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兩個人,合作愉快。

2022 年 2 月 11 日

在她的心中,三喜哥真的太完美了。

如果有下輩子,她想,一定要最先遇上他。

甚至,在做著實驗的時候,褚艷回想起這些相識的日子。

她不禁叫了聲:「哎,三喜哥」

「嗯?」

「你寬宏大氣,行事正氣,總給人希望、安穩、溫暖,像個不,你就是個教父!」

「哦?呵呵,教父,聽起來不錯。」

「是吧,喜教父?」

「呵呵」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沒得到萬峰的回應,顧悅就雙目涌淚,哭了起來。這梨花帶雨的模樣,還真讓在場的人都覺得她對萬峰感情深厚。

可萬峰對她的態度就不是很好,見她抱住他的胳膊,靠在他肩膀上哭,惹得他厭煩的喊出一個字,「滾……」

這一個滾字就讓顧悅尷尬的愣在當場,成為了所有人的笑柄。

「小川?小川你快醒醒!」而這時,萬老爺子呼喊小孫子的聲音將眾人的注意力都移到了那邊。

只見萬川這會已經被萬氏的人抬到了輪椅上,重新坐好了。

萬老爺子見喊了他兩聲都沒有得到他的回應,就對身後的手下吩咐道,「快,快拿瓶水來!」

有機靈的保鏢就連忙去外面的車上,拿了一瓶礦泉水遞給了萬老爺子。

萬老爺子接過礦泉水,朝萬川乾枯起皮的口中餵了一口。

本來成為植物人般的萬川,居然抿了抿唇,將水喝了!

這可高興壞了萬老爺子,連忙一邊呼喊著萬川的小名,一邊繼續往他的口中又餵了一口水。

哪知這口水剛喂下去,嗆到了萬川,讓他劇烈的咳嗽起來,「咳咳……爺爺……爺爺……」

萬川咳嗽時,也睜開了深陷進去的眼睛。

見狀,萬老爺子心疼的給萬川拍背,「小川,爺爺在這呢!你終於醒啦!」

萬老爺子這溺愛小孫子的模樣,不知情的還以為萬川未成年呢。

萬川聽到萬老爺子的回應聲,眨巴了幾下眼睛,目光獃滯的看著萬老爺子,好半天說出了一句讓人驚掉下巴的話,「爺爺,咳咳……我要吃糖,我要吃糖……」

萬川這話帶著孩子般的撒嬌口吻說出來的,再看看他的獃滯眼神,萬老爺子立馬意識到不對勁來了。

「小川,你沒事吧?」

「爺爺……我要吃糖,我要吃糖嘛!」這下萬川一把抱住萬老爺子的胳膊,搖晃起他的胖胳膊來。

萬老爺子任憑他搖晃了一會,突然轉過頭,朝盛輝質問道,「你究竟對我家小川做了什麼?為什麼他……他會變成這個樣子?」

「哪個樣子?」盛輝雙手抱胸,一副不知所云的模樣看向他反問道。

這引得萬老爺子暴怒,朝他吼道,「你少和我裝模作樣!我家小川本來明明就是個聰明伶俐的孩子,現在怎麼會……會變得這樣幼稚?」

萬老爺子說到最後,聲音帶顫,明顯心疼不已。

「你這是什麼態度?合計我剛救醒你兩位孫子,你就翻臉不認人了?」盛輝比他聲音還凌厲的回道。

這句話一下讓萬老爺子慫了,低下頭看了眼吵鬧著要吃糖的小孫子,又掃了眼旁邊虛弱的大孫子萬峰,他想想捏了捏胖拳,沒有再和盛輝多說什麼,而是吩咐保鏢推兩個孫子離開。

只是,盛輝在他們離開我家大門之前,突然大聲提醒道:「記住,我能救他們,也可以再讓他們繼續無限制的昏睡下去,所以,記住我提出的條件。」

萬老爺子聞言,僵了僵身子,頭也沒回的丟下一句,「你放心,我萬寶澤從能都不會出爾反爾。」

話末,挺起大肚腩,傲然的離開了。

我有注意到,萬峰在被手下人推出去的時候,扭頭朝我和盛輝這邊掃了一眼。

雖然只是微微瞥了一眼,但他眼中一閃而過的陰狠之色,讓我不寒而慄。

「盛輝,你真的相信萬家人會守諾,不再找我們家麻煩了嗎?」我有些不安的問一旁的男人。

不等盛輝回答我,他的大手就攬在我的腰上,一把將我拉向他,「狐狸的承諾,怎能相信?」

「那你還放他們離開?」

「不放他們,難不成讓這幫人一直在咱家門口磕頭?」

盛輝這句反問倒是讓我啞口無言了。

「老婆你別擔心,我雖然不相信他們會和我們化干戈為玉帛,但是,我敢肯定近期他們不會輕舉妄動的。所以,你暫時安下心。」

「暫時安心……」我抓住重點,抬頭不滿的看向他,「你的意思是,以後他們肯定還會找我們顧家麻煩唄?」

盛輝沒回答我,只是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凝重。

見狀,我也不好多問什麼,只是轉移話題,「對了,你之前的發蠱究竟是什麼蠱蟲?怎麼會從你的手心鑽出來呢?就好像它們是融入在你的血肉里的東西一樣。」

想到之前他召喚出發蠱的畫面,我就激起了一陣雞皮疙瘩,連忙從他懷中掙脫出來,和他保持一定距離。

盛輝卻上前一步,拉住我的手,「你別怕,那些發蠱都是益蠱,是最常見的寄生蠱,只有在我遇到危險,或者是情緒激動的時候,它們才會出現保護我。由於我們已經是夫妻,所以,我身上的蠱蟲都不會傷害你的。你……」

