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剛才這一拳突破虛空的手法詭異難防,竟是高深的一種的刺殺術,兄弟兩個完美無缺的配合果然獨到,這精妙的一擊突襲配合刺殺令人防不勝防。

2021 年 1 月 17 日

趙青第一次受傷了。(未完待續。。) 兩元體雙胞胎兄弟竟然還修行過刺殺之術,驟不及防之下讓趙青一照面就先吃了個小虧,果然是有底氣的兩個人,敢於站出來抗衡趙青果然手中是有幾分令人不可小覷的手段的。

兄弟二人心意相連的特殊體質,本來就已經在對戰中發揮出很大的優勢,竟然又身兼擅長軌跡刺殺的神術,這一種完美配合的體質動用這等神術威力當真又是增加了一個台階。

「不錯,你的眼光很不錯,這的確是我們的家傳神通!」兩兄弟見趙青識破,並沒有避諱,反而是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這對兄弟來自東域大地的一個小家族,家族勢力不是很大,但傳聞來歷悠久,這種古老的刺殺術被他們很好的傳承下來。

數萬年前的洪荒東域大地上,曾出現過一個威名赫赫的絕頂殺手聖地,他們修行各種刺殺神術,專門行走在四方大地替僱主買兇殺人,那段歲月中這個聖地是潛伏在黑暗中一尊可怕巨獸,他們手段通天,精通追蹤和刺殺之道,被他們盯上的人,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保不住小命。

神秘的殺手聖地足足輝煌了有兩千年時光,那是修道界一段黑暗陰冷的可怕回憶,所有人聽到他們的名字都是心驚膽顫,就算你道行通天,也難免不會出現疏忽的時候,而就在這種時候,這些無孔不入隱藏極深的殺手便會現身,一擊即走,很少有人能在他們的手下生還,就算這次僥倖逃過一劫,可是下一次誰也不會知道是否還能安然無恙。

只要你出得起價錢,該聖地號稱這世上沒有他們不敢殺的人。就連修道祖地的崑崙在當年中也有不少高手隕落在該聖地手中,甚至連菩提寺的一尊大乘境的神僧也曾遇到過刺殺,雖然當時並沒有成功,但這位神僧仍是遭受巨創,於半年後坐化在菩提寺中。

世間並無真正到達飛升境的人物,那種人物哪個不是蓋世無雙。睥睨天下之資,早已把目光放在了更高遠的一個世界中,受天地大道的壓制束縛,渡劫境高手都要被接引到仙界之中,如果想要留在人世間,必然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出了自斬修為沒有其他途徑。

可是誰會有那種勇氣在這般的境界自斬自己修為,所以說世間真正的巔峰人物乃是大乘境的高手,這種人物都敢刺殺的聖地誰人敢上去對著干?

物極終必反。該殺手聖地在輝煌了兩千年時光之後,不知道惹到什麼人物出手,一夜間竟然銷聲匿跡,主要人物被滅了乾淨,餘下的也是些小兵小將,再也翻不出什麼大浪。據傳乃是菩提寺聯合諸多古老大教聯手圍殺,可是這段歷史已經無法再考究了。

殺手聖地雖然覆滅了,但是他們遺留下不少可怕的刺殺神通。雖無完整的古術,可依然有不少殘篇散落在洪荒大地上。兩兄弟的家族中的一位老祖在數千年前偶得奇遇。尋到了一篇不是殘缺的刺殺術,雖不是什麼絕頂功法,但威力也不容小覷。

