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傾漓說著臉上瞬間閃過一抹笑意。

2021 年 1 月 4 日

一旁上,那侍從看著傾漓端起葯碗方才鬆了口氣,卻是驀地又捕捉到傾漓一閃而過的笑容,登時覺得背後一涼,緊接著便是生出一種整個人都要不好了的感覺。

別院之中,此時後院內的一處密室外,披著暗紅色狐裘的男子驀地將抬手,將封著密室的結界打開,隨後快速的身形一閃,直接躍入到了密室當中。

晶石為牆,靈石為頂,整間密室皆是由著特殊挑選的材料建成。

男子身形閃入的瞬間,那守在密室當中的侍從已然邁步向著他的方向走了過來。

「先生,之前抓來的那個老頭方才竟是清醒過來了,我們擔心他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所有又將他迷暈了。」

侍從說話間伸手接過男子脫下的外袍,小心的跟了上去。

「那個人此時還不急著處理,倒是現在前院里有一個用得上的,雖然是個女的,倒也不妨事。」

男子說話間已然走到一道同樣是晶石打造的石門之前,站定身形,正準備伸手去推門,卻是陡然間身形一僵。

「先生,怎麼了?」

跟在身後,侍從驀地見到面前的男子一頓,不由得面色一驚。

然而不等著那侍從反應過來,面前的男子已然猛地轉身,一把抓過侍從手裡的外袍當下朝著密室外飛身過區。

前廳內,傾漓端著葯碗,驀地冷笑一聲,隨後指尖沿著葯碗的邊緣輕輕撫過,卻是在一瞬間猛地一頓。

五指快速的在碗身上劃過,隨後猛地一抬手將那葯碗朝著一旁站定的侍從的方向一揚。

半空上藥碗快速飛出,當下直直的朝著那侍從的面門上襲了過去。

與此同時,傾漓伸出的手掌快速一翻,張開的指尖快速併攏,凌空一握,掌中凝結而出的戰氣已然凝結而出,動作間直接朝著那飛出的葯碗而去。

侍從猛地回過神來,已然見著迎面上一隻瓷碗朝著自己的面前襲來,當下想要閃躲,卻是腳下踩一動作,那飛來的瓷碗竟是陡然間在他身前裂開。

碗中的葯汁飛濺而出,在遇上隨後而來的戰氣的瞬間頓時凝結成冰晶。

軟椅上,傾漓身形未動,抬眼看向對面的侍從的當下猛地唇角一勾。

抬起的手臂一動,那凝凝結在半空上的冰晶頓時調轉方向,直直的便是朝著那施侍從所在的方向襲去。

方才還打算躲閃的侍從,此時見著面前呼嘯而來的冰晶,那好似雨水一般密集的朝著自己的方向而來,頓時身形一晃。

「想要拿這種水準的迷藥來對付我,你家先生當還真是看得起自己。」

說話間驀地由著坐上站起身來,傾漓此時已然感覺到身上的寒氣緩和了許多,因此下她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既然他們親自將她請了進來,那就別怪她直接動手。

抬手間,那方才凝結而出的冰晶已然全數刺入面前的侍從身上,那侍從慌張的張大了嘴巴,卻是已然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前章提要:…浮淵交給他的藥粉果然有些用處,那隻所謂的只有魂體的魂獸只是沾上了一點便是現出了實體。就在封天動作的同時,在他的下方,滿寶大人已經十分利落的將那到底的魂獸收到了瓷瓶當中。驀地一擺手,滿寶當即身形一躍,重新跳回到封天跟前,伸出雙手來將懷裡的瓷瓶遞到自家主人面前。伸手將那隻瓷瓶接過來,封天將手中的瓶塞重新塞到瓷瓶口上,隨後指尖沿著瓷瓶的邊緣輕輕一掃,一抹紅光泛出,當即在那瓷瓶之上劃出一道術法。「走吧。」將瓷瓶收回到衣袖當中,封天回身朝著下方望了一眼,身形一動,凌空邁步,朝著夜色之中走去。身後方,滿寶大人看著自家主人離開,當下也緊跟了上去。金獅馬車已經被毀,他們之後恐怕要靠著自己的雙腿行動一陣了。雖然對它家主人來說即便是不用馬車也絕對不會受到什麼影響,卻是如此空蕩的感覺終歸是讓它覺得少了些什麼。滿寶大人摸了摸自己的頭頂,隨…..

