯示姓名。

搖了搖頭的葉無天說道:「不知道。」

聽到這個回答,常肖媚並沒太多吃驚,沒將號碼存起來,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同樣不認識對方。

「他就是幕後兇手?」常肖媚下意識問,對方極有可能就是今天的兇手。

「媳『婦』,別再調查他。」葉無天忽然一句。

常肖媚聽著不爽,「為什麼?」

「因為你不是對手。」這個時候,葉無天也不怕打擊到常肖媚,只希望她能安全活著,其它的就什麼都不在乎。

常肖媚更氣,嘀咕著莫非在這『混』蛋心中,她就是如此不堪一個人?越是這樣,她越是不高興,越是不服,憑什麼?他越是這樣,她就越是要『弄』個明白,兇手再厲害也是個人,她從警多年,什麼樣的罪犯沒見過?憑什麼要怕他?

從小到大,常肖媚都有股不服輸的『精』神,那是發自骨子裡,這『混』蛋看不起她,讓她有那麼點傷心,可是沒關係,等她抓到兇手,到時他就會知道,她不比他差,別以為她很了不起一樣。

看到常肖媚那堅毅的眼神,葉無天忽然意識到,自己剛才那番苦口婆心的話起到反效果,在常肖媚看來,他是看不起她。

「媳『婦』,我很認真跟你說,你不能大意,對方是誰,我不清楚,不怕告訴你,此時連我都有點恐懼感,這是我從未有過的。」

葉無天這番話讓常肖媚一怔,多久以來,他從未用過這種語氣跟她聊天,從未,今天的他是怎麼了?瞧他那樣,不像是在開玩笑,他的眼神在告訴她,所有切都是真的。

「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我的確有些恐懼感。」

「你沒信心贏對方?」常肖媚問,她可是知這傢伙向來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極少有什麼事情會讓他害怕,如今他竟然會說出這樣一番話,著實很是讓人意外。

葉無天搖了搖頭,表示沒有,「我連對方是誰都『弄』不清楚,何況今天村子所發生的種種事情,我連一種都做不到。」

常肖媚沉默了,的確,村子里發生的事情的確很詭異,很不可思議。

「還有,這段時間你得小心。」葉無天忽然想到,常肖媚也算是他的『女』人之一,誰也不敢保證那神秘人會不會對她下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