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兩人體內爆發出了轟鳴之聲,那些液體太過神聖了,將兩人體內,照耀的極為刺眼。這些液體價值驚人,多少至寶,投入到了其中,每一滴價值無比驚人,根本不敢相信。

2021 年 1 月 8 日

兩人要煉化,提煉出精華,然後採集兩人的血肉還有骨骼,與那些精華,則是結合,早就最強血脈。

同時兩人結合,被液體徹底的淹沒。這裡變得霞光道道,極為的神聖。一輪輪的道河浮現出來,萬道在這裡顯現,灑落著點點光芒,流淌進了大鼎之中。同時這裡浮現出了,萬種生靈,沿著這口大鼎,在不停的遊走。彷彿這裡,乃是天地的主宰,景象極為的驚人。

兩人煉化著液體,身體也得到了蛻變,皮膚流淌著精光,每一根骨頭多在發光,不少神之氣,朝著骨頭,在不停的匯聚,開始在凝結神骨。而這一切,多是這些液體,起到了刺激作用。

隨著神之氣,與骨頭的融合,同時將一些液體的精華,也參雜了進去。每一根骨頭布滿了裂縫,在一點點的蛻骨,露出了新的骨頭,這種骨頭璀璨,閃爍著精光。

帝天以前多煉化出的兩根神骨,則是被磨滅乾淨,締結出了,全新的骨頭。每一根骨頭,多滾燙無比,在朝著神骨遞進。帝天沒有在上面,銘刻道則,只是單純的神骨而已。因為帝天覺得,自身才是最強的,道只能藉助,但是不能依賴,並不打算銘刻道則。帝天與禹風一戰知曉了很多,不修道有好處,進入另一方宇宙,根本不會被壓制,可以盡情的發揮勢力。道越多,越會被壓制。不過帝天自創大道,這已經是定局,所以不打算銘刻道則在身上。

帝天體內的混沌大道,則是締結出了,萬道光門。但是萬道氣息,被帝天運轉的時候,還是被混沌大道覆蓋,只是有著帝天的氣息,沒有這一方宇宙的氣息。

這是自創大道的好處,可以前往任何一方宇宙,多不會被壓制。但是一旦選擇證道,得到了這方宇宙的大道加持,那麼就有著這方宇宙的氣息,自然會被其他宇宙壓制。


而絕情也沒有銘刻道則,也走出一條路,以三道為主,經行融合,不修其他的道。同時將身體,修鍊到了最強,來彌補沒有道的缺陷。

帝天與絕情,不在身體銘刻道則,那麼在這一方宇宙,與其他大人物交手會吃虧。但是去了其他宇宙,那麼就是他們佔據優勢。所以任何方法,多不能是百分百厲害,多有著缺點,要看自己的取捨如何。

兩人身上的頭髮,漸漸的脫落了下來。皮膚緩緩的掉落,生長出了新的皮膚,整個身體多開始經行了蛻變。

隨著兩人身體的蛻變,在大鼎之中,則是漸漸的恢復了控制。或者說是,身體變強,可以抵抗這股壓力了。而且兩人感覺,身體極為的輕盈,完全是掌控自如,極為的完美。血脈骨骼等等,彼此配合完美。

這是補天液,將身體的不完美,給徹底的彌補了。任何修士整個身軀,不會完美無暇,多少有點缺陷。但是這一次補天液,幫助兩人,徹底的彌補了不完美。

補天液乃是至寶,那怕是神格破碎,只要尋找到補天液,多能將其補好。那怕這方宇宙破碎了,只要尋找到補天液,也能將其補好。補天液可以補天,更不要說,將帝天與絕情彌補身體的缺陷了。

神王則是千辛萬苦,尋來了五滴補天液,全部投入到了其中,自己沒有佔據一點,全心全意的為帝天與絕情打算。每一滴補天液,完全是有價無市。這方世界,其他勢力,或許多沒有尋找到。

帝天身體體內的神之氣,則是又有一道,漸漸的變得白瑩了起來。第七道仙氣,緩緩的誕生了出來。不過讓帝天驚訝的是,絕情身軀則是凝練出了第九道仙氣,極為的可怕,超過了帝天。

絕情能夠成為大人物,實力極為強大,但是在仙氣這條路上面,卻走的比帝天要遠。

「看來,一切多差不多了。那麼就等絕情誕生小孩之後,將其送離這裡。就發動聖戰,接引異宇宙過來。」九天飄渺界尊主開口,目光看向了遠方,穿透了宮殿,身軀漸漸的消失不見。

「是時候該結束了,回到…….」

噗噗!

