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兩道身影在酒店中不斷交鋒,藍銀草狂亂,漫天飛舞,在空中產生音爆,唐三手中暗器繚亂,毫不留情射向唐雅!

2022 年 1 月 27 日

卻見唐雅紫眸閃爍,手中無銘劍·虛無燃燒著不死鳥火焰,一劍斬下,焚燒萬物,將襲來的暗器焚燒融化,如果不是剛來這個世界,那麼,同樣是暗器對決了。

見唐雅久久不能拿下唐三,顧驀然單手抱著朱竹清,舉起暗黑劍·月暗,毫無技巧的揮劍,以力取勝,一道暗黑劍氣橫空殺向唐三,不留餘力!

「不好,哥,小心!」

一旁的小舞看到這一幕,焦急的朝唐三提醒!

危極,危極,唐三怎麼也沒想到顧驀然才出去不到三分鐘就回來了,面對殺來的暗黑劍氣,手緊握,藍銀草收回,形成一道藍銀草盾,同時不斷旋轉,試圖借著旋轉迂迴之力削弱暗黑劍氣。

可區區藍銀草形成的旋轉護盾怎麼可能擋的下顧驀然不留餘力的暗黑劍氣。

兩者相碰,在唐三難以置信的眼神中,藍銀護盾如同豆腐一樣,輕輕鬆鬆就被暗黑劍氣切開。

「不行,不能留手了!」

唐三依靠鬼影迷蹤不斷後退,左手一柄小錘突然出現,隨後慢慢變大,唐三眼神嚴肅,雙手握錘,猶如萬鈞之力匯聚於手,猛烈揮錘,砸在暗黑劍氣上!

「崩!!」

錘擊劍氣,產生巨響與巨大的反震力,直接將唐三震飛,在地上翻滾好幾圈,最後停在天水女團前方,久久無法站起。

看著連自己一劍都擋不住的唐三,顧驀然眼中閃過失望,現在殺了他太無趣,只有登臨頂峰的唐三,才最有殺的意義!

希望之後的絕望,才是最甜美的果實,而他便是品嘗這果實之人!

唐雅轉身看著抱著朱竹清的顧驀然,無銘劍·虛無收回群聊空間,伸手,從顧驀然手中接過朱竹清。

「好好的一餐就被這樣攪和了,真是倒霉。」

顧驀然環顧四周,狼藉一片,搖搖頭,遺憾道,從懷中取出金魂卡,走向顫顫巍巍的酒店老闆,和顏悅色道:

「抱歉,老闆,把你大廳弄的一團糟,損壞的費用我出一半,另外一半他們出。」

他指著被小舞扶起來的唐三,隨後繼續說道:「當然,如同他們不付的話,另外一半我也付了,畢竟,一個入不敷出的學院怎麼可能賠的了呢。」

「你!!」

唐三捂著左手腕,紅腫一片,他聽到顧驀然的話,怒視他!

這個傢伙,等著,等我製作出更強大的唐門暗器,一定將你碎屍萬段,做成毒人!!

可,顧驀然說的是事實,他們確實沒有錢賠,看著到處都是自己暗器,狼藉遍地的酒店,唐三眼神閃過陰霾,如果不處理好,這會成為史萊克學院的污點,只能等戴老大來了,他是星羅二皇子,最有錢。

顧驀然讓唐雅先上去,自己等店老闆將金魂卡還給他,唐雅點頭,扶著昏迷的朱竹清去自己的豪華房間。

把玩著邪龍之書,顧驀然靠在櫃檯上,看著小舞攙扶著狼狽不堪的唐三,嘴角露出一絲嘲弄,他突然想到,唐昊的斷臂還在系統空間中,等找個時間臂歸原兒。

還有那枚魂導戒指,他明確的感受到裡面有一股生命力,極其微弱,等一下看看到底是什麼。

「你好。」

在顧驀然思考之際,一聲嬌翠欲滴,似水如歌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吸引顧驀然注意。

轉頭一看,水冰兒帶著天水女團走了過來,剛剛正是她出聲,顧驀然有些疑惑,她們找自己有什麼事嗎?