后章提要:…藥師讓我對你說上一個謝字?」冷聲開口,傾漓話落掌中戰氣一閃,就在面前紅衣男子愣神的瞬間由著手中揮出一道戰氣,伴隨著戰氣湧出,那棲在傾漓空間手鐲當中的銀狐猛地銀光一閃直接由著空間當中竄身而出,說話間揮出兩隻利爪,直接朝著面前的結界屏障之上揮了過去。沒有想到傾漓身邊竟然還帶著靈獸,此時銀狐那鋒利的爪子猛地掃過,頓時將面前的結界劃出一方缺口來。「快攔住它!」一旁白衣女子見著銀狐出現,當即一聲驚叫。站在她身旁,那披著狐裘的紅衣男子在白衣女子開口的瞬間已然開始了動作,只見的他猛地身形向前,似乎想要用自己的靈力將那被劃破的結界補上,卻是不想銀狐向來是個不願意受到拘束的性子,此時見著自己與傾漓被困在一方陌生的結界當中,哪裡肯輕易罷手。周身銀光大盛,銀狐動作間已然將體型恢復到原本大小,此時只見的兩條巨大的銀色尾巴在結界當中快速揮動。銀狐身後,傾漓按….. 抬手間,那方才凝結而出的冰晶已然全數刺入面前的侍從身上,那侍從慌張的張大了嘴巴,卻是已然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一旁,那方才端葯過來的侍女看著傾漓動作,此時睜著一雙眼睛恐懼的看著她。

「別,別,不關我的事。」

慌張的向後退去,侍女說著竟是直接癱倒在了地上,向著傾漓求饒道。

寒風涌動,門外天氣陰沉依舊。

就在傾漓將要走到那侍女跟前的時候,方才還是緊閉著的房門猛地被人一腳踢開,緊接著便是見到一道身影風一般的閃入。

「你到底是什麼人?」

來人肩上披著一件暗紅狐裘,說話間眼中閃過一抹陰冷,看向傾漓的當下抬手便是凝結出一道凌厲戰氣。

方才由著坐上站起身來,傾漓看著面前出現之人,驀地眉頭一挑。

她倒是沒想到面前之人來倒快,原本她想著藉此機會向那侍女問出風恆的所在,卻是現在看來若是想要知道風恆的下落,難免是要親自與面前之人動手了。

內腹之中寒氣漸漸平和下來,傾漓猛地呼出一口長氣,猛地抬手,掌中戰氣凝結而出的同時看向那面前之人道:「我是誰與你何干。」

一聲落下,傾漓手中戰氣已然猛地揮出,晶紫色光芒大盛,眨眼間便是游龍般的朝著那面前之人襲去。

此時站定在門口,男子見著傾漓出手,當即抬起手來,掌中戰氣揮動,動作間就要與傾漓對上。

對面上,傾漓一招揮出,當即猛地身形一閃,想要藉此空擋閃身道屋外去,此時她站定在前廳當中,無論是出手動作皆是收到了拘束,她現在所處的環境著實是有些不利。

腳下移動,傾漓看著自己揮出的戰氣猶如疾風一般的朝著那一身暗紅的男子掃去,恍然間竟是覺得自己身上的戰氣似乎有了些許的提升,不過這一感覺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

