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凌波城內衆人紛紛鬆了一口氣,許多人甚至歡呼雀躍,不管怎麼樣,看上去暫時安全了。

2021 年 2 月 3 日

就在剛纔那電光火石的一瞬間,青青幾乎將自己所有的妖力都傾注其中,使用出來這一招引氣術,硬生生的將那些個鬼兵給阻隔在外。

“樓主,樓主!”

所有的修者,都發出來一聲聲驚惶的聲音,駱葉轉過頭去,這些個修者還都以爲剛纔這個驚天動地的招式,是來源於他,駱葉苦澀的笑了笑,說道:“並非是我,而是守護在我面前的這名女子,她叫做青青,我喊她青姨。”

“青青大人好!”

所有修者,都虔誠的叫了這麼一句,在他們的眼中,青青拯救了所有人,是當之無愧的大人!

但當青青轉過身來的時候,所有的修者,包括駱葉,個個都呆立當場。

此時的青青,一動不動,渾身上下,有如岩石一般,生機全無,而她那細膩柔滑的臉龐,此時也已經皺紋縱橫,甚至來說,這些個皺紋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的變深下去,形成了一道道的溝壑,看的衆人觸目驚心。

她的面容在迅速的變老。

“青姨!”駱葉萬萬沒有想到,剛纔的引氣術,竟然需要青青耗費這樣恐怖的代價,他毫不猶豫,祭起一道玄光,身體驟然之間,就轉移了過去。

當他的手接觸到青青的腰肢時候,後者就如同是一座石雕,直接就倒了下來,臥在了駱葉的懷抱之中,而她那一雙仿若是能夠說話的眼睛,此時沒有了一絲神采,怔怔的看着天空,不知道是死是活。

“青姨,你怎麼樣,你這是….怎麼了!”駱葉的眼睛裏,已經氤氳了不少的淚痕,自從小蚨離開了之後,就一直是青青在他的識海之中給他魔體、神識、真氣上面的指導,雖然青青時常以挑逗駱葉爲樂趣,但是她睿智溫和,在駱葉的心中,已經逐漸有了很深的地位。

駱葉從來都沒想過,小蚨離開之後,青青竟然也會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此離開。

而這一幕,也已經被駱葉身後那些個兄弟樓的修者們給看到,他們紛紛捂着自己的嘴,眼中全都是淚水。

青青剛剛拯救了所有人,對於他們而言,在一瞬間的功夫裏面,就已經樹立起來了自己的威信!

誰都不想要看到青青就這樣離開。

“我….還好…快拿….竹筒。”青青的聲線,已經相當的微弱,她艱難的擡起眼皮,卻發現,自己根本就看不清駱葉的相貌,生硬的豎起耳朵,卻發現,根本就聽不清駱葉的聲音。


甚至,就連她的神識,也微弱不堪,幾乎崩碎!

駱葉猛然驚醒,他想起來一開始青青就是在那竹筒之中閉關的,這時候她跟自己要竹筒,定然是有自救的方法。

事不宜遲。

駱葉抓緊從儲納戒之中拿出來那小巧精緻的竹筒,還沒說話,就見青青化作了一道流光,沒入進去,現實當中,所有關於青青的氣息,都已經消失不見。

衆人大震。

“沒事,青姨只是回去閉關了,她還有自救的方法,大家不要緊張。”駱葉注意到修者們低落的情緒,抓緊安撫道,隨後擡起頭,凝重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錯過了這麼多,接下來的戰鬥,可不能再錯過什麼了。

“這巨罩,能撐三天。”駱葉壓低聲音,衆人心中都是一凜。

但是在座的都不是一般人物,雖然心中凜然,但是臉上還能夠儘可能的保持鎮定,對於他們而言,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三天的時間,是極其寶貴的喘息時機,足以讓他們恢復所有的戰鬥力。

鬼印營、劍營,還有駱葉手中的衆位高手,以及海龜飛舟上面的那浩大符陣帶,都能夠恢復到最佳的狀態!

