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別看阿爾諾?銅環實力強大,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他在自己姐姐面前就會變得很張狂實際上恰恰相反,無論多麼腦殘的少年在自己姐姐面前都會被壓制,當然前提是對方從小到大一直都被欺負過來的結果如果是一個沒有姐姐的二傻子少年,估計就不會有阿爾諾現在這種情況

2021 年 1 月 7 日

姑且不論阿爾諾?銅環是不是腦殘,但在他被自己姐姐叫喚過去以後,戰鬥力馬上飆升直接一巴掌把想要擋著他的白銀矮人瑟拉姆被拍飛了看著趴在牆上,許久都沒有掉下來的矮人,陳凱他們的眼神極其的獃滯

最小說百度搜索「小說」

「我一定是在做夢」這是陳凱和趙鐵柱他們心裡唯一的想法,要知道他們可是親眼看到過瑟拉姆戰鬥力的玩家能夠一蹄子把瑟拉姆拍飛的存在,這種傢伙根本就不是凡人能夠對抗的當然一方面是因為瑟拉姆大意,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受到了阿爾諾的攻擊,另一方面則是阿爾諾在聽到自己姐姐叫喚以後下意識的全力出手以期擺脫別人的牽制,早點跑會自己姐姐的面前結果這一個行為就把他的矮人朋友給害慘了,可憐的瑟拉姆?白銀從牆面人被人拽下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是七葷八素的連天神下凡的狀態也因為對方的攻擊而直接被打掉了,身體防禦力大減的情況下被拍上牆,沒直接被拍成肉餅就已經非常不錯了

「該死的牛犢子你想幹掉我嗎?」被自己同族從城牆上扒拉下來的瑟拉姆朝著遠處的阿爾諾憤怒的咆哮著,在這個時候這頭非主流的腦殘牛才發現自己差點把自己的矮人朋友給拍死的事情只不過他已經被自己的姐姐揪著耳朵在痛扁了,沒有時間理會瑟拉姆憤怒的咆哮

「輕點姐姐耳朵要掉了,小牛的耳朵要掉了」無論阿爾諾在銅環部落成員面前多麼的強大面對自己姐姐的時候,他依舊還是一直小牛犢

「給老娘閉嘴讓你乖乖的呆在地底不聽,你看現在整成什麼樣子了?這幫地面人可都不好惹我可不想變成烤全牛該死的阿爾諾,你這個死牛犢子給老娘聽著,告訴那個白銀矮子就說我們來幫他一起追捕塞納魯那老雜毛,讓他身邊的那個人類給我把後面那些傢伙給驅散了不然別怪老娘不客氣哪怕變成烤牛也要讓那些傢伙陪葬」阿麗薩?銅環的話語讓她身後的那些牛頭人臉色稍微好看了點,因為他們非常清楚如果自己的酋長真的按照這位母牛的話語去做了,那麼他們就一點危險都沒有了

「聽到了沒有?」為了讓自己的弟弟徹底的明白誰才是權威,阿麗薩?銅環極其兇殘的把阿爾諾的牛耳朵捏著轉了一百八十度,巨大的疼痛讓這頭可憐的牛瞬間內牛滿面不過哪怕阿爾諾再怎麼二他對於自己姐姐的要求或者話語絕對是言聽計從的所以這些話很快就傳遞到了陳凱的耳朵里,同時所有的牛頭人都緩緩的移動到了村子的城牆周圍…,

「你可以保證那些傢伙不會再背後捅我們一刀?」陳凱低著頭問著身邊的老矮人,對方正在給瑟拉姆揉按身上的淤痕

「當然不會雖然阿爾諾?銅環那小子傻了一點,但是整個銅環部落還是非常守信的」老矮人對於銅環部族比較信任,作為地底世界為數不多的和矮人建立貿易聯繫的種族部落,阿爾諾的銅環部族人口總共才兩千不到,屬於人口稀少的小部族但是在整個地底牛頭人一族裡面,卻是極其強悍的一個部落當然強悍在於那頭小牛當初追殺塞納魯?雜毛的事情可以說讓阿爾諾再整個黑牛頭人一族裡面獲得了極大的聲望如果不是因為他的行為太過乖張,同時總是一副傻裡傻氣的樣子,估計牛頭人一族的族長就不是塞納魯那食人牛老雜毛了

「那麼莫格萊尼騎士可以打開村子的大門讓那些牛頭人進來嗎?放心有這些黑矮人戰士在那些牛頭人不會亂來的」陳凱對著身邊的血色十字軍會長說道,不過他話語還沒說完那些逐漸靠近的玩家背後就傳來了一陣騷亂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由於天色非常的昏暗,陳凱他們根本看不到那些玩家背後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能從玩家的慘叫當中判斷對方應該被人襲擊了

「我聞到了那幫尖耳朵混蛋身上散發的臭味了」瑟拉姆的鼻子聳動了幾下然後對著陳凱說道不過他這句話讓陳凱的臉色非常的古怪,因為陳凱的腦海里忽然冒出了一句這傢伙是狗嗎?但是無論瑟拉姆是不是屬狗的對方的判斷陳凱還是要借鑒的

「所有人注意打開村子的大門,告訴那些玩家分組進入村子同時讓獵人們在門口布置陷阱馬上」陳凱朝著血色十字軍的領說道,對於沒有經歷過和卓爾精靈正面戰鬥的人來說這樣的命令絕對是正確的因為按照過去戰鬥的慣性思維,放友軍進入城市除了可以降低友軍的恐懼以外同時也可以增加城內的守衛者雖然會造成一定程度的混亂,同時也可能會導致敵人乘虛而入,但是陳凱他們現在面對的敵人並不多在一行人看來擁有絕對優勢兵力的玩家,完全可以在城內對敵人造成人數的絕對壓制

「不要打開門」這是老矮人米瑟拉的吼聲,作為一個黑矮人他經過了無數次和卓爾精靈的戰鬥,非常清楚那些在他嘴裡說的尖耳朵的黑皮垃圾是何種存在這些黑暗中的精靈擁有極其強大的隱身能力,在黑夜當中哪怕對方站在你的面前你也可能會忽視掉對方哪怕是矮人的紉城擁有極強的城市防禦體系,也不敢讓一個卓爾精靈潛入城市

「為什麼不要打開城門?」陳凱聽到老矮人的話語呆了一下,但是想要讓莫格萊尼停止開門明顯是來不及了實際上哪怕陳凱不說話,莫格萊尼也要打開門放其他玩家進來要知道血色十字軍在胡戈第可是一個小行會而已雖然擁有一個位置不錯的村子作為領地,但是千把人的規模實在沒有什麼底氣拒絕上萬玩家要求進入村莊的要求除非他以後不想在胡戈第領地上繼續發展,那麼也許他大可以關上們把所有玩家關在外面所以在矮人話出口的時候整個血色村的四個門都向那些驚慌失措的玩家開放了…,

「該死小心那些長耳朵黑皮鬼的影殺者」聽到大門轟然開啟的那一瞬間,老矮人米瑟拉以極其響亮的聲音用矮人語朝著所有的黑矮人士兵咆哮著那些矮人士兵也以非常快的度進入警戒,這種情況讓陳凱摸不著頭腦,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出問題了雖然他不知道問題在哪裡但是看著這些矮人極其緊張的樣子他馬上也進入的警戒狀態,一隻手直接搭在了自己的巨劍上

不過當所有玩家包括那些銅環牛頭人都進入村子以後,預想中的敵人並沒有出現驚慌失措的玩家逐漸的安靜下來,他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包括阿爾諾?銅環在內的所有地底智慧生物都極其警惕的望著周圍阿爾諾?銅環這個近視眼牛耳朵不斷的聳動著同時巨大的身體把自己姐姐阿麗薩給保護起來四個牛頭人近衛牢牢的守護在阿麗薩的周圍,但是它們握著戰斧的手卻不斷的滴著汗

