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偏偏周浩軒還像是不知道一般,繼續說到:「叔,這感冒的話,也是可大可小的,您這樣我覺得還是去找孫大夫看一下,不然的話,昱昱也該跟著擔心了。」

2021 年 1 月 10 日

蘇瑾昱:「……」

跟她有什麼關係么?

周浩軒的話,讓蘇大河恨不得將門都給摔了!

哼!

聽著蘇大河重重離開的腳步聲,周浩軒的唇微微的向上揚了揚,不過很快,他就開始反思,也許晚一點他還得要跟這未來的岳父賠禮道歉啊……

誰讓他昨天半夜偷偷的跑到昱昱的房間里來,還被人家給抓了個現行?

咳咳……

蘇瑾昱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周浩軒本來像個得逞的孩子一樣露出了笑容,又馬上收斂了笑容有些發愁的樣子,實在是不明白他到底在幹什麼:「軒哥哥,你……沒事兒吧?」

她一邊說著,還一邊將手探向了周浩軒的額頭,想要看看他是不是發熱變糊塗了。

在蘇瑾昱的手碰到了他的額頭后,周浩軒才將她的手給握住:「我沒事兒昱昱,你想不想去堆雪人?我帶你去吧?」

蘇瑾昱笑了起來:「嗯!」

外面的積雪已經很多了,要堆個雪人還是很簡單的。

只不過,蘇瑾昱和周浩軒要的是一個心情罷了。 「這……這不可能!我的這些手下雖然實力不如一般的神靈,但畢竟都是我親自調教的,怎麼可能一轉眼的時間被全滅?」

蕭艷月看完小蜻蜓的表現整個人都呆住了,因為,她根本不相信這個不久前對自己一點威脅都沒有小蜻蜓能夠以一招,就把自己的所有手下擊殺,剛才那一斧的威力明顯已然遠遠超出小蜻蜓本人的力量了。

一念及此,蕭艷月突然就想到了什麼,猛地一扭頭就把目光落在了小蜻蜓四周的羅德一行人身上。

難道小蜻蜓的出手威力突然變得這麼強,都是因為這些垃圾的原因?

蕭艷月搖了搖頭,越看羅德這些垃圾就越不相信這種判斷,越看就越覺得自己想多了,就算小蜻蜓的實力變強了,那恐怕也只有一種解釋,小蜻蜓之前隱藏了大部分的實力。不然的話,蕭艷月覺得這實在難以解釋。

「哼!看來今後還得訓練更多的黑袍人才行!」

理清了思緒,蕭艷月頓時就不心煩了,嘴角一挑,嬌軀一顫,重新露出了冷笑,抬手對著小蜻蜓一揮,瞬息間就釋放出一道道月牙形的金光以實體的方式,劃破長空直奔小蜻蜓而去,速度快的如同閃電,聲勢也相當驚人,不用豎起耳朵都能聽到「轟轟」的轟鳴聲。

可是,這些攻擊落在小蜻蜓的眼裡卻已經不值一提,要是不久前,或者在只有一個人的情況下,小蜻蜓的確要忌憚,但有了小蝶一行人擺出的仙陣加持力量,如今的小蜻蜓戰力早已翻了好幾倍。

因此,在看到這些攻擊迎面而來的瞬間。小蜻蜓笑了,雙目一亮,抬起手中的巨斧對著身前一道道的月牙金光一劈,只聽「砰砰砰砰」的巨響此起彼伏的響起,所有隻要與巨斧接觸的金光都會在瞬間被硬生生的分成兩半,然後。迅速潰散。

「這……」

蕭艷月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沒動用神通,只是利用兵器的強大就把自己的月牙金光擊碎,更無法接受小蜻蜓同樣只是一招就把自己上百道金光砍成兩段,於是,美目一轉,就抬手又連續打出了上百道金光直奔小蜻蜓而去。

為了能夠威脅小蜻蜓,蕭艷月這次還特地操控金光以不同的方向攻擊,遠遠看去,只是一轉眼的時間。小蜻蜓和小蝶一行人就陷入了危險至極的境地,被四周源源不斷而來的金光威脅,就像是在外圍被建了一座金光堆砌而成的城牆一般,難以逃脫。

「哼!」

可是,小蜻蜓的眼中卻沒有任何的懼意,快速環視了一圈四周,發現自己無路可逃,反而笑了。對小蝶一行人安慰了一句,就把手中的斧頭輪了起來。自己則飛快的在原地轉圈,速度極快,幾乎一轉眼就到了看不清楚的地步,只能看到一道殘影。