“臨陣磨槍,不快也光!”駱葉看了一眼衆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屬於我們的戰鬥,還未完結啊!” “我明白了!”賈方轉頭看了看那天幕之中正不斷衝擊着巨罩的鬼軍,眼睛裏面閃過來一絲狠厲,點頭說道,轉身離去。

他要在三天時間之內,讓所有的戰修,都恢復到最佳的狀態之中!

而駱葉,則是拉過來阿獸與若猛。

那一套三合劍在阿獸的手中,始終都沒有離手,發出來一道道奪目的光芒,他看着駱葉道:“只要是你讓我去做的,儘管吩咐,哪怕是讓我去拼命,也無妨!”


若猛更是大大咧咧,他的身上有不少的傷痕,但是都不礙行動,對於他而言,這樣的傷害, 根本就是形同虛設:“沒錯,這點雜碎軍團,根本就不夠咱們塞牙縫的,你儘管放開手腳大幹一場就行!”

真正危急的時候,能夠給自己帶來信心和勇氣的,只有自己生死與共的真正兄弟,他低聲道:“三天的時間,我們不能夠坐以待斃,這九幽冥鬼母已經瘋癲,他想要將整個凌波城的修者都給擊潰,這個城市之中,有這麼多的修者,都有幾分戰鬥力,雖然讓他們忠誠於我們已經不太可能,但是合作的話,還是有希望的。”

阿獸與若猛兩個人若有所思。

“我們要趁着這裏面的人被九幽冥鬼母的親信給帶動起來之前,就開始拉攏人,越快越好。”駱葉道。

阿獸與若猛兩個人雖然是妖,但是他們都是聰明無比,就算是若猛這樣天真無邪的人物,也已經被駱葉給薰陶的腹黑很多,他們都明白過來,等到九幽冥鬼母的親信出動之後,這個城市裏面的修者,就要從內部攻擊他們兄弟樓的修者,那時候,不僅僅要做一些個無謂的戰鬥,也更加沒辦法拉攏人了!

兩人對視一眼,同時點頭:“好!”

說罷,兩個人都不廢話,就悄然離去。

而此時,蕭錄的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駱葉的身上,不由得暗自佩服,在其他人黯然倉皇之際,他還能夠這樣心平氣和的發佈施令,思路清晰,態度果決,沒有一絲的遲疑疑惑!

周圍的修者,都已經被駱葉的這一股鎮定給感染,原本驚慌的心態都已經沉靜了下來,不知不覺之中,就已經多了一份信心!

就連鬼風,對駱葉也不由得刮目相看,他原以爲在在這兄弟樓之中,領袖雖然是駱葉,但是真正發佈命令的人卻是賈方,畢竟後者可是一名響噹噹的戰師,但他此時才發現,駱葉在戰師方面,實際上也頗有成就,不,簡直說,他就是天生的戰師!

駱葉當然不知道這些人的心思,他心中實際上已經是焦頭爛額!

三天時間!

只有短短不過三天的時間,這九幽冥鬼母是萬年之前的恐怖仙獸,非自己的勢力所能夠抵抗,儘管自己的玄天魔體已經得到了晉升,達到了周天玄鎧的級別,但比起九天冥鬼母來,還是太渺小蒼白了一點!

這就好比是蜉蝣與大樹之間的差距,天壤雲霓!

而且,由於青青已經用出來了自己最強悍的力量,修爲受到巨大損害,根本無暇幫助自己,眼下,就只能夠自救!

三天時間,都能夠做些什麼呢?

駱葉苦苦思索,想要憑藉現在手中把持着的力量,突圍的可能性很小,或者說,基本上是沒有!

可是,若是就這樣坐以待斃,說不定到最後什麼都落不下!

一定要想出擁有的方法來!

“大人!”此時,另一方面,揚奇神色擔憂。

“嗯?”玉無敵眼神微微偏轉,有些不解的看了看揚奇。

“我們現在行進的方向,是擁有九幽冥鬼母坐鎮的凌波城,聽聞那九幽冥鬼母就是萬年之前,在西方須彌之中鎮守須彌仙山的八位仙獸之一,要是再這樣貿然前行,說不定會……”接下來,他的話戛然而止,不敢再說下去,剛纔在那凌波城裏面所發生的一切,他們這一支魔軍都能夠看的清清楚楚,對九幽冥鬼母那恐怖匹焊的實力,都產生了很大的驚駭!

