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冒險者中有一支特殊的隊伍,十幾名騎士身披黑甲,個個都散發著中級青銅往上的氣息,他們的名號也如雷貫耳。

2022 年 4 月 15 日

殘月騎士團的騎士!

就是約翰一伙人,此時的約翰也在其中,跟在騎士團副團長查爾斯身後和其他騎士團的成員一起組成殘月戰勢,沖向了立場護罩。

轟!

一聲轟鳴過後,立場護罩晃了晃,雖然沒有破,但也給了眾人短時間內打破的希望。

於是眾多冒險者們開始發力,力求最快時間內衝出去。

……

「不行!他們來不及了!」

帕爾並沒有被困在護罩裡面,他在外面看得很清楚,場中眾人腳下的紅光越發強盛,有東西就出來了,可能還剩不到十秒時間。

「得救他們啊!」

沒有猶豫,帕爾翻身下馬,手掌一晃,繁星長槍變成了青白長刀。

「破!」

白銀巔峰的帕爾全力斬出一刀,狂風呼嘯中,一個虛幻的青色狼頭虛影浮現而出,張開大嘴,鋒利的牙齒咬在了立場護罩上面。

咔!咔咔!咔咔咔……

裂痕蔓延,立場護罩上面出現了無數裂痕,其中的冒險者見狀一起發力。

砰!

一聲炸響,立場護罩碎裂,被困在裡面的冒險者們脫困而出。

「謝了!」

「謝謝!」

「多謝了!」

「……」

冒險者們衝出平地,有些離著帕爾近的冒險者對著帕爾出聲道謝,其中就包括約翰一伙人。

「……」

帕爾淡淡的點了點頭,此時的他處於偽裝狀態,約翰可認不出來他。

……

「逃掉了嗎?」

馬車上,沖牛薩滿並沒有阻止冒險者們的逃離,而是一抬手,開始吟唱咒語。

「誕生於生靈爭鬥中的偉大存在,您是戰爭之靈,您是萬物……」

噗!噗!噗!

伴隨著沖牛薩滿的吟唱,場中的那些牛頭人和戰爭邪教徒開始自相殘殺起來,他們把手中鋒利的武器往同伴身上插,瞬間整個平地上血流成河。

嗡……嗡……嗡……

吸收了血液和靈魂,地上的紅色石頭開始顫動,最終一塊接一塊的破碎成渣。

紅光!

平地上出現了濃郁的紅光。

與此同時,地下深處一個被厚重的泥土和漫長的時光所掩埋的殘破神殿之中,一個模糊不清,六臂蛇尾的紅黑色石像開始顫動起來。

咔嚓咔嚓……

伴隨著石像的顫動,一道道白色的鎖鏈從石像表面浮現,其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就在此刻,地表滲透下來的絲絲縷縷的紅色能量接觸到了鎖鏈,之後不到半分鐘,本就油盡燈枯的白色鎖鏈轟然破碎。

砰!

與鎖鏈一起破碎的還有那個石像,緊接著,一股強大的血紅色能量將周圍的泥土推開,一個血紅色的能量團出現在石像剛才的位置。

「漫長的時光,我戰爭之神沃奇終於脫困了。」

轟!

……

就在平地周圍人們的眼中,剛才還平坦的平地突然深陷下去,上面的所有東西都陷進了地里,包括沖牛薩滿和周圍的戰爭邪教徒。

「不……」

人們就聽沖牛薩滿慘叫一聲,緊接著一道紅色的光柱衝天而起。

轟!

強大的能量波動席捲而來,並朝著周圍擴散,擴散,再擴散。

感受到這股能量波動的人,眼前出現了猶如跑馬燈一樣的戰爭場景,各種各樣的戰爭,但其中少不了狂亂的殺戮。

「啊!」

「殺!」

「勝利屬於我!」

「……」

離得近的,意志薄弱的人陷了進去,拿起武器,開始無差別攻擊身邊的人。

「打暈他們!」

在場之人意志薄弱的終究只是少數,其他人將他們打暈之後開始撤離。

這裡的人沒有傻子,除了教會人員之外,其他人都向著遠處跑去。

……

至於教會人員在幹什麼?

「這是戰爭之神!」

海倫娜一副早有預料的模樣,一邊從收納型靈具中掏東西,一邊對旁邊的露西妮解釋道:

「妮妮,這次我來不光是為了追殺紅袍,還有將戰爭之神重新封印……」

原來,海倫娜一行人之所以來得這麼及時,是因為教會之人早就得到了消息,所以她早有準備。

砰!

只見海倫娜從收納型靈具之中掏出了一個厚重的紅色石板,石板上用白金色的血液書寫著一行行的奇怪文字。

嗡……

石板一出現在地面上,就開始顫動起來,地底的神殿之下開始亮起白光,一塊塊普通的石塊顯露出了真面目,是一種白色的水晶,和海倫娜法杖上面的水晶一模一樣。

「大家快往石板上注入耀光。」

海倫娜招呼眾人一聲,然後眾多的教會人員開始使用耀光。

嗡嗡嗡……

咻咻咻……

接收到耀光能量之後,石板每顫動一下,地下就會有一道白色光柱升起,最終將紅色光柱圍困在了裡面,形成了一個牢籠。

……

紅色光柱之中,站在屍堆上的沖牛薩滿目光漠然的看著教會人員啟動的牢籠,腳下屍體中的血液和靈魂,一股股的衝進他的身體。

「已經千年了嗎?不知不覺間啊……」

戰爭之神佔據了沖牛薩滿的身體,從沖牛薩滿的靈魂中知曉了很多東西,他喃喃自語了一陣,然後舒展了一下身體。

轟!

