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剛躺下,唐可心的電話便打了過來。

2021 年 2 月 3 日

“小強,你沒事吧?”


“沒事啊?怎麼了?”唐可心突如其來的發問,讓張小強不明白怎麼回事。

“剛纔馬峯峯給我打電話了,問我見沒見你,我問他有什麼事,他也沒說,然後就把電話掛斷了。”

聽到這話,張小強愣了一下,看來果然不出他所料,老黑今晚真的去堵自己了。

對於這事,張小強並不打算跟他們妥協,馬峯峯老黑等人的所爲所爲,已經觸犯了他底線。

這件事本來和唐可心沒有任何關係的,她根本沒有必要參與過來,可是後來唐可心非要跟着他一起參與,先是和自己一起被關了小黑屋,然後還生病了,對此張小強的心裏很過意不去,所以並不打算讓唐可心繼續參與,於是便說到:“可能因爲一點小事情吧,沒事,可心,天不早了,明天還要上課,早點睡吧!”

“嗯。”

掛了電話以後,張小強便陷入了沉思,現在一堆事等着自己解決,還幾天都不能上課了,當初選擇租房,是因爲想找一個安靜舒適的場合進行文學創作,可現在倒好,事情反而比選擇在學校住宿還多了。

不過有這種想法,他並沒有把蘇晴兒的事情置身事外,一是蘇晴兒對他很好,就算當初借十萬塊錢騙了他,也是事出有因。

至於第二種原因,更多的是一個男生對女生的幫忙,或者說可憐。

蘇晴兒比他大兩歲,爲了幫好賭的父親還清高利貸,不惜去夜總會那種地方上班……

第二天早上,四人打車來到蘇晴兒的老家。

破舊的屋子,常年風吹日曬,圍牆上的水泥已經剝落,露出裏面的紅磚來,牆上爬滿了不知名的藤蔓植物,門口兩側都是一人多高的雜草,看起來就像是很久沒有人居住的老房子了。

紅色的雙開木頭大門還有一扇,蘇晴兒解釋說他爸沒錢的時候,準備把大門賣給收破爛的,可是人家不要,她爸就把大門給扔了,蘇晴兒詢問仍在哪裏以後也去找過,不過沒有找到。

院子裏面更是蕭條,遍地都是垃圾。

蘇晴兒帶着到了客廳,喊了兩聲,並沒有人迴應。

“可能沒在家。”

話音剛落,她爸提着褲腰帶從廁所出來,看到四人之後,當即就是眼睛一瞪:“你們來這裏幹什麼?給我滾!” 第190章 想翻本的賭徒

蘇晴兒連忙說道:“爸,你不要這樣,我們是來幫你的,你告訴我劉寶龍的聯繫方式,然後我們想找他談談?”

“你們找劉寶龍談什麼?”男子聽到這話有些狐疑,隨後笑了笑:“幫我還債啊?”

“不幹什麼,你有他電話嗎?”

“有,等着!”說話間,男子進了屋,然後從抽屜裏面拿出來一個小本子,在翻找了好久,報出了一個手機號碼,蘇晴兒趕忙用手機記錄下來,然後衝着張小強等人使了使眼色,示意離開。

然而就在這時,男子叫住了張小強:“小子,你站住,我給你說點事?”

“什麼事?”張小強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來,你過來我跟你說點事。”男子抓住他的胳膊就往屋裏走,張小強頓時間不知所措,蘇晴兒也是急忙說道:“爸,你要幹什麼?”

“我跟他談點事,你不要過來。”

男子拽着張小強的胳膊到了客廳,並且還把門關上 了,鍾誠頓時眨眨眼睛,看向蘇晴兒:“你爸不會是對強哥懷恨在心,想報復他吧!”

蘇晴兒想了想:“應該不是。”

客廳內,張小強疑惑的看着男子:“你想找我談什麼?”

男子並未說話,從兜裏摸出一盒香菸來,好煙,五十一盒的華子,抽出一根遞過來。

Wωω★ тt kдn★ ¢〇

“我不會抽菸。”張小強搖了搖頭:“有話你就直接說吧。”

“那我,我就不跟你廢話了。”男子把煙叼在嘴上,點着裹了一口:“你是不是喜歡蘇晴兒?”