液體不停的沸騰,但是卻在緩緩的變少,被兩人緩緩的吸收。帝天與絕情此時已經,感覺到了巔峰。同時兩人引導了液體,開始流向了,絕情的丹田那裡。

轟!


兩人全身騰起了火焰,化成了一尊熔爐。熔爐之中有著兩人身影浮現,帝天與絕情則是化成了混沌熔爐,開始衝擊最後的作用了。兩人彼此徹底的融合,沒有絲毫的隔閡,此時補天液再次發揮功效。兩人氣息不一樣,極有可能會排斥,最後會導致失敗。不過補天液將這種排斥,給徹底的磨滅了。

帝天身上的血肉,骨骼,與絕情的骨骼,血肉,也伴隨著血液,開始融入到丹田之中,與那些液體,緩緩的結合。

熔爐在大鼎之中,不停的旋轉,經行了最後的衝刺。

外界時間匆匆流逝,而神王盤坐在了外面,神色也是著急,因為這一次投入太大了,如果失敗了,那麼根本不敢想象。同時真武半神,也出現在了這裡,極為的關心帝天。

一年之後,宮殿的大門緩緩打開了。帝天挽著絕情,緩緩的出來。此時的絕情,肚子明顯大了一些,微微凸起。兩人神色,多是極為的喜悅,能夠誕生出孩子,確實乃是好事。不過兩人提前感應了一下,果不其然裡面乃是一個蛋。那枚蛋光芒氤氳,騰起了道道仙氣,遮蓋了面貌,很難看的出本體是一枚蛋。不過兩人,就是不知道,蛋中的嬰兒,究竟是男孩,還是女孩。不過兩人也沒有管太多,因為這一切不重要,只要是兩人的小孩,一切就足以了。

「拜見神王與師傅。」絕情與帝天微微鞠躬,對著神王還有真武半神。

「不要客氣,老九照顧好你媳婦。」真武半神大笑,自己雖然有著九個弟子。但是九個弟子,卻沒有一個結婚,並且誕生小孩,內心極為的開心。

「好,竟然成功了。」神王大笑,看見絕情的肚子,微微凸起,看來大事已成。完全不敢想象,這個小孩成長起來,會是多麼的逆天。

「就是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神王有點像小孩一般,極為的開心,很少會這般開心。畢竟自己投入了太多,將太多的心血,傾注到了這個小孩之中。彷彿這個小孩,就是他的孩子一樣,自己就是孩子的父親一樣。

「多謝神王大人相助,還請神王大人,為其小孩起名。如果沒有神王,或許這個小孩,還不一定會有。」絕情開口,這一次能夠懷上小孩,完全靠神王。沒有神王的古法,還有這些巨大資源,根本無法誕生小孩。

「男的就叫帝易,女的就叫帝情。」神王想了想到,不知道是不是女孩還是男孩,所以起了兩個名字。

「神王大人,帝天與絕情有孕,此事應該不宜張揚,還是要封閉消息才行。」此時真武半神開口,兩人早就最強血脈,被外界知曉,究竟是福還是禍,還真的很難說。

「此時自然,真武以後你就保護絕情還有帝天吧!絕情體內起碼要一年的時間,才能有著生產的跡象。那個時候應該會誕下一枚成熟的蛋,然後將其送離這裡。」神王算了算,對著真武半神說道。

神王隨即消失在了這裡,因為神王有著要事要辦,已經被這件事情,耽擱了很長時間,現在要去辦了。

真武半神與帶著帝天與絕情,則是離開了這裡,則是回到了絕情的宮殿。真武半神親自坐鎮,要保護好絕情。這段時間比較危險,一旦遭到敵人偷襲,有可能絕情體內那枚蛋炸裂開來,絕情多要隕落而死,極為的悲慘。

