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其實也不過才大半年沒見過,柯喬幽卻覺得眼前的人好像蒼老了許多,不過才50出頭的年齡,頭髮幾乎已經全部發白,臉上的皺紋也很深。

2021 年 1 月 10 日

柯喬幽看著面前的場景,大概是醫院安靜肅穆的環境總是能讓人心情寧靜下來,再加上眼前的人一臉孱弱滄桑的樣子。

她似是有些出神,像是久違地,沒有帶著滿心的戒備,滿心的疲倦,唯有感到些許無力,對時間的,對生命的,對自己的,看著眼前這張熟悉的臉。

柯建國站在柯喬幽身側,沒有出聲。許久,柯喬幽壓低聲音道:「二叔,我們出去一下吧,我和你商量點事。」

柯建國點了點頭,兩人先後走了出去,柯建國走在後面帶上了病房的門,然後和柯喬幽一起走到走廊盡頭。

柯喬幽轉過身子,抬頭看著柯建國:「二叔,我想早點帶我爸去Q市去做一下檢查,能麻煩你和我一起去嗎?」

柯建國笑了下:「當然,說什麼麻煩不麻煩。正好這幾天我也沒接到活兒,正閑著。反倒是你,你公司那邊要緊嗎?」

柯建國是做建材生意的,平時一般接到單子才有得忙,沒有單子的話就閑置著。

柯喬幽輕輕搖搖頭:「沒事,我和公司請假了,不耽擱。」頓了頓,「我想明天就走,可以嗎?」

「行,你爸的點滴等會估計就可以輸完了。那今晚是要讓他住院還是出院回家。」

柯喬幽想了想,問道:「他這兩天情況怎麼樣?」

「還行,稍微有點肢體不協調,但還是可以走的。」

「那回家吧。明天去Q市比較方便,家裡睡著也比醫院睡著舒服些。」

柯建國:「那行,我現在去辦出院手續。」

柯喬幽馬上道:「我去吧。」

柯建國搖了搖頭:「不用了。我這兩天都在這裡,比較熟,你回來一趟應該也挺累的,就別忙活這些了。」

柯喬幽笑了笑:「那行,謝謝二叔了。」

柯喬幽看著柯建國的背影遠去之後,拿出手機查明天去往Q市的動車票。 強!太強大,強的匪夷所思,強的讓人難以置信,強的揚手間便可以輕鬆接住孟簡八十萬均的一刀,一腳將李默踹的喪失戰鬥力,他們二人可都是闖入試練塔三十五層的高手啊!現在卻扛不住陳落的一招!這個人太狂了!狂的敢當著天空、天罡、北斗三家榮耀團的三百成員的面暴打他們的隊長,甚至將他們摁的跪在地上。

靜!

死一般的靜寂!

三家榮耀團三百餘人也被陳落的雷霆手段嚇破了膽兒,站在那裡,驚恐著,駭然著,他們互相看了看,卻是誰也不敢出手,其一是這個人實力太過詭異強大,其二是隊長被打趴了,沒人抗事兒,到時候學府追究下來,恐怕不會輕饒。

還有一位隊長安穩的站在那裡,正是天空榮耀團的葉鴻,原本準備動手的他看見李默被一腳踹成了那副模樣,哪裡還敢動手,天空榮耀團的百餘人站在那裡全部看向葉鴻,只要葉鴻一聲令下,他們就會全部祭出攻擊,可是葉鴻沒有,說實話,他不敢,因為他很清楚一旦下令,就意味著觸犯了學府的規則,更重要的是,這麼多人一起動手,輕重無法控制,若是鬧出人命的話,以他的身份還承擔不起這個責任,今天聚集這麼多成員,也只是助威,畢竟這是學府,不是外面。

