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剛剛車子左轉向時,在車前燈的照射下,葉以晴隱約看見似乎有個人蹲在這兒,沒想到是真的。

2021 年 1 月 9 日

看樣子應該是個孩子,穿著短袖短褲,頭髮剛到耳朵這裡,低著頭抱著膝蓋蹲在那裡,任憑豆大的雨珠噼里啪啦的打在那單薄的身上。

葉以晴看不到她的臉,所以看不清她此時的神情,但是卻能清晰地看到她在顫抖,往前走了一步,好讓手上的雨傘能擋住她的身子。

葉以晴蹲下身子,伸手輕輕碰了下她的胳膊,好涼,她並沒有什麼反應,葉以晴又不得不拉了下她的胳膊,一陣顫抖過後,她緩緩地抬起了頭。

「轟隆~」

一個響雷過後,一道閃電隨即劃破了夜空。

不知是恐懼還是冷的,她的嘴唇顫抖的很厲害,葉以晴什麼也沒說,只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她看了那隻手很久很久,久到葉以晴的腳蹲的已經快沒有知覺時,才怯怯地放了上去。

葉以晴輕輕握住那隻冰冷的小手,站起身,手中的傘不自覺地往身側傾斜,很快,她的肩膀和背部就被淋濕了。。。 葉以晴領著小女孩剛一進門,「大小姐,你回來了」

葉以晴一抬頭,便看到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女人向自己走來,淡淡點了下頭,「張媽,你怎麼還沒睡?」

張媽笑了笑,「這麼晚了看你還沒回來,我有點擔心」

在看到葉以晴身後的人時,張媽愣了一下,「大小姐,這是……」

葉以晴換好家居鞋,「你先帶她去洗個澡換身衣服,然後給她做點吃的,今晚就讓她跟你睡」

葉以晴面無表情的說完便徑直上了二樓,看也沒看身後的人一眼。

張媽看著葉以晴的背影微微嘆了口氣,大小姐這是又不開心了,每次從那邊回來都這樣。

回頭看著渾身濕漉漉的人,張媽疼惜的走過去牽起她的手,帶她往浴室里去了。

第二天

葉以晴洗漱穿戴好後下樓吃早餐,一眼便看到埋著頭坐在桌邊的小人,不就是昨夜她帶回來的那個嗎?昨夜沒仔細看,現在看看她應該有*歲的樣子,長得比較瘦弱,但是皮膚還挺好挺白的,現在穿著一身寬大的棉質衣褲,烏黑的頭髮梳理得很整齊,聽到下樓聲,怯怯的抬起頭,在看到她時又飛快的低了下去。

葉以晴也沒在意,徑直走到飯桌前坐下,不一會兒張媽便端了早點上來,麵包,煎蛋,火腿,幾個切成了兩瓣的小西紅柿,還有一杯牛奶。

葉以晴拿起刀叉便開始吃了起來,細嚼慢咽的,吃相很是優雅,過了好一會兒,卻發現對面坐著的人一直沒動手。

「你怎麼不吃啊?」,張媽關心的問道。

小女孩沒有說話,依然低著頭,葉以晴抬眉掃了她一眼,「再不吃就餓肚子」

張媽剛想把刀叉放到她手裡,葉以晴突然道,「給她筷子」

早飯就在這樣安靜地氛圍中過去了,小女孩一直低著頭吃東西,把盤子里的東西都吃完了,牛奶也都喝完了。

之後,葉以晴讓張媽帶她去換回昨天的衣服,現在這衣服她穿太不合身了,像唱戲的,好在那些衣服張媽昨夜就給她洗好烘乾了。

換好后,葉以晴便帶著她出了門,上了車,給她系好安全帶,一踩油門便出了別墅大門。

東城警局

葉以晴走下車,從前面繞到另一側去開了車門,解了她身上的安全帶,讓她下了車。

「跟我走」

小女孩聽話的跟在葉以晴身後進了警局。

一進門的左側有一張桌子,上面擺著一個牌子,寫著『問詢處』三個字,一個穿著制服的男人坐在那裡,看到葉以晴笑著站起身,「你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你的嗎?」

葉以晴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看了眼身後跟著的人,「她走失了」

值班警察看了眼小女孩兒,「那麻煩你跟我說說具體的情況」

「昨夜在我家門口發現她的」

「你家在哪兒」

「楓林路111號」

「她叫什麼名字」

「不清楚」

「她今年幾歲了」

「不知道」

「……」

他還想問,可在看到葉以晴越來越冷的臉時,只得生生地給咽了回去,這葉以晴雖然長得很漂亮,可氣場太強大了,他有點hold不住!