兩元體的刺殺,令人防不勝防,一不小心就會遭受可怕的重創。

趙青蹙眉,感受到剛才這一擊帶動的力量。雖然不是很嚴重,可是這種刺殺手法痕迹詭異,然而隱晦的殺機冰冷徹骨,能對氣血造成短暫的滯礙,這種無疑是致命的。

兄弟二人的身影站在不遠處。可是有詭異的氣息籠罩了四周,令人有種無法捕捉他們的感覺,這兩人現在可是化神境,稍有不慎就會陷入狂風暴雨的攻擊之中,這讓趙青感覺很頭痛。

「來吧,讓我見識下這種刺殺術的真正威力!」趙青開口,他雖然感到有些棘手,但並不懼怕兄弟二人,剛才這一拳像是激起了他的血氣,整個人如出鞘利劍,鋒芒湛湛。

「簡直狂妄,你會為此付出代價的。」兩兄弟怒喝,趙青這幅模樣在他們看來是輕視自己二人,故而怒氣沖沖。

唰,殘影亮起流光,兄弟兩人心意相連,在同一時刻出手,暗紅色的真炎罡氣澎湃而出,兩道身影像似鬼魅幽魂,霎那間呈現出一種虛幻的狀態,大道氣機被莫名的阻隔了,令人無法捕捉到兩人真正的運動軌跡狀態。趙青不動如山,就這麼站在原地,亦也沒有任何反抗動作,只見兩兄弟的一記攻殺兇猛無比,神術奧妙非凡,竟然破開趙青的護體罡氣,轟入整個胸膛中,將趙青整個前胸砸出一個窟窿大洞,前後都透亮。

所有人齊齊變色,這一招怎麼直接把趙青轟穿了,這讓人不敢相信。

但是兄弟二人卻在這個時候面色突變,這一拳轟碎的並不是實體,趙青的身影在他們面前化成縷縷破碎的輕煙,這竟是一道殘影幻象,而真實的趙青早已不知挪移到了何處避開這次攻擊。

「好快的速度,配合幽火步在二人攻擊前製造出的幻影,他這是要以快制快,若是真正的近身搏殺,這兄弟二人絕不是他的對手!」有長老眯眼,道出了趙青的真是意圖。

果不其然,兄弟二人在擊中趙青幻象后便已經感覺到不妙,還沒有來得及做出更多的反應,只感到各自脖子後面傳來一陣涼風,驚的他倆整個後背的汗毛都乍立起來。

兄弟二人怒吼,一人一掌向後拍去,狂濤般的真力打穿虛空,激蕩出可怕的風雷聲,但兩人並沒有直接轉身,而是腳下電芒流動各自跨出左右兩半,從兩個方向轉身反殺過來,掌勢如漆黑的山嶽般壓迫下來。

配合刺殺之道的力量,他們兩個的動作很快,快到令人無法在瞬間去捕捉真正的軌跡。

但是這第二擊任然沒有奏效,身後根本沒有什麼,洶湧的掌力打在半空中像是擊打在棉花中,一股無力感油然而生在二人心間。

還沒有讓兄弟二人喘過氣來,這一次的背後又是傳來涼意,像是冰冷的水蛇纏繞在二人的脖子上。竟產生一種冰涼的酥麻感,這不由得令二人驚懼萬分,趙青的速度更快,此刻兩人動用全力竟是無法攻擊到趙青。

趙青的身影好似跳脫了這片天地,完全失去了應有的氣息,這讓對手有一種捉摸不透的無力感。

「轟」一片黑雲壓垮虛空。自二人上方下來,如一座古山凌空,濃濃的土行之力將天地圍的水泄不通,直到此刻,兄弟二人方感覺周圍空間已經變成了另外模樣。土行大道之力將此地化成一個特殊的牢籠,二人的身影被困住了猶如瓮中之鱉,而這封困力量的源頭則清晰的連通到趙青的身上。

以其人之道還施其人之身,對方既然掌握擅長刺殺,趙青一開始就引動了土行大道將此地完全的封困住。那兩次類似於試探性的攻擊將二人全部的心思集中到身後,令他們覺察不出虛空中的異樣變化,而真正等到他們覺察出來的時候,這個地方封困力量依然徹底成型。

這不僅是道行之間的比斗,千鈞一髮間更有心智的比拼,漫無目的的和兩個刺客般的人物戰鬥只會浪費自身真力,要逼得他們失去最大的優勢方可動用絕殺一擊,這片空間中的封困力量不會堅持的太久。但這段時間足以趙青有所行動了。

