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出了校長辦公室的大樓,在衆校長的陪同下,蕭逸一行人徑直往燕大食堂而去。

2021 年 2 月 2 日

而這震撼的一幕不斷浮現在北大校園學子和老師的眼裏,“這人是誰啊?這麼牛B?讓校長和副校長陪同?中央領導都沒這殊榮吧?” “我靠,那不是剛纔暴打李大少,粗語戲納蘭的牛人嗎?”一位滿口之乎者也的學子,看到蕭逸蕭宏二人不經震驚的叫道。

“厲害啊果然是牛人,你們也不想想,沒有點能量敢打李家那個大少爺?對冰山美女放粗話?”

隨着蕭逸和衆位校長一路行來,剛纔見過蕭逸發威的學子都不斷感嘆着,而不認識蕭逸的,都不經羨慕出聲,更有些女大學生,兩眼冒着精光像看獵物一般的凝視着蕭逸。

在萬衆矚目的目光中,蕭逸等人終於來到了燕大食堂的門前。

剛來到燕大食堂門前,一堆食堂工作人員早就聽到衆多校長前來的消息,已經在門前恭迎着。

“蕭先生請進。”只看校長略微有禮的對蕭逸說道。

“校長您先請,您在對晚輩這麼客氣,晚輩可真就無地自容了!”

“呵呵”一笑,看着蕭逸謙恭的面容,燕大校長不經更是對蕭逸印象大好,“千萬別跟老朽客氣,蕭先生那咱二人一起進入吧。”說着此話,燕大校長攬着蕭逸的肩膀一起步入食堂內。

食堂內的工作人員看到這個景象,都不由暗暗咂舌,好傢伙,這是什麼人吶?這麼大的面子?

看到衆校長和蕭逸進到食堂內,食堂工作人員不敢怠慢,馬上在食堂空曠的地方加了一個大圓桌,請衆位校長和蕭逸蕭宏二人入座。

“告訴廚房,今天咱們燕大來了一位尊貴的客人,一定要把飯菜做好,千萬不能懈怠了。”坐在椅子上的燕大校長對身旁的食堂工作人員重重的囑咐道。

“是是,校長您放心,我現在就去安排。”說着此話,工作人員急速的離去。

而食堂內吃飯的上千學子看到這個畫面,頓時議論紛紛,都不經把目光瞥向蕭逸,暗暗疑惑這是什麼大人物,能讓校長和所有副校長一起陪同。

而最驚愕的還是正在餐桌前和幾個室友一起吃飯的納蘭嫣然,看着不遠處的蕭逸和衆校長說說笑笑,一抹震驚浮現在納蘭嫣然的心底。

別人不知道校長的地位,納蘭嫣然卻知道的清清楚楚,桃李滿天下的校長竟然陪同蕭逸坐在一起吃飯,如果此事讓家中長輩知道,絕對會吃驚的把下巴掉下來。

有多少人爲了攀上燕大校長的關係,挖門盜洞,無所不用其極,只因爲燕大校長的門生最不濟的都是一方市長人物,中央的很多高層更是燕大校長的關門弟子。

而現在燕大校長這個牛人,竟然略顯恭敬的陪同那個對自己無理的青年吃飯,這荒唐的一幕頓時讓納蘭嫣然感覺猶如做夢一般。

很快的飯菜就做好端了上來,蕭逸等人邊吃邊聊了起來,“蕭先生,我叫你一聲賢侄你不介意吧?”

聽到燕大校長的話語,蕭逸呵呵一笑道:“賢侄能從校長您嘴裏說出,小侄是榮幸萬分啊!”

“哈哈哈,好好,賢侄啊,這是學校,今天就沒酒了,等晚上老朽在酒店擺上一桌,好好和賢侄喝個痛快,也算是給賢侄來到燕京接風洗塵了,來來,賢侄嚐嚐這道西湖醋魚。”聽到蕭逸的話語,燕大校長不經開懷大笑道,手中更是緊忙給蕭逸夾菜。

“謝謝校長,我自己來就行,您吃您的!”看着燕大校長對自己這麼熱情,蕭逸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別叫校長了,我姓尹,你就叫聲尹老吧,這樣咱爺倆才顯的親切。”

“尹老!”