水冰兒看出顧驀然的疑惑,開口問道:

「不知您同伴口中提到的已經放棄武魂這種落後的方式,可以和我們細說一番嗎?」

原來是這個,反正也是等著無聊,就與她們說說吧,也可以借著天水學院傳播一下日月帝國。

將邪龍之龍放下,顧驀然笑著說道:「美女相問,我怎麼會拒絕呢。」

聽道顧驀然叫自己美女,水冰兒面色有些喜悅,一位擁有十萬年魂環的強者如此稱讚自己,她心中不覺升起一股自豪感。

隨後,顧驀然開始了他的長篇大忽悠~

「我們日月帝國不同於天斗,星羅兩大帝國,你們還在依靠武魂,獵取魂環,產生魂技去戰鬥,日月帝國已經不在拘泥於此。」

「那你們通過什麼呢?」

水冰兒還沒開口,一旁的於海柔迫不及待的詢問,顧驀然抬手,金色魂力浮現,不斷在他手中變化出各種形態。

「我們主靠魂力,因為在一萬年前我們日月帝國發現,無論是武魂,還是魂獸,還是天地間的萬物都是依靠魂力的,所以,我們通過不去刻意使用武魂,反之單修鍊魂力,從未開發出獨立於武魂外的魂技。」

「自創魂技!」

一聲驚呼,高挑美女~雪舞道出,顧驀然點點頭。

「沒錯,不知依靠武魂,誕生各種各樣的魂技,比如這樣~」

手對準前方的酒店最後一張完好無損的桌子,一根冰刺緩緩從其手掌浮現~

「咻!」

在天水女團驚訝的眼神中,冰刺直接將前方桌子射穿,沒有絲毫阻礙。

「魂力構造萬物,也就是說無論是風,火,水,冰只要明白其中原理,魂力都能將其演化。」

~

(天水女團收不收呢?)白州出局之後,下一個登場的打者是一壘手山口,這是他預選賽第一次先發,雖然總是作為前園的替補選手,但是他和前園的實力實際上是不相上下的。

雖然這一次先發是連他本人都沒有想到的,不過這種表現的機會他自然會牢牢的抓住。

赤松晉仁的實力確實非常的強,不過作為剛剛升入高中的一年級選手

《鑽石王牌之存在感第二部》第一百五十七章繼投 然後手一揮,一道光芒落下,直奔我而來,我是避無可避,光芒離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突然光芒在我的眼前爆炸了,我閉上了眼睛,看來是要炸死我,可是在我閉上眼睛之後,發現自己好像自己並沒有被炸死,試探著睜開眼睛,發現是鬼靈擋在我的身前。

看來剛才的爆炸是打在了鬼靈身上,從而產生了爆炸,然後就是鬼靈利用自己的吞噬,將剩餘的能量吸收了,所以並未對我造成傷害。

我驚喜的看著鬼靈,你就我大哥啊,鬼靈,太給力了,總能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出來救我,而且是接住了鬼王的一擊,看起來是沒有什麼損傷,太可以了。

鬼王也是有些意外,看著替我擋下攻擊的鬼靈也是露出喜色,對我說道:「小傢伙,你帶我的驚喜還真是一波接一波啊,沒想到你還有鬼靈這種東西,既然你都這麼表示誠意了,那我就讓你痛痛快快的走」

說著就要捉拿鬼靈,鬼王直接化手成爪,就向鬼靈抓去,我還在想鬼靈能否抵抗住鬼王的一抓,沒等我想呢,鬼靈就被穩穩的抓在了手裡,鬼王也是愛不釋手,遇到了鬼靈讓他的心情好了起來,鬼靈在裡面鬼王的手掌心裡掙扎,卻是無濟於事。

