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再一次出現,江守是出現在了天脈榜27位的萊復宇身側,神級血雨腥風一刀斬出,全身神力加修為九倍疊加爆發,一刀迅雷般閃爍而下,萊復宇也臉色狂變,色變中已經來不及逃竄,萊復宇只能硬生生咬牙撐起最強防禦,同樣怒吼一聲對著江守一槍刺出。

2021 年 1 月 7 日

刀槍對撞,爆發出一聲尖銳至極的嘶鳴聲,而萊復宇手中寶槍也直接被一刀斬的脫手而飛,江守的風姿戰刀卻依舊勢不可擋的洶湧奔下。

又是彭的一聲,萊復宇直接護甲碎裂。

不過在緊要關頭這位皇室天才卻又怒喝一聲,一個人突然炸為一串血雨憑空消失。

「地落拳!」

「冥河移海!」

…………

也是在短暫的交擊聲里,萊復歡、萊復興、周卓陽等人也看的目茲欲裂,而且這一次眾人的目茲欲裂已經不止是憤怒,還有這無窮恐怖,幾天前江守在他們追殺下,面對萊復宇這個檔次還是只能逃,施展風華絕代都傷不了萊復宇,面對他們的武意鎮壓也只能靠燃命神通才能破開壓制。

可現在萊復歡親自出手,竟然被江守輕鬆破解了壓制?

好吧,這也不奇怪,畢竟武意對天地的壓制不止和修為有很大關聯,和武技品級一樣有很大關聯,同樣修為下,你施展一品武技神通和施展二品武技神通,那種鎮壓之力自然截然不同,萊復歡修為是江守九倍,但他只是掌握了五品武技的武意,江守的絕刀經卻是七品神通,神通武意的恐怖足以壓制下那修為差距。

…可即便早知道江守上次脫離追殺時突破了神通武意,還突破了修為瓶頸,但這才幾天這小子就全部掌握了?一身傷勢還全部恢復了?

而這樣的江守在眨眼之間不止秒殺了黃恆夫,就是在襲殺萊復宇時,萊復宇這天脈榜27位強者也只是一擊就被擊飛了聖器,擊碎了護甲?他若不是在毫釐之間激發了逃命的秘武,很可能已經也被江守秒殺。

這如何讓人不驚粟?無邊的驚粟中,一道道身影都紛紛施展起了各自精修的神級武意去打破江守對天地的壓制。

因為是多個人一起催發武意,所以江守的絕刀經武意也很快被眾人聯手打破。

但這些人的武意因為各自不同,所以眾人對天地掌控力度一樣很複雜,一樣都對撞在一起互相激蕩,搞得當地虛空一片炸裂聲響。

江守卻又是一式神級絕刀經,一閃抵達一個普通天才身後,一刀斬落,那天才幾乎是毫無反抗之力就被誅殺。

「快!阻止他!」

「媽的,炙陽爆!」

…………

這樣的一幕又刺激的萊復興等人驚怒欲絕,一道道身影都快速抓著聖器施展神通追殺,但江守的神級風雲突變在此時施展開來,絕對是猶如鬼神般莫測變幻,噗噗噗的風聚風散,一次閃現江守就是一刀斬出,專門對準那些沒能榮登天脈榜的大族天才,一刀一個。

「嘭嘭嘭!」

「噗啪!」

……

並沒有和萊復興等人廝殺,因為江守知道就算現在的他,也沒辦法快速解決那種檔次的對手,不過現在他只是針對那些實力較弱的,那就是屠雞殺狗一般,短短几息,哪怕有幾次江守也避之不及,被快速撲來的萊復興萊復歡一劍一槍刺中,可那些小傷對他來說根本不礙一點事。

二十多個呼吸。

大草原之上一道道身影都是尖叫著玩命施展逃命秘武,一蓬蓬血雨飄灑中,實力較弱的人群已經有七八人逃到了數十里或者上百裡外,滿臉驚恐的看向當地。

而當地也已有八人被一刀兩段,化為殘屍隕落。

五天前,萊復興等人追殺江守時足有27人,死在江守手中七個,剩下的20人卻又在這五天里不斷尋找搜索,靠著傳訊玉簡的聯繫,這群人又增加到了26個。

可在江守狂猛無匹的搏殺中,這群人也幾乎有七成都在第一時間被嚇破了膽,這些被嚇破膽的何止是沒登上天脈榜的?就是位列27的萊復宇、24位的周卓陽,此時都驚得心膽俱裂。


太兇殘了啊!

