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其實他多少已經能夠猜到一點了“九竅者爲尊”而自身便身負九竅玲瓏心,也就是說,這土山道人應該是來幫助自己聽命於自己的。

2020 年 10 月 28 日

“貧道今日前來其實也是爲了見見富貴口中那那位神人還有就是需要驗證一下你的身份”土山道人說到這,神情嚴肅了起來。

陳若柯皺眉道:“驗證身份?”

土山道人同樣神情一凜:“沒錯,就是······”

土山道人摸了摸手指。

陳若柯會意道:“你是說那枚鬼戒?”

“鬼戒?原來那枚戒指叫做鬼戒啊”土山道人一副恍然大悟的說道“這個名字確實適合,怪不得當時可以發揮那麼的大的威能”隨即又是心有餘悸的說道。

“在這呢”陳若柯說着將左手食指亮了出來,正是那枚墨黑色的戒子。

“少主!”

“額······少主?!”

王胖子在一旁有些摸不着頭腦的看着自己的師傅還有陳若柯。

“道長快快請起,您這是折煞小子啊”陳若柯受之有愧,他到現在還沒弄明白眼前的事情呢,尤其是土山道人叫自己爲少主?難道是這枚戒子?

陳若柯若有所思,不過現在還是在咖啡廳呢,面前一老一少兩個胖子跪在自己面前也不是事啊。

“兩位快快請起,有什麼事情起來再說!”

陳若柯急忙說道。

稍後,土山道人還有王胖子各自歸位之後,土山道人一臉嚴肅的說道:“當初千機老人離開的時候說道這枚戒子在誰手上誰就是道門傳人,也就是我們幾個老傢伙需要輔佐之人!”

“這······”

陳若柯有點,懵逼的看着面前一臉嚴肅的土山道人。

“道長,您······您說的輔佐我?老傢伙也沒說過啊”陳若柯問道。

“六道之首,道門爲尊,千機老人是道門掌門,當初由於特殊原因六道諸人被遣散,當初千機老人說過,終有一日會有人回來重新聚齊六道,再現道門輝煌!”

雖然剛纔兩個大男人一下子跪在自己面前在這小小的咖啡廳引起了不小的騷動,但幾分鐘過去之後,剛纔的騷動已經沒有了。

謝少的心尖摯寵 “道門?六道聚首?

陳若柯現在還是迷迷糊糊的呢,他只記得老傢伙曾經說過自己需要收服什麼六道之人,但卻沒有說過復興什麼道門啊,自己是道門傳人沒錯,但自己可不想過那種打打殺殺的生活”陳若柯悶悶的想道。 “少主,想當初我們幾個老傢伙都是跟隨老掌門南征北戰,沒有他的話我們早就不知道被埋在哪還是暴屍荒野了,可以說千機老人對我們是有再造之恩,他吩咐我們要輔佐你重鎮道門之威,我們定會盡心盡力輔佐與你”土山道人一臉凝重的說道。

陳若柯連忙推脫到:“道長您嚴重了,我······我現在對很多事情還都不是很清楚呢,而且那老傢伙也沒有和我說過什麼復興啊,只是隱約和我說過我是道門的人,但我只想過安安定定的日子,道長,什麼復興道門的事情您還是找別人吧”

“少主!”土山道人連忙喊道。

“停!我不是什麼少主,那老傢伙有什麼吩咐我也不管我只知道他給我找了個貌美如花的媳婦,而且這幾天剛剛對我的態度有所改變,我不會和你們去過那種打打殺殺的日子,更何況我還只是一個瞎子,我什麼都幹不了啊”陳若柯苦笑着說道。

想起雲凌萱對自己的轉變,陳若柯心底不禁一暖。

“這······”

土山道人還想說什麼,但卻被陳若柯制止了。

不過土山道人還是說道:“少主,這是您的命數,我們人道修士信命數,您的命數如此,是躲不過的,既然現在您不想聽從老掌門的意思,我想不久之後您肯定會走上這條路的”

“那到時候再說吧,反正現在我是不會想那些事”陳若柯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少主,這樣的話我就先將富貴留在您身邊照顧您吧,他現在也有點小能耐,有些事或許可以幫到您”土山道人將目光轉向王胖子。

“這個,好吧”陳若柯想了想說道。

後天還得去替李潔夫妻解決點問題,正好也需要王胖子的幫忙,所以並未推辭。

“那好吧,如果有什麼事您可以讓富貴通知老朽,老朽定當及時趕到”土山道人再次說了一句。

隨後便被陳若柯無情的趕走了,留下王胖子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對面的陳若柯。

昨天還是平等的,今天自己的師傅都在人家面前放下架子,還聲稱要輔佐他,那這傢伙很明顯就是師傅一直唸叨的“咱們道門的掌門的孫子了”更何況自己這做弟子的?

