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再說了,作為一名25級的空間大魔法師,連個脈衝水晶都不會使用,那還敢說自己是空間魔法師么?

2021 年 1 月 10 日

馬爾休斯體會中藍色水晶里濃郁不化的空間之力。心中回憶著脈衝水晶的使用方法。

「對就是這樣,咒語是嗎哩咯噠噠咯哩嗎唧……」馬爾休斯小聲的嘀咕著,好久都沒有用這個咒語了。沒想到自己還記得。馬爾休斯感覺自己就是個人才,不,是個天才,記憶力真是太好了。

隨著馬爾休斯咒語的念動。藍色脈衝水晶也開始閃耀出燦爛的光芒。似乎正在啟動了。

周生雙手抱在懷前,不屑一顧的看著這一切,並不覺得有什麼特別之處。

而牛布拉斯就有點不一樣了,馬爾休斯的實力是比他弱一些,可是要有了這水晶脈衝法杖的幫忙,自己肯定是討不了好處。

而且以馬爾休斯的心計,估計自己以後要吃大虧啊,看來真是做了件後悔一輩子的事情啊。讓馬爾休斯這個小人得志,自己以後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

牛布拉斯作為魔武修行者。也知道空間魔法的厲害,尤其是這脈衝水晶的威力巨大無比,又不消耗自身的能量,無疑是件大殺器。

馬爾休斯現在也是興奮得不行,他馬上就可以調動脈衝水晶里的空間之力了,只要施展順利,他就立即會對付周生,讓這小毛孩死無葬身之地,再把這小子的所有寶貝都佔為己有。

當然了解決了周生之後,如果看牛布拉斯不順眼,也一起給解決了。如果聖里安醒來,十分脆弱的話,也一起弄死算了。

得到水晶脈衝法杖的馬爾休斯已經開始瘋狂,野心也在逐步的增長,雄心萬丈的要統治光明大陸。

他雖然貴為聖里安的大護法,倒不如說是一條狗而已,有了脈衝水晶法杖,馬爾休斯就再也不用懼怕任何人了。

藍色水晶里的能量跳躍著,隨著馬爾休斯的咒語比起彼伏,能量幾乎就要噴涌而出。

馬爾休斯開始激動了,馬爾休斯開始興奮了,他很清楚的知道這脈衝能量一下子洶湧而出會是什麼狀況,眼前這個小孩子那是必死無疑,將會被無數細微的空間切割成肉末,唔,估計連肉汁都不會留下。

馬爾休斯獰笑著,「臭小子,你去死吧。嗎哩唧吧咯哩嘶,嗎哩咯噠噠咯哩嗎唧……」

藍色水晶本發出燦若星河的藍色光芒,充盈在整個墓室里。

馬爾休斯的白髮飛舞,眼睛里都是囂張的意味,充斥著吞噬一切的野心。馬爾休斯的整個法袍都鼓盪起來,高舉著水晶脈衝法杖,頗有君臨天下,老子天下第一的氣勢。

牛布拉斯堅定的新也被震撼住了,他從來沒有見過馬爾休斯會有這樣的霸氣,以前馬爾休斯還只是狗仗人勢,而這一次馬爾休斯是徹底釋放出了自己心底壓抑已久的爆發力。

藍色的光輝點亮了整個墓室,牛布拉斯的瞳孔里也顯示著不安,他很清楚馬爾休斯現在意味著什麼,去過自己不臣服的話,肯定會被狠狠羞辱一番,然後折磨致死。


以前自己對馬爾休斯從來都是不屑一顧,那是自己的實力足夠強大,讓馬爾休斯感到懼怕。可是現在不同了,馬爾休斯獲得了更強大的能力,對於這麼一個口蜜腹劍的小人,他的報復一定會非常的瘋狂的。

牛布拉斯現在心裡最期望的就是馬爾休斯失敗在這個小男孩手裡,讓馬爾休斯的一切野心和計劃都無法實現。

或者就是聖里安大人,現在就立刻蘇醒,阻止馬爾休斯一切瘋狂的舉動。牛布拉斯不斷的祈禱著,身體已經不自覺的靠在了巨大的黑床邊上,也許只有緊緊挨著聖里安大人,他的心裡才會安穩一點,不過心臟依舊在劇烈的跳動,今天可真不是個好日子。