「萬光合一!!」

這時,一聲嬌呼響起,蕭艷月抬手對著小蜻蜓一指。只見所有圍在小蜻蜓一行人外圍的金光都瞬間回縮,如關門打狗一般,瘋狂的向著裡面的目標而去,蕭艷月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了一道得意的獰笑,就連五官都變得扭曲了。就像是一個魔鬼,而不是一位女神。

「斧刃風暴!」

小蜻蜓發出一聲爆喝,看到的威脅密密麻麻而來,幾乎讓自己毫無任何的機會去考慮閃躲的問題,索性渾身氣勢外泄,將絕招毫無保留的釋放而出,身子高速旋轉之中,氣息之力全部爆發而出,一瞬間的工夫,就如同風暴一般,颳起了一陣狂風,阻擋不間斷的金光攻擊。

「乒乒乓乓……砰砰轟轟……」

一連串的巨響之後,四周的虛空頓時就受到了強烈的影響,空氣震蕩,足以摧毀山石的衝擊波一道道的出現,幾乎轉眼之間,就有整整五座千里之外的水晶山炸開。與此同時,地面也因為這劇烈無比的碰撞開始微微的顫抖,發出「咔咔」的脆響,裂出了好多的坑洞。

萬里之外的銀河也受到了牽連,本來時時刻刻奔騰而走的趨勢難以撼動,但瞬間整條河流的流速都受到了影響,變得不再如一開始那般速度穩定,而是出現了變數,就像是被強行干擾延緩了速度,流速一會快一會慢,一會流向竟然也有停滯的情況出現。

這頓時就引起了人間巨大的震動,本來人間已經相當穩定,將近有五千年沒有任何災難了,但就因為小蜻蜓與金光的碰撞,幾乎就是瞬間,就有山崩石裂,湖水逆流的情況出現,有些地方更是災難誇張,還有火山爆發,海嘯連綿不絕的情況出現。

一些感覺敏銳的魔獸都紛紛逃出了自己的家鄉,就像是預感到即將要世界末日一般,開始大片大片的遷徙。

溫順一些的魔獸還好,期間即便是遇到人類和其他類人種族也沒什麼太大的干擾。兇惡一些的魔獸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就像是體內的獸性點燃了一般,開始蠶食人類,進攻人類,掀起一場突兀的戰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魏明本來這時還在靜修,距離無奇去往天界已有數千年的時間,他覺得無奇一行人應該行程相當順利才對,不然自己不可能能夠獲得這麼久的安寧。但突然之前發現人間大亂,眉頭一皺就擔憂了起來,抬頭看了一眼白雲遮蓋的虛空后,更是想做些什麼。

不過,低頭再一看,只見腳下的大地被一片綿延萬里的火海覆蓋,數之不盡的生靈都在遭受著殺戮與環境突變的折磨,魏明又搖了搖頭髮出一聲長嘆,沒有再去理會天界之事,身子一閃,化成一道光離開了靜修的山頂,向著下方如地獄一般千瘡百孔的大地衝去。

天界,這時,戰況已經到了尾聲,小蜻蜓的身子繼續高速旋轉,把手中的金斧狠狠再一轉,劈斷了最後一波的月牙形金光,就扭頭把目光落在了一臉震驚的蕭艷月

的臉上,說道:「月神大人,你輸了!」

此言一出,蕭艷月頓時就氣的惱羞成怒,不相信自己的絕招都被小蜻蜓破了,二話不說,嬌軀一顫之下,人就沖了出去,以更強的手段攻擊小蜻蜓。

小蜻蜓的眼中現出一絲不屑之色。

只見蕭艷月素手飛快的在身前划動,一道道金色的月光突兀的從虛空出現覆蓋在身上,將蕭艷月自身包裹的如同一把巨大的月牙形彎刀,就在蕭艷月距離自己不到百米的位置,整個人已經完全消失,徹底化成了一個巨大的月牙,小蜻蜓就明白了。

這是蕭艷月最強的手段,於是,心思一轉,手中巨斧一揮,小蜻蜓立刻就凝聚出一道道強大可怕的力量,向著蕭艷月不卑不亢的劈砍了下去。

「鏘!」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之後,兩人瞬間都停了手,但停手后,結果卻完全不同。

蕭艷月身子劇烈一顫,覆蓋身周的金色月牙頓時崩潰,被一片密集的蛛網覆蓋,化成了粉碎。蕭艷月的嗓子一甜,噴出一大口鮮血臉色蒼白的看著小蜻蜓,露出了無法置信之色。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我竟然會輸給你?我可是一重天界的主宰,誰的實力也不可能比我強。比我強的都應該去二重天才對。為什麼會這樣?這不是真的!」

而小蜻蜓也身子劇烈一顫,一股強大的氣勢頓時就減弱了一半,但仍舊屹立不倒,蕭艷月剛才全力一擊,也只是讓他的氣勢降下了一大半而已,至於傷勢,那是一點也沒有。此刻的小蜻蜓,就像是一尊戰無不勝的戰神一般,在陽光的照耀下耀眼而又強大,讓人不寒而慄。

