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剛才那一鎚子的力道有多大,他是清楚的,甚至不誇張的說,他連他吃奶的勁都快要使用出來了,原本是想要直接廢掉秦穆然的手掌的,可是竟然被他的手掌給震飛出去了!

2020 年 10 月 27 日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雙方都被這反震的餘波波及了,自己好歹也是用了武器,按照道理,受到的餘波是最輕的,可是自己還後退了好幾步。

秦穆然呢,那可是直接用手掌硬捍的,竟然僅僅挪動一小步,而且看他那個樣子,似乎自己的手掌並沒有因為這次的碰撞受到什麼傷害。

這到底得是什麼樣子的妖孽啊!

一瞬間,胖子和尚真的有些後悔接下這個單子了!

為了區區的五百萬美金,他們竟然要來殺這麼一個妖孽,甚至都有一個人交代在這裡了,這在以前是萬萬沒有遇到過的!

僅僅是初次的交手,胖子和尚便是感覺,秦穆然的實力,至少都在暗勁中期!

如此年輕的暗勁中期,一想到這個,他的頭更大了!

古武界可不是現代,修鍊古武,除了資質以外,更加需要的是資源。

在如此年輕,便能夠有這樣的實力,說他不是古武界的大家族出來的,胖子和尚都不行!

這一刻,他在心裡不知道問候唐家的唐雲飛祖宗多少次了!

若不是跟他之前有些交情,何必來趟這次渾水!

媽的!被他當初救了一命,現在尼瑪,佛爺就要交代這裡了!

胖子和尚心裡那叫一個憋屈啊!怎麼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一個天驕!

不對!這麼年輕,實力這麼強,不可能天驕榜上沒有名字!

「等等!」

胖子和尚眼看著秦穆然就要再次攻擊,頓時喊道。

「你想幹什麼?」

秦穆然有些無語地看著這個胖子和尚,感覺他一定腦子裡在想些什麼東西,要耍花樣!

「朋友,是我看走眼了,你到底是古武界哪個大家族出來的!今日事,你饒我一次,他日我記你這個情!」

胖子和尚算是徹底的服了,若是秦穆然真的是一個大家族出來的,還就真的不能夠得罪了,雖然他背後的勢力不懼怕,可是出來行走江湖的,能多有一個朋友,誰也不想擁有一個敵人,而且還是這麼強大的敵人,一個未來能夠沖入化勁之境甚至更高的敵人!

古武界有一句話,叫做:「化勁之下皆如狗!」

這可不是說著玩玩的,一旦到達化勁之境,那麼就能窺探很多奧秘,甚至還有人可以馮虛御風,一個能夠馮虛御風的高手,得罪了,那就是不死不休啊!

「你的情?有什麼用!現在,我只想要你的命!」

秦穆然搖了搖頭,對於敵人,他從來不會心慈手軟,而且看這個傢伙,也不像是什麼善類,所以,留著絕對也是個禍害,秦穆然是說什麼都不能夠留他的!

「真的到了不能挽回的地步了嗎?」

胖子和尚依舊有些不死心的問道。

「等你死了,就能夠挽回了!」

秦穆然話音落下,也懶得再跟他說話,右腳猛然發力,整個人便是如同炮彈一般彈射出去,沖向了胖子和尚。 但估計他也是不會和大家說了,如果他想說的話,應該早就說了,也不會等到現在,更不會等到穆曉雲她下到海里,也許,到目前爲止,對他有一個很大的疑問,那就是,他會不會是已經想到生路了。

當然,這也只是一個疑問而已,畢竟生路也不是那麼好找的,還有一個可能就是,這次的生路它也不是完全的生路,可能也是需要“富貴險中求”的那一種,但就算是這樣,鄭志平他也應該告訴大家纔是啊。

可他現在隻字不提,到底是個什麼意思,他到底是不知道呢,還是不知道呢,搞不清楚,算了,算了,他不願說就當作是他不知道好了,畢竟每個人他都不是一樣的,他不是李肅,李肅也不是他。

現在只能是希望李肅他能夠儘快的找出生路吧,待在輪船上的任務參與者,倒還不怎麼擔心,不怎麼害怕,但是,待在海里的穆曉雲,她此時真的是非常擔心和害怕,雖然說,時間在一點點的過去。