雖然幾天前的江守也兇殘的不像話,但幾天前和現在相比,那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存在。

「風雲突變!」

就在眾人心膽俱裂中,江守又是一聲低喝,身子一閃消失,再次出現已經到了數十裡外,那裡是之前一個剛靠秘武逃竄的武者,江守剛一出現就抵達了那武者數裡外,當場嚇得那位亡魂皆冒,屁滾尿流就要催動秘武繼續逃竄。

但他身上剛泛起一層血霧,那血霧還沒有炸裂,江守的身影已經抵達對方身後,一刀出江守就又消失,當他又抵達了數十裡外另一道身影附近時,之前被一刀斬下的武者才嘭的一下化為兩截掉落大地。

「殺,殺!!」

「啊~」

…………

如此一幕幕再次看瘋了許多人,萊復歡萊復興都是瘋狂怒吼著運轉武技疾馳而出,而那些實力低弱些的卻是鬼哭狼嚎的怪叫一聲就紛紛向更遠處奔逃。

………………………

「呼哧~呼哧~」

「呼轟~」

……

片刻后,茫茫草原高空,江守提著風姿迎空漂浮,左右血紅色煙雲聚散開合,捲起一層層濃郁的血腥氣味。

而在江守左右則是萊復興、萊復宏、周卓陽七人。

是的,只有七人了,這七人也全是天脈榜前五十的強者,至於其他人已經一個不落全部橫死。

那些人雖然逃得快,而且逃竄的時候還是向四面八方擴散著逃竄,但江守運轉神級風雨突變的速度也太詭詐迅猛,硬是分散著追逐一刀刀斬敵於刀下。

而迄今為止,萊氏、周氏、黃氏等大豪族的超級天才死在他手中的已經足有26人,若是加上死在冰河露語之下的萊復京,那就是27人的損失了。

血腥的屠殺之後江守身上身下也多出了好幾道劍傷、槍傷,最嚴重的一處也是貫穿了他身軀的,但對這些江守卻根本毫不在意,只是冷笑著看向左右。

左右一個個身影都是強壓著顫慄,硬著頭皮呼吸粗重的死盯著江守,可以看得出除了排名第五的萊復歡和排名第九的萊復興之外,其他五個眼中都寫滿了驚懼。

又一陣血紅色冷風吹過,對面呼哧呼哧喘著粗氣的萊復歡剛想開口說什麼,江守就身子一閃再次消失。

「小心!!」

他剛一消失,一層層武意就也從幾人手中脫籠而出,一片片天地靈氣被鎮壓中,本就傷勢不輕的萊復宇身後卻突然間風系靈氣跌宕,剛一感受到自己掌控的武意被衝散,萊復宏就屁滾尿流的運轉秘武遠遁。

「血雨腥風!」

「颶風九爆!」


……

萊復宇潰逃,萊復興等人也齊齊攻殺向那片風系靈氣波動地時,江守的身子卻出現在了周卓陽身後,一刀血雨腥風九重勁,外加大師級颶風九爆轟然炸裂。

一刀下聖器脫飛,護甲碎裂,周卓陽卻也駭然的運轉秘武閃遁。

但江守下一息卻又突兀出現在了戰圈外正慶幸的萊復宇身後,又一式血雨腥風。

接連多次施展秘武付出極大代價,來不及再次激發秘武的萊復宇也只能亡命運轉普通神通飛遁,可江守速度更快,刷的從萊復宇身側閃過。

萊氏第四天才,萊復宇身死!