鳳飛庭外 “額,胖子,咱們各論各的,你我之間和你師傅沒有關係”陳若柯似乎是感覺到了胖子的想法,笑了笑說道。

“那,那好吧”胖子尷尬而撓了撓頭。

說實話,真讓胖子管一個和自己差不多歲數的青年叫什麼少主,他還真不習慣,不過胖子依舊還是陳哥陳哥的叫着。

兩人又閒聊了一會兒就準備回家了。

陳若柯走在前面,王胖子跟在後面,就在兩人將要出門的時候,陳若柯突然被人撞了一下,然後那人慌忙的向着咖啡廳裏面跑去,連道歉都沒有。

胖子見這情景當時就不樂意了,剛想發作便被陳若柯攔了下來,搖頭示意自己沒有事情,因此胖子也沒有再去追究。

不過出去之後想買點早點的時候,陳若柯發現自己身上的錢包沒了,陳若柯第一個念頭便是被偷了。

隨即,陳若柯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王胖子問清原因之後,當即急了起來,這就吵吵着要回去找那個小子,單陳若柯確實笑而不語。

隨後王胖子跟在陳若柯身後再次一前一後走進咖啡廳。

此時,咖啡廳裏的人已經漸漸多了起來,王胖子掃視了一下咖啡廳裏面的人並沒有剛纔那個撞人的小子。

“陳哥,裏面沒有”

“那小子偷了錢包之候不會這麼明目張膽的清點贓物的,廁所看看吧”

陳若柯摸着鼻子笑了一聲說道。

王胖子剛剛想動身前去查看一番,卻被陳若柯伸手攔了下來。

“這樣吧,咱們找個位置坐下,我讓人去辦”

“啊?”

王胖子有些摸不着頭腦,現在就他倆人,除了王胖子能去查看,還能有誰?

陳若柯也沒有解釋,而是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幾秒之後,一個活脫脫的漂亮大姑娘站在了兩人面前。

“這······”

王胖子本就是人道修士,對鬼怪之類的感覺異常敏感,而且他早就已經開了天眼,也是方便自己做生意。

王胖子看着眼前一身古裝的美女,有些目瞪口呆。

“這是小妖,這是王胖子”

陳若柯介紹到。

“小妖見過王公子”

小妖輕微欠身,施施然的說道。

“小,小妖姑娘你好”

王胖子不知道陳若柯這是何意,雖然說咖啡廳中沒有人能夠看到小妖,但就這麼明目張膽的將一隻鬼放出來可不是什麼好事。

“放心吧,沒事”

然後陳若柯轉頭看向小妖:“小妖,剛纔有一個小混混偷了我的錢包,你去看看順便給他一點就教訓,雖然咱是村裏人,但也不能讓人欺負不是?”陳若柯雖是這麼說,但眼睛中的狡黠那是村裏人應該有的?

王胖子聽陳若柯如此說便知道後面將會發生什麼了,不由得想到:“這陳哥看着人畜無害,真沒想到也是一肚子壞水兒,不過,我喜歡”王胖子猥瑣的笑着。

“呵呵,小妖明白”

隨即,小妖的身子便盪悠悠的向着洗手間的方向飄了過去。

“要不要去看看?”

“當然要了,以前只是捉鬼,還從沒幫這鬼一起收拾人呢”王胖子笑了笑說道。

小妖已經看到了一個染着黃毛的小青年正在洗手間裏清點贓物呢,而且還不止一個錢包,足足有三十多個。

門外的王胖子對着陳若柯小聲說道小偷投了三十多個錢包之後,兩人都有些匪夷所思,一個小偷竟然能夠偷到這麼多!

小妖看向門外的陳若柯,只見陳若柯點了點頭。

正在那喜滋滋的清點錢包裏的錢的小偷還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被人盯上了,確切點說是被鬼盯上了!

