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儀式開始的時間是晚上八點,可這個時候華騰酒店門前的廣場已經人滿為患。

2021 年 12 月 21 日

有人為了楚塵而來,也有人為了今晚將會出席儀式的公眾人物而來。

禪城,錢氏門口,一輛黑色奧迪平穩地停著。

錢老爺一身唐裝,精神抖擻,邁步走出,他的身旁跟著的,正是錢步邵。

他們能拿到的進場名額不多,還分配了一些出去,因此錢氏今晚出席儀式的,只有錢老爺和錢步邵兩人。

錢氏門口也蹲守了不少的媒體記者,很快,錢氏爺孫上車的消息傳開。

不少人大跌眼鏡。

「居然是真的!錢老爺為什麼那麼想不開?」

「今晚的華騰酒店聚集了多少媒體?他非要去蹭個曝光度嗎?可這並不是什麼光榮的事情。」

「錢老爺,錚錚鐵漢!」

禪城林家,林信平看了一眼早已經來到他這裡的張劍,「錢老爺出發了。」

張劍點頭,兩人同時看向了一側。

宋家二女,宋芸和宋晴。

「今晚我們這麼一去,將徹底與楚塵,宋家決裂,你們沒有什麼意見吧?」林信平開口。

「哼,嫁出去的女兒就是潑出去的水,現在宋家這麼風光,他們何曾想過還有我們這兩個女兒?」宋晴說道,「我們本來就與宋家沒有任何關係了。」

「沒錯,他們眼裡,就只有這個在路上撿來的楚塵罷了。」宋芸也冷笑。

張劍一擺手,「那就不必多說了,我們也出發,錢老爺給我們的四個進場名額,我們可得充分發揮作用。」

林信平和張劍兩對夫婦也出發前往羊城華騰酒店。

羊城,葉家,葉嫣正在精心打扮,她的顏值並不低,漂亮的眸子凝望著鏡中的自己,輕輕地低語,「玉恆,今天晚上,我就能給你報仇了。」

威揚拳館,衛秋根神情期待,嘴角冷冷地揚起來,「楚塵,你做夢也不會想到,今晚要面臨的是什麼。你以為,這將會是你最榮耀的一刻?哈哈哈!」

暗流涌動。

羊城與禪城這兩座連接在一起的城市因為今晚即將要發生的事情陷入了狂歡。

所有人都在期待著。

七點。

受邀的賓客們都陸續到場了。

酒店門口每出現一輛車,當車門打開,都會引起一陣的歡呼。

突然間一聲驚呼。

「楚塵來了!我認得那輛是宋家的車子。」

兩輛車子徐徐地停在了酒店門口,酒店服務員上前將車門打開。

一道道目光紛紛看來,眼神頓時發光。

第一下車的果然是楚塵,看上去氣質沉穩,衣著頗為正式,目光溫和地伸出手來,牽住了一隻柔軟玉手,宋顏今晚一身紫色裙子,落落大方,華麗動人,白皙的脖頸戴著一條水晶項鏈,渾身上下給人一種迷人的氣息。

「這就是傳說中的宋三小姐啊,這顏值簡直逆天,不輸給頂級女明星。」

「別說楚塵了,我也願意當宋家的上門女婿。」

「今晚沒有一女的顏值能與宋三小姐爭鋒……啊不對,有一個,神仙姐姐!」

驚呼聲音突然間響徹而起。

在宋顏下車后,楚塵又伸手牽出了一襲動人的倩影,華夏古武女神,南宮筠。

如雪般聖潔的白衣長裙,容顏看不出半點瑕疵,如仙子降臨,神聖不可侵犯。

宋顏和南宮筠站在楚塵的一左一右,頓時間,羨煞旁人。

至於還有其餘幾個從車內走下來的宋家人,自然而然被人無視掉了。

寧子墨和楊小瑾來到了現場,今晚這個儀式,是一個莫大的殊榮,寧子墨表示要親眼見證。

楊小瑾的出現也引來了一些目光,不過很快紛紛挪移開。

楊小瑾臉上的傷並不是什麼秘密,當初曾被曝光過,很多人腦海中還留有當初楊小瑾孤獨一人,臉上沒有任何遮掩,面對千軍萬馬般指責的人群,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去的那一幅畫面。

不過,今晚楊小瑾的臉上戴著白色輕紗。

當楚塵這一行人進入酒店后,今晚那萬眾期待的氛圍更是攀升到了極致。

又一輛車子停在華騰酒店的門口。

車門打開,不少人愣住,神色旋即紛紛精彩了起來。

錢老爺到了!

錢老爺子的神色如常,一旁的錢步邵倒是沒有經歷過這陣仗,即便內心很興奮,可雙手無法控制地抖動了起來。 是宿敵?

是對手?

慕幼卿的話,直接把歐陽安琪弄懵了!

