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光頭老莫頓看了一眼牙齒被拔光,渾身上下都是折磨痕迹的獸人,點了點頭,「安其羅,你只問出這些?」

2021 年 1 月 3 日

盜賊又道:「從他吐出來的話中,還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線索,他曾見過人類商人,在與獸人軍隊有貿易行為……」

老莫頓臉色沉了沉道:「那並不奇怪,貪婪的商人為了金幣,都會出賣自己的信仰。」

安其羅問道:「如果貿易的貨物,是甲胄與武器呢,而護送貨物的還有騎士職業者呢?」

老莫頓臉上怒容盡顯,「混蛋,看來一些人類權貴,忘了二十多年前的獸人入侵慘狀……」

光頭老者看了一眼盜賊道:「冒險者精通審問的不多,感謝你了,安其羅。」

安其羅說道:「這沒什麼,更何況這消息也能在盜賊工會換一些價錢。」

他看了一眼獸人慘狀,「老莫頓先生,您打算怎麼處理這傢伙?」

「這就交給鎮務廳的貴族了,森金鎮也是他們的,讓他們自己做決定……」

……

深夜回到武器店時,院落中還坐著一個小小的身影。

小女孩腦袋瓜還不時垂下,像是忍不住要睡著一樣。

聽到腳步聲的小法圖娜,立刻驚喜的抬起頭,幾年來的迷鎖生活也養成了她警惕的習慣,而對自己熟悉的腳步聲,她也能清晰聽出來。

神脈至尊 洛基一身的酒氣,但小女孩沒有絲毫的嫌棄,跑到身邊就問起任務的情況。

「獸人士兵很危險嗎?和豺狼人比起來怎麼樣。」

顯然這任務的消息傳到了她這兒,小法圖娜聽得別人講的,小臉上都露出一副擔心表情。

耐心的解釋安慰了一番后,小女孩才放下心來,過一會都沒洗漱就睡著了。

在鐵匠小屋中,燃起一盞明亮的燭火。

《藥劑狂化術》,裡面記錄的通用文字,比普通的技能豐富的多,不止是技能動作竅門方法,還包括一組較為複雜的藥劑配方。

這羊皮冊子中,還夾雜著一些零星的筆記資料。

山川冰雪覆蓋之地,一些不具備『狂化天賦』的野蠻人,只有服下薩滿調配的藥劑,就能覺醒狂化技能,而這『藥劑狂化術』的配方,正是這名冒險者費盡心思,研製的改良版本。

洛基也算半個藥劑學徒,藥劑配方中,他認出大部分的藥草。

還有一些不屬於藥草的植物,他也與巫師筆記《植物與魔物圖鑑篇》中信息對上了號。

「連非職業者服下藥劑,都有機會學會『藥劑狂化術』技能,體質越強,對身體的負擔和傷害越小。」

洛基皺了皺眉頭,他的體質超過普通人類,但與野蠻人、矮人這一類天生好體格種族,還無法相比的。

『藥劑狂化術』中藥草的搜集,可以讓在『沼光藥劑店』忙碌的小法圖娜幫忙完成,但體質的提高,還需要自身嚴苛的鍛煉。

洛基先在院落中,簡單的活動下身體,待關節與肌肉活動開,開始進行『自主動態模型』的模擬戰鬥。

這次是以獸人、豺狼人為模型,開展的殘酷,挑戰壓迫的戰鬥訓練。

最後他失敗了,『自主動態模型』的獸人斥候,比原版更敏捷,也更能把握住戰鬥的機會,獸人斥候以力量與技能的碾壓,最終冷酷無情的殺死了半精靈。

視神經呈像中,有著關於他自己一部分屬性數據……

姓名:洛基

身高:182.5cm

體重:82.5kg

力量:1.21

敏捷:1.43

體質:1.3

感知:2.2

精準:2.41

基礎技能:基礎潛行術91%;卡波耶拉(巴西戰舞)99.8%;美國警察實用格鬥術88.5%。

高級匕首專精68.2%;高級劍盾專精42%,高級劍類專精29.5%,中級長矛專精28%;傭兵之踵(戰舞類)7.1%

半精靈的各種武器技巧,最近都突飛猛進的提高。

但身體上的提高,卻還保持著一般的速度,體質是血脈力量的基礎,這對他進階職業者有些不利。

除了基本的各種武器技巧訓練,該把精力投入到體質方面上了。

洛基的咬肌綳得緊緊的,抹去了一頭的汗水。

……

第二天清晨,洛基早早起來,補充了足夠的生物能后,就在鐵匠小屋中忙碌了起來。

矮人庇古舉著一個杯子,漱口后問道:「洛基,昨天你抓住了一個真正的獸人士兵,不好好休息,這麼早在忙活什麼?」

