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凌飛羽也說出了,以前絕對說不出口的話。

2022 年 3 月 15 日

「你是一段感情,一段曾經美好的回憶,更是七世之糾葛,一世之戀人。但是,我心中還有別的東西,我的劍道,父親,拜月神教的教眾,還有頭頂熟悉的星空,腳下熟悉的大地。況且,地獄界的理念,也與我的理念不合。」

張若塵當然明白,凌飛羽是一個不甘平凡的女子,去了地獄界,怕是只能活在他的庇護之下,這不是她想要的生存方式。

凌飛羽道:「我就問你一個問題,我是不是你心中最重要的那個女子?如果你回答,是。我便捨棄現在擁有的一切,哪怕地獄界與我理念不合,哪怕再也見不到熟悉的天空和大地,也隨你去往地獄界。你能回答這個問題嗎?」

她的眼中,帶有一道期待之色。

張若塵的手掌按在石牆上,沉默了很久,終是搖了搖頭,無法說出欺騙她的話。

凌飛羽雖然知道,自己問出的,只是一個早就已經知道答案的問題,可是,還是露出黯然之色。

片刻后,她飛落到石牆上,烏黑的長發飛揚,英姿颯爽的笑道:「你現在的修為似乎很厲害,可否讓我領教一二?」

「好啊!」

一身紅衣的凌飛羽,一身白衣的張若塵,各持一劍,一前一後,飛出了聖城。

在曠野上,他們盡情的舞劍。

在月下,身形交錯,聖氣纏繞。

……

第二天清晨。

張若塵在一片紫青色的花海中醒來,看一眼睡在身旁的凌飛羽,在她凝脂一般白皙的臉上,親吻了一下。

隨後,他撿起地上凌亂的衣袍,搭在凌飛羽身上,遮擋住她雪白而又傲人的嬌軀。

凌飛羽依舊閉着雙眼,猶如夢囈一般,道:「你要走了嗎?」

「還不會,至少得等到紅塵大會之後。」張若塵在她粉嫩的耳邊,如此輕聲說道。

「若是有了孩子,該叫什麼名字?」她道。

「應該沒那麼容易吧!」

「萬一呢?」

「便叫紅塵。」

「劍帝的名字?」

「我們的孩子,為何不能是第二個劍帝?」

直到張若塵離開,凌飛羽才睜開一雙眼眸,盯了天穹很久,摸了摸平坦的小腹,浮現出一抹笑意。

……

張若塵見到了殞神島主,而且是真身。

「太師父的傷勢已經痊癒?」

張若塵不解的問道,好奇太師父為何在這個時候,以真身降臨天庭。

殞神島主笑道:「對於精神力神靈而言,已經不存在什麼肉身上的傷勢。實際上,你太師父的肉身,早就在命運神殿中被煉化殆盡。現在這具肉身,是使用曾經的肉身粒子,重新塑造出來。」

「肉身對精神力神靈而言,難道不是一種束縛?」

張若塵已經徹底消化了神木之心蘊含的知識,對神境,也有一定了解。

殞神島主道:「精神力達到一定高度,當然可以捨棄肉身。可是,沒有了肉身,將會逐漸失去人性,失去各種感知,沒有觸覺,沒有嗅覺,沒有疼痛,沒有傷心……,如果沒有了七情六俗,人還算是人嗎?」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太師父的傷勢,主要在於魂和魄?」

殞神島主點了點頭,又搖頭,道:「等你精神力達到一定高度,自然會明白。本來閉關的計劃,應該是三萬年左右,可是現在,卻不得不提前出關。」

「為什麼?」張若塵問道。

殞神島主目光幽邃,道:「宇宙中,有發生大事了!」

張若塵心中震動,能被一位太上稱為大事,這件事得大到什麼地步?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張若塵道。

「我已經感應到了一些苗頭,應該很快就會爆發,到時候,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你自然會知曉。」

似乎是覺得張若塵修為太低,殞神島主不想向他透露太多,道:「你要去參加紅塵大會嗎?」

「應該會去看看。」張若塵道。

「放心大膽的去吧,有太師父在天庭,沒有任何神靈識破得了你的身份。既然你處在千問的境界,最重要的就是要念頭通達,做事不要束手束腳。」

「有太師父這句話,若塵再無擔憂。」

張若塵忽的想到了什麼,問道:「女帝去了哪裏?」

「海石星塢!崑崙界有一位神靈,被困在那裏,得有人去將他救回。此行,對她而言,也是一場磨礪。」殞神島主道。

對女帝那樣的神境強者都是磨礪,莫非海石星塢有什麼了不得的危險?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看到薛仁兇狠的目光,牛愛麗目瞪口呆。