趙青在二人中間的頭頂上方一拳殺下來,勢大沉重的一拳足以開山裂石。整個拳頭指骨發光像極了一顆奪目的流星隕石砸落,虛空生出尖銳刺耳的呼嘯之聲。

兩兄弟毫不遲疑的齊齊舉拳對轟而去,他們不信憑藉兩人的力量還壓不倒趙青,就在他們舉拳的剎那,趙青的身影竟是詭異的落入二人中間地帶,他意不在這一擊二人。而是要徹底分開這具有兩元體質的兄弟。

好似一柄天刀硬生生的殺入一條裂縫之中,隨即三人爆發了大戰,拳指相交間氣浪轟鳴怒爆,暗紅色的罡氣和明黃-色的神光交織在一起打亂了此地的空間之力。趙青就如一塊堅不可摧的磐石,任兩位對手如何狂烈的攻擊手段都無法動搖他身影分毫。雙腳猶如落地生根。

都說雙拳難敵四手,但此時的趙青無所畏懼的大戰兩兄弟,近身搏殺神術大放異彩,不僅穩穩的佔據了上風,而且有種愈來愈盛的氣勢在瘋狂暴漲。明黃-色神光暴灑到四周組成巨大的網路,原本攻勢十分兇猛的暗紅色罡氣在逐漸的被壓縮在兩個小空間範圍之內,這無疑讓被趙青隔斷的兄弟二人打得越來越感到吃力和憋屈。

在這麼小的空間之內,刺殺神術無法發揮應有的作用,還未等有什麼動作,就會被趙青狂風暴雨般的攻勢能徹底瓦解。趙青太過於神勇,論近身戰鬥的威力,縱然兄弟二人修習的是業火峰上適合近戰的『真炎罡氣』,但和趙青相比任然遜色很多,這是混土峰擅長的領域。

而且這一番連串的攻擊下來,兄弟二人都感覺雙臂酸麻難擋,趙青的肉身強橫的可怕遠遠超過他們,這一拳拳砸過來,打得兄弟二人心驚膽顫,這簡直不像和人類在戰鬥,反而有種和凶獸搏殺的感覺。

就在兩人苦苦抵擋越來越感到力不從心的時候,趙青左右開弓各自轟出一拳,狂暴的氣浪無比可怕,昏天暗地的一場大戰徹底落幕,兄弟二人被震到石階兩旁的山壁上,留下兩道人形的凹影。

好在這二人體魄也算強健,並沒有骨斷筋折,只不過全身的劇痛令他們徹底的失去了戰鬥力。

兩兄弟當場落敗,身後三位弟子齊齊一聲怒吼,打出數道絢爛的神華想要再次阻攔趙青,可是趙青身影閃動,瞬間來到他們面前,各自揮出一拳,晶瑩的拳頭寶光瑰麗燦爛,古樸大氣的拳法自有一股霸氣生出。

沒有多餘的動作,他一拳轟退三位弟子,目光冷冷的掃視著第十層上的五位弟子,身上氣勢愈發凝重,清瘦的身軀彷彿散發出無比明亮的光芒,像一尊戰神遙遙屹立在此地,黑髮如墨,眸光如利劍般斬出。

看不清他腳下的動作,趙青一腳已經踏入第十層的關卡上,甫一踏入,就感覺有強盛的氣息驟然升起,如焰陽斷空,赤焰真力狂涌而來,周遭虛空火系大道有股焚盡萬物的可怕氣機。

「動手!就算他能通過,我們也要讓他付出一點代價!」這是最後一關的五位弟子,每個人身上的氣息能非常強橫,雖然沒有化神境但足足有三位金丹大圓滿,領頭弟子面容粗曠,身材魁梧異常,站在中央像似一座渾身燃燒的鐵塔。

他一言即落,當先對著趙青衝過來,手裡揮出璀璨的紅色神光,像是打出一條連綿不斷的火河,嘩嘩的赤焰流淌出濤聲,恍惚間此人揮出的火色長河瀰漫了天地。

身後四位弟子各自出手,漫天的火光中依稀看見數頭熾焰凶獸在醞釀神威,下一刻咆哮震天,獸吼響徹天際,這些凶獸並非如先前的陣圖幻化的一般,乃是精純的火系凶獸的精魄祭煉而成,擁有真實的靈性,大多都是這些弟子費盡心思抓捕而來的凶獸。

