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冷傲毓被冷笙的怒火嚇到了.整個人一下子就僵硬了.咬著唇不知道說什麼好.眼眶突然就袖了起來.

2021 年 1 月 4 日

冷晨見冷笙的火氣不是一般的大.起身走到了冷傲毓的身旁.將她拉到自己的懷裡.略顯不悅的出聲道:「衣服而已.你大早上發什麼瘋.」

艾麗莎本來看到冷傲毓穿上那些衣服格外的清麗.正開心的不得了.哪知道剛下樓便看到自己的兒子沖著冷傲毓大吼.

……

「馬上把衣服脫下來.」冷笙不悅的下達命令.眸子里的全然沒有了之前的溫柔氣息.冷傲毓害怕的縮了縮頭.下意識的躲在冷晨的懷裡.

諾子見自己爹地好像真的上了火.不禁看了看冷傲毓身上的衣服.這才明白了一二.冷傲毓穿的是爹地為自己媽咪準備的衣服……

「冷笙.閉嘴.怎麼和女孩子說話呢.」艾麗莎不滿的沖著冷笙吼了起來.這個不孝子真是混賬.照他這樣冷傲毓遲早會被推到冷晨的身邊.

好不容易冷傲毓被洗腦忘記了之前的一切.如果不抓緊這個機會讓冷傲毓喜歡上自己的兒子.那冷氏可不就得被那個孽種搶走.

「我們走.」

冷晨將冷傲毓摟在懷裡.朝著門外便走去.只是還未走出幾步.便聽到了冷威不悅的聲音.

「誰允許你帶走小毓了.馬上把手放開.管家.早餐之後.安排車子送小姐去冷氏實習.」冷威的聲音擲地有聲.誰都不敢違抗.冷傲毓低著頭不說話.眼裡的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

冷笙的火氣沒有因為冷威的鎮壓而消失.正想要開口.便被艾麗莎硬生生的拉住了.在他的耳邊警告道:「你再胡言亂語.我就把那些衣服全燒了.」

冷笙看了一眼艾麗莎.默不作聲的朝著上了樓.家裡的女傭們因為這些吵鬧聲全部被驚醒.忙不迭的起來給各位主子做早餐.

冷氏的大樓依舊是屹立不倒的典範.作為商界的指向標.冷氏是所有人所期盼進入的.

冷管家帶著冷傲毓一路朝著總經理的辦公室走去.還未走出多遠.便看到一群人擁擠著叫著冷傲毓的名字.神情格外的激動.

「管家.他們認識我.」冷傲毓的臉上寫滿了疑惑.這棟大樓不知道為什麼給了她滿滿的熟悉感.而這周遭的一切在她的腦子卻又好像從來不存在過.

劇烈的疼痛感席捲了神經.冷傲毓有些眩暈的看著前方.腳下的步伐一下子就不穩了.急促的喘息了起來.

終於衝破保安防衛的面試員工全部涌了過來.無數的人頭在眼前晃動著.突然間腦海里就浮現了自己拎著一個人頭在馬路上行走的畫面.

「不是.那不是我.」冷傲毓下意識的脫口而出.管家看到冷傲毓的情緒不穩定.朝著已經無可奈何的保安揮了揮手.

人群終於被強制撤離.可是冷傲毓的腦子裡已經混亂一片了.身子已經撐不住了.直直的倒了下去.

抱著冷傲毓纖瘦的身體.千謙的眸子里閃過了一絲心疼.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撫了撫冷傲毓的臉側.帶著淡淡的笑意看著比自己慢了一步的冷晨.

「你直接出現在冷氏.真是不知死活.」冷晨沒有錯過千謙對冷傲毓的心疼目光.手不自覺的就握緊了.上前要奪過冷傲毓.千謙卻笑著後退一步.看向了一旁的管家.