就在她將要靠近門口的瞬間,那對面站定之人掌中戰氣也隨之升騰而出,動作間已然與她揮出的晶紫戰氣對上。

兩股戰氣與半空上相撞,頓時驚起一陣不曉得狂風。

傾漓身形一晃,行動間險些一個不穩而從半空上摔倒下來。

內腹力量寒氣疊加,方才已然緩和了一些的寒氣竟是陡然間好似打開了閥門一般的由著丹田之處翻湧而出,瞬間已然蔓延至傾漓的四肢百骸。

伸手扶住一旁的牆壁,傾漓猛地俯身嘔出一灘鮮紅。

血腥之氣頓時瀰漫開來。那一身暗紅的男子見此猛地運力將傾漓揮出的戰氣擋下,隨後快速的一個轉身就要向著傾漓的身前閃去。

房門大開,猛地一陣寒風湧入,傾漓察覺到殺意襲來,當下將扶著牆壁的手一松,回身間一把戰氣長劍已然化形而出,手腕一轉直接朝著那身後襲來之人的身前刺去。

「猖狂!」

紅衣男子見到傾漓此時竟然依舊能夠回身出手,怒喊一聲后猛地抬手將腰間的長刀拔出,手腕一翻,頓時寒光一閃,直接朝著傾漓的揮來的長劍迎了上去。

……

靈族大殿,執沨方才由著殿中邁步走出,驀地便是瞧見那下方匆匆而來的陌澟。

當即向著陌澟微一俯身,卻是還沒等著執沨開口,那邁步而來的陌澟已然先一步道:「你家聖主大人可是在殿中?」

神色匆匆,陌澟今日里找了傾漓許久,卻是依舊不曾見到她的蹤影,方才見著突然變了天氣,心上竟是隱約覺得有些不安,因此下這才想著來這裡問一問。

聽到陌澟開口,執沨驀地抬眼,頓了頓才道:「聖主大人他方才因著有事已然離開了,殿下若是想要找聖主大人的話許是還要再登上一會才行。」

不曉得陌澟來此是為了什麼,執沨眉頭微皺,按照之前的經驗,滿前這位公主殿下每次來這裡找她家聖主大人的時候皆是讓她家大人頭疼非常,如此看來今日里來此的目的應該也差不太多。

心上想著,執沨話落當下不由得向著一旁側了側身又道:「若是殿下有什麼急事的話等到聖主大人回來,執沨定當第一時間告知大人。」

「不是說要跟我一起去辦事,你還在那裡磨蹭什麼?」

執沨話音方落,那由著大殿下方竟是突然傳來一聲。

陌澟下意識的循聲看去,就見得一身墨藍的青嵐站定在大殿下方,此時正露出一副不耐煩的模樣。

回身又朝著面前的執沨看過一眼,陌澟見著執沨本是一片嚴謹的臉上竟是泛出一絲紅暈,不由得臉色一僵。

「你若是有事的話且先去辦事吧,我的事情我自己想辦法就好,你快去吧。」

執沨見到青嵐出現的瞬間已然想要飛奔下去,奈何此時陌澟站在跟前,自然是不好做什麼什麼過激的動作的,更何況她若是當真那般沒有規矩的撲過去的話,青嵐大人興許也會覺得她不懂規矩吧。

聽到陌澟開口放她離開,執沨當即向著陌澟微一俯身,隨後便是很是歡快的朝著下方走去。

「大人今日要去哪裡?」

陌澟聽著執沨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便是感到身後驀地升起一陣疾風,等到她回身看過去的時候,方才那青嵐站定的地方早已經沒有了人影。

見著大殿內外已然無什麼人可以去問,陌澟當下便要轉身自己去找。

卻是在她轉過身去的瞬間,半空上竟是猛地閃過一紅一綠兩道身影。

陌澟眼神一動,她記得那兩隻好像是迦嵐身邊的兩隻靈物,不過它們這般匆忙的是想要去哪裡?