玉無敵一愣,下意識回答:“八位仙獸,好像很厲害吧?”

“…..厲害的沒有天理。”揚奇汗顏說道,他知道玉無敵在魔族之中一直都心高氣傲,這一次也獨自帶軍,取得了幾場酣暢淋漓的勝利,也就更加的自負起來。

“我們要去拯救的,是魔族彌留在修者世界的皇!是高高在上的大人,不不不,應該說是皇!難道你覺得他會打不過九幽冥鬼母這種老貨色?”玉無敵不屑說道,“剛纔那能夠逆轉時間的恐怖招數你也已經注意到了,那是何等偉岸的力量啊,這行的可是逆天之舉,現在,我們尊貴的皇,所遇到的問題,只是九幽冥鬼母的勢力太強悍,他們需要幫手。”


“您的意思是,我們只需要對付那一批鬼軍就可以?”楊奇將目光垂落到了遠處天際上的鬼軍,那裏陰氣四溢,殺機洞現。

鬼軍比起魔軍來,更顯的詭譎神祕一些!

“沒錯。”玉無敵輕聲說道,瞳孔裏面,卻跳動着一團激烈的火焰。

揚奇頓時就激動起來,甚至有些着急:“大人,您一定要答應屬下,一會兒進攻的時候,您要注意好自己的….”

玉無敵冷冷的轉過臉,打斷了楊奇的話:“我會告訴他們,爲什麼他們只是鬼物。”

“哼哼,這些個修者,還死心不改,想要拉攏凌波城殘餘的修者嗎?”九幽冥鬼母看着凌波城中發生的一切,嘴角勾勒起來一個清冷的弧度,“我即將就會告訴你,這樣做,是徒勞無功!”

第一天,阿獸與若猛兩個人,的確是奔忙一天,卻無半點收成。

但阿獸是何等激靈的人物,他拜託鬼印營的修者,在整個城池之中散步無數得氤氳鬼氣,一瞬間,就營造出來了鬼軍壓城的現狀,又恰到好處的傷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人,瞬間,就將這恐慌感給製造出來。

幾乎所有人都已經相信,這九幽冥鬼母殺害了城主,背叛了整個凌波城的子民!

“這……”

第二天,駱葉看着眼前的一排排人頭,一臉呆滯。

放眼望去,密密麻麻,整個凌波城的修者,幾乎有超出一半的修者都站在他的眼前,數量嘛,十萬,二十萬?

多的數都數不清!

當數量已經突破了一定的次數,所產生的效果究竟是有的多麼的震懾人,只要看駱葉他們的神色就能夠清晰的看出來了!

“怎麼會有這麼多人?”駱葉歪着頭,驚愕的看了一眼阿獸。

後者與若猛兩個人都是笑而不語,說起來,他們用的方法,倒是有點陰損。

不過誰都知道這是真正的戰爭,是不能夠有任何的馬虎的,不管是什麼陰謀詭計,都不能夠吝嗇,因爲沒有人會對你吝嗇!

“嘿嘿,我還是告訴你吧!”若猛心中藏不住事兒,尤其是當他看着駱葉那一臉不解的神情,就更加的憋不住想要說出來,“一開始我跟阿獸比較傻,只是一味的進行拉攏,但是卻一個都沒有成功,後來就用了點小計策,讓鬼印營幫着我們玩了一出反間計,就順理成章了,其實這裏面,很大一部分原因還都是因爲你。”

“因爲我?”駱葉瞠目結舌,訥訥無語。

“是啊,兄弟你能夠從九幽冥鬼母的手中將這麼多已經死去的修者都挽救回來,大家都看在眼裏,雖然這是青青大人做的,但是在所有人的眼中,這全都是你的功勞,現在城主已經死去,最有聲望的人,就是你了,嘿嘿,反正大傢伙都相信你!”若猛拍了拍駱葉的肩膀,認真道,“兄弟,現在大傢伙的性命都交在你的手中,無論如何,也要多保住一些個人命,我相信,到那時候,他們就會對你真正的盡忠了!”

