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兄弟一起幾千年,蕭凡自然是學過這神通的。

2022 年 2 月 20 日

而現在,體內只有內勁的蕭凡施展的八極通天拳連全盛時期的億萬分之一的威力都沒有。

前世,李獨尊可是以此神通打爆過星球的男人。

「怎麼樣?你們如果不想主動的話,那我就開始主動進攻了啊!」

蕭凡冷笑一聲,不屑的看向兩人。

兩人臉色漲紅,身為基因戰士,剛剛還自誇自大的基因戰士,竟然被人逼到這個份上,還真是如同他所說的,是碾壓啊!

但是,雖然屈辱,可他們卻不敢主動進攻了,蕭凡強大的實力在剛剛那瞬間施展的兩拳中顯露無疑。

那完全不是自己這種殘缺基因戰士能夠抵抗的。

而在蕭凡的眼中,兩人也就堪比黑鐵八九階的人,由此可見,他們距離完整基因戰士還是有那麼一點距離的。

「不說話?那我可就來了啊!」蕭凡對著兩人詭異的笑道。 江媽媽拗不過錦棠,又見綠饒沉穩的拿了一個沉甸甸的簍子過來,綠袖則從庫房抱着一個大罐子,知道那裏頭裝着雄黃,便點點頭回了后罩房。

「綠饒,你去找秦如海,問問下午誰出過府。」

她吩咐過秦如海盯着角門,若是下人出府,除了從后角門,就是從馬房邊上的南門,而後角門最近沒開,所以若是出府,只能走南門。

綠饒點點頭,卻是去了一會才回來。

「今日出門的人不少,不過,奴婢問過採買的王嫂子,她說在西城碰到過四房的紫凝,而且,江媽媽方才告訴奴婢,她跟看門的趙婆子說了會話,得知了今日紫凝似乎還來過咱們海棠苑,說是找綠沁,不過上回她打了綠沁這件事綠沁還記着呢,沒出去見她,她在門口沒再停留便走了,趙婆子還說紫凝今日走路的樣子怪怪的,不過當時掃灑的婆子跟她說話,她也沒多留意紫凝那邊,只沒讓她進院門——方才奴婢回來,看見有個身影往寧馨居那邊去了。」

錦棠聽了便瞭然了,端肅的面上閃過一抹凌厲,「綠袖說寧馨居鬧騰起來又很快便安靜下去我還在奇怪呢,原來三姐是打的這個主意。」

綠饒看着放置在地上的簍子神色凝重,「小姐,這些蛇可都是有劇毒的,奴婢瞧着它們的牙還都完好呢,最毒的那條叫五步蛇,若是被它咬了,走不出五步便會死。」

綠袖瞪大了眼睛,餘光不停地瞄着地上扣著蓋子的簍子,心中仍覺得心有餘悸,幸好及時發現了,不然後果可真是不敢想。

「它們不會再爬出來了吧?不行,我得再咱們屋前屋后在撒點雄黃粉!」說着,便提了燈籠,抱着那一罈子雄黃走了。

綠饒站在錦棠的身後,雙手握的緊緊的,她也有些后怕,聲音也不由帶上了冰冷,「沒想到,三小姐竟然存了這樣歹毒的心,若不是奴婢不怕這些,就算咱們將蛇趕走,只怕也會有人受傷。」

「我只是知道她看我不順眼,卻不知道她竟然如此迫不及待的想置我於死地。」陸錦棠冷笑一聲,「天這麼冷,這些蛇可金貴,三姐一向吝惜銀子,一下子花了這麼多錢,想必也心疼的緊,咱們無功可不受祿。」