這一年,極為的關鍵,關係到了,絕情的生死,還有帝天的孩子。

不過這一年,帝天與絕情,沒有離開宮殿,完全是如膠似漆,一直待在了一起。而且每一個月時間,肚子在明顯變大。並且帝天聽到了,肚子之中,傳出驚雷般的響聲,乃是嬰兒的心臟跳動聲音。 一個嬰兒心跳聲如驚雷一般,體內的氣血運轉,如奔騰的河流般,呼吸之間,整個天地多在晃動。這個嬰兒太可怕了,隨著嬰兒的呼吸,絕情肚子裡面的胎盤,多隨著晃動,產生驚人的異象。

神王用鎮天石,原始道骨,等等造就了一個新的天地,只為滋養這個嬰兒。可見嬰兒的起跑線,就遠超了常人。不出意外只要在胎盤之中,好好的修鍊,出世那一天,就是最低就是神王境界。如果胎盤被破的話,那麼就很難說了。

帝天靜靜的聽著,這些天完全被小傢伙給吸引住了,因為這是帝天第一個兒子,完全沉浸在了喜悅之中。

一瞬間,帝天呆住了,自己對孩子,多如此的喜歡。那麼華凌乾當年,也是何等的喜歡自己,但是為何會這般對待自己。這一剎那,帝天好像想通了很多事情,覺得自己好像誤會了華凌乾。

帝天要將自己的孩子,給送離這方宇宙,讓其自幼孤苦伶仃,難道這個就是帝天願意的。這一切多沒有辦法,因為聖戰來襲,帝天是為了保全孩子,才將其送離這裡。那麼當年華凌乾也應該是保全自己,取走了自己的神源,並且與幾位強者,為自己逆天改命,或許這一切多是愛。就連最後,也是為了保護自己,用自己的生命,抵擋下了,神王的最後一擊。

帝天這一刻,算是體會到了華凌乾的苦心,或許自己真的誤會對方了。但是這一切,還不能確定,還是要找到無天帝,畢竟他是華凌乾的師傅,並且參與了改命之事。自己的一切,或許只有無天帝,才會為自己解答。

帝天環抱著絕情,一時間苦澀,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而絕情只是感應著體內的孩子,不過卻被胎盤阻隔,根本無法看穿內部情況。

「誰,給本天帝出來。」下一刻帝天怒喝起來,同時真元與氣血涌動,將絕情置於了自己的後方,這樣可以防備。

帝天感覺到了一絲危險,感覺有修士,已經來到了這裡,並且一直打量著自己。對方能夠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這裡,恐怕是神王境界了,不然多會被紀元神王給窺測到。

此時絕情,神色緊張,因為體內懷著孩子,戰鬥力下降。而且一旦交戰,有可能會一屍兩命,根本經不起折騰。

「呵呵,不虧是帝天,反應這般靈敏。」一道笑聲響起,兩道模糊的身影,則是浮現在了帝天與絕情身前。這兩道身影,通體朦朧,被一道道的仙氣纏繞,根本看不清相貌。

「師傅。」絕情微微一震,隨即對著兩道身影微微鞠躬,極為的恭敬。

兩人赫然,乃是一衛,還有無天帝,此時來到了紀元神宮。

絕情乃是一衛的弟子,一衛乃是九天飄渺界護法,實力僅次於長老還有尊主。當年一衛在神界行走,無意看見了絕情,指導了數年,然後將其送人了紀元神宮之中,讓其慢慢的深造。完全可以說一衛是絕情的啟蒙老師,沒有一衛,就沒有現在的絕情。

此時一衛臉色笑意凌然,難怪自己離開九天飄渺界的時候,尊主說過,會有喜事等著自己,不過還有一件壞事會伴隨而來。看來一切多在尊主的掌握之中,一衛這一次下來,原本是幫助帝天成為盟主。但是沒有想到自己的弟子,竟然有著身孕了,確實是一件喜事。

不過一衛,則是更加的敬畏尊主了,尊主說完那句話之後,一衛簡單推算了一下,根本推算不出來。而尊主卻是能夠,輕鬆的推算,兩者的實力,完全相差太大了。不過一衛則是微微擔心,有壞事伴隨而來,自己也推算不出。不過尊主則是賜下了,九天飄渺界的一件至寶,用來抵擋這件壞事。至於最後帝天能不能成為盟主,尊主也推算不出來,只是告誡這一次盟主選拔,會試出這方宇宙的底蘊。