說完,若猛就緊緊的閉上了嘴巴,一臉凝重的看着眼前的修者大軍!

茫然的看着眼前這一雙雙充滿了期待的眼神,駱葉忽然就覺得自己的喉頭有些發乾,手足無措。

他之前想要讓若猛與阿獸找點人來,只不過是想着多拉攏點幫手,壯壯自己的聲勢,關鍵時候,也有更多的選擇。

雖然駱葉極力的不提倡用炮灰之類的方法,但事已至此,必須要有犧牲,他也沒有辦法。

但是現在,當駱葉看到了這片黑壓壓的人海,尤其是那一張期盼着能夠依靠自己生存下去的臉龐,不知爲何,他心中堵得慌!

怎麼會發展成了這個樣子!

駱葉一陣陣的失神。

他自知不是什麼聖人,爲人小氣,摳門,對於人命,是自己人極力護短,陌生人不予理睬,從來都沒有認爲什麼英雄、救世主與自己能夠扯上什麼聯繫,甚至,他都覺得自己有的時候,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壞人!

可是,當他看到了這樣一雙雙充滿希望而看着他的眼睛,一張張滿是灰塵和疲憊的臉,安靜如同海洋的人羣,不知爲什麼,就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一開始,駱葉鄙夷崑崙的人,認定他們將所有的普通修者當做炮灰是一件極度不人道的事情,後來在歷經了大起大幅的戰爭之後,逐漸的理解了崑崙的做法,雖然他仍舊排斥,但他已經開始選擇接受炮灰這個字眼了,在需要保全自己人的前提下,有時候,必須要沒有半點心理負擔的犧牲無關緊要的修者!

這個世道就是這樣,在戰爭的面前,誰會爲了誰而負責呢?

可是……..

駱葉的心中,卻有一種悵然感,他第一次覺得,自己肩膀上面的壓力,竟然這麼大!

他發覺,自己沒有任何的權利,去支配一個人的生死! 少林城。

時代變遷,2115年的現在,地球僅存的城市已經不多,少林城便是其中之一。但這座城市也猶如受傷的巨獸,獨自在昏黃的天空下舔着傷口。這座到處都充滿着焦臭味道的城市,之所以能夠殘存到現在,還是依仗旁邊嵩山上那羣僧人的緣故。

賢世一個人走在滿是瘡痍的街道上,身旁行人面色悲苦,行色匆匆。即便賢世穿着不倫不類也沒有人多看他一眼,甚至有些避之唯恐不及。

一頭黑色短髮,穿着淡黃色僧袍。雖然留有頭髮,但是僧袍這種東西,在現在人看來,絕對是瘟疫一樣的存在,因爲僧人們與這個世界的統治者在作對。正是因爲僧人們奮戰至今,生活在這座城市的人們才得以安逸,不用像大多數人那樣成爲天人的奴隸,可笑人們還避之不及。

賢世看着旁人的神色,不禁揉了揉鼻子,暗道你們害怕什麼呢,現在僧人們應該都已經不存在了吧。不顧別人,自顧自走進一家餐館,因爲賢世看到了這家店貼出的招聘啓事。

“夥計,你們這裏是要招收員工嗎?”賢世進店找了個服務員問道。

那服務員原本滿是熱情的臉,看到賢世僧衣的瞬間冷了下來。“我們這裏不歡迎你這樣的東西,趕緊滾吧!”服務員冷聲說道。

賢世毫不在意服務員的態度,淡然道:“這裏恐怕做主的還不是你吧?不如將你們老闆請來,我當面與他分說如何?”

服務員連連冷笑:“你是個什麼東西,我們老闆是你說見就見的?”

“或許你們老闆見到我,你就不會這般說話了。”賢世笑容依舊。

服務員不屑的瞥了眼賢世,正想說什麼,一個滿腹便便的中年人,卻是看到這邊的情況,走來問道:“小二啊,發生了什麼事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