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冷無霜的眼睛掃過一路上看到的風景,不得不承認,這水晶宮看起來確實富麗堂皇。

2021 年 1 月 3 日

不少男女侍從手上托著各式新婚賀禮走進一座大大的宮殿。冷無霜要去的地方也是那裡,因為新人的婚禮將在那裡舉行。

沿途看到的賓客不少,可奇怪的是,打扮地越花枝招展,身份看起來越高貴的女人們,相貌都出奇地醜陋。

相反,男子的五官卻與陸地上男子的相差無幾。也就是說,這裡一律是醜女變美女,醜男還是醜男。

那些被醜女們圍在中間,得到她們花痴一般笑顏的,可都是美男呢。冷無霜特意留意了下,大廳左側有處水晶柱下,一個美男身邊的醜女最多。

她們一個個朝著那美男流口水,而那個美男對其中最丑的一名女子伸出手去,狠狠調戲了一番。

看著那美男與野獸的組合,冷無霜狠狠地被震了一下。當她看清楚那美男是誰時,她更是覺得心裡有些堵著難受。

想不到,原來這裡的男人們的審美,真的跟陸地上的人不同啊。

①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連載於天書中文網,更多關於《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請關注天書中文網。

本站已開通手機()閱讀功能,敬請通過手機訪問《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最新情節!

②本站所收錄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作者:芷溪)及有關此《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評論所代表觀點,均屬作者個人行為,並不代表本站立場。

③書友如發現本《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

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謝您的支持!④《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是一本優秀,情節動人,為了讓作者:芷溪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的VIP、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

的未來,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 ?想不到,原來這裡的男人們的審美,真的跟陸地上的人不同啊。而那個美男,正是冷無霜在魔靈學院遇到過,還揚言要娶她的敖俊。

此時,那敖俊著金色的錦制魚鱗型長袍,頭上除了那兩個肉包,還戴了金色的發冠,將他的發大部分束在了裡面。

冷無霜見到他時,心裡不免有些激蕩,這是她來到龍人國后,見到的第一個熟面孔。

仔細想想,公主敖嬌,和敖俊同姓,想來,他們龍人國的皇族應該就是這個姓了。

正在冷無霜站在一旁發怔,想著兩個人是什麼關係時,那喜慶的嗩吶聲已吹了起來,鑼鼓喧天,好不熱鬧。

就在這時,站在大廳門外的禮官高叫起來:「龍王,龍後到!」冷無霜隨著大家的目光朝同一個方向看去,便見著王服的龍王和龍後手挽著手走了進來。

冷無霜仔細一看,這龍王老雖老,但那輪廓卻還是個美男,頜下鬍鬚很長。

那龍后,就跟敖嬌的長相差不多,獅鼻大嘴,臉上還不平整。怎一個丑怪了得。

冷無霜終於相信,這就是這裡的審美規律,女人是越丑越好,男人當然是越好看越好。

待那龍王龍後走到大廳中的珊瑚寶座上坐好后,在龍王的示意下,禮官又大聲道:「新郎新娘入殿——」剛才因為龍王,龍后的到來,顯得很肅靜的大廳,這會兒因為新郎新娘的到來,顯得熱鬧起來。

冷無霜也好奇,這新郎到底長什麼樣,而新娘就不用看了,她已經認識了。

隨著又一陣鼓樂齊鳴過後,兩個藍色的身影緩緩跨過大殿的門檻,朝大廳中走來。

冷無霜當時只感覺那一對新人出現時,被新郎發冠上那顆碩大的東珠給狠狠晃了下眼,竟然忘記了去看新郎長什麼樣。

只因那東珠實在太耀眼,很多人都被晃得睜不開眼來,不得不迴避。而新娘身著一襲水藍色的紗裙,裙擺長長拖在地上,那收腰的設計,和飄逸的樣式,都讓新娘的身材看起來完美無比。

不過今天的新娘,頭上還頂著一方同樣是藍色的半透明的蓋頭,不會讓人一眼看到她的長相,這倒讓冷無霜覺得,她那相貌不會太有礙觀瞻,至少她是這麼認為的。

就在這時,冷無霜被人推了一把,是那兩個公主身邊的丫環,她們對她道:「這會兒該你上了,用你的醜陋去襯托我們公主的美貌。」是啊,用她的醜陋去襯托她的美貌,她留在這裡的用途不就是這個嗎?