仙氣漸漸的散去,一尊俊挺的身影浮現而出,此人身姿挺拔,一頭的白髮,一件白色長袍披身,雙手背負,嘴角有著一絲笑意,沒有絲毫的架子,十分的平和。

「徒兒,還以為師傅,將徒兒給忘記了。」絕情對著一衛,再次鞠躬,嘴角有著一絲笑意。絕情也不知道多久,沒有見到師傅了,時間有點久遠了。

「呵呵,這麼會忘記呢?這一次前來,也沒有帶來什麼禮物,確實有些唐突了。」一衛看向了,絕情肚子之中的孩子,下一刻臉色陰沉了起來,發現了不對勁。因為一衛,根本無法看穿,絕情肚子裡面,究竟孕育著什麼。能夠讓神王,多無法看穿,可見那件胎盤的神秘與強大。

而無天帝,則是微微驚悚,因為他也看不出,絕情肚子之中,究竟孕育了什麼。那件東西,仙氣纏繞,形狀很難確定,而且裡面有著強大力量迸發出來,將他的目光,直接給粉碎。

「絕情你肚子裡面,究竟孕育著什麼東西,為何為師,無法看清。究竟是好,還是壞。」一衛緩緩開口,詢問了起來。如果不好的話,一衛會無情出手,將其無情抹殺。

「師傅,這是絕情的孩子。不過神王大人,則是尋來古法,動用了大量資源,為其早就最強血脈。」絕情開口,不敢有絲毫的隱瞞。在絕情心中深知,師傅實力不必紀元神王差,自己能夠修鍊出九大仙氣,師傅可以說是有著巨大幫助。

絕情隨即,將古法的信息,一字不漏的說出。絕情還有點疑惑,這張古法,或許師傅能夠窺探一二,或許知曉其來歷。

一衛與無天帝聽完,則是陷入了深思之中,對於古法,則是內心震驚,這超出了,兩人的預知兩人重來沒有聽說過。九天飄渺界,能夠成為這方宇宙,第一大實力,其中收集了太多的天功,還有一些古法,但是這種古法,確實沒有見過。

「早就最強血脈,為師也有著幾種古法。但是跟這張古法,比起來相差太遠了。這種古法,完全可以說是真正最強的,沒有任何古法,可以與其比肩。裡面所需要的資源,多不是其他古法,可以比肩的。這一個嬰兒,不能算是最強的,那麼其他的根本沒有資格稱最強。」一衛微微一笑,古法雖然沒有聽說過,但是這種造就強大血脈的法子,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而當年帝天,就是用了一種古法,讓帝天變的強大起來。一些神族嬰兒,一旦被挖走了神源,就會慢慢的死亡,但是帝天卻活了下來,可見古法的強大。不過這種古法,比起紀元神王,所得到的古法,就要相差很多了。

「師傅,帝天乃是徒兒道侶。不知道這位前輩,該這麼稱呼。」絕情開始為帝天介紹,並且詢問了一衛身邊,這位道友的來歷。

「弟子帝天,拜見師傅。」帝天對著一衛鞠躬,此時內心平靜,也已經放下了戒心,既然乃是絕情的師傅,自然就不會有絲毫問題。不過內心疑惑,絕情什麼時候,有著這樣一尊強大的師傅。

而且帝天感覺,絕情的師傅,並不比紀元神王差,或許實力還有強上一點。

「無天。」那尊朦朧的身影開口,聲音不大,但是卻如驚雷,響徹在了帝天心頭。帝天剛才,還在想著,要尋找到無天,詢問自己父親與母親的事情,現在對方就送上了門,這一切多太巧了。

「拜見無天前輩。」帝天與絕情鞠躬。不過絕情內心疑惑,無天應該是半神境界,但是其實力,卻比普通的神道境界還要強大。難怪能夠與師傅,行走在了一起。

神道境界,因為神格以成,通體無暇,根本窺探不出真元等情況。半神境界,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對方的真元氣血等等。不過絕情,覺得自己不是無天的對手,那怕現在變得強大,還是相差了不少。