但同樣的,危險它也在一點點的靠近,就當穆曉雲還在擔心害怕的時候,這時,離她差不多二十米遠的地方,突然一條很大的大水蟒毫無聲息的就出現了,上演的還是那一場“飛蟒在天”,只是此時。

只是此時在任務參與者們的眼中看來,它卻是那麼的驚心動魄,當然,最害怕的還是現在待在海里的穆曉雲。

她現在可是不能上船的,而海里現在又出現了大水蟒,那麼,她現在該怎麼辦纔好,是趕緊遠離輪船這裏,還是,但如果是遠離輪船這裏的話,那麼就算是到時候時間到了,穆曉雲她恐怕也很難順利的再回到輪船上。

此刻真的可以說是,到了千鈞一髮的時候,大水蟒離穆曉雲已經越來越近了,並且,它現在還在繼續的靠近。

“偶滴個天啊,世界上竟然真的有這麼大的大蟒蛇”,肖和好像更多的不是害怕,而是覺得自己發現了“真相”,不然的話,爲什麼其他人都在害怕,就他還有這樣的心情,去驚歎,也是說,他沒有帶照相機進來。

不然的話,也許他可能還會拍幾張照片留作紀念,也是說,那時候還沒有“朋友圈”,如果有的話,不知道他到時候回到現實世界了,會不會發到“朋友圈”,當然,這一切的一切,前提條件還是,肖和他可以活着回到現實世界。

肖和剛纔說的話,大家聽倒是聽到了,但沒有一個人和他搭腔,李肅則是看到了這一幕,之後便立刻大聲的對穆曉雲說:“你先不要害怕,我想到了一個辦法,也許可以”,李肅還沒有說完,但似乎他也。

他也不準備說了,原因是,李肅在說到一半的時候,那條大水蟒突然就出現在了穆曉雲的身邊,接着猛地一口就把穆曉雲她人整個的吞下去了,甚至是,連那個救生圈它都不放過,直接一口吞。

“啊~,爲什麼,爲什麼”,看到穆曉雲就這麼死了,李肅一時間感到非常的憤怒,甚至是,李肅他此時可以毫不猶豫的就將魔王打得魂飛魄散,但前提是,他要能打得過魔王才行,不過這種心情他是已經有了。

將魔王打得魂飛魄散,李肅他不會有任何的自責,甚至他還覺得自己是在替天行道,拯救無辜的任務參與者們。

當初,貞子它也是殺了很多的人,但李肅還是選擇將它超度,沒有選擇直接將它打得魂飛魄散,但如果有那麼一天,李肅有能力將魔王打得魂飛魄散的時候,估計李肅他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李肅,李肅,你冷靜一點”,薛美美看到李肅突然變成這樣,一時都忘記說話了,還是李小藍她在這個時候,好言安慰着李肅,畢竟她也是有過和李肅同生死的經歷,兩人雖然說,認識的時間還不是很長。

但兩人彷彿是已經認識了很多年一樣,原因還是在於兩人都同樣擁有天生陰陽眼,有着同樣的小時候,甚至可以幻想一下,如果李肅和李小藍二人,他們二人從小就生活在一起的話,那麼也許他們二人會成爲最好的朋友。

但有一件事情,之前一直都沒有說,現在想要說一下,李肅他姓李,李小藍她也姓李,他們二人都擁有天生陰陽眼,李肅的年齡比李小藍的年齡要大一點,那麼問題就是,他們二人會不會是親兄妹。

當然啦,這個也只是猜測而已,估計應該不會是的,因爲兩人的家畢竟隔得這麼遠嘛,要想成爲兄妹,除非是,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李肅的父母將李肅留在自己家,然後把李小藍送給了別人家。

等等,這好像也不對啊,那她爲什麼還姓李呢,沒有跟別人家姓嗎,還是,別人家也姓李,這件事情,暫時還不清楚,但,有一個很嚴肅的問題,現在又擺在了衆人的面前,那就是,下一組該輪到誰了。

隨着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到來,除了李肅一個人還在爲穆曉雲的事憤怒的時候,其他人心裏面更多的則是關心接下來會不會是輪到自己了,再加上海里竟然會有那麼大的大水蟒,所以,穆曉雲一事,大家也沒怎麼放在心上了。

畢竟,畢竟嘛,大家和那個穆曉雲也不是很熟,甚至是,之前認都不認識,再說了,任務世界裏哪有不死人的,大家見慣了,也就沒有那麼的在意了,就是不知道李肅他到底是什麼變的,在任務世界裏。