半精靈拿過杯子,用鼻子嗅了嗅,然後倒在熔爐中,霎時躥起了一股火苗。

矮人探頭大喊道:「那是朗姆酒,我的朗姆酒,多可惜啊……」

洛基道:「你也該多進行一些武技鍛煉了,不然這樣下去,你的身材會成為一個酒桶,連雙手斧都握不住的。」

庇古·蠻錘聳聳肩道:「比起雙手斧,我更喜歡打鐵,當一個每天喝酒的安逸老闆也不錯……」

「別廢話了,快過來幫忙!」

「你還沒說要做什麼呢,難道是新的武器嗎?」

燒得通紅的鐵水,被倒入一個特定的模子中,最後冷卻變成了一個鐵杆,簡單的滲碳法,增加一些金屬的強度韌性,就成了一個鋼製杠鈴桿。

杠鈴片就相對簡單,只要求差不多重量,不要求強度,以重量標準的生鐵成型即可。

洛基是要打造一些,有針對性的,能對體質起到快速提高作用的『健身器材』。

這個世界有獨特的血脈職業者之路,也有一些普通的增強力量體質方法,但缺少的是,鍛煉數據的總結,科學的指導,和有針對性的鍛煉方法。

體質的基本有效提高,就是離不開科學。

就算前世來說,普通的健身愛好者,對比有專業器材和科學指導的健身者,前者只能稱之為愛好者,成就遠達不到專業者的水平。

洛基的體質已接近成年人,在不影響敏捷與靈活性的同時,也可以增加一些大負重的身體鍛煉了。

而且,他打造的器械可不止這一副杠鈴,還有很多針對**材,矮人庇古有的忙碌了。

…… 矮人庇古目瞪口呆,看著手上一沓紙上畫著的各種器械,還附帶著較為標準的尺寸標註。

「自由,力量器械?奧林匹克杠鈴,這個,這不是石杠鈴嗎?」

洛基點了點頭,理所當然的道:「你說的沒錯,就當做石杠鈴的改良版好了。」

半天,矮人才看完這堆圖紙,健身器械不要求尺寸精密,也不需要完全以金屬製作,只要堅固差不多就行,不過矮人下來想到了關鍵之處。

「這些器械都完成的話,半個武器店的空間,都未必能擺得下……」

洛基則指了指,後面的幾座居民房屋,「以後的生意還會更好,趁這個機會,正好提前把武器店擴建一番。」

矮人庇古眼睛一亮,片刻,下定決心道:「那我一會用帶上金幣,把他們的房子都買下來,我要將蠻錘武器店,變成森金鎮中規模最大的商店,叔叔一定會以我為榮的。」

庇古·蠻錘比一般的矮人精明市儈,而且他在森金鎮中生活多年,了解其中的規矩和門道,這普通的房屋交易,洛基也沒必要擔心什麼。

……

訓練場上,沙土塵揚,喧鬧而激烈的叫喊,武器的拚鬥聲響成一片。

聲音漸漸停止,圍攻群斗練習結束,有的民兵有些握不住武器,累得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著粗氣。

持著劍盾的半精靈,微微喘著粗氣,以『耐力掌握』的特殊呼吸方式,來快速恢復著體力。

作為被圍攻的對象,洛基的狀態反而比民兵更好,除了身上難免的一些磕碰的瘀傷外,他沒被民兵的武器傷到過。

訓導官站在一邊,點頭認可道:「戰鬥與殺戮,果然是武技最好的磨刀石。」

「你對劍盾專精動作的掌握,比之前提高了一些。我聽說你遇到了獸人斥候,詳細講講其中情況。」

也沒什麼好隱瞞的,洛基就把這次任務期間的情況,包括戰鬥中的詳細,大致都講述了出來。

耐心的聽完后,迪優爾才說道「獸人斥候,在他們的軍隊中,斥候只能算戰力一般的傢伙。」

「我曾與狼騎兵、投矛的鷹身女妖、重甲獸人交過手,相比於獸人斥候,這些才是獸人軍隊中更危險的存在,可是高壁山脈以北的獸人帝國也衰落了,很多兵種他們都負擔不起了。」

「戰吼這個技能,看來你們差點吃了大虧。獸人士兵的戰吼運用的只是不錯而已。真正運用極致的,卻是角斗場是角鬥士。」

「角鬥士?」

迪優爾摸一下臉上恐怖傷疤,笑著道:「沒錯,角鬥士都有一副大嗓門,他們只要大聲吼叫,角斗場所有的觀眾都能聽得見。」

「現在我要教給你的,是一種特殊的角鬥士『戰吼』技巧,不需要血脈力量激發,只要你有一對強壯的肺,和一個結實的嗓子就可以。」

洛基有些半信半疑,戰吼對敵人震懾的能力,讓他記憶猶新,但這通常是職業者戰士才能使用,角鬥士的技巧,竟然能降低限制嗎?