生活在地底世界的卓爾精靈是天生的刺客或者說是盜賊,當然他們從來不會做偷東西這種事情,因為他們都是明搶的信仰蛛魔羅絲的邪惡卓爾精靈絕對是地底實力最為強大的種族,沒有之一哪怕是矮人們在地底也不願意招惹可怕的卓爾精靈一族,他們比地面上的表親兇殘的多,地面上的精靈那幾乎是屬於善良的代名詞,但是地底的卓爾精靈卻等同於邪惡哪怕是某些惡魔也不願意和卓爾精靈打交道如果說惡魔的契約還會有惡魔遵守的話那麼卓爾精靈寫的契約哪怕是魔鬼也不願意相信除非那是以他們真正的名字寫下的真名契約受到遊戲中最高神監督的契約,那麼才會有一絲被人相信的可能

要知道卓爾精靈在遊戲歷史上曾經出現過至少十三位主神以及七位半神,算是極其強大而又可怕的種族但是這十三位主神和七個半神中有一半掌握的神職是謊言或者復仇,要不就是隱秘這類的神職在這樣主神的帶領下,卓爾精靈這個種族獲得了一個極其變態的天賦能力,那就違背契約而不受懲罰的能力別看這個能力有點雞肋但是一些卓爾精靈施法者卻依靠著這個能力竊取惡魔的力量,同時不擔心自己違背契約受到處罰當然相比起這個天賦卓爾精靈的另一種天賦才是最可怕的當某個卓爾精靈成為隱秘和暗殺之神的時候,他用自己的神力賦予了自己種族極其可怕的一個天賦那就是暗影行者的能力

即便是剛剛出生的卓爾精靈也可以輕易的隱匿到黑暗裡,他們暗影隱匿的能力根本不需要其他種族的盜賊那樣需要不斷的適應暗影力量和鍛煉達成,完全是一種天生的運用能力因此卓爾精靈都是天生的刺客和暗殺者,曾經有一個半神級別的卓爾精靈依靠著這個能力暗殺了一位主神和兩位惡魔主宰差一點點成為的隱匿和暗殺之主,只不過最終他死在了自己的狂妄之下,在一次暗殺當初的騎士之神的時候直接被朗基努斯槍洞穿身體,成為嗜神之槍那赫赫凶名的又一墊腳石

雖然現在的卓爾精靈實力減退了很多,但是沒有哪個地底種族樂意在野外尤其是在漆黑無比的夜晚對上這些可怕的敵人讓老矮人米瑟拉最為害怕的是,他覺得這一次遇到的卓爾精靈數量至少在五百以上這在老矮人的記憶里可是從來沒有的,卓爾精靈雖然是一個種族凝聚力非常強大的種族,如果不是這樣當初那些成為主神的卓爾精靈也不會拼著降低神格的風險一次又一次的降下種族祝福增強自己種族的能力但是卓爾精靈又信奉個人英雄主義,因為過去歷史上那些強者的刺激,大部分卓爾經歷都是獨行者很少有卓爾精靈會組成數百人以上的殺戮團隊因為卓爾的殺戮不是為了殺而殺而是有目的有需求的地底惡劣的環境讓卓爾們不會隨意樹敵,雖然在他們看來整個地底世界基本上都沒有敵人,但是他們也是生物也需要食物需要物產這一切都要依靠其他種族去生產去製造…,

卓爾精靈不精通鍛造他們就抓矮人奴隸幫助自己生產武器裝備,卓爾精靈不喜歡種植糧食那就奴役大量的穴居人幫他們畜養黑岩羊種植食物他們需要強大的奴隸建築城市,牛頭人就成了他們的苦力,他們需要法術材料於是深淵的惡魔在他們的誘騙下被抓起來放血如果說地面上的主宰是人類的話那麼地底的主宰就是卓爾精靈們了

這種生為地底主宰的驕傲讓卓爾們不大喜歡和人合作,他們加喜歡獨來獨往因為他們是驕傲的卓爾只不過如果不是他們的先祖太過會得罪人,導致所有生命聯合起來向他們下了詛咒,估計地面上會是卓爾的天下這種永世陽光詛咒從卓爾精靈出生就一直伴隨著他們,讓他們在陽光下會被灼傷戰鬥力劇烈的下降只有在夜晚才會稍微恢復一些所以卓爾精靈和亡靈一樣害怕陽光,他們根本不敢出現在陽光之下

不過無法出現在陽光下的卓爾依舊很強大,他們只是害怕陽光而不是恐懼火光卓爾精靈並不是污穢生物,所以陳凱的聖火陳怡身上散發的光芒對他們沒有任何傷害,除非他們當中有融合惡魔血脈成為惡靈卓爾的存在才會害怕神聖力量普通的卓爾精靈在遭到神聖力量打擊以後,僅僅會產生普通的神聖屬性傷害而已,不會出現雙倍的傷害遭遇所以如果陳怡在這個村子里,那麼只要她的光環展開沒有任何一個卓爾精靈可以掩藏起來在受到傷害后他們都會從暗影中被逼迫出來

但是陳怡現在正在伯克納鎮的生命神殿中祈禱除了累計信仰源點以外還在不斷的增強自己的魔力以及加強和生命女神的聯繫以希望獲得多的神術光環對於任何一個神官和牧師來說,成為一個神殿的主持神官是最為容易獲得神恩賜予的一個職位,因為只要他們不斷的為女神獲得信徒他們就可以從女神那裡獲得神力的反饋從而快的增強實力

神官的力量來源於對神明的虔誠,這一句話是很多玩家在就職神官和牧師的時候從自己導師那裡聽到的最多的話語只不過大部分人都不明白,因為很少有玩家可以做到對遊戲中的神明足夠的虔誠但是虔誠的人也不一定能夠獲得力量,因為力量可不是依靠每天祈禱就可以平白增加的神明需要的是信仰這種信仰不是一個人持續不斷的祈禱可以帶來的只有為神明大量增加信徒,才能獲得神明的恩寵從而獲得多的神力反饋

因此陳怡要抓緊每一分每一秒不斷的增加自己的實力所以也就沒有跟著陳凱他們出來實際上陳凱最開始也沒打算帶上陳怡,畢竟誰也不知道戰鬥中會不會遇到危險萬一遇到危險了那就需要抽出人手保護陳怡也就變成了一件麻煩事情但現在陳凱忽然覺得自己怕麻煩的行為,反倒讓自己陷入了麻煩當村子的大門轟然關閉以後,所有的玩家都鬆了口氣,但陳凱他們卻變得加的緊張

「老頭那些影殺者實力怎麼樣?」費雲縮在老矮人米瑟拉身邊問著身邊的老矮人,作為感官明銳的盜賊他可以非常清晰的感受到在漆黑的夜色中某個地方正有一雙眼睛盯著他

「絕對比你這個小胖子強就你這樣的他們可以一個打十個,而是還是在一分鐘內放平的那種胖小子你需要把肚皮減了,我可沒有見過哪個盜賊有小肚子的」老矮人的話語非常的輕鬆,但是他的臉色卻一點都不輕鬆

在這個時候帶著自己族人進入村子的非主流牛頭人阿爾諾?銅環忽然眼睛一睜,他那對如同銅鈴一樣巨大的牛眼在黑暗中射出一道無比絢爛的光芒,依稀之間彷彿捕捉到了某個影子在那一瞬間阿爾諾的一隻牛腳瞬間抬起然後重重的落下,一道散發著澎湃力量的衝擊波順著他的牛蹄擴散出去,在一瞬間把一個黑漆漆的人影從暗影遁當中轟了出來