一位弟子遙遙打出一掌,奔騰而出的矯健身影化成兇惡的火蛟,張開猙獰的爪牙挾動漫天神光衝出來,踏開數重火焰氣浪撲殺出滔天的凶焰之光,一爪落下竟是轟隆作響。

領頭弟子手中揮動的赤焰長河驟然放大,化成巨大的天火神幕懸挂在蒼穹之上,矯健的火蛟沖入這層火幕之後,有神芒亮起,無盡的火系神能涌動入體,令其威能暴漲,原本兩丈左右的身軀,在衝出火幕的剎那已經變成了六丈高大。

龐大的火色蛟身靈光閃閃,巴掌大的鱗片上有奇特的靈韻流轉,頭頂一隻晶瑩的獨角通體赤紅,宛若最純凈的赤紅神玉打造,有點點赤紅色的閃電在噴涌彷彿隨時能爆射出無量火光。

這片火幕有問題,竟然能短時間內的大大增幅後面四位弟子的攻擊力量,其戰力增幅竟然能達到足足的三倍之餘。

就在趙青沉吟的片刻中,有虎嘯,象吼,鷹鳴聲傳來,巨大的火幕上連續不斷的閃現出出奪目的光芒,又是三頭神態各異的火焰凶獸顯化了出來。

龐大的火象邁動四根粗大如柱的巨腿,鋒利碩大的象牙像要捅破雲天,一身蠻力隱而不發,可能讓人清晰的感受到它八丈身軀中潛藏著的洪流巨力。

「這是『鐵甲青山象』,生前的防禦力最是驚人,蠻力無雙。」有驚呼聲傳入趙青耳中,令他臉色一凝。(未完待續。。) ps:

哎呀,第二關考驗終於是寫完了,接下來是第三關了,有一個老朋友即將和趙青對決,大家能猜猜是誰么,猜到了發出來,冷盤有獎哦!

鐵甲青山象,比較罕見的一種荒獸,防禦力驚人渾身都是堅逾精鋼般的皮甲,尋常中品階的靈刀都不一定砍得進去,又更兼蠻力無雙不知疲憊,尋常也有修者馴服之後作為代步靈獸,日行數千里的腳力絕不是什麼問題。

不過這位弟子另闢蹊徑,降服這頭荒獸后抽取了它的精魄,融入了神通之中能顯化出鐵甲青山象的軀體來,荒獸的威力能隨著弟子本身的修為逐漸增長,金丹境界的修者最多能召喚出差不多等於金丹境戰力的精魄,但是經過領頭弟子火幕神能的增幅之後,戰力突然之間暴漲了整整三倍,一下子突破到了化神境戰力。

一頭等若化神境戰力的鐵甲青山象踏落虛空,八丈高大的身軀猶如一座小山,繚繞在通體上的熾焰熊熊,全身的皮甲都像是紅色寶石打造有股朦朧的火光透出來,一對衝天的碩大象牙尖銳無比,森然可怕的氣機流動。

整頭荒獸氣息鼓盪,雖是精魄幻化但此刻宛若再一次賦予了真正的生命,可怕的眸子中透出凶獰的殺光,死死的盯住趙青,粗長的象鼻中噴吃一道烈焰火煙。

趙青在意的並不是眼前這四頭火焰凶獸,他更加留意的是領頭弟子揮手打出的那道火幕,流光溢彩不斷。內蘊神能無限,沐浴過它流淌下的神輝后能暫時性的增幅隊友的戰力。這無疑是可怕的一種神通。

驀地,趙青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面色有些怪異,他忍不住多看了領頭弟子幾眼,這個鐵塔般壯碩的漢子看似粗曠。可他的眼神鎮定,全身透發的真力固然強橫但無一絲凌厲氣勢,反而有種隱約的厚德載物感覺,猶如連綿的汪洋。

「輔靈師!」趙青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名字,猶如明亮的閃電劃破夜空,照亮了所有的黑暗迷霧,剎那間他終於全部明白了,為什麼四位弟子的神通經過領頭弟子的手之後威能能增幅到這種地步。