鬼王倒是沒空管我,而是把鬼靈拿到了近前,仔細觀察著,只見鬼靈一直掙扎無果,然後身體就開始膨脹了,鬼王見狀更是頗有興趣的觀察著鬼靈的變化。

鬼靈越變越大,突然間,就聽見””彭”的一聲,鬼靈爆炸了,爆炸聲音巨響,鬼王猝不及防被炸到,然後鬼靈趁機脫離了鬼王的手掌心,而鬼王由於觀察離得太近,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傷害,顯然是沒想到鬼靈會有這麼一手。

我看到這個場景,也是驚了,自我爆炸?看來是最新獲得技能,看來多了幾分生的希望。

爆炸后的鬼靈又慢慢地拼湊在了一起,真是神奇啊,不過想想也是,它本來就是魂靈生物。看到這裡,我示意鬼靈趁著現在鬼王受到重擊,再多來幾次爆炸,可是鬼靈卻表示不能,我又驚了,這是什麼情況,一次性的?

現在也不能想那麼多了,既然不能在攻擊了,那就先跑吧,於是,趁著鬼王緩神,我讓鬼靈趕快帶我跑,見我倆逃跑,鬼王指揮著小鬼們向我追擊,還好小鬼,現在還是刻意應付,但是小鬼的騷擾也是拖慢了逃跑的步伐。

眼瞅著就快離開這裡了,沒想到到鬼王恢復了,竟然也是追了過來,這下完了,追擊的鬼王氣息更甚,看是充滿了怒火,鬼靈的爆竹也用完了,這該如何是好啊。

鬼王離我越來越近,大手一揮,一道鬼術打出,直接朝著我而來,這一擊速度極快,即便是鬼靈也是帶我躲不開。

正在這時候,一聲大喝傳來:「我來也」

聽到這聲音我就知道來親人了,這聲音太熟悉了,接著就是一個翩翩身影擋在我身後,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那白衣,這一刻我感覺他帥到了極點。

只見白衣硬生生的抗下了鬼王這招,雖然是接下了鬼王這招,但是白衣面色凝重,即便他是氣靈5段的實力,但是與鬼王比起來還相差不少,鬼王的實力就相當於是修道的氣靈段巔峰的高手了,只差一步就要達到神虛段了,實力相差還是很遠的。