綠饒點了點頭,眸子清冷卻似帶着笑:「奴婢這就將銀子送回去。」

陸錦檸一直等著海棠苑那邊的消息,可是等來的卻是沒什麼動靜,等到她困得實在支撐不住了,這才叫紫凝熄了燈。

睡到半夜,陸錦檸忽然驚醒,黑暗中,悉悉索索的聲音愈發明顯,她皺着眉,還以為是哪個手腳不幹凈的丫鬟進來偷東西。

「是誰在那?好大的膽子!」她伸腳下床,踢了踢睡在腳踏上的紫灧,「上燈!」

紫灧立刻驚醒,沒有絲毫遲疑的起身去將床頭的燈點上。

「啊!」

屋子裏慢慢的亮了起來,陸錦檸還沒適應,卻忽然聽紫灧叫了一聲,她本就不喜歡這個大丫鬟,此刻更是不耐煩的勺起帳子,訓斥道:「大呼小叫做什——啊啊啊——」

待陸錦檸終於看清楚眼前的情形,驚叫的同時幾乎暈了過去。

昏黃的燈光下,幾隻蛇影出現在了牆上,順着影子抬頭望去,卻是十來只足有嬰兒手臂粗細的大蛇正纏繞在房樑上虎視眈眈的朝着陸錦檸的架子床吐信子,甚至有一隻已經爬下房梁,朝着架子床爬過來!

紫灧已經嚇傻了,等到反應過來,倏地把手裏的火摺子朝着爬過來的蛇扔了過去,蛇頭一退,卻似忽然被惹怒,迅速的向前躥過來!

「啊!不要過來!來人!快來人!」陸錦檸此時也顧不上屋子裏的寒意,穿着中衣就站在架子床上跳了起來。等到紫凝和紫璇聽到動靜趕了過來,紫灧已經被蛇咬了,一張臉紫漲如豬頭一般,偏偏面上的表情誇張又驚恐,整個人看上去異常可怖。

紫凝看見了這些蛇便知道不好,不過幸好她有些小聰明,知道和那些波斯人買了解毒的葯,還有治這些毒蛇的藥粉,她雖然害怕,可是看着滿地亂爬甚至要爬向她的蛇,也只能硬著頭皮將藥粉撒出去,等到這些蛇如同草繩一般軟了下來,這才敢靠近紫灧,將丸藥喂到了她的嘴裏。

「是她做的!一定是她做的!她在報復我!不不,她絕對不知道我要害她,這件事一定是她早就謀划好的,她想讓我死!她想讓我死」陸錦檸蹲在床角,面無血色的緊抓着被子,眼神空洞的胡言亂語。

「小姐,沒事了!」紫璇走到床邊,輕輕的將被子從陸錦檸的手中抽出來,陸錦檸卻打了個嗝,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陸錦檸又驚又嚇,再加上受了些寒,天還沒亮就發起熱來。

紫凝皺着眉,指使著粗使婆子用廚房找來的燒火棍將已經失去知覺的大蛇挑着裝進了袋子裏,一邊擔心的看着還在說胡話的陸錦檸,又看了一眼地上躺着還沒醒過來的紫灧,心中擔憂的同時,忍不住鬆了一口氣——今晚幸好不是她當值,不然被咬到的,可就是她了

等到終於熬到了天亮,紫凝才去給三夫人報信,卻不敢說別的,只說小姐受到了驚嚇。

好端端的怎麼會受到驚嚇?三夫人雖然多年不管事,可也知道這件事沒那麼簡單,等送走了大夫,又在屋裏坐了一會,這才帶着丫鬟走了。

三夫人一走,紫凝才鬆了一口氣,可是沒等她將額頭的汗擦乾淨,卻見紫璇端著銅盆進來,還不住的回頭往外看:「奇怪,今日夫人怎麼在咱們院裏訓起話來了?」

紫凝一聽,剛下去的冷汗又涔涔的冒了出來。想到什麼,她忽然心中一涼,暗叫糟糕——那一袋子的蛇可在廚房沒有處理呢!夫人再不管事,那也是主子,是小姐的娘親,若是知道這一切是她的主意,她還能有好果子吃?顧不上別的,她只和紫璇道:「你先給小姐擦身子,我去去就回!」

可是等她悄悄溜進了廚房,卻哪裏還有蛇的蹤影?