紅色光柱轟然炸裂,將周圍的牢籠衝散了一些。

戰爭之神沃奇腳下的屍堆破碎成渣,他就這樣懸浮在半空之中,周圍繚繞著血紅色的能量。

呼……

深呼吸一口人世間的空氣,沃奇臉上出現了一絲笑容,他看著周圍越發凝實的牢籠張了張嘴。

「你們真的以為憑藉這東西可以阻擋一位神靈?」

砰!

事實很快就打了沃奇的臉,他動了動身體想要衝出去,但被牢籠擋了下來。

「嗯?」

不虧是神靈,沃奇很快就發現了癥結所在,他低頭看向教會人員跟前的紅色石板,感應到什麼都他臉上出現了怒色。

「可惡的人類!你們竟然將我的神軀製成了剋制我的工具,很好!很好!但你們真的以為這樣就能攔住我嗎?」

沃奇抬頭看向天空,雙臂一張,一股莫名的波動開始擴散。

…… 「放下,那是我的東西,是我的!」華正國怒吼,一點一點的費力向華曉萌的方向挪。

可惜啊,還沒挪幾公分的距離,就看到華曉萌將紙張撕成了兩半,四半,八半……

最後變成了一地的碎屑,隨手一揚,微風吹過,只留下可憐的殘骸。

華正國怒目圓睜,悲憤的嘶鳴起來,「啊啊啊啊啊啊啊,那是我的,那是我的,華曉萌,華曉萌,我殺了你,我殺了你!」

「呵!死性不改!」華曉萌揉揉脹痛的眉心,想到死去的馮老,病床上的葉老爺子,她心裡的悲傷幾度無法抑制。

要不是還保持著最後的理智,怕是會不顧一切的在這裡對華正國這個人渣出手。

華正國,真的該死啊!

蕭謹言見她臉色不好,心疼不已,伸手揉揉媳婦的太陽穴,出聲說:「華正國交給我?」

他也是擔心,華曉萌會顧念那點兒可憐的父女之情。

誰知,華曉萌卻是搖搖頭,「不用了,我還有事情想要問他。」等所有的事情搞清楚,她會送華正國去該去的地方。

見她已然有自己的打算,蕭謹言不再多說,只是道:「凡事有我!」

華曉萌心中微暖,重重點頭,「知道了!」

華正國還在地上哀嚎,嘴裡髒話連篇,控訴華曉萌做的一切,用他能想到的一切污穢的話往自己的女兒身上砸。

「華曉萌,早知道會變成這樣,當初在你出生的時候,我就應該……」

「你不應該活著,垃圾,廢物……」

「和你那短命的媽媽一樣,你們都是地溝里的老鼠,憑什麼要霸佔屬於我的一切,華曉萌,你該死,該死該死該死!」

……

砰!

聽著華正國不堪入耳的話,蘇軟軟終於是無法忍受,一記手刀狠狠砍在對方的脖頸之後,眼看著人暈過去,唾棄道:「馬德,這個人渣!」

華曉萌似是覺得好笑,輕輕彎了彎唇角,喃喃自語,「華正國,你才是那地溝里的老鼠,滿腦子都是骯髒的,讓人唾棄的思想。」

她媽媽是不小心掉落人間的天使,只不過天上太忙了,媽媽被早早召集回去了而已。

華曉萌願意用一切美好的詞去形容愛自己的母親,因為值得。

「萌萌?」蘇軟軟看著華曉萌,喊一句。

「沒事,將華正國帶回去,走吧!」華曉萌來到蕭謹言身邊站定,踮起腳尖,在男人的臉上落下一吻,由衷的道:「謝謝你!」

蕭謹言伸手摸摸她的腦袋,「我不喜歡聽你說謝謝!」

華曉萌愣住,片刻后反應過來,「那你想換成什麼?」

「我愛你怎麼樣?」蕭謹言說的極其認真。

因男人輕緩的話語,沉重的氣氛似乎都在悄然改變,華曉萌眉心的陰鬱散了些,抬起頭,露出兩個小梨渦,道:「我愛你!」

蕭謹言身子僵住,下一秒將人摟進懷裡,狠狠在媳婦兒的唇上親了一口,虔誠無比的道:「我也愛你!」

華曉萌眨眨眼睛,眸底里亮起光,感受到了無比的幸福,可時光是不會停留的,她還有自己的事情想要做。

她沒有帶華正國回自己的住處,而是去了郊外的一間倉庫。

當然了,為了防止華正國死在他們的手裡,她還特意請了正在醫院的慕辰,葉老爺子的病情還沒有一個解決的辦法,慕辰每天都忙的焦頭爛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