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到了房間門口,陸子楚轉身低頭看着眼前陸安安,道:「怎麼了?臉色這麼差?」

2022 年 4 月 25 日

「我臉色差嗎?」

陸安安聽着陸子楚的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

她的臉色很差嗎?

「嗯,很差,告訴大哥,發生了什麼事情?」

陸子楚聲音柔和,幽深的眸子中映着陸安安的身影。

陸子野那臭小子到底在安安面前說了些什麼?

他有些好奇,那傢伙要是敢欺負安安,他可不會饒過那個傢伙的。

「我害怕,不安!」

因為大哥知道她的身份,所以陸安安也沒有隱瞞陸子楚。

其他哥哥對她太好了,如果以後知道她根本就是冒充的陸安安,不知道會是怎麼樣。

尤其是七哥,一定對她非常失望吧。

「害怕什麼?不安什麼?」

陸子楚抬手輕撫着陸安安的臉頰。

這種親密的動作雖然不是第一次,但陸安安每一次都會都有怪異的感覺。

肯定是她想太多了,總是覺得有什麼,其實什麼都不是。

「哥哥們對我都很好,我怕到時候他們知道我是一個冒牌貨,然後厭惡我,討厭我……」

甚至讓她將陸安安還回來。

到時候她該怎麼辦?

不告而別,一走了之?

但心裏總是會覺得對哥哥們有所歉疚。

「因為這個?」

陸子楚還以為陸子野對陸安安說了什麼過分的話呢。

「嗯。」

陸安安悶悶的點頭。

陸子楚揉了揉陸安安的腦袋,緩緩道:「不管將來發生什麼事情,大哥都會義無反顧的站在你這邊,哪怕跟所有人為敵,大哥也都會保護你。」

「大哥,謝謝你。」

「不用跟大哥說謝謝,大哥保護你,都是應該的。」

陸子楚微微一笑,繼續道:「你的事情,等找個合適的機會,大哥會跟他們說明,但不是現在!」

陸安安點了點頭,大哥是她在這個世界上目前為止唯一值得信賴的人。

也是大哥第一個發現了她的身份。

「過兩天就開學了,作業都寫好了嗎?」

陸子楚不禁問了一句。。 喝聲落下,葉康的劍芒當中,隱隱有著一個碩大的龍頭隱隱浮現出來,龍頭張開大口,吞噬、碾碎面前的所有一切。

從柳佩雲這一招萬古長春中,葉康臨時有所感悟,久久未能參透的白龍劍法第六式,突然一舉悟透。

兩道劍芒彷彿兩道流星,極速撞在一起,漫天塵沙,頓時將兩人的身形吞沒。

咕咚!

遠處,兩名江湖客不約而同地吞了吞唾沫,他們的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錯過了最精彩的環節。

這一招,應該要決出勝負了吧?

「到底誰贏了?」

段夢玉的瞳孔也是微微一縮,最後柳佩雲和葉康的劍招,威力都強得可怕,到底是誰蓋過誰,現在根本判斷不出來。

視線當中,滾滾煙塵逐漸散去,兩道人影逐漸浮現出來。

兩人已經互相換了位置,各自站在對方的背後,一動不動。

砰!

最終,還是柳佩雲先倒下,她半跪在地上,用寶劍支撐身體,而後噴出了一口鮮血。

葉康轉過身來,眼神冷漠,重劍架在了柳佩雲雪白的脖頸上,只需一動,便能輕易取了對方的性命。

「動手吧。」

柳佩雲閉上了眼睛,沒有再反抗。

「就這麼殺了你,是不是太便宜你了。」

葉康嘴角突然泛起了一抹戲謔之色,旋即白龍劍從脖子移到了柳佩雲的臉上,「既然你不怕死,我就將你毀容,將你變成一個醜女,讓你從此以後無法在世人面前抬頭。」

「你!」

柳佩雲俏臉有些失色,她並不怕死,但是毀容,對她這種人而言,卻是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葉康,我和你沒有深仇大怨,何不給我一個痛快?折磨我,對你沒有任何好處。」

「說得好,既然沒有深仇大怨,為何追著我不放?」葉康冷冷地道。

「師命不可違。」

柳佩雲只簡單地說了五個字,便再未多說,再度閉起了雙目,「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你贏了我,想怎麼處置都可以,不過待你將我毀容之後,我會立刻自刎,不會讓世人看到我這張臉。」