就在這時,洗手間的門突然沒有徵兆的打開了,隨後一陣陰風颳過,進入洗手間。

黃毛青年身體一哆嗦,看見只是門被打開了並沒有人,這才舒了口氣,起身走到門口將門關上,回到原來的位置繼續清點贓物。

“帥哥哥~”

一道嗲嗲的聲音在洗手間突兀的響了起來。

黃毛青年身體一怔擡起頭便看見一個美女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媚眼如絲,有着說不出的誘惑。

黃毛青年似乎忘記了自己現在在幹什麼,一愣神之後臉上露出一絲壞笑:“嘿嘿,小美女?這可是男洗手間你進來想幹什麼?”黃毛青年說着身子不斷地向着小妖靠近。

“小女子可能是走錯了地方,有打擾之處還請先生見諒”小妖恍然大悟一般說道。

黃毛青年看着小妖那精緻的面龐,光滑的皮膚,還有那絕世的容顏,怎麼可能會相信小妖的話。

小妖說完便轉過身作勢要想着門外走去。

小青年眼珠子滴溜溜轉了轉:“這小丫頭不會是看見哥哥偷技高超故意來勾引我的吧”心裏不住地思量着。

見小妖馬上就要走到門口,黃毛青年也不再理會那麼多了,不管這小丫頭是來幹什麼的,長得這麼漂亮而且還撞見了自己清點贓物,無論哪一點都是不能放過她的。

黃毛青年一個箭步衝了上去,從小妖身後將其抱住,雙手緊緊地箍着小妖的細腰,口中不斷地吐出污言穢語:“小美女,你是不是故意來勾引哥哥啊,哥哥這就滿足你,在洗手間或許也不錯哦”

黃毛青年兀自****的想着。

卻沒有注意到背對着他的小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小哥哥,你確定要在這和小妖?” 妲己很忙:妖妃要直播 小妖依舊是嗲嗲的說道。

“那是當然,哥哥我感覺能夠在這裏和美女你共赴雲雨,對就是共赴雲雨定是另一番人間盛事!”青年眼神中的****更盛,看着小妖那讓人發瘋的側臉說道。

“呵呵,那······”

小妖沒有說完而是緩緩的轉過臉。

準確的說是,此時小妖的臉已經正對着那黃毛青年了,小妖的頭直接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旋轉,前胸成了後背。

“呵呵,小美女你想說······”

黃毛青年還想說什麼,但下一刻卻愣在了原地,雙目之中有着說不出的驚恐,忽的一下子撒開了箍在小妖身上的雙手。蹬蹬蹬退後幾步,一下子癱坐在地上。

“這······”

青年看到小妖這個樣子那還能不知道自己遭遇了什麼,顫巍巍的說道:“那個······小姐,不,大姐小人知錯了,你一定要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我吧······”黃毛青年說着鼻涕哈喇子就流了下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青年的襠部也有着一片明顯的溼痕······

小妖一愣,這還沒有嚇他呢,就已經這個樣子了,如果······小妖明亮的眸子一轉,心裏又在打着什麼壞主意。

突然間,小妖的臉一下子變了,前一刻還是傾國傾城的美女下一刻,直接變成了臉色慘白,雙目中只剩下眼白,還有着長長的血痕掛在鼻翼兩旁,霎時間,洗手間內的燈忽明忽暗,在這狹小的空間中颳起了陣陣陰風······

“啊!”

一聲驚呼從洗手間傳出。

咖啡廳梨的工作人員聽聞呼聲急忙趕到洗手間。

但是來到這之後,什麼都沒有,踢開洗手間的門只看見一個黃毛青年癱軟在地上,嘴角掛着淡淡的血跡,襠部屎尿橫流,弄得整個洗手間臭氣熏天,常人根本就沒有辦法進去,在小青年身體不遠處還有這一堆錢包。

不一會兒,經理來到之後,看到從洗手間裏的慘相,不由得捂住了鼻子說道:“報警,快報警”因爲小青年嘴角掛着血跡,所有看到人都認爲這人已經死了。

此時,小妖已經回到了鬼戒之中,王胖子跟在陳若柯身後一臉無奈的看着眼前的青年。

“陳哥,是不是太狠了點啊”王胖子想起那黃毛小青年的慘相不忍的咧嘴說道。

其實那小青年沒死,嘴角的血跡是因爲被小妖嚇破了苦膽才流出來的。

“一般般了,他偷了那麼多錢包,還不知道這裏面有沒有哪家窮苦人家的救命錢或者是一家子的積蓄什麼的,這麼對她算是輕的”陳若柯淡淡的說道。

他是從窮日子裏過來的,雖然現在找了個總裁老婆,生活衣食無憂,但是骨子裏還是那麼實誠,也可能是小時候武俠小說看多了,心裏有一股俠義心腸。

“好吧,其實我也感覺那小子確實挺不是東西的”王胖子笑嘻嘻的說道。 陳若柯和王胖子再交代了幾句關於李潔夫妻的事情便獨自回家了,回到家之換上門衛服老老實實的領着黑子到門衛室待着了。