等公主大婚過後,她還有什麼利用價值呢?他們會把她怎麼處理呢?冷無霜很想有個答案。

但沒有等她想到那個答案,待她埋著頭去扶住那個站在新郎身邊的新娘時,不經意抬頭,便與那新郎倌打了個照面。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之下,冷無霜差點兒沒有脫口叫出對方的名字。她做夢也不會想到,在這樣一個神奇的水下世界,還能見到另一個她認識的人。

①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連載於天書中文網,更多關於《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請關注天書中文網。

本站已開通手機()閱讀功能,敬請通過手機訪問《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最新情節!

②本站所收錄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作者:芷溪)及有關此《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評論所代表觀點,均屬作者個人行為,並不代表本站立場。

③書友如發現本《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

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謝您的支持!④《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是一本優秀,情節動人,為了讓作者:芷溪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的VIP、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

的未來,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 ?一身水藍色的新郎服,頭髮卻是如火一般的艷紅,束著金冠,冠上的那顆東珠碩大無比,光芒耀眼。

炎烈!他不該是在天慶國當太子嗎?他為什麼會在這裡給龍王的女兒當新郎。

可這婚禮的新郎又確確實實是他。他的手上拽著水藍色的綢帶,另一頭牽著的,正是頂著藍色半透明蓋頭的龍人國公主。

大廳內一片喜氣洋洋,所有人都欣喜地看著這對新人。冷無霜吃驚地看著新郎炎烈,他難得沒有穿那一身火紅色的錦袍,而是換上了水藍色的新郎服。

之所以能判斷他是炎烈,只因為那頭火紅色的發,和那黑色的眸。新即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悲喜來,他的睫微垂,像兩把濃密的黑色小扇子,又像是兩隻黑色的翼蝶停駐在眼瞼之上。

他的側顏美好動人,從冷無霜的角度,也只能看到他的側顏。冷無霜真是不明白,這個人好女孩的太子不做,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難道也想自己一樣是溺水?然後被龍王公主看上了,就給弄來當駙馬了?

這個可能性不是沒有,想想他這長相,想把他綁來當老公的,大概大有人在。

一想到他是有可能被綁來的,冷無霜竟情不自禁笑了起來。如今的她,容貌傾城,那笑容更是美麗非凡,她自顧自樂著,站在新娘的旁邊,而新郎的眼角餘光也看到了她。

但他似乎並不為她的美貌所打動,只是被那太過明媚的笑容給晃了下眼。

除了炎烈,恐怕沒人注意到,新娘身邊那個女子的笑容有多麼詭異,還帶著幸災樂禍。

她身上有股令人熟悉的味道,這是炎烈會注意到她笑容的唯一理由。是的,有些許熟悉感。

但他敢肯定,自己沒有見過這個女人。曾經敢用戲謔的笑容來面對他的,左右也就那一個女人。

而那個女人說,她不會當他的太子妃,也不會嫁進皇宮,只想要自由,然後就真的去尋找自由了。

他的心從此也似乎缺了一塊,從什麼開始覺得她很特別的呢?從一開始吧,記得他還坐在炎月那隻靈獸雪獅的背上時,就目睹了她對自己的無禮,從那時起就覺得她很有趣。

可是那麼久的時間相處下來,他們幾乎見面就吵,彼此針鋒相對,一刻也不能閑下來。

這樣的爭吵,讓他可以更深刻地了解到,她根本不是為了引起他的注意,刻意這麼做,她根本就是真的討厭他,不喜歡他的。

這個想法也曾讓他在午夜夢回時,無數次懊惱過,他真想一把抓住那個女人,好好質問她,到底自己哪一點讓她如此討厭,讓她非得跟他對著干。

後來與天魔國的對戰中,她又表現得非常配合,竟讓他和她共同完成了那次戰役,取得了全面勝利。

炎烈以為,至少他們的合作,可以讓她稍微改變一下想法,不要那麼急著離開天慶。

但是他錯了。她幾乎連招呼也沒有跟他打一個,就獨自離去。

①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連載於天書中文網,更多關於《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請關注天書中文網。

本站已開通手機()閱讀功能,敬請通過手機訪問《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最新情節!