紫凝蒼白著臉,捏着地上那隻空空的袋子,抿緊了唇。

。 「嗯,對了,二姐,還有一件事我要跟你說一下,明天不是周末嗎?你要上班嗎?大姐說要來看看我們。」唐晴嬌又說道。

「哦,是嗎?行吧,我到時盡量抽時間。」唐湘雅說道。

「嗯,明天我們倆好好準備準備。」

「好的。」

掛了電話,唐湘雅心裏有些失落地放下了手機,原以為是葉向陽打來的,她還可以叫葉向陽來接自己去上班,然後說不定可以發生些什麼,可是沒想到卻不是。她只好是又進入了衛生間,繼續把澡洗完了,這才穿上衣服,收拾好了,就去退了房,離開了賓館。

直到上了的士,唐湘雅才意識到現在時間還挺早的,其實離自己上班還是有一段時間的。

不過,既然上了車,那也沒有再回去的道理,再說她也沒什麼地方去。

下了車,她先在醫院附近吃了一個早餐,然後這才往醫院裏走去。

進了醫院,來到消化科辦公室的時候,剛好看到吳景利正在對一個新來的長得不算出眾、身材也乏善可陳的女生訓斥:「都跟你說過好幾次了,要你不要帶早餐到醫院裏來吃,在外面吃完就好了,你為什麼就是聽不進去呢?你這樣不服從安排,真是讓我對你的前途堪憂啊!」

而那個小護士則是一臉的害怕,什麼也不敢說。

這時,吳景利扭了一下頭,發現唐湘雅來了,便對那個小護士說道:「好了,你先進去吧,下不為例。」

「知道了。」那個小護士連忙拿着手裏的兩個包子,低着頭進了辦公室。

這時,吳景利便轉過頭來,臉上瞬間換上了一臉的笑容,就彷彿跟剛才是兩個人一般,笑眯眯地看了一眼唐湘雅那貼身短裙胸前的兩團飽滿說道:「小唐啊,今天怎麼來這麼早啊?」

「哦,今天沒什麼事,就來得早了一些。吳主任又在訓斥小曹啊?」

「唉,其實也不是訓斥,我就是恨鐵不成鋼,希望我們科室的護士,都能是最優秀的,就像唐護士這樣,不管是從外貌、到身材,還是操守,都是我們醫院裏頂呱呱的護士。」吳景利說着,一邊掃描著唐湘雅那曼妙的身材,最後目光停留在她短裙下面的兩條嫩白美腿上面。

看到吳景利那色迷迷的目光,唐湘雅不由得感到有點反感,便說道:「吳主任你過獎了。」

然後,便不想再跟他多言下去,進了護士辦公室。

沒想到,她剛進辦公室,就聽到有三四個護士趁著還沒上班的時間,正聚在一起背對着她在議論著。

「哎,你們說說看,這葉副主任離婚到底是為了啥?守着那麼漂亮、身材那麼出眾的老婆不要,非要離婚?」消化科最有名的八卦嘴蔣伏珍說道。

「那還不簡單嗎?當然肯定是他老婆把他給綠了唄,說不定啊,都已經懷上別人的孩子了,才會不得不那麼突然地就離了婚。」另一個護士王芳說道。

「對啊,王芳你說得有道理啊,我看八成就是這麼回事!」蔣伏珍說道。

「其實,我看也不一定,我看唐湘雅跟葉向陽的關係似乎也不太一般,說不定啊,你們要換個角度看問題。」這時,另一個護士說道。

蔣伏珍頓時來了興趣,問道:「真的嗎?你有什麼證據?」

「證據……我倒是沒有,我就是有一種直覺,總覺得湘雅看葉副主任的時候,眼神有些不太對勁……」

聽到這裏,唐湘雅這才知道,原來,自己的所作所為,甚至是表情上的變化,也早就被人看在眼裏了。

唐湘雅走了過去,那幫護士頓時發現了她,顯得十分尷尬。唐湘雅卻是似乎什麼也沒發生一樣,直接就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只留下那些護士十分不好意思地你瞅瞅我,我瞅瞅你,吐了吐舌頭,做了做鬼臉,然後便散開了。

而唐湘雅在更衣室里換衣服的時候,脫下她外面的貼身性感短裙,露出緊著內衣的曼妙身體的時候,心裏卻是想起了剛才那些護士們的談話。

對於對她本人和葉向陽之間關係的猜測,她倒不是重點放在心上,可是她們對葉向陽的婚姻的流言,卻是讓唐湘雅的心頭泛起了一些感慨。

這一陣來,她總是着眼於自己婚姻的不幸和破碎,而葉向陽也總是在關心她,剛才護士們的談話,才讓唐湘雅明白過來,其實葉向陽最近不是也是剛剛離婚嗎?可是他卻從來沒有表現出來,可他心頭的痛苦,或許誰又能明白呢?