好奇心起,陌澟當下提起裙角,大殿前猛地身形一閃,之際跟著方才那火靈與樹靈離開的方向跟了過去。

……

前廳之中,傾漓看著面前長刀揮出,手中戰氣化形的長劍卻是絲毫不肯示弱,只是內腹里寒氣越發的在周身亂竄使她不得不咬緊了牙關才能夠勉強集中精神來控制自身戰氣。

對面上,紅衣男子似乎看出傾漓周身戰氣的變化,當即冷笑一聲又道:「難得在這城中遇上一個高階之人,今日里是你自己要羊入虎口,休怪我出手無情。」

前章提要:…間也算是十分的客氣。傾漓驀地眨了眨眼,感覺著肺腑內又是一陣刺痛襲來,頓時一個身形不穩,險些就要栽倒在雪地上。傾漓身後,那侍從見此忙的伸手要去扶傾漓,卻是傾漓哪裡會輕易讓人靠近,腳下一動,頓時運氣將身形穩了一穩,緩緩轉過身去,道:「多謝好意,我……」「站在外面做什麼?」就在傾漓開口的當下,那由著她身前的院子里驀地竟是又走出一人,來人身上隨意的搭了一件暗紅色狐裘,面色上雖然帶了幾分蒼白,卻是絲毫不給人病態的感覺。傾漓抬手拉了拉肩上掉落的外袍,當下不由得朝著那人多看了兩眼。「先生,我方才見著這位姑娘在這,所以想著問她可是需要尋個避寒的去處。」那侍從見著男子出現,頓時回身恭敬地答道。由著門口朝著傾漓所在的方向走來,行動間如若清風一般,傾漓一雙眼睛看過去,竟是見得那人動作間連著腳下的雪花都不曾驚起,眉頭一挑,此人必然的本事不然不差,想…..

后章提要:…想他此時被迦嵐扼住了脖頸竟是還能夠如此氣力的將話說的如此大聲。傾漓站在一旁,覺得面前這人倒也不是一無是處,最起碼此時這幅模樣勉強還能夠稱得上是寧死不屈的意味。「你說不說其實也沒甚所謂,畢竟你這院子也算不上太大,若是想要從當中找出幾個人來應該也不難,你若是想死的話儘管開口,保證讓你連個渣渣都不剩下。」驀地摸了摸鼻尖,傾漓看向那紅衣男子的同時已然走到迦嵐身後幾步遠的地方。此時雖然內腹里依舊疼痛難忍,卻是這個時候即便是硬撐也要撐住。傾漓說著驀地朝著半空上抬了抬手,下一刻,那站定在高處的銀狐猛地掃了掃兩條巨大的尾巴,銀光閃過之後已然重新變回了之前的大小。此時一個竄身撲到傾漓懷裡,當即用著頭頂上的軟毛蹭了蹭傾漓的手背。撫摸著銀狐的腦袋,傾漓說著當即向著一旁轉過身去,道:「這個人你隨便處理了吧,我去院子里看看,就不信找不到人。」傾漓話落….. 對面上,紅衣男子似乎看出傾漓周身戰氣的變化,當即冷笑一聲又道:「難得在這城中遇上一個高階之人,今日里是你自己要羊入虎口,休怪我出手無情。」