都已經見過這麼多的死亡了,可現在還是這樣,一點用都沒有,估計他現在這個樣子,大家不會去認爲他這個人很有同情心,而是,大家會笑他這麼的白癡,只不過是死了一個陌生人而已嘛,你幹嘛非得這樣呢。

正所謂好心沒好報,其實講的就是李肅這樣的人,像他這樣的人,如果死了也就死了,在場的大概除了薛美美和李小藍二人會有一點點傷心之外,其他人肯定是會覺得沒什麼的,不就是死了一個任務參與者嗎。 「佛爺不發飆,真的以為我是病貓啊!」

胖子和尚見自己好話說盡,可是秦穆然就是油鹽不進,一而再,再而三的得寸進尺,當即也是怒氣沖沖,手中的百十斤的大銅錘揮舞而動,朝著秦穆然砸了過去!

「八極——貼山靠!」

秦穆然健步如飛,身形閃爍,低頭一閃,在原地留下一道虛影,便是躲避過了大銅錘的致命一擊,同時,他已經來到了胖子和尚的身旁。

側過身來,一股強大的衝勁,直接便是撞在了胖子和尚的身體上面。

胖子和尚只感覺身體一輕,隨後那股強大的衝擊力衝進他的體內,讓他的體內勁氣全部被打亂,身體有如斷線地風箏飛了出去,而他,卻是直接撞碎了落地窗,在高空之上,重重地落了下去!

「嘭!」

幾乎同時,百十來斤的大銅錘和胖子和尚同時落地,兩道聲響傳來,尤為的刺激。

胖子和尚的從天而降,直接便是摔的死的不能再死了,秦穆然站在破碎的落地窗旁,向下看去,赫然便是看到了已經倒在血泊之中的胖子和尚。

報仇不隔夜,敢來殺他,就要做好被殺的準備!

不過,胖子和尚墜樓,自然會引起很大的喧鬧,秦穆然想了想,還是打了個電話給諸葛輕狂。

「喂,小子,嗨皮完了?」

諸葛輕狂帶著嘲笑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諸葛大哥,我被人暗殺了!」

婚期77天 秦穆然直入主題地說道。

「什麼!」

聽到這話,諸葛輕狂一收嘻哈的笑容,一臉嚴肅地說道。

「嗯!兩名古武界的殺手!」

秦穆然說道。

「你沒事吧?」

「當然沒事,有事我還能給你打電話嗎?不過,那兩個人都被我殺了,一個從樓上掉到酒店樓下,另一個死在我的房間里了,我希望你安排人幫我處理下!」

秦穆然知道,以諸葛輕狂的能力,這點事情,對於他來說都是很容易的事情,能夠成為碾壓他那個時代大少的人物,這點事情都辦不了的話,那就真的太吹捧了!

「好!你等一會兒,我這就安排,現在我親自過來接你們!」

諸葛輕狂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當即也不多說,立刻便是起身拿起車鑰匙,向著房子外面走去,一邊走還一邊打電話,開始安排人去處理秦穆然所居住酒店發生的事情。

秦穆然解決了兩個人,便是向著房間里走了過去。

剛才的動靜,絕對驚醒了薛如夢了,他得看看薛如夢怎麼樣了!

此時的薛如夢整個人都有些害怕,剛才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當看到秦穆然完好無損地走了進來,薛如夢害怕的連忙將秦穆然給緊緊地抱住了!

「小男人,我好怕!」

薛如夢恨不得鑽進秦穆然的懷抱里,害怕地說道。

「好啦,沒事了!」

秦穆然享受著薛如夢身前頂到自己的感覺,安慰地說道。

「這些人都是什麼人啊?」薛如夢害怕地問道。

「唐家派來的殺手,不過被我解決了!」

秦穆然很是平淡地說道。

「對不起,小男人,都是以為我!」

薛如夢滿是內疚地說道。

「說什麼呢!你是我的女人,我不保護你,誰保護你呢!沒事的!你的小男人可厲害了!一般人不是我的對手!」

秦穆然很是牛掰地說道。

「真的嗎?」

「當然,我厲不厲害,你不知道嗎?」

秦穆然說了一句很是有歧義的話,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道。

「討厭,壞死了!」

薛如夢嗔怪了一聲后,便是在房間里洗漱,至於房間里那個消瘦男子的屍體,秦穆然則是拍了個照片。

古武界的人,他不清楚,但是不代表其他人不了解。

拍了幾張照片后,秦穆然便是撥打了自己那個古武界小弟的電話。

今天董宇豪因為服用了血菩提,可是潛心苦修,這一刻,他正在打坐,卻是聽到手機響起。

要知道,他們的號碼一般是不會給人,除了比較熟絡的,現在響起,定然也是有熟人打電話來了。

當他睜開眼睛,看到手機上的號碼以後,頓時就不淡定了!