“哈哈,好好,諸位同僚,今天晚上我在京華酒店宴請我這賢侄,你們可都一定要到場啊。”聽着蕭逸嘴中的一聲“尹老”校長不經放聲大笑道。

“一定一定,晚上我們一定到。”在座的副校長們聽到校長的話語,都馬上躬聲的答應道。

滿意的點了點頭,尹老邊吃邊和蕭逸聊了起來,涉及到蕭逸救了兩輛列車旅客的性命事情卻沒有提,只是語帶雙關的和蕭逸閒聊着,這個祕密當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否則要是所有人都知道了,蕭逸一下成了公衆人物,會給蕭逸增添許多麻煩。

就這樣一個小時後,衆人也都吃的差不多了,蕭逸此時也站起身來對尹老抱拳說道:“小侄先走一步,剛來到燕京也看看一些朋友,蕭宏這小子以後全靠尹老和各位校長擔待了。”

“賢侄說的這是什麼話,蕭宏這孩子就交給我們吧,照顧不好,我這校長都不幹了,賢侄訪友儘管去就是,但晚上八點可一定要準時到京華酒店啊,老朽給你接風洗塵。”

幾位副校長聽到尹老的話語,更是不斷的點頭表示附和。

“既然這樣,小侄先走一步,蕭宏好好在這學習,別讓哥失望。”對着尹老和幾位校長抱了抱拳,蕭逸笑着對蕭宏說道。

看着蕭逸傲人的光環,蕭宏眼裏滿是崇拜的目光對蕭逸點了點頭。

說完此話,蕭逸轉身就此離去,漸漸的消失在衆位校長和食堂學子的眼中。

出了食堂大門,蕭逸快步的朝燕大校外走去,不一會蕭逸就離開了燕京大學。

看着街面繁華的景象,蕭逸從兜內掏出電話,隨之按了下玲瓏的號碼,“喂,小祖宗,我在燕京大學的門口,我在這等你。”

“哼,算你有良心,還知道辦完事給我打個電話,等着我吧。”電話另一頭傳來玲瓏嬌憨的聲音,話語中更是隱隱透漏出一絲興奮。

隨着電話的掛斷,蕭逸有些無聊的等待玲瓏的到來,看着不斷進出的燕大學子,蕭逸不經回想起自己上學的年代,而一道靚麗的身影也驀然間浮現在蕭逸的腦中。

一絲古怪的笑意浮現在蕭逸的臉上,我怎麼想起她來了?李晚晴?我還真忘不了她嗎?蕭逸有些自嘲的想到。

“蕭逸!”一到嬌憨的聲音在蕭逸身後響起,把沉浸在思緒中的蕭逸拉了回來。

“小祖宗!”轉過身來,看着玲瓏那張童顏**,蕭逸頓時有一股把對方拉入懷中狠狠蹂爛的想法。

看着蕭逸那充滿侵略性的眼神,玲瓏臉上一紅,心中卻涌現出一絲喜色,“看什麼看?沒看過我是怎麼地?”

玲瓏有些撒嬌的話語落在蕭逸的耳中,我們的蕭爺頓時再也控制不住內心的獸念,伸出手來一把攬在玲瓏的腰間,往自己懷中帶去。

隨着玲瓏悴不及防的被拉入蕭逸的懷中,玲瓏只感覺一股火熱的氣息朝自己的臉上而來。

“啊”的一聲驚叫,蕭逸的雙脣狠狠的印在了玲瓏櫻桃小嘴之上,蕭逸大膽的動作,頓時讓玲瓏有些驚慌,但隨着蕭逸親吻的加劇,玲瓏內心對蕭逸的那股愛意也噴薄而出,兩個人也慢慢的沉浸在親吻之中。

而此時一雙不甘寂寞的大手也攀上了玲瓏那碩大的山峯,只看玲瓏胸前那豐盈的碩大不斷的在蕭逸的手中變幻着形狀,一聲低微的**也從玲瓏的嘴中吐出“嗯!” “你這個臭混蛋。”一聲低罵從玲瓏的嘴中吐出,隨後整個人脫離了蕭逸的懷抱。


看着玲瓏嬌羞的模樣,蕭逸頓時有種想把對方壓在身下,狠狠的蹂爛一番的衝動,怪也只怪玲瓏長的模樣太勾人了,二十多歲的年紀,非長一副娃娃臉,而且嬌小的身體配合着胸前那兩團碩大,只要讓男人見了,都有種狠狠蹂爛對方的衝動,想着玲瓏那童顏**般的身體,在自己身下哀嚎的模樣,蕭逸頓時就有些血氣上涌。

看着蕭逸一臉猥瑣的看着自己,玲瓏又怎會不知道對方齷齪的想法,擡起腳來,玲瓏狠狠的朝蕭逸胯下踹去。

看到玲瓏的小腳向自己的第二生命踹來,直把蕭逸驚出了一身冷汗,“我擦,你瘋了。”說着此話,蕭逸急速的躲了開去。

“讓你這個混蛋意淫我,哼!”看着蕭逸躲開,玲瓏恨恨的說道。

“呵呵,呵呵!!”聽到玲瓏的話語,蕭逸老臉一紅有些尷尬的低聲嘀咕道:“誰讓你長的那麼勾人!”