兩天的時間,陳若柯一直在研究老傢伙給他的陣道,尤其是着重研究了通陰陣,因爲明天就是十五月圓之夜,陰氣最盛之時,借天地之氣才能將通陰陣的威力發揮出來,也才能確確保王國慶能夠到達冥界還能夠保住李潔的性命。

這兩天陳若柯抽了個時間到醫院看望了一下小玲玲,玲玲恢復得還不錯,見到陳若柯去看她,高興地不得了,在醫院,陳若柯又再次囑咐了李潔一些事情便回到家準備明天的事情。

十五這一天中午。

陳若柯在客廳中想着如何和雲凌萱撒謊,晚上要幫李潔夫妻可能會很晚纔回來,想了想還是說道:“老婆,晚上??????我有個朋友要我去吃飯可能要晚些回來”陳若柯一臉的尷尬。

“朋友?你在h市有朋友?”雲凌萱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陳若柯。

“我······玲玲就是我的朋友啊,還有他的父母,今晚是李姐要請我吃飯,感謝我救了玲玲”陳若柯扯謊道。

雲凌萱也知道了陳若柯在鬼神方面有些能耐,而且玲玲那小姑娘也是陳若柯救回來的,這些事情那天在車上雲凌萱就已經知道了。

雲凌萱想了想,突然間冒出一句:“那你這一次是不是······還去捉鬼啊”

“啊?!”

陳若柯驚呼一聲,自家老婆原本對自己冷冰冰的,和自己說話也是這幾天的事情而已,現在竟然在自己面前露出一副非常好奇的小女生的樣子。

“那個······不是捉鬼,我又不是道士”

“那你去幹什麼?”雲凌萱狐疑的看着一臉尷尬的陳若柯。

“我···其實···”陳若柯也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告訴她真相,如果告訴她怕她接受不了,不告訴的話,憑藉自家老婆的情況以後也少不得會經歷這樣的事情。猶豫再三之下還是決定要告訴她。

陳若柯想了想還是比較委婉的說道:“其實這一次不是去捉鬼,而是去幫鬼”隨後陳若柯還是講李潔夫妻的事情告訴了雲凌萱,但是將很多事情都隱瞞了起來。

雲凌萱聽完之後一臉的驚愕,顯然這對他來說是沒有辦法理解的,但是消化了一下之後竟然說道:“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嗎?”雲凌萱說出來之後有些害羞的低下了頭。

“嘎”

陳若柯瞬間僵住了。

但是再次看到雲凌萱那好奇的大眼睛,確定自己沒有聽錯:“老婆,這事可不好玩,而且,而且我道行不夠深,還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萬一到時候有什麼危險,那······”陳若柯結結巴巴的說道。

她實在想不到平時看起來冰山女神一般的雲凌萱竟然會對這種事情感興趣。

“你到底讓不讓我去!”

雲凌萱看陳若柯的樣子有些爲難,當即臉色冷了下來,一副威脅的語氣說道。

陳若柯見雲凌萱是真的想去,也不好阻止了,一臉爲難的說到:“去是可以去,但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到時候千萬不能出現什麼意外,否則我可顧不了你啊”

“這不就得了,你放心吧,我自己會照顧自己”雲凌萱一臉的好奇,像一個好奇寶寶一般陳若柯實在是不明白,平時高高在上的冰山女神怎麼會對這種事情感興趣······

“那我晚上需要準備什麼嗎?”雲凌萱小心翼翼的問道。兩隻大眼睛吧吧的看着陳若柯。

“那個,老婆你別這麼看着我,我不習慣”

“切,你是盲人你看不見我的”雲凌萱小嘴撇了撇說道。

陳若柯無奈的搖了搖頭,從自己救了玲玲之後,雲凌萱對自己的態度可謂是以一種光速在轉好啊。

陳若柯答應帶上雲凌萱但在路上還一再的囑咐要照顧好自己之類的話,像一個嘮叨的大媽一般。

十幾分鍾之後,陳若柯帶着雲凌萱這個大美女來到李潔門外,恰巧王胖子也是剛剛到。

“這是,嫂子?”王胖子有些驚訝,顯然不會想到陳若柯會帶着自己媳婦來,尤其是這麼危險的事情。

“是”

“你是王兄弟吧,你好,我是雲凌萱”雲凌萱知書達理的笑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