“嗯?”張小強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隨口說道:“我和她是朋友。”

“朋友?”男子冷笑一下:“別裝了,其實昨晚我就看出來了,你就是喜歡她,不然的話,你怎麼捨得借給她十萬塊錢?我叫你來,並不是阻止你倆的意思,你知道我是她老子,這樣吧,你再給我拿十萬塊錢,以後她就是你的人了,怎麼樣?”

聽到這話,張小強頓時變的苦笑不得:“大叔,我想你是誤會了,我借給蘇晴兒十萬塊錢,完全就因爲我倆是朋友,並沒有其他關係,還有一點,你這樣明碼標價的賣女兒,真的好嗎?若是被蘇晴兒聽到了,她得有多傷心?”

“傷心?她爲什麼要傷心?我好不容易把她拉扯這麼大,我想讓她給我點錢花花,過分嗎?”

“當然不過分,可是這也得看什麼事。”張小強說道:“你管她要點零花錢,她給孝順你是應該的,可是你拿這些錢都幹嘛去了?賭博,欠了那麼多高利貸,蘇晴兒現在纔多大,你就讓她揹負這麼多債務,你又於心何忍?”

聽到這話,男子的眼皮跳動 了一下,一雙眼睛瞪着張小強:“你是來教訓我的?對嗎?”

“我沒有教訓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訴你,如果你還這麼繼續下去的話,你這輩子就廢了,蘇晴兒也完了。”

“小子,你別跟我神神叨叨的說這些,我知道你來我家的目的,不就是想取的蘇晴兒的好感嗎?你給我拿十萬塊錢,以後你和他的事我不管,不然的話,你就遠離她,從我家搬出去。”

張小強嘆了口氣,看來這人已經病入膏肓了,於是也不再跟他廢話,轉身走出客廳。

“什麼東西!”

看到張小強離開,男子一腳踹在門板上,嘴上還嘟囔着:“不給我拿錢還想和我女兒在一塊,什麼東西!”

他坐在沙發上,猛裹兩口香菸,把菸頭仍在地上用腳尖碾滅之後,又從懷裏摸出來一個破舊的錢包。

錢包打開之後,兩枚鋼鏰掉在桌上,隨後男子又把裏面的所有錢拿出來數了數,除了一張面值五十的,其餘的大都是十元五元一元的。

“總共不到一百二,喝頓酒就沒了,得想法子弄點錢啊!”男子又點了一顆煙,陷入沉思當中。


煙抽到一般,男子像是想到什麼,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喂,老黃嗎?我是老蘇啊,呵呵,沒啥事,下午有空沒有?咱們找個地方喝點酒聊聊天啊?”

另一邊,鎮子上某茶樓附近。

張小強等人從車上下來以後,就給劉寶龍打了電話。

“你好,請問你是劉老闆嗎?”

“你誰啊?”電話裏,傳來一個聲音粗獷男子的聲音。

“哦,我是蘇廣運的一個親戚……”

不等把話說完,劉寶龍便打斷了他的話:“你想替他還錢啊?”

“是的,劉老闆,我想請你吃個飯。”

“吃飯?”劉寶龍遲疑了一下:“要還錢就還錢,吃啥飯,我現在忙着呢。”


“好吧,我們去你家店裏說。”

“行!”

幾分鐘以後,四人進了茶樓。

說是茶樓,其實就是掛羊頭賣狗肉,喝茶是免費的,給賭徒提供有償賭博道具纔是真的,不過茶樓的主要來源,來自於利息大到嚇人的高利貸。

賭博有贏有輸,贏的自然高興,輸的則悶悶不樂,鎩羽而歸,不過有部分人,輸了不甘心,總以爲自己輸錢,那是因爲點子不好,總想着翻本,不過兜裏沒了本金,這個時候茶樓便會給他們提供便利,借給他們錢,也就是所謂的高利貸。

至於高利息,一般上了頭的賭徒都不在乎這些,因爲他認爲他能馬上翻本了,所以就馬上借錢簽了借條。

有些人確實能翻本,但有些人運氣就沒那麼好了,賭桌上的水很深……

蘇廣運就屬於後者,永遠不能翻本的人,但是他明知道這是一個無底洞,爲什麼還要一次次的去借高利貸呢!那是因爲他們這種人已經癡迷了,賭桌上,一張牌的大小,可以讓你瞬間盆滿鉢滿,也可以瞬間讓你變成窮光蛋。

他們這種人,恰恰是喜歡上了翻牌時的這種感覺……

見四人開門,前臺有個穿着制服的女性工作人員,急忙起身相迎:“你好,請問幾位?”