“你說什麼?”一聲怒吼,玲瓏嬌憨的聲音響起。

“沒,沒說什麼,我這不一剛辦完事,我就馬上給你打電話了嘛,嘿嘿!”蕭逸舔着臉,嬉笑的對玲瓏說道。

“哼,算你識相,那現在咱們去哪?”

“暈!我說小祖宗,到你地頭來了,當然是你帶我遊覽遊覽啊”

看了看蕭逸有些無奈的神色,玲瓏噗嗤一笑,隨後說道:“走吧,今天我就盡下地主之誼。”

說着此話,玲瓏當先朝路邊一輛蘭基博尼而去,“我去,好車啊!這小祖宗看來家底不少啊!以後取回家,嫁妝錢肯定豐厚!”

聽到身後蕭逸的話語,玲瓏隨之流露出一絲喜色,板了板自己的面容,來到蘭基博尼前的玲瓏轉頭道:“還傻站着幹嘛?還不上車!”說着此話,玲瓏打開車門坐到了駕駛位置。

“等等我!”只聽一聲大叫,蕭逸飛快的向蘭基博尼奔去,來到車前打開車門,蕭逸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咱們去哪?”看了看玲瓏,蕭逸疑惑的問道。


“沒聽說過不到長城非好漢嗎?去過長城嗎?”臉上帶着笑意,玲瓏向蕭逸取笑道。

“額!!我還真沒去過!”

聽着蕭逸的話語,玲瓏呵呵一笑,隨後啓動車子往長城的位置駛去。

過了不一會,蘭基博尼載着蕭逸二人來到了長城腳下,打開車門二人走下車來。

看着蜿蜒曲折,起伏連綿的長城,一股雄偉壯麗,氣勢磅礴的氣息朝蕭逸撲面而來。

“不愧被稱爲世界七大奇蹟之一。”看着眼前的萬里長城,蕭逸發自內心的讚歎道。

“呵呵,別發呆了,走咱們上去吧。”說着此話,玲瓏拽了拽蕭逸的衣服,隨後兩人一起來到售票口處買了兩張票,踏上了這座雄偉壯觀的古老遺蹟。

走在長城上,感受着腳下的厚重,蕭逸彷彿看到了千萬古代先人,揮灑血淚鑄造長城的景象一般,萬里長城的天空在蕭逸的眼裏變得血紅一片,千萬古代先人的吶喊聲不斷在蕭逸耳邊響起,直引的蕭逸體內的血氣不斷翻涌沸騰着。

而此時隨只聽蕭逸體內“砰”的一聲,百萬枚隱藏在瀟逸體內的生命細胞轟然炸碎,炸碎開來的百萬枚細胞瞬間化成一股生命狂潮,充斥到了蕭逸的全身,蕭逸的意識更是驟然間增強了許多。

而此時蕭逸的異象也被玲瓏察覺到了,看着蕭逸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面色上更顯的有些潮紅,玲瓏頓時有些擔心的問道:“蕭逸,蕭逸你怎麼了?”

玲瓏說話的功夫蕭逸的蛻變就已經結束,聽到玲瓏關心的話語,蕭逸心中浮現出一絲溫暖,隨後有些有些親暱的揉了揉玲瓏的秀髮微笑道:“我沒事,只不過有所感悟,增加了一點實力而已。”

聽到蕭逸的話語,玲瓏也經鬆了一口氣,剛纔看到蕭逸的樣子,都讓玲瓏把心揪了起來,知道蕭逸沒事,玲瓏這才放下心來。

而此時不遠處,一隊旅遊團也來到蕭逸的身前。

“歡迎各位遊客來到這雄偉壯觀的萬里長城”。“萬里長城”,是新世界七大奇蹟之一,是從春秋戰國時期修建的。公元前三世紀秦始皇統一中國,派遣蒙怡率領三十萬大軍北逐匈奴後,把原來分段修築的長城接起來。現在,我們來到了萬里長城的角上,從遠處看它像一條長龍……。”隨着導遊的解說,旅遊團內的旅客不斷的點頭細聽着。

“八嘎,你們這些支那人,竟會說這些廢話,,老是提到以前你們國家怎麼樣的厲害,我們大倭國現在的經濟是你們的數倍,富士山那壯闊瑰麗挺白的山脈,豈是你們國家一個小小的長城能比較的,啊,想起那櫻花盛開的富士山上,我們的國家是何其地偉大。”隨着一道蹩腳的中文在旅遊團傳出,不少國人皺起了眉頭,臉上浮現出深深的憎惡。