這一切的源頭都在於這個人身上。他竟然是一位罕見的輔靈師,這是種古老的修道體系,幾乎沒有任何戰力可言,因為他們這一脈不會修行什麼神通之法。

何為輔靈師!簡而稱之就是一種輔助他人增幅戰力的靈師,他們雖然也同樣修行,但從來不會正面參與戰鬥,可一場戰鬥中若是有輔靈師的存在,那將是一件十分值得隊友欣喜的事情。

輔靈師能溝通天地大道之力。為自己的隊友增幅很高的戰力,而且這種增幅範圍很廣,隨著輔靈師修為的增加也會愈加的可怕。他們是一群無比脆弱的人,但同時又是一群無比強大的人,更是一群值得萬分敬重的人,他們犧牲了自己的光芒去成就隊友的榮耀。

任何一位輔靈師都是隊友拚死保護的對象,如果是一場死戰,那麼最後一個死亡的往往是輔靈師。沒有隊友會拋棄輔靈師,因此選擇拋棄他們就是等於選擇了敗亡。

一位修為精深的輔靈師完全可以扭轉一場不對等的戰鬥,這是毋庸置疑的,試想在一場戰鬥中,你的隊友的神通威力若是全部增幅數倍之後,那將是何等可怕的事情,幾乎是摧枯拉朽就能覆滅對手。

然而輔靈師最大的劣勢就是自保能力非常差,哪怕是化神境的輔靈師,鍊氣境的修者都能對他造成嚴重的傷害,因此他們極易受到對手的攻擊而死亡。

輔靈師一脈數量極少,需要極度嚴苛的天賦和心性,但每一位有成的輔靈師都是每一個宗門極力拉攏的對象,他們的能力終究是太過於逆天。然而正是這種令人萬分羨慕的能力,導致天地大道對於輔靈師也有極大的壓制力,沒有輔靈師能夠突破大乘境這道門檻。

世間無大乘境的輔靈師!這是一道受限於天地之威的魔咒,自古以來無人可以打破,合元境的輔靈師已經可以被稱為輔靈天師,萬古時間也不見會出現一位的大乘境輔靈師,那隻能是傳說中的神師了。

這個壯漢竟然是罕見的輔靈師,怪不得身後弟子的神通在他的火幕之下威能增幅了足足有三倍,這是令人色面的差距!

一位金丹境的輔靈師竟然可以增幅戰力三倍,而且這還不是拚命的代價,若是危急關頭不惜一切代價的話,這名輔靈師或許能增幅到四倍左右!真不知合元境的天師能增幅達到幾倍,那所謂的神師則更加聳人聽聞了。

雖然這世間上也有增幅戰力的神通妙法,比如當日青涯的天賦神通『青龍戲水』也能大道增幅戰力的效果,但那畢竟只是單體的增幅,輔靈師則是大範圍的增幅,好虎也架不住群狼,一個人就是再厲害也不會強過一個隊伍。

四位金丹境的弟子,一位輔靈師,這簡直是個恐怖的組合,任何一位化神境修者見過這等陣容之後幾乎都是轉身而走,經過增幅后的四人戰力幾乎都可以達到化神境。一對四的陣容幾乎沒有什麼勝算,但是趙青今天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他只能選擇闖關,而且還要闖過。

繼鐵甲青山象的精魄出現之後,火色神幕光華不斷波動,其餘三頭荒獸也沖了出來,六丈長的斑斕猛虎,一聲呼嘯虛空,連遠處的仙霞光都震碎了。一隻火烈神禽展翅凌空,寬大的雙翅像極了天邊飄來的一片雲霞,燦爛的神光照耀天地,每一根羽翎都璀璨發光,嘹亮的鷹鳴響徹整片天地它的雙爪冷光森然能穿金裂石。

一頭實力可怕的神鷹,它可以負責天空防禦能阻止趙青躲閃到虛空中,鐵甲青山象防禦力驚人自是不懼趙青強健的肉身力量。可以負責攔截趙青的路線,其餘兩頭異獸負責攻殺。這真當是個完美的組合。