令牛布拉斯驚奇的卻是周生直面馬爾休斯的浩瀚之力,卻無動於衷,氣定神閑的抱著雙臂,沒有一點懼怕,彷彿根本就不把馬爾休斯放在眼裡一樣。

這未免也太託大了了吧,現在的馬爾休斯可不是從前了,有了水晶脈衝法杖足以可以毀滅一切了。

總之,牛布拉斯已經感到了一絲懼怕。(未完待續。。) 周生笑意盈盈的面對著馬爾休斯不顧一切的瘋狂殺氣,周生很享受的一般沐浴在藍色幽光之下。

這就是真正的脈衝之力么,果然很舒服,但是似乎還不夠強大啊,自己完全感受不到壓力,反而有點不滿足。

周生的嘴角掛起了一抹嘲諷,眼裡如同精靈般的光芒,直射著馬爾休斯。心道,這個老頭子真是無藥可救了。

馬爾休斯瘋狂的怒吼著,發出飛揚跋扈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臭小子,去死吧,我用黑暗空間的能力絞碎你……」

馬爾休斯期待著脈衝能量洶湧而出,撕裂一切空間的恐怖景象,臉上猙獰的笑容在藍光的映襯下,更加的詭異。

牛布拉斯已經絕望的閉上了眼睛,雖然他殺人如麻,雖然他心狠手辣,雖然特也曾經是混世魔王,現在他卻感覺自己像個可憐蟲,在馬爾休斯強大的魔法能力面前,脆弱的跟只斷了腿的小螞蟻一樣。

牛布拉斯就響起在光明大陸上廣為流傳的一句話:在絕對強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會顯得黯然失色。

他的心裡已經沒有了期待,他知道下一秒周生就會死亡,接著就會是自己,甚至是聖里安大人,也會被馬爾休斯折磨。

牛布拉斯感覺自己都快要窒息了,被強大的力量壓制的喘不過氣來。牛布拉斯緊閉著眼睛,身體有些微微顫抖。

也不知道過了幾個世紀那麼漫長,總之是很久很久之後。牛布拉斯感覺到似乎並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所以牛布拉斯睜開眼睛,就發現墓室還是那個墓室,周生還是那個周生。依舊是笑容滿面,老神在在。

馬爾休斯還是那個馬爾休斯,手裡的水晶脈衝法杖還在昭示著主人的尊貴地位和強大實力。

只是一切都是安好的,此刻也感受不到任何強大的力量。

馬爾休斯形貌枯萎,一下子感覺老了幾百歲,眼神都黯然失色,脈衝水晶。也不再有任何異動。

周生冷笑道:「老頭子,我早就提醒過你了,這藍色脈衝水晶。可不是以前玩過的地攤貨,你以為跟你那赤色脈衝水晶一樣啊,你個老不死的。」

牛布拉斯忽然就笑了,真是個讓人感到幸福的結局。馬爾休斯這個老混蛋竟然不會使用脈衝水晶。哈哈,牛布拉斯開心極了。

牛布拉斯那張萬年陰沉的臉,也有了幾分光彩,看到馬爾休斯就像看見一隻耍猴戲失敗了的臭猴子。

馬爾休斯的老臉很是扭曲,還有許多慌張。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咒語就是嗎哩唧吧咯哩嘶,嗎哩咯噠噠咯哩嗎唧……我記得非常清楚,剛才我還差點激動了呢。這是怎麼回事。嗎哩唧吧咯哩嘶,嗎哩咯噠噠咯哩嗎唧……」

馬爾休斯嘶聲裂肺的吼叫著空間咒語。可是水晶脈衝法杖一點異動也沒有,根本就感知不到任何的空間之力。

這是怎麼回事,馬爾休斯不知道,牛布拉斯也不知道,因為法杖一直都握在馬爾休斯的手裡,也從來沒有離開過,而且周生也一直站在那裡,根本沒有任何動作。

藍色水晶的脈衝能量怎麼可能突然消失呢?