看著面前的筆錄, 情牽大唐 ,這樣也不行,無奈,值班警察只好去問小女孩了。

「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

「你家在哪兒」

「……」

「你今年幾歲了」

「……」

至始至終,小女孩一直都低著頭,是一句話都沒有說,把這值班警察給愁得,真想給她跪了。

值班警察想莫不是她不會說話,站起身,對葉以晴笑了笑,「這樣,我帶她去裡面照張相,看一下和電腦里的失蹤人員是否有相匹配的」

在得到葉以晴的同意后,值班警察便想帶小女孩進去,可她卻一直站在那兒不肯動,雙眼怯怯地看著葉以晴,清澈的眼裡透著恐懼和不安。

「我在這裡等你」

大概過了一刻鐘左右,值班警察便帶著小女孩兒出來了。

「你好,已經查出來了,她叫小樂,今年8歲,是西城孤兒院的孩子,前幾日走失了」

葉以晴看著還是低著頭的小女孩,點了點頭,「謝謝」,而後轉身便走。

葉以晴剛出了警局大門,卻發現衣擺被人抓住了,低頭,便看到一個黑乎乎的腦袋。

「叔叔會送你回去」

小女孩沒有鬆手,反而抓得更緊了。

葉以晴微微皺了下眉頭,看了眼傻站在身後的值班警察。

「小樂乖,跟叔叔走,叔叔會送你回去的」


值班警察掰開她的手,葉以晴這才脫身離開,上了車,透過後視鏡可以看到小樂兩眼一直看著她,不停地掙扎著想要追上來,奈何被值班警察抓住,怎麼也掙不開,兩眼迅速就紅了起來。

葉以晴抿了抿唇,發動車子,而後猛地一踩油門,等她再看後視鏡時,發現小樂已經掙開了值班警察的束縛,正拚命地向她跑來,摔倒了又爬起來,眼看著車子越來越遠,終於哭了。。。

從童裝店出來后,已經快要6點了,葉以晴把大包小包的東西放到了車後座,小樂很乖的走到另一邊開了車門,坐到了副駕駛座的位置,然後笨拙的給自己繫上安全帶。

等葉以晴上車時,就看到低著頭坐得很端正的小樂,撇開眼,發動車子。

剛好是下班的高峰期,路上有點堵車,葉以晴微皺著眉頭看著前方如長龍般的車流,心裡有點煩躁,不知是因為堵車還是因為、、、瞥了眼副駕駛座上的人,她居然收養了這個小屁孩!

葉以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那時車子明明已經開出一段距離了,為什麼自己又鬼使神差的折回去了,最後還做出了那樣不可思議的決定,她才22歲,就這樣莫名其脈的做媽咪了,還是個8歲孩子的媽咪!

想到這兒,葉以晴只覺太陽穴開始突突直跳,頭都有些疼了,恰好這時前面的車子開始動了,索性就先不去想了,還是先回去再說吧。

吃過晚飯,葉以晴便坐在客廳里看電視,財經新聞,她每晚必看的節目。

看完后,葉以晴起身便想上樓去,剛一轉身,卻看見站在身後不遠處的小樂,穿著一身卡通睡衣,頭髮還是濕的,看到她在看她,立馬又低下了頭。

葉以晴微微皺了下眉頭,直接上了二樓,不過很快又下來了,手裡還拿著一把吹風機,看了眼還杵在原地的人,「過來」

葉以晴在沙發上坐下,一抬頭,這眉頭又皺得更緊了,她有那麼可怕嗎?讓她過來,居然給她站到兩米開外去。

「過來」

小樂聽話的往前走了兩步。

葉以晴本就不多的耐性全給眼前人給耗光了,既然這麼怕她,今天又為何幾次三番緊抓著她的衣服不放!