針對趙青的完美組合,足以令趙青無所遁形,只能陷入苦戰。

趙青沒有冒然的進攻,對面這般的陣容不能容他出現一絲的差錯,那將是失敗的下場。這已經是第二關考驗的最後一層了,他不希望在這裡失敗。

「轟」趙青面前的石階上突然出現了一股漫天的沙塵暴,形成一道沙土大河隔斷了雙方的氣機,渾身的真力都在滾滾燃燒,一層明黃-色的光芒覆蓋在他的體表,有無數細小的閃電開始飛舞。

土行大道的規則之力隆隆而來,此地像是倒掛出現條朦朧的黃沙瀑布,土行之力濃郁到了極點。彷彿絲絲縷縷的靈氣都要凝聚化成實質流霞,一團團明黃-色漩渦般的光華浮現在他身四周。

「山神指!」趙青大喝,打出混土峰獨有的神通,這一次他並沒有融入強大的火系真力,是完全的土系神通。

這一指落下,面前的沙土瀑布被沖開缺口,一道粗大的光芒殺伐而來,貫穿到了虛空之中。完全的土系真力凝聚的這一指神光,重量可怕的嚇人,彷彿能壓塌山嶽。亦或像是被趙青生生截斷了一條山脊橫掃而來。

「殺!」鐵甲青山象長嘯驚天,壯碩的象鼻似天柱般橫卷了過來,四肢驟然發力開始衝鋒,龐大的身軀加上迅疾的移動速度,這簡直看上去就是一座移動的鋼鐵堡壘,低沉的象吟震蕩人的心魄。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火蛟亦開始撕裂虛空撲殺而來,六丈長的身軀像是一條火江在翻滾怒涌,舞出烈焰滔天,頭頂的獨角神光燦燦,直接射出一道赤色光芒,濃郁的殺氣撲面而來不可阻擋。

同一時間,鷹擊長空,虎嘯山風,其餘兩頭凶獸也行動了,它們都已經經過輔靈師的威能增幅,現在的實力不會比化神初階的修者弱,一下子四獸齊動,就猶如四位化神修者齊齊攻殺,將這片天地圍了個水泄不通,直接爆發了大戰。

山神指光衝天,明黃-色的土行真力澎湃洶湧,時而凝重如山,壓垮虛空,在趙青手中催動起來,輕靈的猶如軟鞭,他分化出四股神力,遊走在攻勢兇猛的四獸之中,打得四獸咆哮連連。

不下千鈞之巨的重量並不是開玩笑,擊打在凶獸上能爆出無數火星電芒,蒙蒙的黃沙遮天籠地阻隔了四獸的視線,濃郁的土行之力籠罩趙青身旁,很大程度上壓制了四頭火系凶獸的威能,這無疑成了趙青最好的掩蓋氣息方法。


明黃-色的土行神光化作了一條翻滾的土龍,龍頭猙獰昂首,龍尾大開大合,狠狠的攻入四獸的攻擊範圍之內廝殺起來,大家都不是血肉之軀,無懼受傷程度,只要靈氣能撐得下去,它們會無休止的廝殺直到一方消散為止。可以說神駿異常的四頭凶獸雖然失去了血肉生機,但經過這般的增幅之後戰力比生前只強不弱,它們本源的靈性已經被抹殺,存在的只不過是一縷本能的意念,只懂得暴虐的廝殺和搏鬥,這相當於四尊永不知傷痛和疲憊的戰爭機器,戰力持久而恐怖。

雙方殺得天昏地暗,靈光四溢,幻化出的鱗甲和羽翎都散落了一地,隨即又化成靈氣融入虛空之中,而就在這個時候。火焰凶蛟渾身靈光暴閃,凶厲的氣息竟開始消弱下去,片刻之六丈的身軀復又變回一丈長短。

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狂猛的土行之龍翻身一個碾壓,重如山嶽的巨力瞬間將這頭火蛟擠爆,但是不等趙青欣喜,巨大的火幕中繼而又衝出一條六丈火蛟,張牙舞爪威風凌凌的撲殺過來,之前萎靡的氣勢重新又回到了巔峰狀態。