白衣和鬼王的對峙著,然後我發現還來了幾個老熟人,歐陽千雪也來了,還有她師兄喻星,再來一個易清秋就又組成了我們之前的小隊,找到組織的感覺是真不錯啊。

歐陽千雪把我攙起來,問道:「怎麼樣,傷的嚴重嗎」。

我咧嘴一笑:「沒事,暫時死不了,先搞定這隻鬼王,不然我們都走不脫的」。

確認我暫時沒事之後,大家都是盯著鬼王,我們之中沒有能與之抗衡的,顯然是白衣他們也沒想到這是個鬼王。

鬼王看著我們一行4人,非常不滿的說道:「好好好,今天是層出不窮的給我意外,來了幾個人又怎樣,還不是一群垃圾,我就讓你們一起去地府團聚」

說著就是向最前方的白衣攻去,白衣連忙抵擋,鬼王根本不給白衣機會喘息,上來就是連番攻擊,勢要將其置於死地。

白衣也只是堪堪抵擋,更別提反擊了,這個時候歐陽千雪和喻星動了,他倆在布置一個風水大陣,風水師憑藉風水陣法是可以越級戰鬥的。

趁著白衣和鬼王纏鬥在一起,趕快布置一個風水大陣好抵抗鬼王,現在不是說制伏鬼王,還是逃跑。

我只能在一旁觀看,喻星和歐陽千雪正在飛速的布置,這時傳來了白衣的喊聲:「好了么?我快堅持不住了」。

話音剛落,白衣就被鬼王打飛出去。

大家臉色更是凝重,白衣倒地之後,鬼王立馬向我們衝來,就在鬼王即將打到喻星和歐陽千雪的時候,嗡的一聲,陣成了。

喻星和歐陽千雪也是滿頭大汗,這個陣法費了兩人不小的精力,好在在最後一刻成了。

這時,歐陽千雪說道:「我和師兄暫時布置了一個風水陣,可以困住鬼王一會兒,但是不確定會困住多長時間」

只見鬼王在瘋狂的攻擊著風水陣,還向我們叫囂著:「你們都會被我撕成碎片的」

這還等什麼,快跑啊,誰知道這鬼王多會兒能打破,我們四人立刻向外面跑去,鬼王破陣以後,大家都得死。

我們四人馬不停蹄的逃命,不一會兒就逃離了很遠,突然間一聲震天巨響,我們清楚,這是鬼王把破衝破了,大家更是趕著路,但是在我們跑了一會兒之後,並沒有感到有什麼追過來。

不過還是不敢停留,還是跑的再遠點兒再說。

終於,大家都跑的累了,停下倆歇息。

歐陽千雪問道:「怎麼鬼王不追了呢,我看他的特別生氣啊,按道理怎麼也得追上的啊」

白衣說道:「鬼王一般是不會輕易放過到手的獵物的,更何苦他還那麼生氣,那應該就是他是被限制,不能離開某個範圍,很有可能是這樣」

白衣說的很有道理,不然很難解釋他會放棄追擊,好在大家都逃了出來。

不管什麼原因,暫時是沒有問題了,我好奇的問道:「老白,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在這邊的,幸虧你們來得及時,不然我就完了」。

「你可別自戀,真是碰巧了,我們是追蹤過來的,來到這吧,發現情況不對,就過來看看,可是沒想到是你在這裡,說起來,你也是夠勇猛,竟然獨自一人對抗鬼王,真是厲害啊」白衣打趣的說道。

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說道:「你快上一邊去吧,我怎麼可能是單挑鬼王,我本來是調查一個鬼怪事件過來的,沒想到碰到了一個鬼王」。

「鬼怪事件,什麼鬼怪事件」歐陽千雪突然問道。

我就把之前的事情給大家說了一遍,可是沒想到白衣他們也是為了這個事情來的,看來不止是這個城市,其他的城市也混進去了,白衣率先發現之後,調查中發現歐陽千雪他們也遇到了同樣的事情,

於是他就和歐陽千雪匯合,一起調查這個事情,根據線索,最後就到了我這邊,正好趕上我被鬼王蹂躪。

這麼看來這一切都是鬼王指使的,鬼王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呢,就是為了殺人?好像有點不太對勁吧。

但是現在調查遇到了困難,白衣他們也沒有想到這邊會是一個鬼王級別的鬼,以我們幾個,根本沒有勝算的,我們幾個商量一下決定還是作罷,我們上不過是以卵擊石,可以加派人員,避免再有人上當被害。

達成了統一的意見,大家先把我送回去,畢竟我是傷員,還在回去的路上,宋思楠就給我打電話,告訴我陳冰再次出了問題,我連忙趕過去,正好人員都在,應該可以幫忙解決一下,

到達之後,宋思楠正在樓下等著大家,我上前問道:「怎麼了,陳冰又發生了什麼」

宋思楠眼淚巴巴的說道:「今天我和冰冰一起睡覺,開始沒什麼,冰冰好了我也很開心,接著就是睡覺了,可是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覺有人在踢我,睜開眼發現竟然是冰冰,她又開始跳舞了,我嚇壞了,就立刻給你打電話了,我也不敢上去,只能在這裡等你們來」

於是,我讓歐陽千雪在下面陪著她,我和白衣還有喻星上去,看看怎麼回事,當我們上去的時候,陳冰已經停止跳舞了,站在客廳的窗戶邊上。

見到我們上來,陳冰轉過頭來,開口說道:「等你好久了,小子,是不是以為自己跑了,我告訴你,這個女孩,你想讓她活命,就明晚過來,不然你就為她收屍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