「是影殺者」伴隨著老矮人凄厲無比的吼叫,那被震出來的影殺者彷彿是一個信號一樣數百個玩家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人從背後抹了脖子,當那些卓爾精靈的影殺者從暗影中走出來的時候,很多玩家都沒有反應過來好幾個玩家看到了對面的同伴背後出現的影子,但是他們的話還沒出口自己的腦袋就搬家了


s 如果不是老矮人的提醒陳凱估計也會步上其他玩家的後塵,被一柄匕首直接貫穿心臟在老矮人那一聲大吼的同時,陳凱身上的鬥氣瞬間形成斗焰衝出身體隨著陳凱鬥氣從身體中衝出,在他背後一個卓爾精靈被鬥氣瞬間擊中,悶哼一聲以後向後跳了一步逃離了陳凱的斗焰覆蓋範圍

不過當他后跳以後才發現陳凱身上的斗焰威力根本不大,也就是說他僅僅是被唬住了而已畢竟陳凱撐死也就是一個六階的玩家,鬥氣形成的斗焰想要擁有強大的攻擊性那至少要達到八階以上才行並且必須要掌握鬥氣的全部屬性才行最小說百度搜索「小說」

陳凱的鬥氣值雖然多,但是和真正的原住民職業者相比還差了點,同時他也僅僅掌握了一個鬥氣屬性而已當然這種所謂的差一點僅僅是指那些變態而已,對比普通的職業者,陳凱的實力絕對是壓制他們的但是陳凱背後這個卓爾精靈實力可不是普通的人類職業者,高達九階的影殺者刺客那實力可以秒殺同階的人類盜賊哪怕是盜賊中的暗殺者,遇上卓爾的影殺刺客那也是自找死路

所以在實力上陳凱那絕對是比不過背後那個卓爾精靈,但是光是那一嚇就足以讓陳凱逃得性命了手中的巨劍幾乎是在聽到動靜的一瞬間就呼嘯著朝著背後輪圓著劈出,鬥氣在陳凱的手臂里瘋狂的涌動,幾乎要撐爆他的血管了但是鬥氣並沒有在巨劍上形成任何的鬥氣光明,而是隱匿著準備在命中目標的一瞬間爆發出來這就是陳凱使用的死亡一斬,而那個卓爾精靈在被陳凱唬了一下以後感到非常的憤怒,因此沒有躲避陳凱的攻擊而是選擇用匕首擋住巨劍最小說百度搜索「小說」

不要以為他擋不住,九階的卓爾精靈影殺者力量極其恐怖,基本上不在沒有使用力量爆發的陳凱之下哪怕是上百公斤的巨劍一樣可以揮舞起來,只不過卓爾精靈這種纖細的體型明顯不合適使用這種大型武器同時作為一個刺客,扛著一柄巨劍刺殺那絕對是找死的行為雖然如此但是這個卓爾精靈的刺客卻非常相信自己可以擋住對方的攻擊,然後順手把匕首捅進陳凱的肚子里

只不過他不知道陳凱這個半巨人血脈的特殊技能力量爆發讓他的力量可以瞬間增加一倍,再加上死亡一斬的殺傷力因此當巨劍和那柄匕首撞擊在一起的一瞬間,陳凱笑瞭然后那個卓爾精靈的臉色則變了因為他感到一股可怕的力量從兩柄武器碰撞的地方傳遞過來,同時還有一道鬥氣斬瞬間從陳凱巨劍的劍刃上爆發出來

但是就當陳凱以為會一擊把對方劈死的時候,呼嘯而出的鬥氣斬卻沒有命中目標因為那個卓爾精靈在陳凱眼皮子底下驟然消失了,失去目標的巨劍和鬥氣斬直接劈在了陳凱站立的屋頂上,把整個屋頂劈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縫

「竟然沒中?」望著不斷崩裂的屋頂,陳凱的臉色異常的難看雖然死亡一斬成功激發鬥氣也得到而來部分返還,但是最終的結果並沒有如同陳凱預想中的那樣在他的眼前沒有一絲鮮血,有的僅僅是黑漆漆的夜色而已

「貌似中了,但是傷害不高」一直關注戰鬥記錄的費雲說道,在他的戰鬥記錄里閃過了一剎那紅色的傷害顯示因為戰鬥記錄閃的太多太快,他根本來不及關注就失去了那一道傷害值的訊息最為重要的是這一次造成的傷害並沒有在目標的頭頂上冒出來也許是因為卓爾精靈的隱匿天賦太過驚人的緣故,系統為了強化這種隱匿的力量掩飾了他們隱身狀態下的傷害顯示…,

「肯定中了」蘇星河用非常肯定的語氣說道,因為在那一瞬間他看到了一絲鮮血在空中濺射出來,但是當他轉頭去查看那一絲鮮血的主人時卻發現對方已經隱沒入黑暗當中了「不過中了也沒用,現在根本不知道他在哪裡該死,這幫傢伙實在太可怕了」趙鐵柱用力握著自己的盾牌,他死死的守在許飛身邊因為所有人當中許飛的防禦力是最為脆弱的也許那些卓爾精靈只要匕首一劃拉,許飛的腦袋就會飛起來

「那頭牛可真強,竟然一斧子把一個卓爾精靈直接劈成了肉泥不過那傢伙為什麼在劈出那一下就喘成那樣?」費雲看著房屋下方不遠處那頭非主流的牛頭人酋長在用衝擊波把一個卓爾精靈逼迫出來以後直接跟著就劈出了一記戰斧巨大的戰斧在劈出之前還距離目標起碼三四米,但是當費雲的眼睛眨了一下以後卻發現戰斧已經把卓爾精靈連人帶武器直接劈碎在地上了

「廢話那傢伙肯定用的是高等級的戰技,我用了死亡一斬還不是只能站在這裡只喘氣」陳凱雖然嘴巴上這樣說著,但是他卻不敢露出任何疲憊的狀態,相反他心裡加清楚那頭牛絕對不會因為劈出這麼一次戰斧就氣喘噓噓彷彿耕地快要累死的牛一樣這樣的狀態只能說是對方在示弱,阿爾諾?銅環別看平時傻乎乎的但是一旦關係到自己姐姐生命的時候戰鬥直覺卻異常的發達他要用自己的戰斧殺死所有可以威脅到自己姐姐的敵人,這不得不說擁有戀姐情節的牛頭人非常的恐怖雖然他這種示弱的方式很傻,但無疑挺管用的,因為有好幾個卓爾精靈上當了

這些卓爾精靈雖然都是獨行者但是當自己族人掉時卻會變得極其憤怒所以看到阿爾諾?銅環氣喘吁吁的樣子他們自然也就把他當做的首要攻擊目標一邊隱藏著身子,一邊朝著對方發出致命的一擊

但是當他們武器即將刺到阿爾諾的身體時原本拄著戰斧喘氣的牛頭人忽然支起身子彷彿是發瘋一樣揮舞著戰斧凌空一揮隨後所有人都看到三個帶著愕然表情的卓爾精靈腦袋騰空而起,那一雙獃滯的雙眸中帶著不可置信的目光,同時也有一絲明悟的感覺如果這三個卓爾精靈還有氣息的話一定會指著阿爾諾的鼻子破口大罵,說他耍詐可是阿爾諾此刻臉上的表情要比這些死掉的卓爾精靈還要驚愕,彷彿他這一次揮舞戰斧僅僅是即興舞動並不是有意一樣