當那陳落一眼掃來時,葉鴻心中不由一顫,呼吸也隨之急促,說道:「此人在擂台之外惡意傷人已然觸犯學府規則,不知封隊長為何不下令拿人」

在人群之中還站著二十餘人,正是以封彪為首的二十位執法堂的執法員。

「葉大隊長,我可是等著你下令呢。」

封彪看起來為人比較陰險,臉上掛著難以捉摸的笑意,他這話明顯是諷刺葉鴻不敢下令榮耀團動手。

「你!」葉鴻一時語塞,卻也不敢反駁。

封彪走過來,一邊鼓掌說道:「厲害!當真是厲害!狂妄,當真是狂妄的緊,沒想到這一屆出了一位如此了得的新學員,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本來我還期待著這三位隊長下令動手會有一場好戲,現在看來,孟簡、李默都沒有這個膽子,葉鴻更沒有,當真是讓我白白高興一場。」

「你叫陳落是,今天你讓我看了一場好戲,不錯,很不錯,只是你今曰的行為已然觸犯了學府律令,所以,還是乖乖跟我走一趟。」

沒有人回應他,此間陳落靜靜的站在那裡,微微低著頭,他的臉色似乎看起來並不太好,眉宇深深凝皺,閉著眼,彷彿在極力剋制著什麼,的確如此,就在剛才他發現自己的靈海突然發生異變,大曰靈元不安分的暴躁起來,似若要自行運轉一樣,不止大曰靈元,吞天噬地功法也是如此,變異火山,乃至那條龍靈也都莫名其妙的竄出來發出憤怒的嘶吼,就連溫和的太陰靈元也都欲要自行運轉。


它們彷彿受到了什麼刺激一樣一個個如同憤怒的老虎一樣似若要衝破牢籠大開殺戒。究竟發生了什麼。不知道,陳落也不知為什麼,因為就連他自己也像似受到了什麼刺激,想殺人!想飲血!這種感覺尤為強烈!「陳落,你可是聽見了我的話」封彪不慌不忙的說著,作為執法堂的隊長,他見過太多張狂的學員,雖然驚奇陳落的戰鬥力,但也只是驚奇而已,並不會將其放在眼裡,當然,他依仗的不是實力,而是執法堂這一身份,如此身份在中央學府可要比實力有威懾的多。

「喂,這裡並不是禁斗區域,陳落出手,但並未觸犯學府的律令。」

落櫻站了出來,未小妖也緊跟其後,說道:「況且是擂台之戰,根本不會觸犯律令。」

「哦原來是未大小姐。」由於落櫻加持著陣法,封彪看不出來,但他認識未小妖,笑道:「這裡的確不是禁斗區域,陳落打的也的確是擂台之戰,不過他出手打傷孟簡、李默二人,已是觸犯了律令。」

「孟簡和李默根本就是咎由自取,怎能怨陳落!」

「呵呵,他們二人咎由自取不假,如若陳落只是出手教訓一下他們,看在未小姐的面子上倒也不打緊,不過陳落明顯不是出手教訓,而是惡意傷人,造成惡劣影響,今天必須將其帶回去,希望未小姐莫要插手才是。」

這時,又有一人站了出來,卻是美幽幽,她抱著水晶書走到陳落旁邊,像似在害怕著什麼,顫顫巍巍的說道:「陳、陳落同學,希望你……你不要動怒,還記得我給你那部名為『上善若水』的心法嗎你可以試著修鍊,這樣……這樣或許……或許可以幫助你。」

眾人不解,不知這美幽幽究竟想做什麼,一直神神叨叨的。

「呵呵,陳落,今天看在未小姐的面子上,我們不為難你,不過希望你能自覺……」封彪正說著,旁邊嬌小的美幽幽突然對她怒喊了一聲:「你就不要再招惹他了好不好!」

她這一喊讓封彪面子有些掛不住,眯眼盯著美幽幽,不客氣的說道:「小妹妹,念你神志不清,今天我不與你計較,這裡沒你的事兒,走開!」

「陳、陳落同學現在的情緒非常不穩定,你幹嘛還招惹他,趁著現在他還沒有動真怒,你們快走,你們惹不起他的。」美幽幽認真而又著急的說著。


「呵呵,中央學府還沒有我們執法堂惹不起的學員。」

「他不會管你是不是執法堂,他不會……他不會的……」美幽幽搖著頭,正欲說話,而這時,陳落突然睜開眼,嚇了美幽幽一跳,落櫻也望過去,驚駭不已,說道:「土豪陳,你的眼睛……」