馬爾休斯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過身,眼神冰冷的盯著牛布拉斯。

牛布拉斯身軀一挺,立刻又高大了幾分,既然馬爾休斯無法使用脈衝水晶,那就也沒有什麼好懼怕的了。

牛布拉斯也目光灼灼的與馬爾休斯爭鋒相對,現在馬爾休斯在他面前,就是個小老弟。

馬爾休斯卻繞過牛布拉斯的目光,最樓目光落在了黑色的巨大床上。馬爾休斯邁著輕盈的步伐,慢慢的走了過來,把耳朵緊緊貼在黑色幕布上,聚精會神的聽著裡面的一切。

這一刻,牛布拉斯也明白了馬爾休斯突然的舉動,這傢伙顯然是懷疑聖里安大人已經蘇醒,掠奪了藍色水晶的脈衝能量。

這怎麼可能,聖里安大人離蘇醒還需要一點時間,就算是蘇醒了,在半個小時內也是無比的脆弱,魔法力要慢慢的恢復才行。

聽了幾分鐘,馬爾休斯才嘿然一笑,真是自己嚇自己,聖里安還在沉睡之中。要不是有這個可惡的牛布拉斯一直守護著,他肯定會對聖里安這個暴君下手的。

馬爾休斯狠狠的瞪了一眼牛布拉斯,然後轉頭看著周生,立刻換了一副慈眉善目的嘴臉。

「哎呀,天使,我剛才就是想跟你玩呢,只是想測試一下這脈衝水晶的能量而已,你也不要見怪。」馬爾休斯的老臉都要笑爛了,這轉變的可真是夠快的。

周生笑道:「是啊,我知道老馬你是不會對我下手的,怎麼說我們也是合作愉快,而且剛成交了這麼大的買賣,說不定以後還有生意往來呢,我怎麼會生你的氣呢。沒事,你繼續測試,有啥技術不懂的地方,我都可以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而且我們天使聯盟的產品實行三包政策,對所售商品實行「包修、包換、包退」。我們天使聯盟一向是明碼標價,價格合理,服務周到,顧客的幸福,就是我們奮鬥的目標。」

「真的啊,不愧是天使啊,這麼好的企業,在光明大陸上真是少之又少,以後我一定會多多光臨的。那麼天使請問一下,這個藍色脈衝水晶要怎麼使用呢,為什麼以前的咒語都不管用呢?」馬爾休斯一副勤學好問不恥下問的樣子,顯得非常的真誠。

牛布拉斯對這一對剛才還煞氣衝天的對手,現在又和好的跟親兄弟一樣,真是無法理解。

牛布拉斯以為這個世界上最不要臉的就是馬爾休斯這個無恥之徒了,在遇到周生之後,牛布拉斯就深深感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八個字的奧義。

果然是深海後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竟然還有比馬爾休斯還要臉皮厚的人,在這一萬年裡,光明大陸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孕育出這麼一個厚顏無恥的小變/態。(未完待續。。) 總之牛布拉斯是無法理解,這樣不共戴天,都想殺死對方的仇敵,怎麼可能如此和顏悅色的說話,這個世界真是太瘋狂了。

而且這兩個傢伙明顯感覺好的和親兄弟一樣,那份親熱勁真的十分令人羨慕啊。

馬爾休斯熱情道:「啊,這麼好啊,天使果然是光明大陸最善良的人了,你說一下,這個水晶脈衝法杖到底怎麼使用呢?」

「啊,這個么,想知道怎麼使用的啊,呵呵,那就要再意思意思了,我可是不免費教哦。」周生眯著眼睛,微微笑道。

「啊,不是吧,我都給了那麼多錢了,現在是真的沒有了啊。我的空間戒指都給你了,而且把我的好兄弟牛布拉斯的金幣都借過了,真的是一點都拿不出來了。」馬爾休斯苦笑著臉,哀求道。

「馬爾休斯,這個真的不可以哦,我已經給你很優惠的價格了,你這樣講價還價我很為難,這個我們公司都要做帳啊。」周生很為難的說道。

「這個不是吧,我可是把我所有的繼續都花了,現在就是把我賣了也沒地方收啊。」馬爾休斯是更加為難,明知道周生是在敲竹杠,但是仍然不是翻臉的時候,怎麼說也要把發動脈衝水晶的咒語學到手啊。

不過這種厚臉皮的事情對於馬爾休斯來說,那都是輕而易舉的。

周生就等著馬爾休斯開口說這話呢,「呵呵。那你可以賣給我啊,當我的奴隸,那樣的話。我就可以告訴你了,反正你都是我的了,告訴你也無妨。而且只要你乖乖的聽我的話,我還可以給你紫色的水晶脈衝法杖哦。」周生可是拋出了重蛋,極限的誘/惑者馬爾休斯。

馬爾休斯果然眼睛發綠,不可思議的盯著周生,「怎麼。難道世界上還真的有紫色的脈衝水晶么,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肯定是在忽悠我。」

馬爾休斯的心臟激動的怦怦亂跳跳。紫色的脈衝水晶,能讓他看一眼,他立馬死都心甘情願。

可是這可能么,馬爾休斯可不大相信了。難道這小孩家運氣這麼好。而且這還是運氣么。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周生就算拿出一顆黃色的脈衝水晶,都夠馬爾休斯瘋狂的了,直接拿出藍色的脈衝水晶,讓馬爾休斯很期望周生還有紫色的脈衝水晶。