「奧斯卡級的影帝啊」費雲縮在角落裡看著那頭非主流牛的表演嘴巴獃獃的說不出話來,實際上如果不是系統數據上友方目標一些生命值體力值可以隱約看到,費雲根本就看不出阿爾諾的表現是在表演無論是那粗粗的喘息,還是那殺死三個卓爾精靈以後臉上的表情都堪稱影帝級別的表現簡直就和真的一樣

「何止是奧斯卡級,估計那些影帝過來也只能給他舔牛蹄」蘇星河看著再次露出喘氣表情的阿爾諾?銅環露出非常詭異的表情,實際上如果不是玩家可以通過系統觀察友方目標的狀態估計玩家們有何會被阿爾諾?銅環的表演給騙過去

「別看別人了小心周圍,不要把自己的經驗給丟在這裡了盡量靠近那些矮人」陳凱輕輕的揮舞了一下巨劍,呼嘯的劍刃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但在半路又會詭異的轉折一下彷彿在劈砍虛空中某個正在躲避的敵人陳凱沒有看破隱身的眼睛,星辰之眼雖然可以辨識出周圍帶有敵意的生物,但是當那些卓爾精靈在沒有刺出武器殺死目標之前他們身上都沒有任何代表著紅色敵意目標的光芒顯示即便是有也是一閃而逝,如果陳凱擁有真實之眼這樣釋放在眼睛上的神術估計就可以看到那些隱藏的敵人了但是陳凱沒有,面對卓爾精靈星辰之眼根本就是一台馬後炮級別的照相機…,

不過無論是不是馬後炮級別的照相機,擁有星辰之眼的陳凱起碼可以在攻擊臨身的那一刻發現敵人但那僅限於那些影殺者而已,如果目標變成真正的殺神級別的殺手,那麼即便陳凱的腦袋被人割去了他也看不到敵對目標的顯示隨著玩家在遊戲中不斷的深入挖掘,他們就會發現很多系統技能都不見得可以做到百分百的有效哪怕最資深的冒險者也不敢說自己可以憑藉自己的能力在大陸上所有的地區安全通行哪怕是傳奇級別的**師在某些地方也會遇到危險甚至來不及逃走隕落神明也會在探索世界的過程中發生意外死去或者沉睡,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刻命運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在這些襲擊玩家的卓爾精靈中有沒有殺神級別的刺殺者?絕對有,同時這個暗殺者也找到了自己的目標,那就是揉著自己的身體看起來還沒做好戰鬥準備的瑟拉姆?白銀所有人都沒有發現一個握著一柄細劍的卓爾精靈以極強優雅的姿態在玩家當中穿行著,每一個他碰觸到的玩家都會在一陣如同蚊叮一樣的疼痛中發現自己的生命值高的消失當他們不斷的往嘴巴里倒著藥水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心口不斷的冒出鮮血,因為他們的心臟已經被刺破了這種傷勢根本無法被治癒,玩家只能眼看著自己慢慢因為流乾鮮血死去

無論玩家如何觀察都無法看到從自己身邊穿行而過的那個敵人,同時陳凱的星辰之眼亦或者其他可以看到帶有敵意或者邪惡生物的神術也無法觀察到對方這就是殺神級別的暗殺者的實力絕對隱藏自己的氣息,彷彿是一個幽靈一樣哪怕是出現也僅僅是為了收割生命並且不發出一絲聲息

當這柄細劍最終要落到看似沒有一點防備的瑟拉姆的身上時,原本坐在地上的矮人忽然站了起來用戰錘狠狠的朝著背後砸了下去巨大的撞擊聲和岩石碎裂的聲音震撼了整個村子,差點沒讓陳凱從屋頂上摔下去

「艾斯?洛辛,你這隻長耳朵的驢當你走進的那一刻我就聞到你身上散發出的腐屍味了~想偷襲我,下輩子」瑟拉姆用極其囂張的話語朝著襲擊者說著,但是他下手卻一點都不含糊,直接用自己最強大的姿態和力量朝著對方招呼過去

「瑟拉姆?白銀你這個該下地獄的矮子這一次你死定了」被瑟拉姆稱為艾斯?洛辛的卓爾精靈強者用極其沙啞的聲音說著,但是他的身體卻變得非常的飄忽躲避著矮人的攻擊

「讓我下地獄艾斯?洛辛你這個連自己真正聲音都不敢使用的膽小鬼可憐蟲有什麼資格讓我下地獄用你手裡那根纖細的牙籤嗎?」白銀矮人大聲的咆哮著手中的戰錘在下一刻綻放出濃烈無比的鬥氣光芒然後重重的轟在地上

「雷霆一擊」這是矮人最為得意的攻擊,不一定要直接轟在目標身上光是攻擊產生的雷鳴閃電就可以對目標造成一定的傷害只不過大部分矮人都只能產生一點點纖細的電光只有純血脈的白銀矮人才可以激發這個技能真正的威力,肆意的電流可一點都不比許飛他們使用的奧術閃電這樣的法術技能威力差多少


但是這些肆意的電流卻沒有一道命中卓爾精靈的身體,相反周圍的玩家卻有不少被波及,然後在麻痹中痛苦的在地上打滾…,

「會不會下地獄不由你做決定瑟拉姆,我會在你銀白色腦袋上用這柄你認為的牙籤鑽一個洞,讓你看到自己的腦漿流出來的樣子,如同你那些死去的黑皮矮子同族一樣」沙啞的聲音再度響起,但是到最後這個嗓音忽然變得極其的尖細如同瑟拉姆所說的那樣這個卓爾精靈聲音一直都在變化沒有一個是屬於他自己真正的聲音或許他早已忘記自己真正的嗓門是何種樣子了

「那你就來艾斯?洛辛?扎瓦拉吉讓我看看你是如何在我腦門上鑽孔,讓我看看究竟是我在這裡死去,還是我踩著你的屍體把你的那些長耳朵的同族一個個殺死」瑟拉姆?白銀被對方的話語徹底激怒,伴隨著一聲巨大的咆哮洶洶燃燒的鬥氣從他身上完全的奔湧出來,在這一刻瑟拉姆完全展示了一個高等封號聖戰士的力量作為一個白銀矮人,他擁有比普通人類戰士加雄厚的鬥氣和力量當他徹底放開戰鬥的時候戰鬥力堪比一個低等的沒有領悟領域力量的傳奇

「那我就來將你的腦袋摘下了瑟拉姆?白銀?穆拉丁,白銀銅須矮人王的直系血脈,讓我看看你究竟繼承了那位偉大白銀矮人王多少力量」被瑟拉姆叫出全名的卓爾精靈再次改變了聲音,但是這一次他的聲音非常的清冽卻充滿了冰冷的氣息

「足可以徹底殺死你的力量卓爾精靈的王子」伴隨著瑟拉姆的咆哮,他手中的戰錘狠狠的砸向對方,呼嘯而出的鬥氣在空中發出陣陣爆鳴,擴散的鬥氣力量把周圍的玩家直接吹的砸飛出去


「我去這簡直就是非人的戰鬥力量啊」陳凱看著兩個戰鬥力極其恐怖的存在正面戰鬥場面,不過他加驚愕的是對方的身份無論是瑟拉姆最後一個姓氏,還是那個卓爾精靈的身份都足以讓人感到驚愕和狗血穆拉丁這個姓哪怕在地面矮人中也是極其尊貴的王族姓氏可以說擁有這個姓氏的矮人大體上都擁有地面矮人諸王之王的繼承權,而血脈純正的白銀之子是擁有最高的繼承權至於那個卓爾精靈的身份,雖然陳凱不知道這個王子水分究竟有多大,但看對方的戰鬥力就知道對方絕對是一個和瑟拉姆一般無二的兇殘存在