「好強啊!仙陣果然厲害。難怪當初仙界能夠與天界一較長短,雖然現在被摧毀了,但留下的仙陣之法太過強大精妙,只要能夠練成其中的精髓,幾個人就能讓一個實力平平的人在一瞬間的時間裡,變得強上上百倍,這種感覺太棒了!」

小蜻蜓大笑著點點頭,發現自己能夠輕易的戰勝蕭艷月靠的是仙陣,立刻就扭頭給了小蝶一行人感激的神色。

「為什麼?告訴我為什麼你能擁有這樣的力量?」

這時,聽到蕭艷月的驚呼響起,小蜻蜓連忙就扭回了頭給了蕭艷月一個不屑於解釋的眼神,說道:「月神大人。你沒必要知道這麼多。你只需要知道,現在,你輸了。趕快放人吧。」

此言一出,蕭艷月的臉色一變,二話不說轉身就跑,剛才的一戰把她嚇壞了,沒想到小蜻蜓實力突然能增強這麼多,哪裡還願意再提賭約的事,輸給小蜻蜓本就已經很丟臉,要是再按對方要求乖乖把無奇交出來,那自己豈不是一敗塗地。

蕭艷月不想這麼做,於是,美目一轉就想到了逃。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一聲嬌喝從身後傳來「定!」,蕭艷月本來沒理會,但就在這道聲音落地的瞬間,蕭艷月突然發現自己動不了了,彷彿有什麼力量強行禁錮了自己,頓時就嚇得臉色蒼白,露出了罕見的恐懼之色。(未完待續。。)

… 「昱昱,你看這個雪人像不像你?」周浩軒伸手在蘇瑾昱的頭頂上揉了一下,笑著問道。

「更像軒哥哥。」蘇瑾昱一邊回答,一邊躲開了周浩軒的手,趁著他沒注意,將一把雪捏在了手裡后,直起身子來直接拍在了周浩軒的臉上,看著周浩軒臉上像是長了白鬍子一樣,蘇瑾昱頓時就笑了起來:「哈哈哈哈。軒哥哥,你長鬍子了!」

周浩軒寵溺的笑著搖了搖頭,將那一把雪給擼了下來,捏在手裡團成了一個小球,朝蘇瑾昱扔了過去:「當心喲!」


周浩軒扔的時候很小心,並不會真的打到蘇瑾昱。

蘇瑾昱笑呵呵的躲開了。

兩人在玩鬧了一會兒后,周浩軒看著遠遠的那座依舊隱沒在雲霧中的山,問蘇瑾昱到:「昱昱,咱們一會兒去後面看看吧?」

這個想法,周浩軒其實都沒有動過腦子的,他只是有了這個念頭后,就說了。

所以,很快,他自己就給否定了:「算了,現在下著雪,去那邊太危險了,等雪化了再去。」

蘇瑾昱想了想,問周浩軒:「軒哥哥,昨天村長伯伯都說啥了?」

聽到蘇瑾昱問這個,周浩軒的眼睛亮晶晶的看向了她:「村長伯伯說,那些茶葉樹都長得很高了,看來翻過年後就可以去採茶了!」

周浩軒的眼睛實在是太亮了,蘇瑾昱根本就躲不開,不過她也沒有想著繼續躲,就笑著說到:「所以啊,我就說那座山是個寶貝吧!」


周浩軒笑著搖了搖頭:「那些山參和靈芝,也是……」

你種的?

後面的三個字,周浩軒沒有說出來,他有些說不出來,這也實在是太玄幻了!

蘇瑾昱只是笑了一下,沒有回答。

僅僅只是這樣,周浩軒便已經知曉答案了。

雖然他當初在接到他媽寫的信告知,蘇家給他們家寄了一堆山參和靈芝,這些山參和靈芝的大小是她連看都沒看到過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這和昱昱肯定是有關係的,但是……當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后,這心裡還是很震撼的。