想到這裏,唐湘雅便連忙拿出手機,給葉向陽發送了一條信息。

而這時的葉向陽,仍舊在沙發上睡着,突然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了。

他這才醒了過來,拿起茶几上的手機一看,卻是吳景利打來的。

「葉向陽,你是什麼意思?剛當了個副主任,就找不着北了嗎?以為自己很牛逼嗎?假都不請一個,就擅自不來上班,你以為你是多大的領導?連我這個正主任都在這裏兢兢業業、按時按點地上班,你竟然敢擅自曠工?到底還有沒有把我這個正主任放在眼裏?」葉向陽剛接電話,那邊的吳景利就像連珠炮一樣地發射了過來。

葉向陽剛剛睜開眼睛,被這麼一通吹風機,頓時清醒了不少,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錶,這才發現已經九點了,連忙有些歉疚地說道:「不好意思啊,吳主任,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昨天喝多了一點酒,沒想到一直睡到現在,我這就過來。」

「喝多了酒?這也能成為你的理由嗎?那照你這麼說,我們都可以以自己的私人理由來作為影響工作的理由了?」吳景利似乎還沒有從葉向陽身上找夠存在感,和對他的不滿,又是繼續地責備道。

「吳主任,我知道是我的不對,要該怎麼處罰就怎麼處罰吧。」葉向陽說完這一句,也沒有跟吳景利多說,就掛掉了電話,氣得那邊的吳景利又是跺腳吹鬍子瞪眼。

葉向陽掛了電話,卻看見手機上還有一條微信,他打開一看,是唐湘雅發來的。

「葉醫生,昨天我喝多了,謝謝你把我送到賓館。其實,這段時間,我一直很自私,只顧著自己的不幸,向你發泄,卻忘了其實你也是剛剛離婚。我知道,你的心裏一定也很痛苦,如果有機會的話,你也可以向我傾訴一下的。」

看到這條信息,葉向陽的心裏頓時寬慰不少,至少,自己的痛苦,看來還是有人可以理解的。

他沒有回復,直接就起了身,然後洗漱了一番,就匆匆地出了門,上了他的二手桑塔納,然後往醫院的方向駛去。

…… 空氣凝滯了幾秒,林如如猶豫着,「俊辰哥哥你在開玩笑嗎?」

她也是了解過商略一些的,商影帝雖然帥,但生人勿近的氣場實在太強烈了!

別人劇組在舉辦殺青宴,斕凝要是突然闖進去也太尷尬了吧!

他們都是群年紀差不多的小青年,隔壁包間還有叔叔輩年紀那麼大的影視公司投資人,萬一斕凝不小心得罪了他們怎麼辦?

他們玩歸玩,還是不要招惹那個包間的人比較好……

「不敢去就把酒給喝了吧!」周俊辰一臉的傲氣,抬了抬下巴挑釁她。

故意針對她?在劇組斕凝都已經習慣了他隔三差五的『挑釁』。

面前滿滿一杯伏特加,她就是想一口悶也沒那膽兒,她怕她一杯下去就一覺不醒了!

要她去找商影帝要東西,東西……她應該能要到吧……

包間里的人目光都聚在斕凝身上,只見她突然挺直了腰板往外走。

「斕凝是不是有點衝動?」林如如看着她的背影咂舌,包間里大家心裏都有數,斕凝是絕對要不到東西的!

她要麼被人客氣的請出來,要麼被人丟出來!

周俊辰也沒指望她能要到東西,等她被人拒絕灰溜溜的回來,大不了那杯酒他替她喝了就是了。

他就是想看她碰壁吃癟。

斕凝走出包間立馬靠牆秒變慫,要她衝進商影帝的包間找他要東西那她不瘋了!

她狗狗祟祟掏出手機,摳了會兒牆才鼓氣勇氣給商略的微信發消息。

[影帝救命啊!]

[商影帝在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