「再不過來,我明天就送你回去」

冰冷的聲線讓小樂一顫,怯怯的走到了葉以晴的跟前。

看著小樂雙眼含淚卻倔強的不讓眼淚掉下來,葉以晴終是不忍,稍稍緩和了一下語氣。

「坐下」

小樂聽話的在葉以晴左側坐了下來。

「轉過身來」

看著又低著頭的人,葉以晴沒再說什麼,開始給她吹頭髮,整個客廳就只剩下吹風機的聲音還有電視的聲音。

手間的髮絲很黑,發質較她的更硬一些,由於頭髮比較短,因此不一會兒便吹好了,葉以晴關了吹風機,「抬起頭來」

過了一會兒,小樂才慢慢抬起頭,清澈的眼神中透著絲絲怯意和不安。

葉以晴看了她一會兒,「以後,我就是你的媽咪」

小樂沒有說話,只是偷偷看了眼葉以晴沒有什麼表情的臉,然後輕輕點了點頭。

這樣的反應早在葉以晴的意料之中,瞥了一眼電視,正在播放廣告

「以後,你就叫葉清揚」 張媽做好早餐端上桌的時候,葉以晴剛坐下沒多久,而她對面的葉清揚似乎坐了很久了。

絕對強化 ,然後撕下一小片麵包,剛要放進嘴裡,卻發現對面的人一直沒動,眉頭不由皺起。

「小揚,你怎麼不吃啊?」,一旁的張媽關心的問道。

葉清揚看了張媽一眼,而後又偷偷看了眼葉以晴,仍是沒有動。

葉以晴都看在眼裡,臉上卻是不動聲色,淡淡道,「吃吧」

葉清揚這才拿起筷子吃了起來,張媽看著不由得慈愛的笑了笑。

對於葉清揚,葉以晴只簡單的對張媽說了一句,「以後她就住在這兒」,張媽聽完只是笑了笑,什麼也沒問。

葉以晴看得出來,張媽似乎很喜歡這個小鬼,至於她,對這個小鬼是不討厭的,可也說不上有多喜歡。


今天雖是周六,但是因為昨天沒去公司,有些事情還需要處理,所以,吃過早餐後葉以晴便去了公司。

臨走前,葉以晴交代張媽把她隔壁的房間收拾出來,並簡單的布置一下,對葉清揚,只讓她聽張媽的話。

葉清揚站著看著葉以晴出了門,又站了好一會兒才轉身往廚房裡走去。

張媽把洗好的盤子放好,一轉身便看見了站在門口的葉清揚,笑了笑

「小揚,你媽咪走了?」

總裁的獸寵

「小揚,你很怕你媽咪嗎?」

葉清揚想了想,點點頭,馬上又搖了搖頭。

張媽明了,這樣定是怕了,也難怪,大小姐一向性子就冷。

「那你喜歡媽咪嗎?」

葉清揚想也沒想就點了點頭,這次是一點猶豫都沒有。


張媽笑,這孩子不僅懂事,還很聰明,誰對她好心裡都清楚,就是不怎麼愛說話。

「小揚喜歡媽咪就要叫媽咪,這樣媽咪會更喜歡小揚的」

葉清揚抬起頭看著張媽,看了好一會兒后認真的點了點頭。

張媽心裡那叫一個高興,抬手指了指客廳里的電視

「去那兒坐著看電視吧」

十一點的時候,葉以晴回來了,進門后看到的就是正認真地看著電視的葉清揚,唇角掛著一抹乾凈的笑容,眼神清亮而專註,沒有了一絲怯意,和之前看到的簡直是判若兩人。

葉以晴掃了一眼電視,《名偵探柯南》,還是日語版的,她,能看得懂嗎?

似乎察覺到有人,葉清揚轉過頭,在看到葉以晴時眼神即刻變得慌亂了起來,從沙發上站起來,局促不安地看著葉以晴越走越近,嘴唇囁嚅了半天,「媽咪」

雖然聲若蚊吟,可由於葉以晴走近了,所以,她還是聽見了,眼裡的訝異自是不必說。

在葉以晴的記憶里,這個小鬼除了沉默就只會點頭搖頭,要不是回孤兒院辦理收養手續時知道了她會講話,她肯定會以為她是個啞巴。

葉以晴在沙發上坐下,而後對葉清揚道,「坐下」

葉清揚乖乖的坐下,只是這頭又低下去了。

葉以晴很是無語,剛以為有所改變了,轉眼就又回去了。

「抬起頭來」

聽話的抬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