陳落的眼眸不知何時變得有些猩紅,很可怕,他沒有說話,轉身就往龍蛇院走。

「陳落,站住!」

封彪喊了一聲,無人理會,陳落繼續離開。

「我讓你站住!」

沒用,陳落仿若沒有聽見一樣,繼續朝龍蛇院走去,他現在必須找個僻靜的地方看看自己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靈海之內所有存在都像受到什麼刺激一樣,就連自己也是如此。

「拿下!」

封彪一聲令下,其身後二十位執法員立即衝過去,這二十人的實力並不算強,比之孟簡都不如,他們之所以敢動手,是因為他們是執法員,擁有執法權,通常情況下,沒有人敢反抗,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反抗他們就等於拘捕,拘捕的罪名一般人是受不起的,是要受到重罰的。

二十位執法員疾馳而去,將陳落給攔了下來。

陳落忽然止步,抬起頭,一雙猩紅的眼眸橫掃開來,嚇的二十位執法員心頭一跳。

「陳落!你最好乖乖的跟我走,若是你敢反抗的話,便是拘捕,拘捕的罪名你根本承受不起,我知道你的實力很強,可你敢動手的話,那就不是拘捕那麼簡單,而是公然毆打執法員,我有權命令場內所有人對你進行緝拿,到時即便你實力再強,也會被打成殘廢,你可要想清楚了,現在跟我走,充其量也不過是蹲個幾天而已,如若你敢動手,不止將你打個殘廢,而且惡意傷害執法員的罪名足以讓你在刑罰塔蹲上三個月!」

沉默的陳落突然轉身,指著封彪,厲喝道:「沒完了是你又算哪根蔥」

「放肆!」封彪暴喝一聲:「我是執法堂的隊長封彪!」

「滾你大爺!我管你什麼執法堂。」

「你敢罵我!」

「罵你都是輕的!」陳落眼眸之中閃著詭異的猩紅之光,森然大喝道:「再敢給我羅嗦,今天連你們執法堂一塊收拾!」

「你敢!」封彪氣的滿臉漲紅!

「草你大爺!睜開你的狗眼瞧瞧老子敢不敢!」

咻的一聲,陳落身影閃爍,瞬間而至,出現在封彪對面,揚起手一把掐住封彪的脖子,抬起右手,一巴掌扣在他的頭頂,砰的一聲,封彪被扣的口鼻噴血,砰砰砰!連續扣了三下,封彪已是頭破血流!

看見這一幕,眾人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氣,這陳落當真是張狂至極,不止拘捕,竟然還敢出手打執法員,而且打的還是執法隊長,這罪名可是太大了,因為誰都知道執法員代表著執法堂,而是執法堂代表著執法殿,執法殿可是代表著學府的律令,你敢出手打執法員,就等於藐視學府的律令,學府對於這種人向來不會輕饒。


落櫻強忍著頭皮發麻衝過去將陳落攔了下來,拽著他的手臂,說道:「土豪陳!你瘋了!他可是執法堂的隊長!你不能這麼打啊!」

陳落怒眼一瞪,直接將落櫻甩出去,指著她喝道:「落櫻,給我滾開,再不滾連你一塊打!」

「你!你瘋了!」落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趁此之際,封彪站起身,不顧自身的傷勢,忍受著劇烈的疼痛,舉起一塊令牌,大聲喊道:「此人惡意傷害執法員,我以執法隊長的身份賦予在場所有學員執法權力,打!給我狠狠的打!學府追究下來,我封彪一力承擔!」

聽見封彪這麼一喊,原本怕承擔責任的葉鴻再也沒有任何顧及,暴喝一聲,起先打出第一道靈訣,隨之其他人見有人出手也不再顧及紛紛出手。 網站顯示票還富餘著,於是柯喬幽訂了明天中午的三張動車票,然後打開微信,找出辛談的名字。