「媽,這劍之間,還有能仇怨?」

慕幼卿笑了笑,摸了摸歐陽安琪的腦袋,沒有解釋,不是劍之間有仇怨,而是人之間有仇怨,女兒和嚴經緯,註定是敵人!

看到母親沒有解釋,歐陽安琪也沒多想,她看著眼前的充滿裂紋的劍鞘,嘀咕道:「這梅里神木還真神奇,相忘如此強大的劍意,竟然可以徹底遮掩住!」

「知道梅里神木為什麼有這麼多裂紋么?」

「為什麼?」歐陽安琪好奇道。

「因為梅里神木生長於梅里神山之巔,由於海拔極高,而橫斷山脈天氣又變幻莫測,所以梅里神木遭受了無數次的雷擊,才會產生這麼多的裂紋。」慕幼卿解釋道。

「這是雷電造成的?」歐陽安琪撫摸著裂紋。

「不錯,梅里神木,是時間上最好的雷擊木,所以它能遮掩住劍氣!」慕幼卿解釋道。

「沒想到,這麼珍貴!」

歐陽安琪腦子裡想起了嚴經緯,因為這柄劍鞘,是嚴經緯親手打造,送給她的!

在昆州市,嚴經緯和她分開的時候,告訴過她,他會忘了她。

而絕世神劍取名相忘,就是這個原因。

嚴經緯,要忘了她。

腦子裡想著這些,歐陽安琪心裡忽然變得有些莫名的難受起來。

「媽,今天我就練到這裡吧,不想練了!」

「隨你,以你的天賦,不用太過幸苦!」慕幼卿寵溺的摸著歐陽安琪的腦袋:「不練劍,想去幹什麼?逛街?看電影?還是玩其他的,媽陪你!」

「媽,我不想動,想休息!」

嗯?

慕幼卿有些疑惑。

安琪的性格,不像這麼沉悶啊,再說了,以安琪現在的身體素質,已經不存在累這個字了!

不過,既然安琪想在家休息,她也沒有阻攔。

接下來,母女兩返回城中,慕幼卿親自將歐陽安琪送回歐陽家,而她,則返回自己所住的別墅,一路上,她想著安琪剛才的反應,皺著眉頭。

「難道,安琪是因為嚴經緯而情緒低落?」

這麼想著,慕幼卿最終又搖搖頭,覺得不可能,她十分確定,已經讓安琪徹底沒了嚴經緯的記憶,安琪對於嚴經緯的記憶,都是最近的,後來他們兩接觸的時間不算多,安琪不至於又對嚴經緯產生感情吧?

「小姐!」

慕幼卿剛剛回到別墅,馮迎秋就迎了上來。

「剛才爆發出的滔天劍意,是安琪小姐的絕世神劍吧?」

「嗯,絕世神劍在回應東海那邊的劍意!」慕幼卿冷哼道:「東海那邊爆發出的劍意,是音後傳承給嚴經緯的無敵之劍,看來,嚴經緯應該是去參加了檀宮之主的招親了!」

馮迎秋眼神有些古怪。

嚴經緯不是和姜思瑤舊情復燃了么?怎麼又去參加檀宮之主的招親?男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

「對了,小姐,慕家那邊傳來消息,有不少超然勢力,都前往慕家拜訪,送禮。」馮迎秋連忙道:「慕元讓我問小姐你,要不要接受他們的好意!」

慕元是慕家的負責人!

「哦?」

慕幼卿有些意外。

「小姐,我想,應該是當初你在劍湖,一道凌空劍氣,就斬殺了聖士巔峰境界的魔人杜瘋,嚇住了所有人,所以他們前往慕家拜訪送禮,主要是想攀附上你!」馮迎秋分析道。

「告訴慕元,既然有人送禮,那就收下!」慕幼卿淡淡道:「既然他們要攀附我,那我就收下他們,多養幾條狗,沒什麼壞處!」

「是,小姐!」

馮迎秋飛快點頭。

在慕幼卿眼中,那些前往慕家送禮的超然勢力,和狗沒什麼兩樣,她自然是有資格說這句話的,畢竟,這個世界的慕家,都是她的僕人而已。

此時。

東海地區,執念島!

眾人的目光,都盯著嚴經緯手中的爆發出無盡劍意,無盡血腥氣,無盡殺氣的長劍之中。

這個時候,嚴經緯已經走到了那塊黑漆漆的石碑面前。

「嚴經緯手中的劍,能夠在石碑上留下痕迹么!」

「如此神劍,絕對可以了吧?嚴經緯手中這柄劍的劍意,超越了王鍾秀手中的賢劍,賢劍和嚴經緯手中這柄劍比起來,簡直無法比!」

「是啊,賢劍爆發出的劍意,和嚴經緯這柄劍爆發出的劍意,根本沒法比!」

「就算那石碑再堅硬,可應該硬不過嚴經緯手中這柄劍!」

這時,嚴經緯動了。

他輕輕揚起手中的無敵之劍,然後對著面前的石碑輕輕一劃。

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