②本站所收錄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作者:芷溪)及有關此《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評論所代表觀點,均屬作者個人行為,並不代表本站立場。

③書友如發現本《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

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謝您的支持!④《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是一本優秀,情節動人,為了讓作者:芷溪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的VIP、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

的未來,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 ?他差點兒捏碎了手中的玉佩,那是他勸她留下,準備交給她的東西。

炎烈從沒有想過,自己會主動去要求一個女人留在自己身邊,但等他想到的時候,那個女人卻已經不知所蹤。

現在,他站在這個水下世界,和這個龍人國的公主結婚,或許這就是他的命運了。

是嗎?炎烈的思緒轉了一圈又一圈,最後終於想到了自己來這裡是做什麼的。

結婚,和一個龍人公主。呵呵,如果命運真該如此的話。炎烈的笑容在這時如花一般綻放,瞬間讓這透亮的水晶宮更顯得光芒萬丈。

所有的賓客都在看著新郎的表情,有人便開始竊竊私語:「瞧,那駙馬爺笑起來多好看。」

「就是,就是,咱們公主真有福。」

「恩,恩,咱們公主也不賴啊,美女配美男。」

「駙馬爺一定是因為可以娶到公主,所以才笑得那麼好看。」又有一個聲音道。

冷無霜忍不住去看炎烈的笑容,果然不再是剛才的淡淡的神情。他還真是適應力強,居然會因為娶到一個丑怪而笑得如此燦爛。

炎烈,你的審美完了。冷無霜在心裡搖頭嘆息。就在這時,大廳里的禮官大聲宣佈道:「禮成,送入洞房——!」一旁的幾個人提醒冷無霜道:「醜八怪,趕緊把公主扶進洞房。」敖俊的聲音也在這時響起,他是沖著新郎來的:「炎烈,想不到你竟然會成我的妹夫,咱們這緣份可真不淺呢。來來來,今晚怎麼也要陪我這個大舅子好好喝上幾杯。」那敖俊還特意看了看新娘身邊的冷無霜,非旦沒有一點認識的熟悉感,反而眼底有一絲厭惡的光芒。

冷無霜捕捉到那一絲厭惡,猜想著,大概這個龍人皇子的審美也是一樣的拙劣。

果然,那龍人王子把炎烈接著準備去喝酒,卻對冷無霜道:「醜八怪,好好照顧好新娘,真不知道妹妹你從哪裡找來這麼丑的女人,不過倒是把你襯得非常美呢。」他這話聲音很大,很多賓客都聽到了,於是很不少人向冷無霜投來鄙夷,嫌棄的目光,也有心底稍好一點的,面上的表情是同情的。

而炎烈在這時淡淡掃了冷無霜一眼,臉上的笑容已不見,黑眸籠上一層漠然。

冷無霜沒有說話,只是扶著新娘子往洞房走去。她們的身後則是一串跟隨新娘一起去洞房的宮女,和一群鏊太監。

這洞房布置地可真不是一般的漂亮。水晶宮內的一切本就比陸地上的建築看起來瑰麗堂皇。

加上精心布致,那就更加漂亮了。洞房內沒有什麼大紅喜燭,有的卻是大大小小竄在一起的夜明珠。

那一顆顆夜明珠發出的柔和光芒,將這以水藍色為其調的洞房照得更加富麗堂皇。

洞房內透明的輕紗飛舞,無數長長的綠色水草被當作盆景點綴其間。寬大的房間內,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白玉雕刻的婚床,那面積足夠好幾個人在上面滾床單了。 ?要不是想到,這龍人公主嫁的是一個老公,冷無霜都該邪惡地想到,他們打算在這床上弄點什麼花樣出來呢?

3P?或者更重口了?原諒她的邪惡,實在是因為那床太大了,不得不讓有這樣那樣的想法。

將公主扶在那婚床邊坐下,所有人都被屏退了,唯有冷無霜被留了下來,站在了公主的一旁,服侍她。

房間內就兩個人,公主不開口說話,冷無霜也懶得開口。現在這種狀況,她也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

很亂。她不明白,炎烈為什麼會心甘情願娶一個非同類的女人做老婆。

他可是在陸上生的人,再有,他要是真的和這個龍人公主入了洞房,以後社公主要是懷了孩子,那孩子生下來會是個什麼怪模樣?

像他?還是像龍人公主呢?冷無霜想象著那孩子有著炎烈的俊美容顏,頭上頂著兩肉包,這也真是太不協調了,跟那個敖俊有得一比。

但如果那孩子的臉長得不像他,而是像社位龍人公主。呃,冷無霜不禁打了個寒噤,被自己的無聊想像弄得更加心情煩躁。

「你是陸上來的,你覺得本公主的駙馬長得如何?」這時,那一直沒說話,坐在婚床上的公主輕輕開了口,說話間,那幸福感簡直快溢出來了。

冷無霜猜想,這個公主恐怕是真喜歡這炎烈的。也是,雖然以陸上的審美,這龍人公主是丑了點,不過容貌這東西,看看就習慣了,也就覺不出醜來。

她也沒有真的傷害過自己,自己也沒必要怎麼的她。所以,她很誠意地讚美道:「駙馬爺果然丰神俊朗,美麗非凡啊!」這話一出口,那公主卻勃然大怒,一掀頭上的蓋頭,沖著冷無霜大吼道:「你這是在覬覦我的駙馬爺嗎?我就知道你們這些陸地上的醜女更可惡,連別人的老公也敢搶,你給我出去!我的駙馬爺絕對不會喜歡你這樣的醜女,哼!」那丑公主是真生氣,頭蓋揭了不說,連胸口也氣得上下起伏。