「葉康,你還是殺了她吧,毀容這種事情,不是正道所為。」

段夢玉走了過來,她聽到葉康要將柳佩雲毀容,也是有些不贊同葉康的做法。

「那是當然,毀容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真做。」

葉康將白龍劍抽了回來,而後看了段夢玉一眼,「我們走吧。」

說罷,他便是自顧自地往前走去,竟是沒有打算處置柳佩雲。

「葉康,你不殺我?」

望著葉康慢慢遠去的背影,柳佩雲怔了怔。

葉康停了一下,卻是並未轉身,只是側過臉龐,道:「我這把劍,只殺兩種人。一種是魔道妖人,一種是奸佞小人。」

「葉康,你還是殺了她吧,毀容這種事情,不是正道所為。」

段夢玉走了過來,她聽到葉康要將柳佩雲毀容,也是有些不贊同葉康的做法。

「那是當然,毀容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真做。」

葉康將白龍劍抽了回來,而後看了段夢玉一眼,「我們走吧。」

說罷,他便是自顧自地往前走去,竟是沒有打算處置柳佩雲。

「葉康,你不殺我?」

望著葉康慢慢遠去的背影,柳佩雲怔了怔。

葉康停了一下,卻是並未轉身,只是側過臉龐,道:「我這把劍,只殺兩種人。一種是魔道妖人,一種是奸佞小人。你不在此列。」

聞言,也是愣了愣,而後方才回過神來,對著葉康抱了抱拳,「我欠你一個人情。」

「不過我要提醒你,我師傅他,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這次我敗給你之後,我師兄龍七肯定會出手,在你還沒有足夠的實力對付他之前,不要和他硬碰硬。」

「多謝提醒。」

聽得這話,葉康面色也是凝重了些許。

龍七,青龍榜前十的存在,實力比柳佩雲要高出不少。

的確,以葉康現在的實力,想要戰勝此人,基本沒什麼可能。

所以儘快突破修為顯得尤為重要。

「沒想到葉康竟然擊敗了柳佩雲,這可是個大消息,我們得趕緊把消息散布出去。」

一名江湖客神情激動,對於武林年輕一代來說,沒有什麼是比青龍榜排名易主更讓人震驚了。

「沒錯,這必定是一個重磅消息,遲了,說不定就輪不上咱兄弟了。」

「快走!」

兩人身影一縱,離開了茶樓附近。

「葉康,你真的就這麼放過柳佩雲了?你就不怕她恢復之後,再來找你的麻煩?」

段夢玉有些擔心地道。

這次葉康能打敗柳佩雲,那也是動用了十二分的實力,下一次若對方有備而來,誰勝誰輸就不一定了。

「她不會再來了。」

葉康這點看人的眼光還是有的,即便他真看走眼了,柳佩雲下次再找來,他也沒什麼好怕的。

對方的最強劍招已經被他洞悉,即便再次交手,柳佩雲也不是他的對手。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看得出來,荷花很是喜歡那片荷塘。

大概是與她的名字有關的緣故,她看著荷塘里枯萎了的荷葉,面上也溢滿了喜愛的情愫。

宮玉看見她,便加快了腳步。夏文樺如畫的劍眉微微一皺,卻是故意放慢了行走的速度。

「荷花。」宮玉喊了一聲,「你怎麼在這裡啊?」

荷花回過頭來,看見宮玉,微微一怔,而後道:「我去地里除草,回來的時候路過這裡。」伸手朝側下方一指,「看,我家的地就在那裡。」

宮玉瞥了一眼,「不遠嘛!」

「是不太遠。」

「你很喜歡這片荷塘?」

荷花羞赧一笑,「也談不上有多喜歡,我娘讓我離這荷塘遠一點,怕我掉下去呢!」

「那這荷塘很深嗎?」

「一杆子插/下去,估計都不見底。」

宮玉頷首道:「那你是得離遠一點,掉下去可就不好了。」

說話中,夏文樺走到她的身後。

荷花瞧見夏文樺,還沒開口說話,臉頰都有些紅了起來。

她嘴角囁嚅一陣,還是羞窘地道:「文樺二哥,你來了!」

夏文樺點了一下頭,鼻中「嗯」了一聲,卻並不說話。

宮玉不禁回頭去看他。

這貨還真是奇怪,剛剛看他油嘴滑舌的,料想他對任何女人都會鬼話連篇,沒想到他還居然「吝嗇」得很。

但縱使如此,荷花的臉上也高興得布滿了笑容。

春心蕩/漾的女人都這麼容易知足嗎?

宮玉心中汗了一把,拿眼角斜睨著夏文樺。

夏文樺大抵猜得到她的意思,轉眸去看遠方的天空,提醒道:「時間好像不早了,你再耽誤,你就進不了城了。」

「是哦!」宮玉一拍額頭,「時間是不早了。那個,荷花,我們先走了啊!」

幸得她有馬,她才敢這麼晚回城去;要是沒馬,那不是早都該走了嗎?

「喂!」荷花轉身想喊住二人。

原本她此舉是想讓二人等一下,她跟他們一起走。不料,她轉身之際,腳下踩著的泥巴竟然疏鬆得往下墜落,然後她一個不慎就往荷塘中摔倒下去。

「啊——」荷花霎時嚇得大聲驚呼。

只是,宮玉和夏文軒都已經往回走了,她下意識地伸出去的手誰也沒抓著,「撲通」一聲就掉到荷塘里去了。

宮玉和夏文樺聽聲音第一時間回過頭來,瞧見荷花在荷塘里掙扎,二人均驚得往回趕。

荷花不會游泳,進了荷塘就不住地掙扎。

她掉下去的地方原本不深,只是那底下都是淤泥,隨著她的掙扎,那淤泥反而把她扯得往下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