「地球太危險了頭兒,我們還是回火星去」望著那些因為雙方戰鬥而被絞成碎片的玩家屍體,費雲忍不住縮了縮脖子哪怕是在近百米之外,雙方戰鬥產生的衝擊力依舊可以清晰的被感受到,那些從臉龐邊上衝過的氣勁裹挾著岩石粉末不斷的撞擊在陳凱的盔甲上發出啪啪的聲音

「火星加危險」陳凱朝著費雲說了一句,然後直接扛起巨劍跑到老矮人米瑟拉的身邊現在也就老矮人身邊最為安全一些不過他還沒靠近老矮人就看到空氣中一陣漣漓閃過一個卓爾精靈忽然出現在他面前,對方的胸口有著一道血痕顯然是不久前差點被陳凱一劍劈成兩截的那個但是對方現在是來報仇的,而且抓住了陳凱身體移動的時候,可以說陳凱是主動朝著對方匕首上撞過去的,心口正對著那柄舉起的武器

「該死~」無論是陳凱自己還是身邊的人都獃獃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陳凱的心口會在一秒鐘以後多出一個大洞,這個洞口會一直的流血直到陳凱的生命值歸零為止面對這種情況沒有人可以阻止,因為哪怕陳凱現在想要後退也來不及了,對方正推著匕首朝著他心口捅過來,同時也抓住了陳凱邁步上前的一剎那

未完待續 當陳凱距離那柄只有不到三厘米的時候,陳凱的臉色極其的難看,他儘力的讓自己的身體出現顫動歪斜想要躲開那柄,但是對方卻如影隨形的把朝著他的心口刺了過來鋒利無比的在陳凱身上散發的鬥氣光芒照耀下閃著幽藍色的劇毒光芒,只要被捅到哪怕陳凱沒有被洞穿心臟也會被上面附加的毒素給毒死

陳凱可不認為這個卓爾精靈會使用低等級的毒藥附加在上,實際上玩家盜賊最強大的殺傷能力不是手中的,而是他們調製的毒藥但是能夠擦拭到武器喂毒的毒藥很少,但是每一種都是可以在短時間要了玩家命的劇毒最小說百度搜索「小說」

不過在遊戲里盜賊能夠獲得毒藥的幾率很低,哪怕是毒蛇身上的毒腺也不見得可以提取到足夠殺死一個五階職業者的毒素畢竟遊戲中職業者的身體抗性非常高,哪怕是玩家的身體屬性也可以輕鬆的抵抗普通蝮蛇的毒素

但是毒素畢竟是遊戲中為數極少的可以造成極大殺傷力的東西,玩家在低等級的時候最為犀利的練級物品就是毒藥了對付低級的犬獸,只要用普通的鐵劍擦上一些蝰蛇的毒液就可以殺死對方但想到這個辦法的人並不多,實際上直到後期玩家都四五十級了一些人才想到用毒蛇的毒液來煉製毒藥毒殺怪物練級但是那個時候玩家遭遇到的怪物都具備了極強的抗毒性,普通毒蛇的毒液根本無法殺死目標,而高等級的毒素價格極其昂貴獲得以後拿去賣遠比用來練級加划算最小說百度搜索「小說」

可是眼前這位卓爾精靈絕對不是缺錢的主,實際上每一個卓爾精靈影殺者都是用毒的高手,雖然他們加喜歡直接用或者彎刀割下敵人的腦袋,但並不意味著他們就不願意用沾著毒素的刀劍殺死敵人真正的殺手戰鬥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目標死亡而已,至於怎麼死那就有無數的辦法這個卓爾精靈手中的沾著劇毒,因為他覺得陳凱的體型太過龐大,擔心刺穿心臟無法殺死目標實際上他最為擔心的是無法貫穿陳凱的心臟而已所以才用這種卑劣的辦法

但他哪裡知道陳凱的身體只是玩家的身體而已,只要遭到致命的重擊那就會損失大量的生命值,一旦生命值歸零哪怕陳凱身體里的血還在流淌他一樣死翹翹

對於敵人的攻擊陳凱臉上閃動著驚慌,畢竟他可不想死在有毒的下面,被毒死的領主算是比較丟臉的那類了可惜無論陳凱如何躲閃,對方的依然還是奔著他的身體而來而且越來越近幾乎已經沾到陳凱身上那件殘破的盔甲了

「去你的黑皮長耳朵垃圾」在陳凱感到自己要掛掉的那一刻,一個蒼老的聲音忽然想起,老矮人米瑟拉用手中的戰錘直接砸在那個卓爾精靈的後腦勺巨大的力量直接掀掉了對方的天靈蓋,跳起來進行攻擊的老矮人以根本不像是老年人的敏捷一腳把失去半個腦袋的卓爾精靈踹飛了出去看著自己胸口盔甲上的金屬凹陷和划痕,以及不遠處的卓爾精靈屍體陳凱懸著的心在高蹦跳了近三十秒以後才堪堪放下不過他來不及感謝老矮人,對方背後就冒出了兩個卓爾精靈刺客,一左一右朝著老矮人的脖子刺了過去

「小心」陳凱他們幾個人剛想朝老矮人發出警報,但是卻看到老矮人在半空中的身體極快的轉動,手中的戰錘直接往後一甩伴隨著鐺鐺兩聲輕響就把刺過來的給打飛了出去…,

「這傢伙看著一點都不像是六百歲的老人家」費雲看著老矮人在半空中那矯捷的表現呆了一下,因為老矮人米瑟拉身形極其的矯捷,在身體落地以後就彷彿是一隻兔子一樣直接竄了出去

落地以後的老矮人並沒有逃跑,而是直奔兩個被打飛武器的卓爾精靈衝去但是他剛起步沒有多久就看到那兩個卓爾精靈已經消失在夜色當中卓爾精靈快隱藏身形的種族天賦讓他們逃命的本領非常的強悍哪怕是在危機的環境,只要周圍有黑暗的地方就可以讓他們輕鬆的躲藏

不過這兩個卓爾精靈在老矮人面前使用影身那絕對是找死,雖然米瑟拉身體已經衰老了,但是和卓爾精靈鬥爭了數百年那對付影殺者的經驗可是極其的豐富直接抽出背後插著的迴旋戰斧甩手就扔了出去,並且非常明確的朝著一個方向戰斧在空中劃過了一道弧線以後以極其詭異的角度飛旋迴來,然後半空中擦過某個身影的脖子飆出一片血花

「這幫長耳朵的笨蛋,幾百年了還沒改掉這個習慣」米瑟拉伸手往外一抓那柄沾著血跡的飛斧就回到了他的手裡,而半空中那飛濺鮮血的地方一個捂著脖子的卓爾精靈正痛苦的從陰影中倒伏下來在地上抽搐了足足半分鐘以後這個可憐的卓爾精靈才完全死去老矮人手中的飛斧可不是一個金幣一柄的大路貨,那是他自己親手製作的高等級精良級別的飛斧,斧刃上有著大小不一的刃口組成了一道歪曲不平的切口當飛斧在空中旋轉的時候這些切口會形成一片切割場,一旦命中目標就會造成極大的開放性創口傷害