趙青眸光亮起,像是明白了什麼,他哈哈一笑道:「二百息,原來你增幅它們的時候只有兩百息!」

輔靈師受到自身修為和增幅對象整體實力的限制,所增幅的時間都是不同的,領頭弟子不過金丹大圓滿境界,再加上同時增幅四人。他能堅持的最大時間不過是兩百息,這點被趙青剛剛洞察。 總裁老公太難纏:老婆要翹家 ,這絕對是致命的缺陷。

並且局勢也符合趙青的判斷,繼火蛟之後其他三頭凶獸的氣息也相繼弱了下去,在恢復到真正威力的剎那被趙青的山神指一一點爆,片刻之後又重新幻化到巔峰狀態撲殺而來。

趙青心中大定。山神指點動無數光芒,像是在虛空留下了不滅的神火,每一指都是氣若淵汀,沉重的讓人喘不過氣來,而且攻勢愈發的凌厲兇猛。和四獸廝殺的如火如荼,對方暫時攻不到自己周遭範圍,這便不會對趙青造成太嚴重的壓制。

「五十息….七十息…..一百六十息……」

趙青出手雖凌厲,但是招法很穩重。沒有露出一絲破綻,而且他很好的掌握住了時機,在心中慢慢醞釀著最後制勝的一擊。

「一百九十五息…兩百息…..」果不其然,在第二次兩百息的時候,氣息萎靡下去的火蛟再一次被絞殺,不過趙青還是沒有選擇動手,他還在繼續等待。

「兩百十四息…..」就在這個時刻,趙青雙目中精光爆閃。像是亮起一輪明霞,蟄伏的氣機如狂龍出世,剎那間紛紛炸開。在他的面前,除卻再一次恢復到巔峰的火蛟之外,其餘三頭凶獸毫無意外的再一次萎靡下去。

「就是現在!」有一個聲音在心中大喊,趙青的嘴角亮起笑意,眉心霎那間裂開一道細小的縫隙,一縷輕煙般的火色仙光沖了出來。去勢如電快的不可思議。

重返1977

這一刻,時間像是停止在了當場,任你歲月沉淪,星辰幻滅,唯有一點仙光自始自終都那麼的璀璨明亮,綻放無盡神輝。

三聲各異的咆哮傳來,鐵甲青山象,斑斕猛虎,火焰神禽三頭凶獸再一次出現,不過這一次卻令人格外吃驚,它們並沒有被火幕中的神能增幅戰力,任然保持著最原始的狀態。

「這是怎麼回事?」有不少人錯愕在當場,他們看向領頭弟子,隨後紛紛露出不可思議的詫異表情。

隨著眾人的目光看去,領頭弟子愣愣的站在原地,但是面色蒼白臉上不時有冷汗簌簌而下,最為令人怪異的則是他的面前,有一道火紅色的身影站立,一根通體燃燒熾焰的手指點在領頭弟子的眉心之前,有黯淡的神光在吞吐。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有兩個趙青?」諸多弟子看清了火紅色身影的面容之後,大失驚色。

站在領頭弟子面前的這道火紅色身影正是趙青,但不是本體,真正的本體此刻站在遠處並沒有衝過來,這是一具纏繞這熾焰高溫的身影,面容身段和趙青一般無二,只是通身都挾帶著滾滾熱浪,一頭鮮艷的火發迎風飄揚,兩輪眸光像是小太陽,奪目異常。

「這是你的火靈分身?」領頭弟子感受到對面這個趙青體內傳來的驚人氣息,不由得喉頭髮澀,可怕的熱浪熏得他連話都差點說不利索。

火焰趙青點頭,他像是一尊真正的火焰之子,行走在天地火道之中,有滾滾靈氣瘋狂而來,更加襯托得他光芒無限,璀璨逼人。

「不錯,這是我剛剛參悟出來的一縷分身,雖說堅持的時間很短,但我想控制住你恐怕沒有絲毫問題!」火焰趙青聲音熾熱,他完全是由最精純的火系靈氣幻化,連呼吸都是滾滾熱浪炙人,這讓近在咫尺身為脆弱輔靈師的領頭弟子感受吃不消。