帝天內心,雖然不太平靜,但是卻壓制住了。畢竟無天帝還有絕情的師傅前來,好像有著什麼大事。

「來坐。」一衛揮了揮手臂,對著絕情還有帝天說道,盤坐在了石椅上面。

四人盤坐在了石椅上面,品嘗著面前的茶水,等待著一衛指示。

「這一次前來,為師與無天道友,只是為了一件事情。」一衛此時開口:「馬上就要選拔盟主了,不過這一次的盟主,只會在年輕修士之中選出。所以這一次,帝天你要參加盟主選拔,並且要成為盟主。」

一衛沒有絲毫的隱瞞,直接說出了來意。原本要讓帝天參加盟主選拔,或許還要費一番口舌,但是現在帝天與絕情結為了道侶,這樣就好開口多了。

「不久聖戰,就要開啟了。只要掌握這一次盟主之位,就會有著大造化加身,並且掌握聖戰的主動權,有著更大的生機。這一次為師,還有無天道友,將會相助帝天成為盟主,所以想要讓帝天,去競選成為盟主。」一衛開口說道。 盟主之位,吸引著太多的修士了,能夠成為盟主,完全可以成為這方世界第一人了。而且一旦戰勝了異宇宙,完全有希望,成為這方宇宙的霸主,這等誘人的機會,不是誰多能抵擋的。

而且諸多神王,已經得到了天道與萬道的指引。誰只要成為盟主,會萬道加持,助其成為神王境界,光是這一點,就極其的誘人。不少修士,多會參加這一次的盟主競選,就連大人物,多已經相繼出世了,想要成為盟主。

「師傅,雖然這一次盟主,有著巨大的造化加身,但是難道一定很高。讓帝天去競爭盟主,成功率不大。還不如由師傅,全力指導帝天,讓其快速成長。」絕情開口,不願意帝天去競爭盟主。打算讓師傅,指導帝天修鍊。

「絕情你已經不如從前了,絕情一旦有情了,那麼就會脫落,連大事多無法看穿了。」一衛微微嘆息,隨即看向了帝天道:「帝天,你願不願意,去競爭盟主之位。」

帝天微微一愣,因為自己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這一切來的多太突然了。帝天需要時間,好好的思考一番,競爭盟主之位,絕對不會太平。

「要我參加可以,但是我要知曉一些事情。」帝天思索之後開口,想要藉此詢問一下,關於華凌乾的事情。

「這個可以,當年的事情,無天你可是全程參與的,就由你來說吧!」一衛看向了無天,對著無天說道。因為帝天想要問的事情,兩人心裡十分清楚。

當年華凌乾,還有帝辛的事情,無天確實全程參與了,沒有人能夠比無天清楚。

「可以,當年的事情,其實乃是各大勢力,所博弈的結果。不過最終,我們贏了,得到了一個名額。」無天思索了片刻,緩緩嘆氣道,華凌乾與帝幸,不過多是棋子而已。

「各大勢力,還有名額,究竟是什麼事情。」帝天有著一絲怒意,自己的命運,確實被人一直掌控著,自己是一枚棋子而已。


無天開口,為其緩緩的解釋了起來。

每一次這方世界,發生了巨大事情,能夠威脅這方世界的生存之時。天道會選擇,九位傳人,傳承這方世界的一切,就是所謂的天之子。天之子其實這方世界的希望,天之子將會帶領這方世界,迎戰異宇宙。自然天之子,擁有著巨大的氣運,而且得到萬道的垂青,更加的親近萬道。不過天之子,更重要的一點就是,一旦這方世界破滅,天道與萬道,會拼勁全力,將天之子,送離這方世界,讓其逃過劫難。可以說是,天之子乃是一個生存的名額,只要是天之子,這方世界破滅,多不會死去。

因為一個修士,誕生在了這方宇宙,就會沾染了,這方宇宙的氣息,整個生命會與這方宇宙,形成一個因果。一旦這方宇宙破滅,那麼這方生靈,大多會死亡,但是一些實力強大,可以擊破因果,並且活下來。但是聖戰來襲的話,那些強大的生靈,也未必可以活下。所以只有成為天之子,得到這方世界的天道與萬道幫助,才能真正的不死。