不過哪怕幹掉了一個卓爾精靈老矮人也沒有放鬆,因為剛才襲擊他的可是有兩個,現在只死了一個另外一個肯定縮在陰暗的角落裡等待著復仇只是老矮人可不是獨自一人,那些黑矮人士兵可不會看著自己的長老被人襲擊結果那個縮在陰影中的卓爾精靈瞬間就體會到了襲擊一個矮人長老的悲催代價,在瞬間十幾道雷霆之錘的電光就籠罩了他躲藏的地區,交織的電光在瞬間把這個可憐的卓爾精靈電的麻痹雖然卓爾精靈在和黑矮人戰鬥的數百年時間裡早已經知道了矮人的襲擊套路,但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躲開就是另外一回事哪怕穿著皮甲也不能保證身上的金屬部件不會被雷霆之錘的力量給震顫到,為重要的是十幾個矮人精英戰士可不是他一個卓爾精靈就可以對付的

當這個悲催的卓爾精靈出現的一剎那,十幾個飛斧就瞬間臨身了雖然這些飛斧都不是老矮人背後插著那兩柄一樣的藍色裝備,但也都是極其優秀的綠色武器十幾柄鋒利無比的飛斧落在身上,別說是一個穿著皮甲的卓爾精靈了,腦是穿著盔甲的重裝戰士也會被劈成肉泥矮人恐怖的力量讓飛斧蘊含的殺傷力也變得極其恐怖,最為重要的是矮人的精工製造在飛斧上附加著破甲效果傷害能力極其驚人

倒伏在地的卓爾精靈屍體極其慘烈,但是說到慘不忍睹那絕對是被阿爾諾這頭蠻牛幹掉的那些影帝級別的非主流牛頭人已經擊殺了至少十三個卓爾精靈,現在那些卓爾精靈已經完全瘋狂了面對這個殺死自己同族的劊子手這些卓爾精靈雙眼發紅的發動著進攻,但是結局就是在地上增加幾具的屍體而已只可惜哪怕卓爾精靈們已經憤怒到兩眼發紅的地步,他們也沒有直接出現在玩家的視野里在所有玩家眼裡敵人依舊是未知的,大量玩家在毫無防備或者是膽戰心驚的防備中被人切開了氣管或者刺穿了心臟一個個玩家的死亡讓距離較近的玩家開始變得混亂一些人胡亂的往身邊釋放者範圍技能,希望把影身的敵人逼迫出來但是這種釋放不但沒有傷害到那些卓爾精靈,反倒讓血色十字軍的村莊建築出現了損傷幸好在戰鬥開始之前,血色十字軍的會長陳冰劍已經把所有原住民村民都集中到村子中央城堡下的地窖里躲藏了起來不然現在被誤傷的村民絕對會非常多,當然財產損失什麼的肯定是無法避免了…,

到處亂砸範圍技能的玩家最終演變成相互誤傷在極其混亂的狀態下當那些照明的火把被熄滅,照明水晶消失以後混亂就變成了唯一的主旋律此時此刻哪怕是陳凱也只能縮在老矮人邊上和那些牛頭人一起勉強自保,大部分還有秩序的玩家也只能相互靠近,縮小之間的距離來保證自己不會被襲擊,而周圍黑夜中傳來的慘叫則讓人神經不斷的緊張

至於白銀矮人瑟拉姆和卓爾精靈王子艾斯?洛辛他們兩個怪物的戰鬥早已經不是陳凱他們能夠參與的了,兩個恐怖生物之間的鬥爭已經毀掉了五分之一的血色村寨了現在他們直接撞開了村子的圍牆,進入村子外面的地域進行著戰鬥,巨大的鬥氣衝擊不斷的破壞著外面的植被和糧食金黃色的麥穗直接被鬥氣攪成混著草葉的麥粉當然是不能吃的那種可以說被選中成為戰場的血色村這一次損失慘重哪怕這一晚上村子還繼續存在,估計也要元氣大傷很長一段時間了

對於這種情況那些玩家會長們雖然有點過意不去,尤其是因為自己釋放法術造成村莊破壞的那些玩家的公會會長們臉色是難看因為這些破壞友方房屋建築的行為,最終都要他們這些大佬賠償的,除非他們承認這是入侵領地的行為那麼就不用賠償了,但是會面對高一級領主的處罰整個胡戈第沒有大領主因此最終處罰他們的只會是漢斯庭皇室也就是皇帝陛下

但是聽著夜色中那些不斷慘叫和怒吼的玩家,沒有人會去要制止他們也無法制止他們由於極其擬真的環境玩家的心理情緒完全是以最真實的狀態表現著這種歇斯底里的混亂根本不可能被制止,如果強行制止搞不好陳凱他們也會被襲擊

「現在怎麼辦?」鐵騎會的會在風步雲和黃道同盟的會長齊少煌都縮在陳凱身邊並不是只有陳凱他們才發現老矮人身邊比較安全的事情,只要參加過不久之前對付邪獸人戰鬥的玩家都知道這一點

「還能怎麼辦?扛到天亮那些卓爾精靈害怕陽光,天亮以後就會散去」陳凱睜著眼睛看著周圍,然後用手擦了擦胸口的划痕當然上面沾著的毒素被他清理了,陳凱可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被毒死

「什麼?等天亮,那至少還要八個小時」說話的是黃道同盟的會長齊少煌,他的話語讓幾個人臉色變得很難看,現在僅僅過了不到半小時玩家們就要被殺的歇斯底里瘋掉了八小時以後,能夠活著喘氣的玩家估計就沒剩下幾個了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齊少煌」風步雲朝著身邊挨近的惡領吼了一句,不過很快他就吼不出來了,因為他看到一個銀白色的矮人被人打飛了進來瑟拉姆?白銀身體從半空中落下直接撞進了邊上的民房裡,巨大的撞擊力瞬間摧毀了那座房屋當陳凱他們以為瑟拉姆至少要半天才會出來的時候,倒塌的房屋瞬間被掀飛起來四濺的瓦礫不斷的落下讓人躲避不及

「塞納魯你這頭雜毛牛,有種你單挑」白銀矮人的話語讓陳凱的臉色驟然一變,因為按照他從老矮人嘴裡了解到的地底種族的情況,那個叫做塞納魯的傢伙是地底黑牛頭人一族的族長當然這個族長現在看來應該僅僅是為歸化的黑牛頭人一族也就是所謂的食人牛頭人部族了但是無論怎麼樣,那個牛頭人實力都非常的強大,起碼也是站在聖域的領主角…,

「我勒個去竟然又跑來一個敵人,這叫什麼事啊看來今天你的村子是保不住了」費雲對著身邊血色十字軍的會長說道,陳凱的本家陳冰劍臉色非常的難看因為他很清楚按照這種情況來看整個村子基本上很難保住能夠把聖階的矮人打飛,那本身實力也肯定是聖階,那麼再加上瑟拉姆的話也就是三個聖階了三個聖階在一個兩千人的村子里戰鬥會造成何種結果,大體上就是整個村子直接被轟成廢墟的結局

同時這個塞納魯的牛頭人可不是單槍匹馬的,他背後跟著一票戰鬥力極其彪悍的牛頭人土著別看他們基本上等同於非洲食人族,但是戰鬥力卻一點都不差,哪怕用的武器還是石器時代可戰鬥力卻已經是牛頭人當中的頂端了

上千穿著皮甲的黑牛頭人戰士衝進村子,在這些黑牛人的背後是臉上帶著一道傷口的卓爾精靈王子艾斯?洛辛最後才是一蹄子把瑟拉姆踹飛的牛頭人族長塞納魯?雜毛

如果說阿爾諾? 武道至尊 ?雜毛之所以被人叫做老雜毛,可不僅僅是因為他是雜毛部族的酋長,加不是因為他是族長主要原因是因為他那一頭極其犀利的頭髮,當然在陳凱他們看來這位牛頭人族長賣相絕對要比阿爾諾?銅環好多了在他們看來,這位塞納魯無論從賣相還是行走姿態都帶著極其犀利的姿態和氣質,光是站在那裡就有一種名為犀利哥的風采 千萬不要在裝修的時候不帶口罩,灰塵會讓你痛苦不已,尤其是當你本身嗓子不好容易咳嗽的時候k本人不幸悲劇,現在整個肺都要咳出來了,悲催

