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到達路口,果然被攔下。

2022 年 2 月 26 日

出示特別的通行證,才得以放行,進山。

回到那奢華的宅子里,早上六點過。

停好車,便看到韓老,身著淺藍色的運動服,出來了。

身邊陪著他的,有兩名強壯的工作人員。

還有,韓發明。

宋三喜也感慨。

這小兒子陪老子,也是夠辛苦的。

他住城裡,很早就起床趕過來了。

韓發明看到宋三喜,眼神都有些冷,但沒有說什麼。

韓老打著招呼。

宋三喜迎過去,笑著回應,說昨天晚上就在醫院裡呆著,過了一夜,沒回這邊來。

韓老倒沒說什麼,表示理解。

然後,韓老帶著小兒子,在工作人員陪同下,在院子里晨練,打打太極什麼的。

宋三喜則去廚房,忙碌早餐。 「歷史」中卡拉瓦城堡面臨的情況還要更加險絕,以至於珍妮也只能在勉強為本地難民爭取到一點逃跑間隙后,轉而向精靈方面求救。

劉逸飛記得,珍妮切入精靈族的通道是名為「克蘭」的埃里巡邏兵。

這位性格豪邁、熱情的矮人英雄在關鍵時刻向無辜的人類難民伸出了援助之手,甚至在綠野南方的貴族老爺們不管自己同胞的死活的時候與珍妮一道站了出來,並最終暫時驅逐了以斯強克、希斯為首的亡靈勢力……

只不過這短暫的勝利也只持續到了二人離別為止。

畢竟珍妮來到恩塔格瑞的目的是埃里的某件能夠拯救她的祖國的關鍵寶物,拯救綠野地區本地難民的事只是恰逢其會,埃里才是她真正的目的地。

而等珍妮和來自精靈族的巡邏兵部隊一走,很快暫時撤退的亡靈們便再度捲土重來,並最終佔據了大半的綠野北部地區,將此地經營成了後續迪雅入侵埃拉西亞的橋頭堡……

相比「歷史」上即將發生的一切,眼下卡拉瓦中的眾人所要面臨的境況其實已經好了太多……然而問題是當得知即將有兩位「傳奇之上」即將來襲時,包括止水騎士在內卻依舊是慌的不行——

埃拉西亞境內固然是承平已久,甚至諸如某二世祖之流更是對什麼「亡靈大軍」不屑一顧……但「傳奇」二字的份量在整個恩塔格瑞大陸上都是不可忽視的!!

除了那些站在全大陸生物鏈最頂端的「傳奇種族」之外,任何一個普通人、超凡生物,能夠憑藉自己的力量晉陞「傳奇」以上都絕對是轟動一方、一時的大新聞!

而「傳奇之上」代表着的力量水準之高……至少珍妮、止水騎士這兩位場間最主要的戰力那絕逼是心中有數的~

說老實話,在那樣的存在面前,止水騎士這樣的也就是能夠「露個面」而已的龍套,能不能混上幾句台詞都不好說……

看到旁人一個個顯得惴惴不安的模樣,劉逸飛心下暗笑,咳嗽一聲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繼續說道:

「斯強克和希斯的組合固然是迪雅對陣外敵時相當有把握的穩健組合,但是……

當然了,我在此也就是大膽發言一下,算不得什麼成熟的想法,如果大家有什麼更好的主意,還希望不吝賜教~

在戰術課上,我的導師曾說過,有些時候,我們未必要將主要的戰術目標放在擊敗敵人,乃至擊殺敵人之上。

有些時候,嘗試着如何不被敵人擊敗也是一種成功……

這次來襲的斯強克和希斯其實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守強攻弱……當然了,我這裏說的是相對而言,並不是說它們的攻擊就真的很疲軟。

先前我們準備不足,也不知道對手是誰就向其發動了盲目攻擊,遭遇到這樣守強攻弱的敵人的反擊結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可如果敵人確如我們所料的話,那我們何不反過來嘗試着去牽扯、分散敵人的攻擊呢?

珍妮閣下,照你的描述,先前你與那位希斯大巫師對決時,你是負責主攻的對吧?那如果反過來,對方攻,你守的話,你覺得有可能牽制住她么?」

「這……」

劉逸飛這思路轉換的委實太快……主要是旁人還在驚詫於「傳奇之上」級別的強者來襲的消息呢,這傢伙卻居然已經能夠一臉平靜的說出什麼「抵擋對方攻勢」的話,甚至貌似還有了切實的計劃……

這年輕人真的明白究竟什麼叫「傳奇之上」么?!!