不過名額只有九個,這麼多的勢力,多盯著這九個名額,自然會形成博弈。想要成為天之子,首先要天賦極強,這一點催生出了,造就最強血脈之說,每一大勢力,多在用大機緣,打造出一個天賦極強的嬰兒,這是第一點。第二就是天之子,一般多會誕生在大勢力之中,這樣有著大勢力扶持,成長起來也快。如果前面兩種條件多相同的話,那麼就要比較第三種條件。第三如果其父母實力超強,那麼誕生出來的嬰兒,成為天之子的幾率就越大。

三種條件,構建出了天之子。所以各大勢力,彼此在博弈。

不過其中武世神界的武世神王,則是發現了下界的儲氏集團,氣運極強,以後必定會成為霸主級別勢力。所以特地派遣了,華凌乾三兄弟下界,想要與儲氏集團聯姻,誕生出一位天之子。

當年無天帝,乃是無上後期,但是已經能夠穿梭神界,並且遇見了華凌乾,並且收下了華凌乾為徒弟。

不過就在華凌乾下界的時候,還沒有接近到儲氏集團的時候,則是認識了帝幸。兩人一見鍾情,一直愛慕著對方。但是華凌乾不願意耽誤帝幸,並且有著任務在身,所以與儲月梅,結為了道侶,要誕生天之子。

果然這一切,多如武世神王所預料的一樣,華麟一出生,就成為天之子。不過武世神王,沒有將華麟帶走,想要藉助下界,好好的歷練華麟。


但是帝幸與華凌乾,兩人安奈住了心中的愛慕,帝幸來到了華府,成為了僕人,伺候著華元帥。帝幸很愛華凌乾,那怕成為不了對方的妻子,也想要默默的看著對方,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而華凌乾心疼,如果不是有著任務在身,華凌乾恨不得跟帝幸私奔。但是一年之後,華凌乾與帝幸,再也安奈不住了,愛意一下子爆發了,兩人結合了,並且懷上帝天。不過華凌乾擔心,武世神王會將帝天抹殺,而且儲月梅,也不可能看著帝天活著。華凌乾想要一心瞞著,但是此事依然東窗事發。

華凌乾編了一個謊言,聲稱自己強姦了帝幸,這等醜事不易鬧大,希望儲月梅瞞住事情,不要將事情鬧大。這個謊言很有用,儲月梅也不希望事情鬧大,這樣對華凌乾,還有華麟的名聲不好聽,所以儲月梅就忍了。

不過華凌乾內心著急的時候,無天帝則是帶來了古法,幫助帝天改命,先是將血脈變強。

不過至於改命之說,無天則是一筆帶過,因為這件事情,卻不是他知曉的。因為改命,乃是尊主親自出手,幫助帝天改命。並且也沒有告訴帝天,乃是九天飄渺界尊主出手改命。

九天飄渺界,神出鬼沒,沒有修士知曉在那裡。而且界中之人,也不會主動說出。不管是在聖戰,還是在聖戰之前,沒有任何修士,知道九天飄渺界在那裡,究竟有多少成員,乃是最為神秘的組織。