發了條消息:「明天我帶我爸去B城省會的醫院做一下檢查,檢查結果出來了再和你說。」

然後和謝禕禕說了一下基本情況,柯喬幽估計謝禕禕和辛談都在忙,發完信息幾分鐘之後兩人都沒有回信息。

於是她把手機放回包內,俯瞰著窗外。夜晚的B城不像A城那般霓虹閃爍,一副燈光璀璨十分耀眼的樣子。只有路燈和一些店面開著燈光,路上行人寥寥,顯得有幾分靜謐。

柯喬幽面上並沒有什麼表情,也並沒有什麼欣賞夜景的興緻,只是單純不想玩手機,也沒有什麼其他事情可以干,所以無聊打發時間,顯得目光有些放空。

柯建國不一會兒就拿著病歷回來了,柯喬幽先向他說了聲「謝謝」,隨後問道:「二叔,我爸這兩天的醫藥費都是你交的嗎?」

柯建國點了點頭,柯喬幽看著病歷,隨後道:「麻煩二叔了,我把錢轉給你。」

柯建國本不想要,但奈不住柯喬幽一直堅持,最後收下了。

估摸著柯建章點滴快輸完了,柯建國和柯喬幽一起進了病房,柯建章已經醒了。

看見柯喬幽也並不意外,面上也沒有什麼反應,只是眼神沉了幾分,有些閃躲的味道,聽得出的生硬:「你回來了。」

「嗯。等下回家,明天和你去Q市檢查。」柯喬幽走到病床邊,看著他輕聲道。

柯建章沒有反對,等點滴輸完了叫護士來拔針之後,柯喬幽叫了車回去。

到了之後,柯喬幽讓柯建國先回去,然後和柯建章打了聲招呼就上樓回房間去了。

已經將近10點,柯喬幽洗了個澡之後拿出手機,回復了一下謝禕禕和辛談,收拾了一下明天要帶的東西,就睡下了。

次日,吃完晚飯之後,就和柯建國一起出發去動車站了。

到了醫院時已經下午兩點了,柯喬幽讓柯建國照顧柯建章,然後她去忙挂號之類的事情。

等柯建國做完檢查之後已經接近晚上了,三人在當地吃了下飯,就坐動車回去了。

三天後,柯喬幽自己又去了一趟Q市拿檢查報告,被告知懷疑有腦膠質瘤,需要再把患者帶來確診。

確診之後,確定已經是腦膠質瘤中期,柯喬幽說不出確認的那一刻她是什麼感覺,只覺得心裡一陣空蕩蕩的,心像是居無定所般的漂浮著。

「那之後需要什麼治療嗎?」柯喬幽聽到自己的聲音似是比以往沙啞許多,帶著幾分無奈。

「之後會安排手術,患者需要留院觀察。」大概是醫生都見慣了這種場景,柯喬幽對面坐著的醫生不急不緩地道。

「那大概需要多少錢?」這個是柯喬幽無論如何都需要考慮到的,柯建章是沒有什麼存款的,他們家值錢的也就那棟房子,那所有的支出就全部需要柯喬幽這邊支付了。

「保守估計,前前後後大概也要40萬。」

柯建章和柯建國明顯也是被這個數字驚到了,柯建國手放上柯喬幽的肩膀,看著她的眼睛帶著點安慰的味道,聲音溫和:「沒關係,二叔和你一起想辦法。」

柯喬幽頷首,然後看向醫生:「麻煩醫生了。」然後又問了一些需要注意的問題之後,就回病房了。

回到病房后,柯建國表情有些嚴肅地看著柯喬幽:「不然我們回去吧,反正腫瘤這種東西大概治療之後也不會多好。」

柯建國是普通的農民,沒讀過多少書,再加上他們那一邊的人幾乎都是談「瘤」色變,覺得腫瘤就是完全治不好的病,而且確實治療費用太高了,所以才說了這句話。

「你別瞎想,我會想辦法的,你接受治療就行。」明明該是帶著溫情的話語,許是她面無表情,而且語氣有些淡淡,聽起來怎麼都像是很敷衍的樣子。

隨後看向柯建國:「二叔,麻煩你照看一下我爸,我出去一下。」

柯建國自是不會反對,點了點頭,柯喬幽就轉身出了病房,帶上門之後,朝著走廊盡頭走去。

拿出包里的手機,直接撥了個電話出去,對方也很快就接了:「檢查結果出來了?」現在已經中午了,許是謝禕禕正在吃飯,語氣顯得有些含糊不清。