「還有六個!」

斬殺萊復宇,江守平靜的話音才在虛空中泛響,一句話並不帶什麼殘酷,卻平靜的幾乎不帶絲毫感情,當場刺激的剩餘六人都是一腔寒氣直涌心頭。RS 「是我聽錯了,還是他說錯了?他竟然想把我們六人一網打盡?」

「哈,好大一個笑話!你在我們面前除了躲躲藏藏,不敢正面交戰之外,還能有什麼實力?」

……

一股股寒氣直涌心頭,剎那后,周卓陽和另一個黃氏內的天才黃恆古才放聲大笑,兩人的笑聲里都帶著無窮癲狂,只不過在癲狂之下卻也有一股難掩的懼意。

江守剛才的話意思的確很明顯,是要把他們六個全部誅殺!

這是開玩笑么?

但他們突然就有種感覺,對方不止可以這麼說,似乎也真不是沒希望做到,哪怕他們這六人最強是天脈榜第五,最弱也是天脈榜第42位的黃恆古,這放在哪裡都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

可是親眼看著江守在他們不斷追殺下,一刀刀誅滅那麼多來自幾大勢力的超級天才,而且別忘了,江守還有一招可以燃燒生命的絕殺刀決,幾天前他只是六重,就靠著那刀決一次次抗衡擊退萊復歡,然後逃竄。

而這一次自從江守出現后,還從沒施展過那刀決呢。

所以周卓陽和黃恆古的笑聲下,真有太多的恐懼。

萊復歡萊復興卻沒笑,只是凝重無比的看著江守,每個人眼中似乎都在噴火,氣氛凝滯幾息,萊復歡才突然動了。

「覆水劍!!」

一道水波驚鴻直線掠過天際,奔殺向江守時層層疊疊陰柔水之力突兀湧現,一浪疊一浪猶如蛛網一樣圍困著江守左右。

「焚窮槍決!」

和萊復歡同時的動作,萊復興一槍掃出,一道炙熱的仿若要融化大地的槍芒也直線穿透而下。

就是正在心虛的大笑著的周卓陽同樣彎弓就是爆射。

………………

「還有五個!」

風起風落、雲聚雲散,殺機沸騰的茫茫草原上空幾道身影猶如極光一般來回穿梭,道道猙獰劍氣刀氣攪得天空雲霧翻滾沸騰。

等江守又一次靠著風雲突變閃爍消失,他上一瞬間出現之地,黃氏黃恆古,死!

任由胸前一道洞穿式劍傷向外淌著熱血,就是大腿處同樣有一個猙獰槍傷,大拇指粗的創口內都可以看見碎裂的森森白骨,可江守眼都沒眨一下,只是冷靜的看著前方左右五道還懸立的身影,平靜的開口。

是的,只剩下五個了!

一句話之下,一樣在急喘著粗氣的萊復歡頓時一滯,眼瞳都猛地收縮在了一起,這個瘋子!關鍵是江守不止是瘋子,還有和那種瘋狂相匹配的實力!

他真的又在幾人全力追殺中反殺了黃恆古,哪怕也為此受了傷,但想想多日前不管對方受多重的傷最終還能逃掉,而且現在又殺機騰騰殺了回來?萊復歡都突然怕了,手都有些顫抖。

萊復興一樣雙眼緊眯,身軀綳直,惡狠狠盯著江守時難掩心中慌亂。

至於周卓陽卻是猛地吞咽了一下喉頭,一張臉全是崩潰,身子也開始後退。

若說周卓陽還只是後退幾步,剩下的五人中一個短髮青年則是深深看了江守一眼,看看其胸前大腿的創傷,再看看江守平靜無波的表情,而後頭也不回亡命逃竄。

…「該死,你這個瘋子,爺爺不陪你玩了!!媽的,你這個變態!」

短髮青年亡命飛遁中,一聲充滿憤怒和驚懼的驚呼才遠遠傳來。

這樣的一幕也讓萊復興和周卓陽等人再次一愣,再跟著,這幾位里僅有的一位女性天才才也尖叫一聲,白著臉就向外逃竄。

但江守又哪裡能讓那兩位輕鬆逃竄?