這麼可怕的高溫差不多快要把他熏的不知天南地北了。

「棋差一招,終究是你贏了!」領頭弟子重重的嘆了口氣,揮手示意身後四位弟子讓開了通道。

火焰趙青分身一陣搖曳,化成無數流光回到本體趙青體內,這一縷分身的回歸,讓趙青本體更加顯得神異,有數丈長的烈焰仙光衝出他的天靈大穴,照得天地虛空一片通亮如潮。

就在這個時候,整座龐大的業火峰微微晃動,無窮無盡的火焰大勢再次沸騰,衝到了九天之上,將半邊天際渲染成了鮮艷的赤紅色,有不下數百里的仙光通天貫地,天地間的火道威壓更加的恐怖了。 輔靈師的出現,讓趙青陷入苦戰,好在對方境界不是很高,在緊急關頭抓住稍縱即逝的破綻,趙青化出一具火靈分身直接破掉對方的隊伍,終於是站在了第二關勝利的頂峰。至此趙青擊敗第二光五十位業火峰弟子,踏過整整兩千層石階,來到了最後一千層石階的起步點。天地大道為他轟鳴交織,無數仙光瑞霞涌地而起,這是整天天地的大勢所趨,業火峰像是沉睡的一尊神靈在慢慢的復甦,愈加磅礴如海的威壓生成。

方圓數百里的天際上,籠罩了漫天的赤火神霞,瑞光噴薄,彩霞無盡,這裡像是來到了火焰君王的國度,又不少比較靠近昊雲仙宗的凡人城池皆發現了這等驚天動地的異象,人山人海開始膜拜祈禱,凡俗之人還以為是出現了什麼神跡。

很多業火峰的弟子臉色不是太好看,他們不甘心本峰首座的傳承被趙青得到,但這樣的結果又是趙青一步步闖出來,有超凡的實力作為後盾,他們又沒辦法說什麼,因此內心是十分糾結。


雖然現在是站到了這最後一關前,但趙青的面色非但沒有絲毫的輕鬆和愉悅,反而更加的凝重和嚴肅了,站在第三千層石階上,感受到上方諸多業火峰弟子投來的目光神識,趙青感覺有汪洋般的起伏威勢壓迫而來,若非全力心神中產生的躁動,說不定當場就要吐血重傷。

從這步石階往上,都是化神境的業火峰弟子在把守,除了個別行走遊歷在外的弟子。幾乎所有人都來了,這些人是整個業火峰的精英,每一個資質都非常優秀,天賦異稟擁有非比尋常的戰力。有些妖孽級的人物甚至戰力堪比長老級別。

毫無疑問,這些人若是成長起來,將是業火峰下一代的中流砥柱,他們當中有古老世家選送進昊雲仙宗的天才人物。也擁有罕見體質的超級強者,整個業火峰上足有將近五百位親傳弟子,相對而言的混土峰親傳弟子人數就要遜色許多,其中還有一部分精英遠在屍域歷練並沒有回來,否則將會更加恐怖。

這些人的目光若是有重量的話,齊齊掃射下來真的可以壓塌山峰,不少人物的眸光犀利,簡直要化成實質性的光芒落到趙青身上,縱是趙青肉身強健到這般地步。也隱隱有種刺痛的感覺。

不過好在這些人物大多心性穩重。只是將目光匆匆一掃便不在有其他動作。

業火峰所有親傳弟子前二十位絕代人物只來了兩位。其他沒有現身,有遊歷天下磨礪身心道行的,也有常年閉關苦修神通的。他們不會輕易出現,更多人也不願意在這種場合現身。雖說是親傳弟子的身份,可這些人-大多都是出竅境的高手,縱然不是,其戰力也遠遠可以逆行殺伐。


這些人物出手的話,趙青的確沒有任何把握勝過,可以直接轉身走人。

當然也並不是說出現在這裡的都是些泛泛之輩,相反這些人之中高手遍地,在趙青的感知中,足有數十位氣血澎湃,精氣如虹之人他們的深淺根本無法清楚的感知,整個人站在那裡就像是通紅的火爐,旺盛的真力滾滾燃燒,只是透發的氣勢就足以駭住很多人。前兩關有驚無險,但趙青知道,這最後一關才是真正的生死搏殺,挑選出來的十位弟子每一個都是驚艷絕倫的人物,不會弱於自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