面對珍妮的猶豫,劉逸飛卻還只是耐心的引導著:「就我了解到的情況,如果對手確實是希斯的話……似乎它最擅長的都是防護類的法術,尤其是以『護體石膚』為核心的土元素系魔法。

至於其他的……

珍妮閣下,你在恩洛斯大陸上有過豐富的和亡靈巫師作戰的經驗,就當它的法術儲備是普通高階亡靈巫師那樣,然後將魔力強度提升到之前戰場上你感受到的水平……

在您不主動發起攻擊,僅僅只是牽制、防禦,並盡量引誘其離開士兵主戰場的情況下,您能夠堅持的住么?」

劉逸飛這般去「想像對抗一位傳奇之上施法者」的大膽行為還是有些超出珍妮的以往習慣了。

在正統的施法者對抗中,通常「陌生」就意味着「危險」,更別提是什麼「強大的陌生施法者」了……但眼見着旁邊幾人都充滿希冀地盯着自己,甚至那表情,就彷彿是在看向最後的希望般,性格上有些老好人的珍妮究竟是拗不過去,遲疑着點頭道:「這樣的話,或許我可以嘗試一下……但我並不能保證什麼……」

「好!那就當珍妮閣下能夠勉強牽制住對方~

一個希斯解決了,那麼接下來就是斯強克……

斯強克這傢伙,雖然是一個行屍族群中成長起來的低階亡靈,但他的天賦也確實是可怕的,如今絕對是迪雅王國中實力位列絕顛的亡靈將軍之一。

這傢伙力大無窮,同時一聲的銅皮鐵骨,非傳奇之上水準的攻擊輕易甚至難以在他身上留下傷痕……

但咱們的核心思想不變!

如果確實打不過,那就牽制就行了啊~

相比斯強克的力量、防禦力,或許它的機動性和魔法水平算是僅有的那一點弱勢了……坤德騎士,您的術法力量其實就很適合牽制斯強克。

小心對方的陡然爆發突進,和它纏鬥時保持二十米左右的安全距離,和對方對拼魔力……但要注意,以激怒和騷擾為主,目的是消耗對方的魔力,然後在對方失去反抗餘地后,利用您餘下的力量去限制、遲緩對方,而不要想着什麼上前攻擊、斬殺……

只是這樣,您有可能辦到么?」

「可是……這位斯強克如果真的存在的話……按你所說,它是一位亡靈將軍,而一位將軍應該是不會輕易離開它的軍隊的……你總不會想告訴我,讓我突入對方的軍陣內去牽制這位『活屍將軍』吧?」

面對止水騎士的反問,劉逸飛自信一笑道:「當然不~事實上,以我目前能夠想到的籌碼,強闖斯強克的軍陣無異於羊入虎口……

還是那句老話,咱們要緊扣我們的戰略目標——誘惑對方主動攻擊,在對方相對更弱一些的領域完成牽制,讓對手知曉我們的實力和抵抗意志,迫使其不得大舉南侵,形成南北僵持的『平局』!

斯強克手下的軍隊嘛……強則強矣,但就和它們的將軍一樣,也有着天然短腿的缺點——除開數量必然不會太多的高階亡靈外,斯強克手下最強的當屬它親手訓練出來的『屍魔』部隊。

這些脫胎自二階【行屍】的中階死屍類亡靈有點像是劣質版的【黑武士】,它們普遍也裝配相對人類士兵更誇張地多的重甲,使用的都是大劍、雙手大斧、長柄斧槍之類的重武器……

而它們不多的弱點之一大概就是術法防護方面偏弱了……

所以我們可以增加己方軍隊在術法方面的配給,然後以射程優勢強行清理斯強克麾下的屍魔部隊,逼迫這位活屍將軍出面……

只不過這位將軍出擊的話,它身邊必然是會跟着一批作為親衛的高階亡靈的,甚至有可能引起對方大軍的全面跟進。

為了防止己方士兵出現無意義的重大傷亡,所以……我的建議是,咱們一開始就用精銳的小股部隊去對對方進行騷擾性打擊,逼迫其放棄軍陣對決與我們打小股作戰,然後便回到了那個老問題——坤德騎士,用我之前的方法,您有把握牽制住這位傳奇水準的斯強克嘛?」

「……」

劉逸飛彷彿早有準備的行動計劃打了止水騎士一個措手不及~

原本還以為對方只是在毫無計劃細節的誇誇其談,但照眼下的安排來看……似乎還真有機會讓自己直接對上那位活屍將軍斯強克……可自己哪怕僅僅只是牽制又能否纏得住對方呢?

止水騎士下意識看了一眼對面的珍妮。

如果斯強克的實力和那位先前已經現身的希斯相近的話,那自己……

「胡說八道!!!說到底,這一切不過也只是你一人的妄自揣測而已!!!」

止水騎士猶豫着沒有給出肯定的答覆,然而一旁跟着旁聽的二世祖卻已經是怒不可遏的跳了出來。

「什麼活屍將軍,什麼屍膚鐵壁……名號聽着倒是唬人,但是真的有這樣的傢伙嘛?還什麼活了幾百年……

你該不會是拿一些什麼床頭童話里的恐怖故事來嚇人的吧?!