話說到這,他捏了捏我的手,低下頭,滿目柔情的看向我,「你能不能別總這樣排斥我?我又不是鬼,而是你老公!」

「什麼老公,我又不是心甘情願招你上門的……」

「可我現在是心甘情願做你的贅婿老公的,盼盼,我們經歷了這麼多,難道你還不肯接納我嗎?」盛輝不等我的話說完,就打斷了我的話。

我和他對視著,看著他眸子里閃爍的真誠目光,心情有些複雜,「盛輝,我承認你為顧家做的犧牲,令我很感動。可是感動不是愛,我不能因為感動就欺騙你,那樣,對你對我都不尊重。」

聞言,盛輝眸光暗淡下去,鬆開我的手,有些失落的問我,「你老實告訴我,你心裡沒有我,那有沒有別人?」

「你指的別人是誰?」我反問他。

盛輝咬了咬唇,倒也直接,「萬峰。」

我就知道這傢伙會這麼想!

我這個人對於感情的事情,向來認真,因為我爸就經常告訴我,世界上什麼東西都能作假,唯獨愛一個人的真心做不了假。如果不喜歡一個人,勉強和他在一起的話,痛苦的會是彼此。所以,我不想讓我和盛輝將來都痛苦。

「盛輝,說實話,前三年,我不能接受你,一半的原因確實是對他心存愧疚。」我認真回答道。

「那另一半原因呢?」

「自然是因為你頹廢的樣子,不招人喜歡。」我照實說道。

盛輝聞言,深嘆了口氣,「也是,我那個鬼樣子,別說是你不喜歡,就連我自己都厭惡。」

聽到他這話,我心想他這下終於肯死心了。說不定,我再趁熱打鐵,勸他幾句,就能說服他和我離婚了……

「那盛輝你看我也和你這麼開誠布公的說出真話了,那麼,你能不能別在我這浪費時間了?我們不如找個時間,把婚給離……」

「不行!」哪知我話還沒說完,盛輝突然很憤怒的朝我吼道,「顧盼,你給我聽好了,即使你不愛我,我也不會和你離婚的!」

「你這個窩囊廢,難不成真的想纏我一輩子?」我也被激怒了,氣的抬手就往他胸口上錘了一拳。

他也不躲,默默承受著我這不輕不重的一拳,「我們蠱醫族,除了喪偶,否則,絕不會拋棄原配!」

「我……」我真的快無語了,伸手指著他的肩膀,一邊點,一邊一字一頓的說道,「是、我、拋、棄、你!」

「你敢!」哪知我這話剛說完,他就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目露兇狠的吼道。

我還是第一次見他這麼凶的凶我,當即把我弄懵了。

就在我愣神的時候,他的臉猛然湊過來,一下吻住了我!

「呃……」 轟轟轟!

林鳴與剩下的輪靈境強者纏鬥在一起,不落下風。

雙方都是出手狠辣,但是很快,局面居然是一邊倒的情形,林鳴在壓著三十幾個輪靈境打。

幾乎每過半炷香時間,都有幾個輪靈境一二重的強者橫死當場。

場下眾人倒吸涼氣,林鳴就像絕世凶獸一樣,鎮壓四方。

「林鳴什麼時候那麼狠了。」

很多認識林鳴的小夥伴,都驚呆地望著場地內的情況,同時慶幸沒有聽從族長的話,不然死的就是自己了。

「不好,助我!」

林濤受到林鳴的重點照顧,戰錘上出現了一個個拳印,顯然林鳴的強勢,對地階低級靈寶都造成了破壞。

他節節敗退,嗓子一甜,忍不住噴出一口血來。

這是怪物嗎,肉身力量這麼強。

很多天才被打的動搖了道心,這麼打下去真的有意義嗎,一個不慎就可能被林鳴這個瘋子殺了。

林鳴戰意大發,一股無形的氣場籠罩了整個中央擂台。

「該結束了,蒼極領域。」

瞬時間,在場上的眾人都是眼瞳一縮,因為他們發現自己的行動力竟然受到了限制,整體實力大降。

不可能!

他們內心都惶恐起來,這是什麼妖術,竟然能降低他們的實力。

只有沈飛和白髮老者大聲驚呼:「領域之力?」

不可能,輪靈居然能掌握領域?

這不是神才能掌握的領域嗎,輪靈能掌握?

「天水劍法!」

「青月斬!」

林鳴三招齊出,領域讓人限於泥潭,天水劍法淹沒眾人,青月斬收割。

高手過招,生死就在一瞬間。

領域之力瞬間而出,不認識領域的根本不可能想到世間還有這種力量,一下受困毫無防備,心中惶恐更是加劇了困境。

天水劍法和青月斬無堅不摧,迅速收割,根本來不及反應,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現場,除了林瑤,輪靈境四重以下都沒逃過那一劫,慘死在林鳴劍下。

林源深受重創,幸虧反應快,躲過了致命傷,但是林鳴還是將其一條臂膀斬了下來,而林濤則沒有那麼幸運了。

林鳴在使用出青月斬時,明明是一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