管家站在了千謙的前面擋住了冷晨.臉雖然已經蒼老.可是嚴肅卻絲毫不減.「二少爺.千總是最新項目的投資人.不得無禮.」♂6^毛^小^說^網,♂ 「好,那本皇子明日再找你。」

說著,歐陽左便上了馬車離開。

他早就知道段卿曦肯定不會下馬車,這三更半夜的誰會冒險?

他求的,本來也是明天能跟她見個面,好好說說話。

巧雲很快也反應過來了,但想到明天見面也總好過現在見面,故而也沒那麼擔心了。

回到將軍府後,段卿曦沐浴換上了新的衣服,便直接窩在被子里了。

巧雲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便問道:「小姐,你說那四皇子為什麼非要約你明天見面啊?」

段卿曦打了個哈欠,「我怎麼知道啊……」

不是要跟她談什麼條件,就是要陷害她唄,還能咋樣啊?

不過這些都不好跟巧雲他們說,萬一他們打草驚蛇了可怎麼辦?

巧雲想不明白,聽段卿曦這麼說,也以為她不懂,故而也沒再問,吹了蠟燭便跟禪雪一起離開了。

段卿曦剛睡下沒多久,迷迷糊糊的時候忽然察覺到有人靠近。

而後,身旁的位置塌陷了好大一塊兒,有人在自己身邊躺下了。

段卿曦還以為是自己產生了錯覺,畢竟小呆在離開之前還專門教她怎麼弄了一個陣法,這個陣法就是在她熟睡之後,尋常人是不能靠近的,除非是巧雲和禪雪。

有一次有個婢女稍微靠近,還被反彈了出去,所以段卿曦睡覺的時候都格外放心。

她以為是自己產生了錯覺,便沒有多想。

可是睡著睡著,又覺得很不對勁,因為自己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纏住了,弄得她翻身都有些困難。

迷迷糊糊中她睜開了眼睛,竟然發現自己面前多了好大一坨東西!

段卿曦:……!!!

她是真的被嚇到了,猛地就坐了起來。

想要喊叫出聲的時候,那個黑影就將她拉下去,然後壓在身下,也捂住了她的嘴不讓她喊出聲。

「是我……」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段卿曦先是鬆了一口氣,而後慢慢地又生出一股怒氣。

她扯開赫連聖捂住自己的手,怒道:「赫連聖!你太過分了!」

她之前都已經跟他說清楚,他們兩個人都有婚約在身,而且她也並不喜歡他,可他卻三番四次跑來她這裡睡覺,這跟羞辱她有什麼區別?!

赫連聖也沒想到段卿曦竟然這麼生氣,不過低眸想想,的確該生氣。

她畢竟是清清白白的姑娘,他這樣做,也算是毀了她的清白了。

他道:「我會對你負責的……」

「誰要你負責!」

現在的重點是負責不負責的問題嗎?!

可赫連聖卻誤會了她的意思,以為她這是寧願承受這份侮辱,也不願意要他負責。

她就這麼討厭他嗎?!

不過現在赫連聖已經學聰明了,知道無論如何都不能跟女孩子發脾氣,更不能跟她對著干,否則便是自己承擔不了的後果。

他道:「對不起,可是我真的睡不著……」

段卿曦可氣壞了,「你睡不著跑來我這裡做什麼?!」

男人沉默了一瞬,才道:「可是來到你這裡就能睡得著了,我沒有騙你……」

段卿曦:…… 陽光照射著地板發亮的厲害.整個辦公室里除了筆尖划動在紙張的聲音.便是冷傲毓清淺的呼吸聲.

千謙坐在沙發旁註視著陷入沉睡的冷傲毓.握著她纖細的手.眼底盛滿了溫柔的愛意.冷晨下意識的看著千謙.手裡的筆不自覺的便戳破了紙張.刺耳的聲音讓千謙不禁側過臉看向了他.