一聲落下,紅衣男子突然間將手裡的長刀收起,掌中戰氣凝結的瞬間,竟是突然劃出一方結界陣法來,說話間就要朝著傾漓的頭頂上落了下去。

反應不及,傾漓抬眼間已然見著那一道結界由著頭頂上快速落了下來。

猛地手掌一握,傾漓見此當即想要閃身錯開,卻是正要動作間,竟是由著身後方向陡然間一道殺氣襲來,不等著她反應過來,背後已然重重的受了一掌。

身形猛地先前已傾,驀地只聽得耳邊一聲冷笑傳來,那頭頂上的結界已然十分利落嚴實的落到了她的身上。

結界落下的瞬間,傾漓看到了那方才在背後偷襲自己之人正是那個方才還被嚇得癱倒在地上的白衣女子,此時她邁著步子朝著傾漓的方向走過來,眼角更是帶著絲絲嘲諷的笑意。

被困在結界當中,傾漓當即抬手向著面前的方向伸過去,卻是在指尖觸到陣壁上的瞬間,一種刺痛質感頓時由著指尖傳來。

猛地收回手臂,傾漓只覺得整個手掌都變得麻木起來。

她本事以為面前的結界會與自己之前遇到的相同,乃是一方異世空間的存在去,卻是眼前的這個好似單純用來將人困住的用處。

「雖然是個女子,卻是也不礙事,只要在煉製她魂體的時候小心一些便可了。」

走上前來,前來清楚地聽到那白衣女子開口說著,話落還不忘朝著傾漓的反向撇過一眼,眼底滿滿的皆是陰冷殺意。

想不出分方才還是那麼一副慌張懼怕模樣的女子,現在儼然變成了現在面前的這幅做派,傾漓暗暗地捏著手掌,有些後悔方才先對付了那名侍從。

然而後悔也只是一瞬,傾漓曉得這世間哪裡有那麼多後悔的事情可以彌補,既然已經成了現實,倒不如趕緊想辦法應對。

身體之中寒氣流動的越發劇烈,傾漓雖然用著自己戰氣將其強制壓了下來,卻是此時已然有了些許掙脫之勢。

雙手不由得按在心口,因著寒氣涌動,此時傾漓只覺得心臟跳動的越發緩慢,若是再繼僵持下去的話保不定就要昏死過去。

「她身上的寒症似乎很重,若是當真想要拿她入葯的話恐怕動作要快一些才行。」

紅衣男子說話間朝著傾漓看過一眼,眼神定在傾漓按著心口的手掌之上,當即驀地一抬手。

只覺得一股熱力由著結界之中升起,傾漓本是陰寒的身體竟是突然暖了一些。

眨了眨眼,傾漓看著周圍越發升高的溫度,緊咬下唇的牙齒一顫,面前那個所謂的藥師當真是庸醫,她身上的寒氣豈是單純的將溫度提高便是可以緩解,她體內的寒氣本就與熱力相衝,此時周圍變得如此炎熱,要恐怕會讓她昏倒的更快一些。

「如此當真有用?」感覺到一陣熱力襲來,那白衣女子見此不由得向著對面之人問道。

紅衣男子指尖輕動,聽言不慌不忙道:「此法乃是專門醫治體寒之症,百試百靈,你大可不必擔心。」

話落又向著傾漓看過去,道:「小姑娘你應當感謝我才是,今日之後你的體寒之症可是就要痊癒了。」說著不忘向著傾漓露出一抹陰險笑意來。

傾漓聽言猛地朝著那紅衣男子翻了個白眼,捏著心口的手一緊,恨恨道:「感謝你?像你這種愚蠢之人竟然也敢配稱自己為藥師讓我對你說上一個謝字?」

冷聲開口,傾漓話落掌中戰氣一閃,就在面前紅衣男子愣神的瞬間由著手中揮出一道戰氣,伴隨著戰氣湧出,那棲在傾漓空間手鐲當中的銀狐猛地銀光一閃直接由著空間當中竄身而出,說話間揮出兩隻利爪,直接朝著面前的結界屏障之上揮了過去。

沒有想到傾漓身邊竟然還帶著靈獸,此時銀狐那鋒利的爪子猛地掃過,頓時將面前的結界劃出一方缺口來。

「快攔住它!」

一旁白衣女子見著銀狐出現,當即一聲驚叫。

站在她身旁,那披著狐裘的紅衣男子在白衣女子開口的瞬間已然開始了動作,只見的他猛地身形向前,似乎想要用自己的靈力將那被劃破的結界補上,卻是不想銀狐向來是個不願意受到拘束的性子,此時見著自己與傾漓被困在一方陌生的結界當中,哪裡肯輕易罷手。

周身銀光大盛,銀狐動作間已然將體型恢復到原本大小,此時只見的兩條巨大的銀色尾巴在結界當中快速揮動。

銀狐身後,傾漓按著心口的手掌驀地鬆了松,她們現在要做的乃是找準時機由著這裡逃出,至於風恆的事情,既然已經找到了正主哪裡還怕救不出人,況且按照方才他們所言來看那些個被抓走的靈者們還沒有全部被煉化成為丹藥。