「還有什麼問題要問的嗎?」無天開口詢問,凡是知道的事情,多已經說出來了。

「沒有問題了,看了是我錯怪我父親了。」帝天嘆息,自己心中所想的,基本已經被證實了,是自己錯怪了華凌乾。其實華凌乾,內心很愛自己,只是這種愛,只能用冷漠來體現。

「不過前輩,我父親的屍體在那裡,我想要去磕頭賠罪。」帝天對著無天詢問了起來,內心對華凌乾則是極為的愧疚,想要去墳前磕頭認錯。

「你父親已經火化了,化成了灰燼,飄蕩在了下界,這是父親的遺願。」無天微微膽顫,在他心裡,華凌乾天資很好,而且十分的懂事。但是回想到華凌乾死亡,多少有點悲傷。

帝天與無天沒有開口,這件事情,已經弄清楚了,帝天內心的心結也已經打開了。

至尊神界,一處朦朧的山丘,終年被一道道的聖光纏繞住,將這裡襯托的十分神聖。這裡乃是至尊神界的禁區,妖祖古洞,裡面封印著妖祖。

山丘的中央,有著巨大的洞口,噴薄著一股狂暴兇悍氣息,伴隨著嗚咽之聲。任何生靈走到這裡,多會感覺汗毛倒立,讓人膽顫直發抖,這種氣息深入靈魂,讓人畏懼。

巨大的洞口,時而有著巨大的生靈,從其中飛出,體態極為的巨大,氣勢驚人,呼吸之間,天空的雲朵,直接崩滅開來。每一尊生靈,各個極為的強大,從洞口之中緩緩而出。

「外界在經行盟主選拔,這麼可能少了妖族呢?」一頭狼人,從洞口之中走出,全身乃是人形,身上沒有多餘的毛髮,身高大約三米,通體肌肉碩大,魁梧有力,泛著淡淡的光芒,如鎧甲一般堅硬。眼睛泛著幽幽綠光,並且耳朵畢竟尖,而且嘴巴有點大,外形相似狼,但有相似了人,被成為了狼人。

「不錯,這方神界,還不是他們說了算。」一隻金色的烏龜,緩緩的從洞內爬出,通體金光閃爍,極為的刺眼,只有巴掌大小。不過這頭烏龜的尾巴,極為的猙獰,上面長著一個倒刺,泛著幽光。而四肢觸角,則是布滿了鱗甲,泛著光芒。

這是一頭鄂尾龜,防禦力驚人,同時尾巴倒刺,劇毒無比,一旦被刺中,不出半個時辰,就會毒發身亡。看似巴掌大小,極為的溫和,但是卻極其的兇悍。乃是妖族之中,數一數二的兇悍種族。

陸陸續續有著強大的妖族,從洞府之中走出,各個凶神惡煞,氣勢如汪洋一般驚人,開始朝著外界而去,也要去競選盟主。

禁區之中這些生靈,即使去了外界,那些大勢力,多不敢隨便小覷。畢竟妖祖的威名還在,雖然被封印住了,但是乃是以前,四大聖人之一,只要不死,沒有那一方勢力,膽敢前來對付妖族。妖祖只要活著,就是對妖族一個巨大的保護,足以讓妖族不會隕落。 妖族成群結隊,足足數十萬生靈,浩浩蕩蕩的離開了妖祖古洞,朝著死亡之城而去。

不過妖祖古洞之中,岔路極其的多,而且每一條岔路裡面,多流淌著一股可怕的氣息,盤踞著一尊強大的妖族。如果有修士進入其中,一定感覺到害怕,這裡的強者,最起碼有著數百尊,其中有幾尊,更是神道境界強者,流淌著濃濃的神威。

一道朦朧的虛影,則是進入了古洞之中,四處打量著,一直朝著深處而去。不過四周這些強大的生靈,竟然沒有窺測出來,根本發現不了這尊虛影。

而在古洞的深處,乃是一處空地,不過這方空地上面,則是橫卧著一道身影。這道身影極為的嬌嬈與美麗,身材凹凸有致,足以勾引萬千生靈。這道身影,衣著比較暴露。這是一位女子,一頭的黑髮如瀑布一般,垂直灑落了下來,泛著璀璨的光澤,白皙如玉的臉龐,寶石一般的瞳孔,淡紅色的嘴唇,讓所有生靈黯然失色。

女子身軀,則是騰起了,隱隱光澤,不知道本體,究竟是什麼。但是那天使一般的臉龐,就足以讓人如痴如醉起來。這位女子,赫然乃是妖祖,當今的四大聖人之一,此時卻被困守著。妖祖氣息平穩,身姿慵懶,充滿了魅惑。

妖祖當年,乃是四大聖人之一,而且被譽為最美的女人。當年其他三位聖人,多為其傾心,不過多沒有能夠追求到而已。

那道朦朧的身影,踏步而來,悄無聲息,如鬼魅一般,緩緩的出現在了,這位女子的身邊。那道身影,靜靜的俯瞰著這位妖祖,一時間竟然痴迷了。

兩人就這樣,寂靜無聲,彼此沉默著,誰也不願意開口。

「你來了,見到了本宮,現在的樣子,是感覺到了痛心,還是開心呢?」足足片刻之後,妖祖緩緩的開口,但是卻沒有看向那道身影。但是卻能夠感應到,那道身影站在了不遠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