“我們約見了劉老闆。”

“約見了劉總?”工作人員狐疑的打量着四人,見他們都是歲數不大的青年,隨即說道:“我需要打電話給劉總打電話確認一下。” 第192章 你擋我看電視了

劉寶龍頓時皺起了眉頭,看向鍾發:“你擋住我看電視了。”

“龍哥,我們還是學生,今天曠課來找你,就是想讓你行個方便,我哥嘰裏呱啦說了那麼多,你一點情面都不給嗎?”鍾發眨着一雙無知的小眼神說道。

劉寶龍被他氣笑了,想了想從旁邊的手包裏面拿出大概一千多塊錢:“你們都是孩子,我不跟你們一般見識,這些錢你們拿去吃點飯,走吧,不要打擾我看電視。”


鍾發看了眼鈔票,沒有說話,拿出錢包,從裏面掏出一張銀行卡,遞到劉寶龍跟前。

“你啥意思?”劉寶龍一愣。

鍾發這纔開口:“龍哥,這裏面有五千塊錢,我的全部家當,你讓那個小黑過來,把錢刷到你賬戶上,你同意我哥跟你說的,行嗎?”

“呵呵。”劉寶龍笑了笑:“我都已經說過了,蘇廣運來不來玩,是他的自由。”

“這麼說,我們這一趟白來了是嗎?”

“你想怎麼樣呢?”

“不想怎麼樣,就想讓龍哥性格方便。”

劉寶龍點點頭:“這樣吧,你每月給我送兩萬塊錢,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讓蘇廣運過來。”

“你玩我?”

“是你先玩我的。”劉寶龍笑的很開心,端起咖啡色的小茶杯飲了一口。

鍾發臉上的肌肉微微顫動,看到他這個模樣,鍾誠第一時間意識到要出事,急忙伸手就抓鍾發的胳膊,同時快速說道:“弟弟,你搞什麼,我們……”

然而他這話還沒說完,鍾發忽然猛的一甩他的胳膊,從劉寶龍手上奪過茶杯,扔到了地上。

茶杯碎裂,茶水茶葉四溢,滿屋清香。

劉寶龍先是一愣,隨即做出一副惋惜的表情:“我這套茶具是我朋友從國外帶來的,價格不貴,但卻是他送給我的生日禮物,上個月,我朋友因病去世,這套茶具,對我來說意義非凡,現在你卻把他打碎了。”

“泥捏到,不值幾個錢。”鍾發完全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龍哥,我就問你最後一句,能不能同意。”

旁邊,張小強,蘇晴兒還鍾誠三人,都已經傻眼了,鍾發沒有看出來,不過三人卻已經看出來了,雖說此時劉寶龍表面上不動聲色,但心裏面早就已經怒火中燒。

“龍哥,你別生氣,我弟弟不懂事。”哥倆雖然平常總是打打鬧鬧,但鍾誠此時已經意識到,這個劉寶龍絕對不是那麼好惹的,剛纔鍾發很明顯已經觸及了他的底線。

只是不等鍾誠說完,劉寶龍站起身就往外走,砰的一下把門關上了。

鍾誠急忙走過去試着開門,這才發現,門已經從外面鎖住了。

這一下,鍾誠目瞪口呆:“完了。”

鍾發也是一咧嘴:“我好像裝B失敗了。”

“你不僅裝B失敗,還連累到了我們。”

鍾發顯的十分不好意思:“現在怎麼辦?”

“一會兒等着捱揍就行了。”

話音落,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接着是開門的聲音。

不多時,門口了,幾個手持棍棒的青年站在門口。

領頭的就是剛纔的小黑,他打量着屋裏的衆人:“剛纔是誰把我大哥惹生氣的?”

沒有人回答, 最終,他的目光落在了張小強的身上,目光陰沉:“小子,我看你今天不是來還債的,你是來找麻煩的,哥幾個,給我揍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