抱歉這段時間可能會時斷時續的對不起大家了

面對阿爾諾?銅環狂暴的攻擊,哪怕是牛頭人一族的族長也不見得會輕鬆多少實際上暴怒的阿爾諾?銅環戰鬥力比瑟拉姆加恐怖,雖然他並不是封號級別的聖域強者,但實際爆發后的戰鬥力讓人恐懼怒吼的阿爾諾? 甜心蜜愛:霸道總裁貼上身 「小說」

哪怕是站在邊上,陳凱都感覺自己的脖子一陣陣的發涼,身體忍不住想要後退躲避那恐怖攻擊產生的衝擊力至於站在中間的塞納魯?雜毛身上髒兮兮的幾乎結塊的毛髮都在巨大的罡風吹拂下開始抖動,散發出惡臭的味道

雖然攻擊還沒有命中目標,所有人都覺得這樣的攻擊正面命中以後很難有人能夠活下來至於瑟拉姆?白銀則是抓起自己的戰錘繼續朝著艾斯?洛辛這個卓爾精靈衝去,兩個人那沒有完結的戰鬥再一次開啟幾乎是在阿爾諾的戰斧落下的那一刻,另一個巨大的撞擊聲以及伴隨著的衝擊力就轟在了陳凱他們身上最小說百度搜索「小說」

在這樣的衝擊下別說玩家無法站穩腳跟,哪怕是那些地盤非常穩固的黑矮人戰士們也無法站穩,至於隱身的那些卓爾精靈也在衝擊力的作用下顯現出身體一個個浮現在距離玩家不遠的地方,只不過現在陳凱他們沒有時間去理會這些卓爾精靈影殺者,因為他們都如同風中搖擺的柳絮一般隨風蕩漾著

對於陳凱來說站得高絕對看的遠,但同時龐大的體型也註定了他最容易承受衝擊力,因為面積大受力的面積自然也就多了巨大的衝擊力吹的陳凱睜不開眼,同時身體忍不住向後倒退著,最慘的還是因為四濺的石子陳凱的生命值不時的受到威脅哪怕沒次擊中最多也就一兩點的損失,但累加起來也極其可觀身體防禦力非常高的陳凱尚且如此那些防禦力較低的玩家也就加慘了,最慘的還是靠的最近的那部分玩家,瑟拉姆和阿爾諾的攻擊沒有殺死目標產生的衝擊力卻差點把這些玩家給搞嗝屁了幾個本身因為混亂相互攻擊受傷的玩家在這樣的衝擊之下是傷上加傷如果不是承受的衝擊力不大,估計當場就死了

雙方的戰鬥可不只有那麼一回合,當第二波衝擊波到達的時候,哪怕陳凱也要開始轉身跑路了那些受傷沒有辦法逃跑的玩家只能看著自己的身體被恐怖的鬥氣碾碎巨大的撞擊力在血色十字軍的村莊里轟出了兩個足有十米見方的巨大凹陷,無論是阿爾諾還是瑟拉姆現在是全力戰鬥,而與他們戰鬥的牛頭人族長塞納魯以及卓爾精靈王子艾斯?洛辛也是咬著牙全力攻擊

四個聖階恐怖的戰鬥力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人類聖階職業者可以相比的,他們天賦強大哪怕是在聖域當中也可以越級攻擊高一階的存在這四個變態幾乎都有對抗低等級傳奇的,因此戰鬥力一旦擴散開那造成的破壞就加的可怕面對這樣四個變態級的存在血色十字軍的會長除了自認倒霉以外實在沒有別的辦法打?別說他打不過,哪怕是胡戈第的前領主看到這四位也會直接掉頭逃走,因為這四個中的任何一個都可以碾壓一支千人裝甲步兵,而且還是瞬間碾壓的那種…,

面對這樣的情況,所有還能動彈的玩家都會選擇轉身後退然後跑路,哪怕是那些黑矮人戰士也選擇抗著老矮人一起跑路面對這種戰鬥,沒有哪個矮人會說自己能夠參與進去不過後撤不久以後,矮人和玩家們以及那些銅環部族的牛頭人就和卓爾精靈的影殺者以及跟著塞納魯的黑牛人絞殺在了一起


在胡戈第的夜晚位於整個地圖的中部地區一場發生在黑夜中的戰鬥正伴隨著陣陣轟鳴和喊殺聲展開著由於那些卓爾精靈影殺者都精通隱身能力因此玩家很難發現他們,所以大部分玩家都把怒火傾瀉到了那些跟著塞納魯來的黑牛頭人身上面對上萬玩家的怒火,這些黑牛頭人瞬間悲劇了憋了一口氣的玩家施法者幾乎在不到一分鐘內就把自身的魔力傾瀉一空,呼嘯而出的法術瞬間照亮了整個夜空風刃和閃電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片混雜著閃電的暴風空間,而火焰與冰霜相互映照又在地上交織出一片紅與藍的奏鳴曲

不過處於法術中間的那些黑牛頭人們可沒有心情欣賞大量法術爆閃產生的美麗場景因為這些場景往往意味著死亡和終結只不過這些牛頭人明顯高估了玩家施法者的法術威力,當然最為重要的是倒霉的法師們往往都是那些卓爾精靈影殺者第一襲擊目標因此轟在這些牛頭人身上的法術總量並不多同時威力也不是非常的大,但就算如此一輪法術下來躺下的牛頭人也有數十個如果是玩家們沒有被卓爾精靈襲擊的時候估計這一輪下來死掉的牛頭人數字至少在一百以上這樣的損失對銅環部族來說絕對是慘重的,但對於這個黑牛頭人一族來說卻不算什麼所以阿麗薩?銅環才會讓阿爾諾做出那樣的要求,因為銅環部族損失不起,那些黑牛頭人的指揮官面對呼嘯而至的法術卻沒有選擇後退,因為整個黑牛頭人部族損失得起

當數千玩家戰士團團的把牛頭人們包圍起來的時候,這些黑牛頭人就會感到非常的棘手要知道玩家背後站著的可不僅僅是施法者而已,還有他們這些黑牛頭人的同族,來自銅環部族的牛頭人們雖然這些牛頭人屬於同一個黑牛頭人種族,因為阿爾諾?銅環這個銅環部族的酋長那腦殘的事故,導致黑牛頭人一族毛髮都極其異常的色彩豐富哪怕是在夜色之下,由於特殊煉金染料的原因,導致這些顏料在夜晚會發出光芒自然讓玩家可以輕易的區別哪一個牛頭人是自己人

當玩家混著一幫牛頭人和另一幫牛頭人打在一起的時候,兩方牛頭人相互釋放的衝擊波都把可憐的玩家們給整到了,牛頭人雙方卻因為衝擊波相互抵消結果屁事都沒這種苦逼的情節最終導致的結果就是玩家貌似是被兩股牛頭人夾擊著在戰鬥一開始損失非常的大

肢體飛濺的屍體基本上都是玩家的,屬於牛頭人的很少當然這不能怪銅環部族的牛頭人不夠努力,而是玩家戰鬥的時候他們根本沒有顧忌對於這些牛頭人來說他們倒是配合過矮人戰鬥,沒有配合過人類玩家戰鬥過這也就導致玩家在和銅環部族的牛頭人一起戰鬥的時候,相互之間不但無法達成戰鬥力的補充,反倒因為無法相互掩護變成了戰鬥中的致命傷只不過這種致命傷最終買單的都是玩家而已在阿麗莎這個牛頭人智者的指揮下,所有的銅環牛頭人都把玩家當做擋箭牌使用在無法進行戰鬥力配合的情況下,保存自己自然成了第一選擇…,