「風雲突變!」

伴隨著一聲輕喝,江守的身子直接在人前消失,一次閃爍十多里,直追到那短髮青年後方數裡外,再一次閃爍后江守已經拉著殘忍的刀光橫掃天際。

「小心!!」

後方又響起一聲聲尖銳的驚呼,但呼聲里,這一次就是萊復歡和萊復興也沒有急著趕來救援,他們幾個反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沉默一息后就嘩的一聲散開,向著三個方向急掠而出。

「江守小賊,今日之恥等出了外府,我再和你詳細算清楚!!」

遠遠急遁中,萊復歡也充滿了驚怒和驚懼的話音才遠遠傳開。

江守不理不顧,只是運轉絕刀經一刀刀斬出,第一刀斬空,被短髮青年靠著秘武挪移躲閃,第二刀下他就又繼續追殺。


唰唰唰!

短短几個呼吸,短髮青年才慘叫一聲從高空跌落。

似乎是聽到了那慘叫,之前四散逃竄開的萊復歡等人突然就急急加速,比之前更加狼狽慌張,逃的更快更急。

「還有四個,這四位想逃,也沒那麼容易!」看著遠遠逃遁的身影,江守也並不見多少色變,冷喝一聲后他就立刻選擇了萊復歡奔逃的方向,運轉風雲突變追趕了下去。

之前他的殺戮一直是選擇實力最低的那批人,可現在他卻想斬殺實力最強的那個。

一道道刀光直線閃爍,江守追逐著萊復歡的身影越追越近,不過幾十個呼吸后就已經又一閃爍,運轉血雨腥風一刀重重斬出。

「小賊,你敢?!」

萊復歡怒極而笑,本來他被逼的逃竄已經是奇恥大辱,而他想著自己實力是人群中最強的,江守應該不會追殺他,只會像以前一樣追殺實力低的,現在竟然真是他被追殺,而且他還被快速追上……

暴怒聲下萊復歡一劍反刺,劍光和刀光重重撞擊在一起,下一息卻是江守身軀凝滯,萊復歡則踉蹌倒退,倒退中他眼中也閃過一絲濃濃的驚駭。

只是普通神通刀決,他竟然不敵江守?而且他早知道小賊刀式沉重的無法想象,所以在之前一劍中不止施展了自己的神通劍訣,還施加了能讓劍訣暴增一倍威能的秘武,可就是這樣,還是不敵??

「血雨腥風!」

江守又一刀九重勁重重斬出,同時還附加了最強的颶風九爆之力!

「轟轟轟~」

每一刀斬出都攜帶雷霆萬鈞之力,哪怕萊復歡實力強橫,在這一刀刀之下還是不斷被斬擊的踉蹌後退,更是在後退中被震得血水橫溢。當然,從江守施展神級血雨腥風九重勁,一刀就幾乎能擊潰萊復宇、黃恆古等的聖器,而萊復歡只是不斷退步,這已經看出這位有多強橫了。

可江守一身神力就足以媲美雙系九重運轉複合武技全部爆發之威,再加上他的修為,如此恐怖的氣力再來一個九倍爆發,那種力量已經幾乎超越通靈期了,一刀刀斬落後萊復歡還是不斷受創,接連十多刀,這位手中聖器都招架不住如此狂猛撞擊,轟的一聲脫手而飛,至於他的身子也如遭雷擊,不斷顫抖中刷的一聲就遠遁消失。

…這已經是萊復歡運轉秘武逃遁,可江守哪裡容得他逃竄?風雲突變一式閃爍就又直追而上!

「小賊,……」

「轟~」

…………

片刻后,高高雲端之上江守持刀站立,一身修為和肉身力氣也接近耗空,不過在激烈的廝殺之後,堂堂萊國太子還是飲恨江守刀下。

終於斬殺了萊復歡,江守的臉色一片輕鬆,哪怕在他擊殺這位太子殿下時,萊復興和周卓陽,還有那個二十七八歲的飛陸宗秀氣女子已經全部逃了個無影無蹤,但他也早有辦法追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