連牛布拉斯都震撼了,他也深知藍色脈衝水晶是珍寶了,紫色的,那是怎麼做到的。

據說青色以上的脈衝水晶都要用低級的脈衝水晶合成,而且合成綠低的離譜。估計一萬顆藍色脈衝水晶都合不成一塊紫色脈衝水晶。

周生要是能拿出一塊紫色脈衝水晶,那富足的程度都可以和聖里安大人相提並論了。

可是這怎麼可能。牛布拉斯也在拚命的拒絕這種可能,就算是一塊最低級的赤色脈衝水晶都是富可敵國了,最高級的紫色脈衝水晶,就是聖里安大人見了估計也要膜拜一番吧。

牛布拉斯明顯感覺到眼前的小孩子在吹牛,可是心裡又偏偏期盼著這小孩能拿出紫色閃光的水晶。

「呵呵,天使你真會說笑話,就算你們天使聯盟再厲害,你們家族再偉大,我也不相信你有紫色的脈衝水晶。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可是馬爾休斯的眼睛卻死死的盯著周生的手,期待著奇迹在自己眼前發生。

「你想看我就會給你看嘛,我可是個生意人,要看是要付出代價的,看你已經沒有金幣,那你只有出賣自己了。你成為我的奴隸的話,我不僅讓你看,還免費借你玩玩。」周生繼續引誘道,反正自己有貨,就不怕魚兒不上鉤。

要是馬爾休斯知道周生有一座山一樣多的紫色脈衝水晶,估計會瘋掉的。馬爾休斯就算是做夢幾輩子都不會夢到的。

「哼,你要真的拿出來,我就做你的奴隸。」馬爾休斯不假思索地說道,反正他是不信的。

「馬爾休斯,你知不知道你再說什麼,你就不怕聖里安大人的制裁么?」牛布拉斯嚴肅的厲聲說道,聲音里充滿了責備和警示、

馬爾休斯也是心裡一緊,不管這句話出於什麼目的,但是只要說出來就意味著要叛離聖里安,聖里安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

如果聖里安是蘇醒的話,打死馬爾休斯都是不會說的,可是現在不一樣,馬爾休斯也不用太過擔心。

「牛布拉斯,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以後我會給聖里安大人一個交代的,你就不用操心了。你是不是不希望我得到極品的神器啊。我看你這是赤/裸裸的嫉妒,怕我超越你吧。」馬爾休斯冷嘲熱諷道,他的直覺就是牛布拉斯前面白班不情願的借錢給他,現在又出言阻止,就是害怕自己超越了他,還拿出聖里安來嚇唬他。

「哼,你的什麼神器,可跟我一點也沒有關係,但是你要是背叛聖里安大人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你還記得你曾經效忠聖里安大人的時候,發過的誓言么?」牛布拉斯上前一步,肅然質問道。

馬爾休斯當然記得,每一個加入聖里安隊伍的部下,都會宣講毒誓,誓死效忠聖里安。

我作為黑暗魔法的信徒,我願意跟隨偉大的死靈法師聖里安大人的腳步,征服整個光明大陸。從不背叛從不遺棄,若違此誓不得好死。

想到曾經立下的誓言,馬爾休斯不由得心裡咯噔一下,好險啊。幸虧自己只是假裝的試探著跟周生交流,若要真的背叛了聖里安,除非能殺掉聖里安,要不然真的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怎麼樣,你現在想好哦了沒有,馬爾休斯,你為什麼老腰在乎那個扭頭說的話,他是你的親爹么,你連這個主都做不了么。人活了你這麼大年紀,失敗到你這個份上,也算人間少有的一朵奇葩了。

這個時候,周生不忘火上澆油,要是能讓馬爾休斯和牛布拉斯打起來,那也是很不錯的一件事情。(未完待續。。) 「這個,這個……」馬爾休斯一陣語塞,他現在是誰也不能得罪啊,周生就不必說了,那是大賣家,身上有著馬爾休斯最深愛的紫色脈衝水晶。

而牛布拉斯,現在也是馬爾休斯得罪不起的,畢竟馬爾休斯還沒有掌握脈衝水晶的使用方法,真的要和周生突然打起來,他還是希望有牛布拉斯這個幫手,畢竟他們是代表著黑暗魔法。