前幾天醫生懷疑可能是腦膠質瘤的時候柯喬幽並沒有告知謝禕禕和辛談,她不想讓他們過於擔心,所以決定還是確診之後再說。

「嗯,二級腦膠質瘤。這個病你了解嗎?」柯喬幽扶著額,語氣有些疲倦,這兩天她沒有上班,卻感覺像是比上班連續幾天加班還要累。

有些話當著柯建國的面不好問,所以柯喬幽便想直接問謝禕禕比較方便。

謝禕禕那邊似是在想著什麼,停頓了許多,才緩緩開口道:「這個病我不是很了解,但據我所知,如果已經達到二級了,估計治療了也只能達到延長生命期的效果,並無法痊癒,複發性很高,而且治療費用不低。」


謝禕禕對柯喬幽知根知底,所以也知道治療費用大概全部都要落在柯喬幽身上,所以也有些頭疼。

「嗯,我明白了。」柯喬幽放下按著太陽穴的手指,抬頭看著窗外,微風拂過,帶來些許涼意,驅散了一些夏天帶來的暑氣,腫瘤啊,腦海里過了一遍著三個字,隨後語氣有些輕飄飄的,「你說,這算不算是因果循環?」

「柯柯…」像是不知道該說什麼,謝禕禕吐出這兩個字后頓了很久,才輕輕道,「總歸,你不欠他的。」

輕笑了一聲,隨後開口道:「養育之恩是無法通過犯過的錯抵掉的,總得還了才行。」

謝禕禕那邊又頓了兩三秒,隨後才道:「我這邊先借你,不行的話,不然你找辛談借一下?」

這個其實柯喬幽一聽到治療費用的時候是有想到過的,但不知怎的,這個念頭只是飄過,然後就馬上像是被刻意忽略掉了一樣被她壓制在心底,沒再浮現出來。 「再看看吧,醫生剛剛說保守估計要40萬。」

像是沒頭沒腦的一句話,但謝禕禕怎麼也認識了柯喬幽這麼多年,形成的默契和對彼此的了解已經能她明白她的言下之意。

這麼大一筆數值,即使對辛談來說這並不算什麼,但是對柯喬幽來說可能是要很久才能還上,更不用說這只是手術的費用,後續的費用估計合計起來也要好幾十萬。

柯喬幽是極其獨立,甚至可以說極度不喜歡依賴別人的人。

哪怕是對於謝禕禕。

大學期間她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做兼職,有時候出點小狀況沒拿到工資她一般也都是撐著過的,偶爾的幾次實在特殊情況找她借錢也是在很短時間之內還上了。

雖然柯喬幽心中是把謝禕禕當成最親近的人,但是她也依舊不喜歡在物質上有什麼欠對方的地方,更不用說這次是這麼大一筆錢。

「嗯。你也可以先從我這裡拿一些。」謝禕禕雖然畢業沒多久,工資不算特別高,但是她的家境還是比柯喬幽好的,手裡的錢一般也比柯喬幽多。

「嗯,我知道。」忽然腦海中閃過她和辛談第一次見面時候的場景,猶豫片刻之後還是開口道:「禕禕,曹源有和你說過他電影的事情嗎?」

謝禕禕愣了一下,隨後馬上get到了她的言下之意:「他好像說過,電影主角還沒有找到。」曹源一向走的是精品路線,而且有ZA這種贊助商撐著,所以製作周期比較長。

而且他一向喜歡挖掘一些新人,哪怕不是科班出身,但是只要氣質長相符合他的要求,他就有辦法讓ta在他的電影里演繹出想要的效果,甚至有幾個公認演技爛的演員在他的電影里的表現也是驚為天人。

「我回頭問問。不過,你確定這個方法會比向辛談求助好?」柯喬幽也並不是還不起,只是可能短期之內,甚至可以說要好幾年才能還上,謝禕禕明白,她並不喜歡這樣。

但是她更不是那種會想要暴露在公眾眼皮底下的人,曹源以往的電影都是叫好又叫座,所以她如果選擇答應做曹源電影的女主,那勢必會引來很多的目光。

柯喬幽驀然想起上次在醫院辛談有些生氣的樣子,輕笑了下,隨後手指按向眉心:「還沒想好,我先跟辛談說一下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