她沖著冷無霜吼完這句話,轉過頭不再看她。冷無霜沒想到這位公主翻臉比誰都快。

她說錯什麼了?她不過是讚美了一下那炎烈的長相,要在平時,她還從沒有誇過他的好呢。

這會兒這麼說,也是為了哄這位公主開心,沒想到,她倒給她擺起公主架子來了。

想想她冷無霜何時曾受過這種氣,那炎玉夠刁蠻任性了,不也被她收拾地服服帖帖嗎?

現在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身上沒有鬥氣靈力,實在是沒辦法呀。

「我出去也可以,那麼公主有什麼事就請自便吧。」冷無霜的聲音已回復冷漠,拋下這句話便往外走。

「死丫頭,敢這麼跟本公主說話,看我以後怎麼慢慢收拾你。」那敖嬌竟然站起來沖著冷無霜往外走的背影發狠道。

哈,冷無霜在心底冷笑,還以為這個公主不會那麼無理,沒想到這德性也好不到哪裡去。

①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連載於天書中文網,更多關於《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請關注天書中文網。

本站已開通手機()閱讀功能,敬請通過手機訪問《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最新情節!

②本站所收錄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作者:芷溪)及有關此《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評論所代表觀點,均屬作者個人行為,並不代表本站立場。

③書友如發現本《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

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謝您的支持!④《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是一本優秀,情節動人,為了讓作者:芷溪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的VIP、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

的未來,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 ?冷無霜沒有回頭,也沒有再說什麼,而是走出了房間,站在了門外。

海洋里的夜晚,可比陸地上的還要神秘美麗。除了這一片區域,因為公主大婚而張燈結綵,到處是燈火輝煌,如同白晝,放眼望向大海深處。

那神秘的黑色便一層一層湧來。冷無霜忽然覺得,在這裡待著,根本不是她應該做的,離開,才是正事。

要怎麼離開呢?誰能幫助她呢?她首先想到的是敖俊,她應該好好問問他,有沒有辦法可以幫她。

可是,那個敖俊不是在為炎烈喝酒嗎?大概沒空理她吧,再說,她這樣貿然去,對方也不認識她,一會兒真把她抓起來怎麼辦?

冷無霜沒想到自己也會有真怕一天,活得這麼窩囊,實在是太不符合她的個性了。

但又有什麼辦法呢?咬著手指,冷無霜在新房的門外踱著步,想著怎麼從這裡逃出去的辦法。

就在這時,炎烈喝得醉醺醺的,由兩名蟹將扶著沿著水晶通道走了過來。

那炎烈喝醉了酒,一張臉粉艷似桃花,一雙黑眸不甚清明,卻又是那樣深黑。

他極力想擺脫兩名蟹將,於是,和他們拉扯起來,嘴裡說著他沒醉的醉話。

冷無霜遠遠看著他們過來,有心想要問問他,知不知道怎麼出去?可看到他那樣子,對自己也是一片漠然,她想,他也不認識自己了,這個時候說這些廢話又有什麼用。

再說,旁邊還有其他人,即使要問什麼,也要等到他身邊沒人才好。這麼想著,冷無霜便站在那新房門外沒有動,直到兩名蟹將把新郎給帶到門口。

「這位……」兩個蟹將看了一眼冷無霜,眼中有了嫌棄的眼神,冷無霜知道,那是嫌她太

「丑。」其中一個說了兩個字,沒有說下去。冷無霜猜到他們要說什麼,忙道:「兩位是想讓我把駙馬爺送進房裡是嗎?交給我吧。」那兩個互看一眼,再看看冷無霜,有些疑慮道:「你一個人能行嗎?其他宮女呢?」是啊,其他宮女太監呢?

冷無霜也很奇怪,為什麼這裡就只剩她一個人在這裡侍候?但現在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她依舊說道:「你們不方便進去,主讓我把駙馬爺扶進去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