「冷晨.你現在是不是覺得你很愛她.可是你們註定有緣無份了.你們的孩子沒有了.你和她之間唯一的聯繫都斷了.」千謙靜靜的說著.時不時的勾起了唇角.眼裡的獨佔欲讓冷晨猛的站起了身.

「我隨時可以殺了你.」冷晨的聲音帶著難以掩飾的怒火.陽光的籠罩下不知道為什麼.千謙眼裡的溫柔好像是自己從未做到的.

不等千謙說話.冷傲毓揉了揉頭從沙發上坐了起來.看著半跪在身邊的千謙.不禁有些驚訝.「你……」

千謙淡淡的笑著.揉了揉冷傲毓的頭.親昵的動作讓冷晨整個人的眼睛里都在發狠.辦公室里的氣息立即冷了下來.冷傲毓有些不適應的躲開千謙的手.默默的站起身看了看四周.

「二哥.這位先生是……」冷傲毓詢問式的看向冷晨.冷晨看著冷傲毓迷茫的樣子.正要上前把冷傲毓拉到自己的身邊.千謙便一把將冷傲毓拽進了懷裡.

冷傲毓下意識的掙紮起來.千謙則是緊緊的抱著她.語調傷心的不能自已般出聲道:「傲毓.我是你的男朋友啊.」

冷傲毓一怔.突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是向冷晨投去了求助的目光.冷晨俊美的臉上似乎已經被憤怒扭曲了.骨骼嘎嘎作響著.千謙冷笑著看向冷晨似乎已經快被逼瘋的樣子.突然腹語道:冷氏這次的項目全部都得靠我.一旦我撤資.冷氏將會損失慘重.

冷晨恍然間醒悟了一般.臉上的表情瞬間平淡了下來.沒有作聲的坐回了座椅上.千謙看著冷傲毓似乎見冷晨如此.也相信了自己.便攬著她朝著門外走去.

「傲毓.我知道你可能一時之間不能接受我.沒有關係.畢竟你之前生病現在還沒有恢復過來.以前的事情記不清也正常.」千謙說謊的樣子臉不袖心不跳.帥氣的臉上總是帶著寵溺的笑.讓冷傲毓不自覺的就放鬆了警惕.

看著被關上的辦公室門.千謙不禁露出了一絲邪肆的笑意.冷晨.每一次在權利和她之間.你選擇的都是權利.你不配擁有她.

千謙帶著冷傲毓一走.辦公室立即空了下來.冷晨整個人倚在座椅上.看著滿桌子的文件.突然沒有任何的心思去看.

隨著千謙帶著冷傲毓走入辦公廳的時候.周遭的員工頓時就沸騰起來了.紛紛投去了羨慕的目光.冷傲毓下意識的看著千謙的側臉.的確是帥氣迷人.真的是自己的男朋友嗎.

「你是什麼時候.喜歡……喜歡我的.」冷傲毓糾結不已的出聲詢問.剛問完便後悔了.下意識的側過臉不說話了.

千謙瞥了她害羞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記不清了.但是的確是一見鍾情.」

冷傲毓聽到一見鍾情這四個字.頓時無奈的扯了扯嘴角.有些不滿意的出聲道:「一見鍾情.那都是看臉.」

或許是從未見過冷傲毓如此小女人的模樣.千謙看著她還是略顯蒼白的臉.心裡突然的疼了一下.回想起在手術室里冷傲毓眼角流下的眼淚.千謙突然間沉默了起來.修長的手指竟止不住的顫抖起來了.

手術那一天.自己扮作醫生進了手術室想救她.可是聽到冷威要替她洗腦的時候.突然間的就猶豫了……

如果沒有這個孩子.冷威又替她洗了腦.那麼她和冷晨之間再無可能.自己豈不是有了機會嗎.

孩子是無辜的.可是如果有這個孩子.那麼傲毓的心裡肯定還是有冷晨的存在.畢竟那是孩子的父親.而他想要的是冷傲毓的全部.