而這個倭國人的話語正好被蕭逸二人聽到,一絲森寒的冷笑浮現在了蕭逸的臉上。

“我們國家不歡迎你這種倭寇,趕快給我們滾!”一位青年越衆而出,當先朝倭國人罵去。

“八嘎,%…&**&*&*3#¥@#@##@[email protected]##¥&*&&。”一道讓人不明所以的鳥語從這個倭國人口中吐出。

“這個倭寇說的什麼?”青年看着旅遊團的導遊,不經疑惑的問出聲。

有些爲難的看着越聚越多的衆人,導遊有些爲難的說道:“他說你侮辱了他,侮辱了大倭國的武士道精神,他要向你挑戰。”

“譁”的一聲,周圍觀光的國內外旅客不經紛紛議論起來,不知道這年輕人敢不敢接受挑戰。

而這個青年也有一股熱血,一點也沒含糊的向這個倭國人投去了一個挑釁般的眼神,伸出右手,中指衝上,年輕人對倭國人做了一個全世界人民都懂的手勢。 “巴嘎雅路。”一聲憤怒的嚎叫從倭國人的口中吐出,只看這個倭國人迅速的衝向青年,擡起手來,一掌手刀向青年劈去。

看着對方洶涌而來的攻擊,青年急速轉身橫切而過,擡起右腿狠狠的一腿抽在對方的腿上,“咔嚓”的一聲,一道明顯骨折的聲音從對方腿上傳出。

“啊”的一聲痛叫,只看這個倭國人不斷在地上哀嚎着。

青年看着對方痛苦倒地的模樣,臉上不經浮現出一絲不屑的笑容,“就這兩下子,也敢在這大放厥詞,滾回你們倭國吧。”

隨着青年話語的吐出,周圍的國人果然轟然叫好,聽到周圍國人叫好的聲音,青年抱拳向周圍人羣拱了拱手。

“八嘎!你這個廢物,我們大倭國的臉都讓你給丟盡了.”只看從旅遊團內走出兩名男子,蹩腳的華夏文從其中一人的嘴中吐出。

聽到同伴的謾罵,倒在地上的倭國人,臉上盡是羞愧的表情,“嗨!邱澤君說的是,請邱澤君和武田君出手,爲大倭國武士道挽回該有的尊嚴!”

“你這個廢物,看好我們大倭國真正的武士道!以後不要在給我們大倭國的武士們丟臉了”有些蹩腳的華夏文從其中一個倭寇的嘴中吐出,說是給地下的同伴聽,其實也是在給周圍的華夏人聽。

“哦?又來了兩個倭寇?”看着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兩位倭國人,青年不屑的說道。

“你侮辱了大倭國的武士道,今天要你付出代價。”一字一頓,顯的彆扭無比的說出此話,兩個倭寇中走出一個來到青年的身前。

“這青年用的是少林潭腿,可惜只是一些粗淺的外門功夫,而這個倭國人已經練出了一絲真氣,踏入了古武的範疇裏,這青年要輸了!”看着場中的青年和倭國人,玲瓏低聲的對身旁的蕭逸說道。

一直以來對異能和古武不太瞭解的蕭逸,聽到玲瓏說出此話,也頓時仔細凝神向場內的二人看去,只見二人在玲瓏說話的功夫就交上了手。

果然如玲瓏所說,還不到三個回合,青年就被這個倭國人狠狠的一腳踹飛了出去,顯然青年人輸了。

場中的衆人本以爲此事就此完結,但另所有人沒想到的一幕出現了,只看場中的倭國人迅速的來到青年的身旁,擡起腳來狠狠的朝對方胸骨踹去。


“咔嚓”一聲,只看青年胸前的肋骨大量的塌陷了下去,一口鮮血從青年的嘴中噴射而出,看着青年已經處於彌留的狀態,這個倭國人“哈哈”狂笑一聲說道:“我們大倭國是戰無不勝的,這就是你侮辱大倭國人的下場。”說着此話,這個倭國人用一種猖狂的目光不斷橫視四周的華夏人。

“誰在侮辱大倭國,這個人就是你們的下場。”

周圍國人聽到此話,都怒不可歇起來,但可惜,卻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跟對方對抗,連聲音都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看到這個場面,場中的三個倭國人頓時大笑出聲。

刺耳的笑聲落在周圍華夏人的耳中,頓時讓很多國人的臉上顯的通紅,更有人不經有些責怪重傷在地的青年,“沒事逞什麼英雄?都把國家的臉丟盡了。”

шωш⊙Tтkan⊙Сo

“啪”的一聲巨響傳來,只看此人剛說完此話,整個人就被一股大力抽飛了出來,蕭逸有些陰沉的身型出現在周圍觀光旅客的眼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