這一切的真假你沒法證明就算了,你自己都說了,光憑眼下的軍隊構成是不足以執行你的計劃的,還要增加軍隊里的施法者隊伍配比……

你以為那些能夠站出來對抗你說的什麼……什麼屍魔部隊的強力施法者是路邊的野草嘛?你說有就有的?!

我可告訴你~因為你們綠野地區的破事,我們洛山達已經在這裏埋葬了許多珍貴士兵的性命了!你這次休想再從我們手裏得到任何的施法者補充!

將這些珍貴的施法者帶來你們這裏,萬一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哼~只怕是把你們這片破領地拆了都不夠賠的!!」

也不知是因為自己不戰而逃的羞惱,又或者是己方初戰後的大敗而歸讓其內心頗為不忿……這次二世祖的話說的相當決絕、不留餘地,甚至都沒提前和止水騎士通個氣。

只不過對方的這點「威脅」在劉逸飛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打從一開始,劉逸飛就將洛山達的那點術法力量看在眼裏~

各地領主、權貴因其地位、實力的不同,都會或多或少尋求一些術法方面人才的「輔佐」,這也就直接導致了王國內術法力量遍地開花的局面……但無論是質量亦或是數量,最強的依舊是直屬於王室的法師團!也就是先前劉逸飛在斯坦德威克有打過一點交道的各位「大師」們……

劉逸飛從很早就開始盤算著如何從王國方面「摳」出來更多一些助力了,當然,想要將方案落實下去還得要一個合適的機會,比如眼下……

「……如果是擔心施法者集團的話,我會聯絡一下哈蒙代爾方面,從羅德·哈特將軍處借調一些僧侶戰團出來。

另外我也會致信給護衛軍的艾得力克將軍,我在王室法師團中也有些熟識的人,會爭取走王國傳送陣借調一些人力出來。

如此一來,我想施法者戰力不足的情況應該就能夠得到極大緩解了……」

平穩和煦的言語,聽在止水騎士耳中卻無異於裂空驚雷!!

他作為洛山達城的首席騎士,對於王國內的頂級權貴自然不至於兩眼一抹黑,如果眼前的年輕人真有能量可以從羅德·哈特將軍還有艾得力克將軍手中借調人手的話……

「行!!如果你以上說的這些都是真的,且你確實可以召來足夠的援軍的話,那麼我便拼上這一把,去會會那個什麼活屍將軍!

哼,我雖然不是什麼傳奇強者,但想來在那等人物面前堅持一段時間的氣力還是有的~」

「坤德騎士!這……」

聽到止水騎士突然的決定,二少爺似乎有些不同意見,只是尚不待他說完,坤德便轉過頭去直視着對方眼眸道:「丹!城外的土地上埋葬着我們的士兵,更折辱了我們洛山達城乃至伯爵大人的榮耀!這不是以往你面對的那些能夠輕言放棄的東西!

死亡的歸死亡,榮耀的歸榮耀!!

或許這一仗里我們還要賠上更多的犧牲,但在那片折戟之地,卻留下了我們必須要拿回來的東西……是必須要!!

丹,眼下的情況已經足夠好了,你要記住你此次來前伯爵大人交予你的使命!家族的責任壓在你的肩膀上,這一仗,便是我們洛山達向旁人證明自己勇武的最佳機會……」 宋文勇趴在草叢之中,看到他們走遠之後,也沒有心思,繼續在這裏待着,想着,要儘快離開這個地方。於是,趕緊跟在兩人的身後。直覺告訴他,此刻不能想太多,可有時候也不由得自己啊。這兩個人是覺得宋文勇是盜墓的,才要把宋文勇給抓起來,那麼他們應該也是抓了方伯了。宋文勇必須把兩人的住址給找到,然後悄悄地進去,看看方伯是不是在裏面。

宋文勇終於跟着出來了,因為距離兩人太遠,也不敢跟得太近,最終跟丟了。

夜靜悄悄,宋文勇行走在沒有人的街道上,只想要找到方伯。

危機隨時都在,不如就以身試試險吧。

「喂,我是盜墓的。」宋文勇直接就吼了一嗓子。

只要是有心之人聽到了的話,一定會來找宋文勇的,宋文勇想要引蛇出洞。

果然,就聽到有着吱的一聲,有着一戶人家的門打開了。從裏面走出來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劉虎和劉義。兩個人大步地走到宋文勇的面前。

「原來是你小子,大半夜的,鬼叫什麼啊。」劉義冷冷地向著宋文勇看了一眼。

「你們不是一直都在找我嗎?現在我出現在你們的面前了,還不趕緊把我抓走。」宋文勇一臉平靜的向著他們看了去。

宋文勇明白一個道理,在害怕的時候,越是保持你的平靜和從容,越是有機率活下來。

而且宋文勇也覺得他們不可能會殺人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