傲毓.別恨我.我以後一定會好好的照顧你.我一定會讓你幸福的.一定.

思緒再度撥回的時候.冷傲毓突然間拽了拽自己的衣服.抬眼看去竟是冷威朝著自己這邊走了過來.冰冷的臉上竟帶著一絲禮貌的微笑.

「千總.」

冷威淡淡的出聲問候.千謙微笑著示意友好.雖然知道自己已經用南宮敘留下的筆掩飾住自己可能被發現的吸血鬼特徵.可是遇到冷威這樣的老獵手.還是有些不自在起來.

「爸爸.」冷傲毓輕輕的出聲叫道.冷威看著冷傲毓的手拽著千謙的衣服.突然的鬆開掩飾緊張.眸子里似乎明白了些什麼.沒有過多言語.只是笑了笑.

「小毓.你和千總認識.」冷威採取保守式的詢問.而千謙見冷傲毓沒有作聲.搶先一步作答.

「叔叔.我是小毓的男朋友.但是因為叔叔想小毓和別人訂婚.所以我們才一直忍著沒有說……」千謙的話里似真亦假.冷威只是微微的眯眼看了看他.

聊了幾句客套話.冷威便因為公事走開.冷傲毓不禁鬆了一口氣.沒好氣的白了一眼千謙.「我以前真的那麼不乖.會和你私奔.」

千謙見她氣嘟嘟的樣子.忍不住在她的臉側親了親.冷傲毓瞬間僵硬了起來.臉上好像火燒了起來.

冷晨看著監控里畫面.一拳砸在了監控器上.頓時屏幕一黑什麼都看不見了.看著冷晨這麼生氣.一旁的秘書怯怯的躲在了一旁.

冷晨面無表情的走出監控室.看著迎面走來的冷威.恭敬的低下了頭.禮貌的出聲道:「爸爸.」

冷威瞥了一眼一旁的監控室.不悅的出聲道:「身為副總裁.你不好好去辦公.到監控室來幹什麼.」

冷晨低著頭不說話.冷威轉過身去朝著回頭走.正想開口訓斥什麼.冷晨便突然快步趕上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冷威冰著臉瞧著冷晨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不禁翻了他一眼.冷晨咬了咬牙.像是做了深思熟慮般的認真出聲道:「爸爸.我想回基地訓練.」♂6^毛^小^說^網,♂ 有冷氏大樓存在的地方總是不會存在太多的血腥味.因為這裡有的.只會是對權利的窺伺和那拚命的一搏.

剛出冷氏的大樓.頓時一群記者便涌了出來.千謙只是微微一笑拉著冷傲毓在眨眼之間便消失在了大樓的門口.記者們的眸子全部都在恍惚的閃現之後一片空白迷茫的感覺.

咖啡廳里的咖啡豆還在被熬著.細微的水泡聲逐一的爆破.穿著白色鏤空繁花裙子的女孩子優雅的朝著窗外一笑.淡淡的咖啡香瀰漫開來.路邊的櫻花樹突然間開始急速的生長起來……

已經過了櫻花盛開的季節.可是此刻窗外櫻花滿天飄散.跟著風的節奏.以及冷傲毓奔跑的步伐.

路上的行人紛紛駐足觀賞著櫻花不斷開放凋落的美景.完全沒有意識到時間全部被靜止了下來.定格的那一刻嬌小的身子破窗而出.長長的皮鞭眨眼間便甩在了千謙的手背上.

千謙猛的鬆開了牽著冷傲毓的手.四周看去所有人都被定住了.而能動彈的只有他和眼前的這個女孩.

「吸血鬼什麼時候可以這麼自由的出入人類的地界了.」冰昕的眸子里閃爍著喜悅與驚訝.緊緊的鎖定著千謙已經現形的樣子.

千謙看著冰昕猶如zǐ色深潭般的眸子.冷冷的笑了一聲.纖白的手輕輕的撫了撫自己的唇角.一個毛頭丫頭居然擁有zǐ色的眼睛.還可以肆意的定格時間.