所以,周浩軒直接就將話題給轉移了。

兩人回去的時候,蘇家正好準備吃飯了。

蘇瑾昱在家呆的這一個寒假,大概是蘇家人最開心的一段時間了,除了蘇大河。

張曉芬都不知道勸了他多少次了,自家妞妞是個什麼心性難道自己還不知道?所以,她相信妞妞是不敢也不會做這種在這個年齡段不該做的事情的。

但蘇大河壓根兒就不聽,就好像是和周浩軒給杠上了一樣。

每次他在給自己的腿上藥膏的時候,就是一副糾結得要死要活的樣子,既恨不得將這些葯給丟出去,卻又覺得這些葯比他以前用的啥都管用而捨不得。

時間就這樣在蘇大河每天的糾結中過去了,轉眼,蘇瑾昱就該要返程了。

其實離開學還有好幾天的時間,但是蘇瑾昱覺得,自己在家呆著,周浩軒肯定也得要跟著在家呆,而周浩軒的工作是絕對不會等著他的,所以她決定提前幾天回去。

周浩軒當然明白蘇瑾昱的心意,在勸說沒用后,就帶著蘇瑾昱回去青城了。


離別時的那種酸澀,在蘇瑾昱回到青城后,就被三位師傅的糕點給打消了。

「王爺爺,你們三個過年都沒有回家么?」

蘇瑾昱看著美食城裡依舊是人來人往的,就有些驚訝的問王師傅。

王師傅笑了笑:「我們幾個早就沒有家了,以後啊,你在哪裡,我們的家就在哪裡。」

蘇瑾昱想起來了,這個問題她之前曾經問過的!

「對不起王爺爺……」

王師傅擺了擺手:「沒事兒沒事兒,趕緊吃東西吧,這麼長時間沒吃東西,肚子肯定也餓了,吃完了也早點回去休息。」

蘇瑾昱沒有再多說什麼,和周浩軒吃完后,就回到宿舍里去了。

蘇瑾昱沒有跟崔楚雅說自己會回來,所以崔楚雅這會兒並不在宿舍。

反倒是羅主任,在聽到門衛跟他說蘇瑾昱回來后,就到宿舍來看了一下,在看到有周浩軒陪著的時候,他就離開了。

「昱昱。」周浩軒看著客廳後面窗戶的外面,笑道,「這後面是蓋的什麼?」

「哦,說是做實驗的。」蘇瑾昱的心跳了一下,怕周浩軒發現什麼,就走過去將窗帘給拉了下來,「天都黑了,不拉下來感覺有些冷。」

她不想讓周浩軒知道,這件事情和李珊珊有關係,她怕他因為擔心她,而分心了。

周浩軒在蘇瑾昱轉過身後,皺了一下眉頭。

「軒哥哥,你晚上睡我的房間,我去睡小雅姐姐的房間。」蘇瑾昱笑著對周浩軒說到。

這宿舍里畢竟只有一床被子,她……

蘇瑾昱忍不住臉紅了一下。

周浩軒也注意到,床上只有一床被子,也沒有勉強她:「好。」

蘇瑾昱確實是累了,這次過來的路上,為了不讓自己的心裡過意不去,也是為了想要多陪周浩軒一會兒,所以即便是路上再無聊,她也都是強撐著讓自己沒有睡著,而是和周浩軒有一搭沒一搭的在聊天,這會兒回到了宿舍,她也確實是有些掐不住了。

所以,蘇瑾昱去洗漱了一下后,就去崔楚雅的房間里睡下了。

周浩軒躺在蘇瑾昱的床上,雖然這張床上有好長時間沒有睡人了,但是他依舊能清晰的問道屬於昱昱的香味兒。

他睜大著眼睛,想著剛才看到的那棟樓,以及蘇瑾昱有些不大正常的反應。

這棟樓……

目前來說,在國內想要建這樣的樓,肯定是需要很複雜的手續,而且這樓指名了是做實驗樓的,而在內陸一般都是以教學樓為主,青城高中這種省級高中,也一般都會將所有的重力放在高考需要的科目上,至於實驗……理化這一塊,難道不是京城的幾個有名的高中更為需要麼?

所以,這個實驗樓肯定不會是上面批准下來的!

如果不是上面批准的,那青城高中又是哪裡來的錢來建這棟樓?

要知道,這樓可不是誰都能出得起錢的!

青城省估計都沒有這筆錢!

那麼,這到底是誰出錢建的?

昱昱還不願意說?

這其中肯定是有問題的。 不過,昱昱不願意跟他說,他也不能逼著讓她說,也更不能讓她知道自己想明白了這其中的關鍵,所以……他就只能暗暗的查探了。

周浩軒是在到青城后的第三天回的鵬城。

雖然他很不想離開,但是鵬城那邊的事情確實是等著他去處理了。

「昱昱……」周浩軒既想讓蘇瑾昱送他,又不想讓她送,他覺得那樣的話,自己肯定是不想走了。

「軒哥哥。」看著糾結萬分的周浩軒,蘇瑾昱認真的說到,「你到了鵬城,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安全,另外,一定要注意身體,工作歸工作,工作是做不完的,但是身體是自己的,你可千萬別再經常的熬夜了。」

「好,昱昱說的,我一定做到。」周浩軒想著,自己回去后,一定要把昱昱說的話給寫下來,貼在顯眼的地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