同時對於銅環部族來說,他們只是暫時接受和陳凱他們的幫助協定而已,並不是什麼同盟關係那前一刻還是敵人的人當擋箭牌這些牛頭人可一點沒有心理負擔的,

陳凱面對這種情況也一點辦法都沒有,他唯一感到開心的是血海峰一行人距離血色村還有好幾公里的路在現在這種狀態下,等他們到達以後估計戰鬥都要結束了當然他們也可能以生力軍的姿態加入戰鬥,要知道這一次血海峰可是把關羽以及德雷克的騎兵部隊都帶上了上千裝備齊全的騎兵絕對夠這些牛頭人喝一壺的,在戰鬥最為激烈的時候殺入戰場保證可以爆了這些牛頭人的牛菊花

所以陳凱也有點糾結,是應該讓血海峰一行人加前進還是讓他們原地待命都是一個糾結的問題如果瑟拉姆和阿爾諾戰敗了,過來加人戰鬥的德雷克一行絕對是被屠殺的對象相反如果阿爾諾他們了那麼德雷克的騎兵過來也是拾人牙慧根本沒有多大的助力也許他們還可以追殺戰敗的牛頭人卻無法達成可以改變戰局的戰鬥效果

「算了,還是聽天由命」陳凱嘆了口氣繼續扛著巨劍朝著一個牛頭人小隊長砍去,他沒有讓血海峰加前進而是讓他們自己看著辦這種模糊的命令讓血海峰很糾結,不過面對這種糾結的命令血海峰還是直接傳遞給了德雷克,畢竟這支騎兵部隊的指揮官不是他而是德雷克

德雷克聽到這個命令也沒有太好的主意,他看著遠方傳來的巨大轟鳴聲所在的位置清楚陳凱下達這個命令的原因當有聖階強者參與戰鬥的時候,士兵能夠對戰局產生的作用其實並不大在一個以為最終規則的高端戰鬥力才是決定一場戰鬥最終結局的除非德雷克手頭的騎兵數量過五萬,這樣才有正面對抗四個聖域的實力

對於陳凱來說無論德雷克做出什麼樣的決定他都會支持無條件信任一個人並不容易,尤其是對玩家來說無條件的信任一個原住民加不容易如果說在遊戲開始初期,玩家還會無條件的相信那些原住民的話,隨著玩家對遊戲中原住民的深入了解發現他們和自己差不多擁有思想的時候,就會變得非常的警惕因為對玩家來說他們最初認為原住民僅僅是遊戲中的一段數據而已,他們會在系統控制下顯示著絕對善良或者邪惡的性格,只要是友好的目標那就是善良的這一點在過去的純aI遊戲里是正確的,因為無論程序猿們怎麼設置策劃如何絞盡腦汁,aI終究是aI他們不可能會因為玩家的行為出現太過性格化的改變因為一點點語氣的變化出現厭煩,或者因為重複幾句話語而憤怒雖然在二十一世紀末,程序猿們可以通過複雜的程序編寫達成高級別的人機互動,甚至通過計算圖像捕捉技術達成玩家面部改變操縱遊戲中角色語氣變化引起部分Npc的性格變化的流程但這牽扯到極其複雜的工程,這樣開發一個遊戲所需要耗費的時間精力擱在二十一世紀初可以讓上百個小遊戲公司破產

在這個虛擬遊戲里或者很多玩家認為的幻想空間里,所有的原住民哪怕是最低級的昆蟲也都擁有情緒如果你用一根木棍挑動一幫螞蟻,遊戲中的螞蟻也會和現實里的螞蟻一樣出現聚集或者無視的反應所以玩家發現所有原住民都是有情緒的,他們會有貪慾會有憤怒,會因為被玩家連續問同一個問題而厭煩乃至於揮動棍棒追打玩家這在遊戲初期讓一些小白玩家痛苦不已因為他們賴以為生的問路在這個遊戲里沒市場同時也因為原住民的智力問題,導致玩家在深入遊戲以後無法完全而又徹底的信任那些原住民誰知道對方會不會因為貪慾幹掉玩家搶走他們的東西,這種事情無論是在漢斯庭還是其他地方都發生過…,

不過對於德雷克陳凱還是無條件的信任如果是那些馬賊們陳凱也許會害怕這些馬賊臨時起意搶了陳凱的城堡跑路,對於德雷克陳凱反倒非常的相信甚至有時候遠比血海峰他們這些在遊戲里認識的玩家要信任一些這一切的原因是因為德雷克那可憐可悲的父親,那位被自己的領主魔化成怪物,殺死自己妻子最終死在自己兒子面前的鐵拳雄獅閣下雖然最初陳凱不知道德雷克的家庭背景當他看到對方以後就開始不斷的收集對方的資料,因此才慢慢的從對方的背景上逐漸的掌握住德雷克這個原住民強者當然目前來說他只能算是半個囚徒,如果德雷克從陳凱的領地上逃走,那麼他十有會被其他領地通緝要知道他現在雖然在陳凱的領地上成為了騎兵團團長,但實際上在整個漢斯庭帝國內他還是胡戈第前領主的殘餘是漢斯庭帝國的叛逆

除非陳凱以後為他做擔保在獲得足夠大的功勛洗刷罪孽以後重獲得平民的身份,那麼他才可能離開陳凱的領地前往其他領主的地盤效力當然這個時間也許很短,也許會很長當他成為騎兵團團長以後,這個身份問題就不再是問題了,實際上只要他稍微清剿幾次盜賊就可以重成為平民,畢竟一個騎兵團團長想要獲得功勛實在太簡單了他如果想要獲得爵位就會很難,也許他這一輩子下來頂天也就只能成為一個騎士貴族而已

不過陳凱對德雷克無條件的信任並不是沒有報償的,至少現在德雷克不再想著離開陳凱的領地而是逐漸踏踏實實的為陳凱這個領主服務當然目前來說僅僅是因為他和陳凱有著同一個目標也就是清剿胡戈第的前領主殘餘,殺死胡戈第前領主對於陳凱來說他的目標是前者,後者如果可以做到那就做,不可以也沒辦法但對於德雷克來說后一個比前一個加重要,只是要殺死前領主那麼必須要達成前一個目標而已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獲得一支強大的軍隊那是必要的道路畢竟以陳凱或者德雷克的實力都無法獨自戰勝地下那些魔化生物別說那魔化士兵的控制著胡戈第領主了

正因為如此德雷克對於士兵的性命看的很重,雖然他知道一直軍隊想要成長不可能不經過戰鬥就成長起來直面死亡是戰士成為勇士最為直接和快的道路無謂的犧牲卻只是拿這些士兵的性命去開玩笑而已,所以在做出加快度行軍的時候德雷克的壓力是很大的他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會不會帶來慘烈的後果,搞不好當他們衝進戰場的時候,面對的不是戰鬥而是屠殺當實力恐怖的聖域強者攻擊臨身時,哪怕是一個戰士戰力達到聖域的門檻,也只有被屠殺的份也許實力強大的戰士還能稍微抵抗一下,甚至在生死存亡的關頭取得突破,但那肯定是面對低等級聖域的時候現在出現在德雷克面前的是四個可以和低等傳奇單挑的存在,這樣的存在全力一擊幾乎可以擊殺低等級的聖階,哪怕是中階聖域或者高階聖域也會受到傷害,普通的戰士是會被如同殺雞一樣的宰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