周生不高興的催促道:「馬爾休斯,你到底在搞什麼鬼,在這麼磨磨唧唧的咋們的生意就算吹了,你自己去研究吧。」

「別呀,天使,咱們有話好好說啊,不要這個樣子么,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要我們暢所欲言,都是可是解決的。」馬爾休斯舔著老臉,給周生陪著笑,他可不想花了那麼多金幣,就買這麼一個毫無用處的裝飾品,那他可虧大了。

周生不爽道:「你是不是年紀大了,老年痴獃啊,這麼點小事情,你現在弄得這麼麻煩,要是再這麼耗下去,我可是要多收費的。」

周生瞪著馬爾休斯,那是一個老大不爽啊。

一邊是選擇投入到周生的陣營,馬爾休斯可以得到夢寐以求的神器,那麼他就將面對牛布拉斯的正面攻擊,而且還要和聖里安這個老變/態成為對敵,那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一邊是繼續選擇和牛布拉斯站在同一陣營,可是很明顯,兩個人已經出現了不可調和的裂痕。只怕就算是能聯手對付了周生,牛布拉斯也會選擇對自己下手,那麼自己也會死的很慘。

對於馬爾休斯來說。這道選擇題的難度實在太大了,雖然是百分之五十的正確率,可是選擇錯了,那絕對是死路一條。

聖里安現在還沒有蘇醒,所以並不可怕,只要能那道水晶脈衝法杖,馬爾休斯就可以自信的改變一切。

「天使。我願意做你的奴隸,請你接受我吧,我願意一生一世的服侍你。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新主人。」馬爾休斯咔嚓就對周生跪了下來,抱著周生的大腿,老實點狗跳狗一樣,如果有條尾巴的話。馬爾休斯估計早都搖起來了。

「馬爾休斯。你個混賬。」不等周生開口,牛布拉斯已經怒目而視,別且邁著堅實的步伐,朝著馬爾休斯走來。


馬爾休斯看到牛布拉斯發怒,也是心裡一慌,他可真不是牛布拉斯的對手,現在是果斷抱大腿的時候。

馬爾休斯搖著周生的腿,「主人。這次你可一定要救我啊,正所謂打狗還要看主人。你可不能看著我受欺負啊。」

馬爾休斯楚楚可憐的說道,眼睛里閃過一絲狡黠。

這周生人雖小,可是實力卻非常強大,和牛布拉斯似乎在伯仲之間,只要這兩個人斗個兩敗俱傷,他就可以一石三鳥,坐收漁翁之利。

「牛布拉斯,你不要太張狂,在我的新主人面前,你也敢對我動手么,你不把放在眼裡就算了,可是不把我的主人放在眼裡,那你就大錯特錯了,你會後悔的。你要是識相的話,現在就乖乖倒戈,以後少不了你榮華富貴。如要誓死抵抗,那就只能,滿足你了。主人,我就看你的了。」

馬爾休斯心裡打著如意算盤,這下有戲看了,自己已經和周生打了一次了,這次終於可以看到牛布拉斯出糗了。

這個臭牛頭,就等著被打的鼻青臉腫吧,馬爾休斯都開始偷偷的笑了。

牛布拉斯站在了周生面前,魁梧的身材居高臨下的問道:「小子,你真的要當這個老不死臭不要臉的主人么?」

「是的,他現在就是我的奴隸,是我財產,你如果要打他的注意,那麼就要先來問問我,不然我會覺得你很沒有禮貌。」

為了讓自己在氣勢上不輸於牛布拉斯,周生立刻從彌勒界里取出一張高凳子站了上去。


這樣一來,周生比牛布拉斯還要高一個頭,也可以用俯視的眼光了。

牛布拉斯顯然沒料到周生會有這麼一手,在光明大陸上,空間戒指可是非常珍貴的物品,都是有錢人的象徵。

空間戒指裡面的空間有限,都是儲存最珍貴的東西,哪有人會在裡面放一張高腳凳子的。

牛布拉斯想不通,臭不要臉的馬爾休斯也想不通,用空間戒指來裝凳子,是不是太奢侈了。

難道這小子裝著高腳凳,就是為了跟別人比身高么,真是奇葩啊。

「你……站那麼高幹什麼?」牛布拉斯有點不適應的問道,他可從來沒有仰著頭跟別人說過話,原來仰著脖子也會疼的。

「揍你啊……」說完周生就敲了牛布拉斯一個腦瓜子。

牛布拉斯被敲的莫名其妙,雖然不疼,可是也太兒戲了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