「小朋友.有沒有人告訴你.沒有人目睹的戰爭是乏味的戰爭.」千謙的大手一揮.黑色的披風迎風而起.眨眼間的功夫無數的冰刃從天而降.將懸浮在半空的櫻花瓣全部死死的釘在了地上.

一瞬間.黑色的氣體從花瓣上崩裂.悉數卷向了冰昕嬌小的身子.人群里突然間爆發出了尖叫聲.冰昕的眸子突然的變成了猩袖色.

「這裡的人很多.你可以盡情的吸血.哥哥我還有約會.不陪你玩了.」千謙笑著朝著冷傲毓走去.輕輕的牽起她的手.

冷傲毓不自覺的就握緊了他的手.望著被黑氣包圍的冰昕.不禁皺起了眉.「這是吸血鬼.」

千謙看著冷傲毓似乎不開心的樣子.不禁俯身靠在她的身旁.輕輕的問道:「怎麼.你害怕.」

冷傲毓垂下了眼眸.輕輕的搖了搖頭.只是覺得莫名的心疼這麼小的孩子居然是一隻吸血鬼.那麼她這樣暴露在眾人的眼前.下場除了死.就是被活捉實驗.

千謙看著再度被定格的冷傲毓和周圍的人群.不悅的朝著冰昕吐出了一句話:「煩人的死丫頭.」

「別走.你偷盜魔筆.罪該致死.把魔筆交出來.」冰昕的手高舉過頭頂.鋒利的刀刃從手中誕生.閃著刺眼的zǐ光.

千謙冷笑了一聲.瞧著冰昕稚嫩的小臉.突然間爆出了哈哈的嗤笑聲.小鬼.你想死.那我就不客氣了.

冰昕的刀刃揮舞的速度極快.所到之處幾乎是毀滅性的損害.千謙沒有動任何的魔力.只是簡單的躲閃.看著冰昕從開始的奮力到最後的氣喘吁吁.

「小鬼.多管閑事不適合你.」千謙眨眼間的功夫便一把掐住了冰昕的脖頸.滑嫩的觸感伴隨著千謙的手指戳破肌膚的一剎那.濺出許些血液.

千謙的眸子裡帶著笑看著冰昕.似乎是有些意外冰昕居然是個貴族體質.自己明明已經向她注入了魔力損傷她的身體.卻只是破了些皮而已.

冰昕的年紀不大.除非是有人專門教養.否則不可能那麼快就擁有zǐ眸.還可以這麼自如的就識破了自己佩戴了魔筆.

應該是魔筆與zǐ眸的惺惺相惜把她給引了過來.還真是個麻煩的傢伙……

千謙出神的一瞬間.冰昕猛的將千謙推開.整個人飛身跳到了別處.看著抱著冷傲毓已經遠走的冷晨.眼睛里突然閃現冷光.

「那個人居然可以在我的魔力下行走.」對於冰昕不可思議的目光.千謙來不及顧及.他要做的就是追上去.搶回冷傲毓.

冷晨吸血鬼的能力是與身俱來.至於發展到現在到底有多強大.千謙懶得去管.他現在只是滿腔怒火於冷晨和冷傲毓之間的牽扯.

不知不覺已經離開了城市.進入了荒野工廠地帶.千謙看著突然消失不見的冷晨.眸子里突然閃過一絲驚愕.下意識的朝著身後走去.卻不想幾個佩戴徽章的男人靜靜的看著他.

那每個人手裡的劍.無一不閃著銀光.再度掃視看去.周圍全部都是佩戴徽章的男人……

千謙停住了腳步.看著四周的劍士.邪肆的笑了起來.猛的揮動了一下手臂.長長的刀刃閃現在手中.刀身滿是漂亮的蝙蝠紋.閃著淡淡的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