如此想著,傾漓當下也算是鬆了口氣。

面前銀狐的尾巴由著半空上猛地一掃,當下將那本就破開了一條縫隙的結界打開了更多。

紅衣男子見著面前的結界已然無法修補,當即也就鬆開手來,只是在他回身間掌中已然多了一把長刀,正是方才與傾漓對上的那把兵器。

長刀於身前快速舞動,眨眼間已然朝著面前的銀狐揮去。

而就在男子動手的同時,那一旁的白衣女子已然悄悄地退到一旁,準備著在傾漓走出結界的瞬間再次偷襲。

身形向後退去兩步,傾漓見著銀狐由著結界當中成功躍出,當下卻是並不急著從裡頭走出去。

她此時的氣息不穩,若是出去的話難免要與那白衣女子對上,如此算來確實有些危險。

寒風涌動,就在銀狐與那紅衣男子對上的同時,門外猛地一陣狂風襲來,夾雜著門外霜雪如同颶風一般。

紅衣男子見此,慌神便是朝著門外看去,卻是就在他轉身看去的瞬間,那方才站定在靠近門口位置的白衣女子還未來得及發出聲音,頸上的頭顱已然與身體分開。

前章提要:…皆是由著特殊挑選的材料建成。男子身形閃入的瞬間,那守在密室當中的侍從已然邁步向著他的方向走了過來。「先生,之前抓來的那個老頭方才竟是清醒過來了,我們擔心他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所有又將他迷暈了。」侍從說話間伸手接過男子脫下的外袍,小心的跟了上去。「那個人此時還不急著處理,倒是現在前院里有一個用得上的,雖然是個女的,倒也不妨事。」男子說話間已然走到一道同樣是晶石打造的石門之前,站定身形,正準備伸手去推門,卻是陡然間身形一僵。「先生,怎麼了?」跟在身後,侍從驀地見到面前的男子一頓,不由得面色一驚。然而不等著那侍從反應過來,面前的男子已然猛地轉身,一把抓過侍從手裡的外袍當下朝著密室外飛身過區。前廳內,傾漓端著葯碗,驀地冷笑一聲,隨後指尖沿著葯碗的邊緣輕輕撫過,卻是在一瞬間猛地一頓。五指快速的在碗身上劃過,隨後猛地一抬手…..

后章提要:…,就在停下的同時由著地底下方一道碧色光芒驀地散出。伴隨著那光芒閃動,一道結界頓時顯現出來。傾漓驀地挑眉,看向那結界的同時不由感嘆還好剛才迦嵐乃是去了另一邊的方向找人,否則的話與這邊還未開啟的結界撞上的話恐怕會讓事情變得難辦。安靜的等待著那方地下結界的開啟,傾漓眉眼彎起,當下小心注視著前方動靜的同時竟是連呼吸都刻意變得輕緩了許多。突然間一道響聲傳來,那由著地底升起的結界當中隱約見到兩道黑影緩緩靠近。黑色的輪廓於結界之中越發的明顯,不過是眨眼的功夫已然顯出了兩人略帶模糊的身形樣貌。「你小心些,聽說方才外面出了事情,我們現在出去保不準還會遇上什麼麻煩呢。」結界開啟,那走在前頭之人一邊說著一邊回身向著身後那人說道。傾漓躲在一旁,雖然距離那結界之處有些距離,卻是依舊可以將那出現的兩人的輪廓看的清楚。眼看著兩道人影皆是走了出來,….. 紅衣男子見此,慌神便是朝著門外看去,卻是就在他轉身看去的瞬間,那方才站定在靠近門口位置的白衣女子還未來得及發出聲音,頸上的頭顱已然與身體分開。

濃重的血腥之氣頓時擴散開來,傾漓驀地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靠近,正回身看去,就見得那白衣女子的頭顱由著脖子上掉了下來,在地上翻滾了幾下之後正落在那此時站定在門口之人的腳邊。

「你……」

紅衣男子撿到那白衣女子被殺,當下手上一頓,連帶著正要開口的瞬間,脖子已然猛地被銀狐的尾巴勒住。

「在本座的眼皮底下惹事,你們當真是好大的膽子!」

不遠處迦嵐陰冷的聲音傳來,傾漓聽到聲音的當下頓時回過神來。

她見到過脫線的迦嵐,嚴肅的迦嵐,卻是還不曾見到過如此冷漠陰冷的迦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