「你一個小小的網紅博主,拼了命的往我身邊擠,究竟想做什麼?」

「如果你想嫁入豪門,那麼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你打錯算盤了。」

「我們薛家雖然是豪門,但,不是你這種女人能染指的。」

「薛仁,你瘋了嗎?你竟然為了這個女人如此對我?」

「你忘了你昨天晚上是怎麼說的?」

「住口!」薛仁臉色一變,直接揚手給了愛麗絲一個大嘴巴,把她打蒙了。

「牛愛麗,請你自重!」

然後,他又急忙對蘇酥解釋道:「蘇酥,這都是誤會。」

「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跟這個姓牛的女人沒有任何關係。」

「是她主動請求我,讓她來參加這個酒會的。」

牛愛麗惱羞成怒,還想說什麼。這時候,從後面,又衝出來一個肥胖的中年女人。

「牛愛麗,你這個狐狸精!」

「你上學的時候就敗壞自己的上級,現在又來這裡作妖作怪!」

「你這個賤貨,老娘撕了你!」

她不容分說的衝上來,對牛愛麗又抓又撓。

牛愛麗哪裡經得住這個,尖叫聲中,四處逃竄。

「師母,您怎麼在這裡?」

看到這個女人,蘇酥也傻了。竟然是當初中醫院她那個導師的老婆。

她還記得,好像叫王鋼丹。

「蘇酥,快來幫我!」

「這個狐狸精當初不光敗壞我老公,她還陷害你,讓你丟了醫科大的實習名額。」

「今天咱們饒不了她!」

牛愛麗就像是一隻被老鷹追捕的小雞,奔逃求助。

可是目睹了這些經過,現場人們已經知道,誰是真正的綠茶了。

沒有人幫她。

王鋼丹太過生猛,她如狼似虎的衝上去,抓著牛愛麗的頭髮,將之摔在地上。

騎上去,開始撕扯她的衣服。

哈!

看著牛愛麗狼狽的樣子,現場爆發出鬨笑。

那些男人眼神異樣。

有人開始品頭論足。

女人也是捂著嘴笑。

沒想到網路上萬人迷的愛麗絲,除了臉是白的,那是因為抹了太多的粉。

身體,竟然又黑又糙。

牛愛麗羞愧的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縫鑽進去。

「我錯了!」

「求求你們,放我走好不好?」

蘇酥又是難為情,又是好笑。

她急忙紅著臉道:「師母,不要再撕了,放她走吧。」

「呸!」

「破爛玩意,以後收斂點!」王鋼丹吐了一口,這才把撕爛的衣服扔在了牛愛麗的身上。

牛愛麗抱著衣服,倉皇而逃。

身後傳來薛仁冷漠的聲音:「姓牛的,出去之後說話注意點。」

「膽敢跟我亂攀關係,壞我名聲,小心我讓你萬劫不復!」

他的眼中,有一抹陰狠一閃而逝。跟他表面上彬彬有禮的形象,完全不符。

「讓大家見笑了。」

「不過對付這種狐狸精,就得用這種手段。」

「可惜,方才忘記拍照了。如果拍了照放到網上,那才好看呢。」王鋼丹洋洋得意,順勢開始推銷。

「我老公是中醫研究導師,雖然人品不怎麼樣,但是在中醫保養方面,有祖傳的獨門秘方。」

「用鹿茸血、人蔘、黃岐等幾十味藥材,熬練而成。」

「我起了個名字,叫做金剛丸。」。 半個時辰之前,初七還不知道這裏有暗窖,她尋着女子哭聲摸到戶人家,恰好有個五大三粗的中年婦人開門,正好撞見她鬼鬼祟祟的模樣,兩眼一對,初七略心虛,笑眯眯地問:「陳大娘家嗎?」

婦人打量初七幾眼,頷首道:「在,找她何事?」

初七心裏咯噔了下,莫非自己誤打誤撞?再看看這婦人眼凶嘴利,實在不像善茬,說不定她也是在誆騙她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