「喂!老大!」

董宇豪沒有想到今天秦穆然會打電話給自己,立刻激動地說道。

「我說宇豪啊,那個古武界你能幫我查點東西嗎?」

秦穆然一想到自己在古武界收的這群小弟,好像還沒有怎麼帶過他們,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查東西?查什麼!其他的我不敢說,這個打探消息什麼的,找我就找對了!」

董宇豪打包票地說道。

「我發圖片給你,你幫我查查這些人的來歷!」

秦穆然說著,便是將拍攝的消瘦男子的圖片發給了董宇豪。

「好!老大,我收到了,過一會兒我就回個消息給你!」

說完,董宇豪便是掛斷了電話。

打完電話,諸葛輕狂安排的人也是到了,秦穆然知道,接下來的事情自然有人處理,便是帶著薛如夢向著酒店的樓下走去,時間還早,他們正好還可以去酒店的餐廳吃一頓早餐,順便等待諸葛輕狂。

吃到一半,秦穆然的手機便是響了。

秦穆然看了眼,是董宇豪打過來的,看來應該是查到什麼東西了,不得不說,董宇豪這個效率都快要趕得上冥王殿的霍爾頓了。

摁下接聽鍵,董宇豪的聲音便是從電話里傳了過來。

「老大,我查到了!」

「查到什麼了?」

秦穆然問道。

「這個人,叫做雲中鶴,是古武界,惡人谷里的人!」

「雲中鶴?」

秦穆然聽到這個整個人都不好了,因為這個名字,好像某部武俠小說里的人物啊!

「對!這個雲中鶴惡貫滿盈,在古武界的名聲很是不好,老大,你讓我查他幹嘛?他怎麼死了?」

董宇豪不解地問道。

「他來殺我,被我反殺了!宇豪,你知不知道一個胖子光頭和尚,看起來挺和善的,笑嘻嘻的,但是很兇殘,手持一根百十來斤的大銅錘。」

秦穆然想了想胖子和尚,再次問道。

「笑面彌勒!」

董宇豪聽到秦穆然這般描述,當即便是聯想到了一個人。

腹黑總裁:只疼家養小貓 同樣是惡人谷里的人!

「笑面彌勒!呵呵,還真的是挺形象的!」

秦穆然想到那個胖子和尚的樣子,微微一笑道。

「老大,這個笑面彌勒可是個陰險的傢伙,多少人不知道死在他的陰招下面。別看他一臉慈悲的樣子,鬼知道他在打著什麼如意算盤呢!你可得小心一點,別著了他的道了!」

董宇豪生怕秦穆然不注意著了他的道,好心提醒道。

「呵呵,你放心吧!不會的,因為他已經陪他的好兄弟下去玩了!」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卧槽?笑面彌勒也死了?」

董宇豪沒有想到自己的老大會這麼的霸氣,直接便是送惡人谷的兩個惡人去見閻王了!

「嗯!兩個人一起來殺我的,我怎麼說也是天驕榜第十的天驕,就這麼讓他們走了,豈不是太沒面子了!」

秦穆然理所當然地說道。

「老大,你以後可要麻煩了!」

董宇豪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怎麼說?」

「惡人谷其實就是古武界專門的殺手組織,他們只認錢,不認事情緣由,而且一旦有人殺了他們惡人谷的人,他們就不死不休,極其的護短!老大,這一次你殺了他們兩個人,而且都是地位不低的人,恐怕,以後惡人谷的人將會繼續追殺你!」

董宇豪有些擔憂地說道。

「追殺我?呵呵,好啊!既然他們來殺我,我就讓他們留在這裡!敢來殺我,就先看看自己有沒有被殺的準備!」

秦穆然完全不怕麻煩地說道。

「老大,據說,惡人谷的老大已經是暗勁後期巔峰的實力了!」董宇豪感覺秦穆然有些飄,忍不住地提醒道。

「暗勁後期巔峰嗎?那還好,能一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