「你的肺部很充盈,可以呼吸更多的空氣,忘記你有鼻子,用嘴巴深呼吸提前適應……」

訓導官耐心的講述技巧,洛基有空間視覺輔助,跟隨著『戰吼』提前打步驟,他模仿的動作也極為標準……

迪優爾大喊道:「現在,用你的全力,大聲『戰吼』出來……」

臉孔和脖頸一陣血色的通紅,半精靈一陣狂吼出聲,他先覺得大腦一陣,缺氧般的頭腦一片空白,然後渾身的肌肉和骨骼,都被自己戰吼聲震顫了一樣。

這是一種說不出的,通體暢快的感覺,洛基微微睜開眼睛,臉色有些恢復了。

訓導官點點頭,說道:「看來你掌握不錯,本來想等你成為職業者,再教給你這技能的,『戰吼』對身體還是有一定的要求的。」

洛基剛想說『那為什麼現在教』,卻只覺得肺部喉嚨一陣劇烈的刺痛,讓他一時間根本說不出來話。

迪優爾笑了笑,臉上的傷疤有點陰險,「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因為你學習的天賦,掌握武技的速度太快了,職業者之前,能教給你的已經不多了。」

「為了省事,就把能教的,先教了吧。」

……

洛基喝了幾口水,含了一塊水果硬糖,嗓子才微微好轉了些。

但說話聲音還沙啞的可怕,再次練習『戰吼』?那是想都不要想了。

水果糖,是以前一個未具象化的信息束,他更希望能具象化的是金嗓子、胖大海什麼的……

「有這個後果,主要原因還是在於你的體質,如果你有一個獸人一樣的鐵肺,就算不是職業者,這一聲戰吼也造不成什麼傷害。」

訓導官一邊仔細分析著,並計劃著下午的訓練。

其中增加了不少體質訓練,還有大量的肺活量的,增加耐力有氧練習。

洛基自從學會了『耐力掌握』的呼吸方式,血液攜氧量,體力就大幅度增加,這一類粗獷的跑步鍛煉方式,起不到太大的意義。

於是他找了一條細麻布,疊成了好幾層后,裹在了口鼻之上,這樣呼吸的難度增加了不少。

然後他進行變速跑、折返跑等練習。

這比普通的跑步更消耗耐力。同時還因為他口鼻呼吸受限制,肺部大幅度主動呼吸空氣,增加肺部肌肉參與性。

訓導官迪優爾也覺得不錯,也給一些訓練的民兵帶上了,呼吸抗阻訓練也讓民兵們叫苦不迭。

這種鍛煉的機制是:增加呼吸肌的力量,提高肺的彈性,使呼吸的深度加大、加深,提高和改善肺呼吸的效率和機能,最後,也使肺活量得到增加。

一下午鍛煉下來,洛基有一點缺氧的感覺,但這種方式無疑是有效的,只要控制好其中量度即可。

有空間視覺的同步圖像,掌握身體適應程度,對他來說並不難。

……

蠻錘武器商店。

洛基回來的時候,院子中還有一位不速之客,是那個稅務官羅森的年輕助手。

並不是為了增加商業稅收,原來是矮人庇古,在白天時候買下後面兩座居民房子,房屋交易與更改契約都有稅收,稅務官助手是為此而來的。

沒有增加的奇怪稅收,也沒有刻意的刁難,這個年輕的稅務官助手,甚至連好處費都沒要,就匆匆離開了。

一點不像那貪婪稅務官的助手,但洛基懂得人心險惡,也不會認為對方好心,他習慣性的抱著警惕,這好習慣不能忘。

…… 洛基仰卧在平行的訓練椅上,雙手緊緊握著沉重的杠鈴。

保持著穩定的呼吸,隨著他一次次的卧推重複練習,垂在杠鈴片兩邊的粗大鐵鏈,不斷發出『嘩啦啦』的響聲。

掛在杠鈴上,垂到地面一團的鐵鏈,是為了持續增加卧推的阻力。

小法圖娜在旁邊小聲的數著,「9……10……11……完成了。」

她掰著手指頭道:「四個負重片,一百六十公斤重量,加上鐵鏈,加上金屬杠鈴桿……」

洛基把杠鈴推回訓練架之後,立刻起身喘勻了呼吸,然後站起身走到空地處,他雙手抽出戰術爪刀,用最快的速度演練高級匕首專精動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