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倒是一邊的陳富貴大聲道:“楊大師,我和你一起下去吧,昨天我將老爹的棺材擡起來的時候,就感覺有點古怪,只是一個人我有點害怕也沒來在看,今天正好有大師在,我們一起下去看看!”

2020 年 10 月 28 日

我點點頭。

看到我點頭,陳富貴便將手上拿着的手電筒也是打開,然後挽起袖子,便猛地跳了下去。

我白了張亮一眼,然後道:“在上面等會兒。”

“楊哥,那,你快點!”

我點點頭。

然後也是直接躍下。

這個墓穴挖的很深,至少也得有二米,我下去的時候陳富貴已經開始打着電筒在尋找什麼。

我的腳一落地,頓時感覺到了一股異樣,就如在黑夜裏突然有一雙眼睛瞬間睜開了一般。

我俯身抓起一把泥土,放到我鼻息之間。

好重的陰氣,而且如此的溼潤,看來這個墓穴果然有問題。

就在我正在尋思着是哪兒出問題的時候,陳富貴拿着一塊血紅色的巴掌大小的木板來到了我的面前。

“楊大師,你看這是什麼,昨天的時候我就發現有這東西,像是木頭,我一開始還以爲是老爹的棺木被挖井的給挖壞了,昨晚我仔細的檢查了一遍,老爹的棺木沒有絲毫的損傷,你說這玩意兒是哪兒來的。”

我從陳富貴的手上接過那一塊巴掌大小血紅色的木板,我將那塊木板拿在手上的時候,頓時心中猛地一驚。

我分明感知到了這塊木板上的陰煞之氣要比周圍的濃郁得很多,而且這會兒陳富貴也是渾身一個哆嗦道:“怎麼一下子這麼冷!”

“陳先生,你先上去,這下面陰氣很重,陰氣入體可就不好了!”

我感覺事兒麻煩起來了,這紅色的手掌大小的木板絕對是一口棺材,看來這個墓地之前就有一口棺材了,而且不是一般的棺材,這棺材木一入手我便能感覺到滾滾的陰氣,看來這是一口施過法的棺材。

陳富貴有四周看了看,又是一個囉嗦接着一個噴嚏,然後道:“好,楊大師,那我先上去,你也趕快上來,彆着涼了!”

我一臉的凝

重,我朝着之前陳富貴找到那小塊棺木的地方走去,藉着張亮在上面爲我照的手電光芒,我能夠看到在這泥土的一邊,竟然還有幾塊。

我將這幾塊血紅色的棺木抓在手上,從揹包裏取出一張黃符,將這幾塊棺木包裹住,然後念動咒語。

“引!”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那張被我施了指引符文的黃符瞬間碎開。

我頓時蹲下身,然後按在地上,意念一動,頓時我手掌之中飛出了一段骨節,不斷的延伸,足足七八寸。

驟然之間我心中猛地一顫,連忙收回手掌,因爲這會兒我感覺自己抵到了一整片的木板。那冰寒的陰氣瞬間讓我渾身都是一個哆嗦。

我收了手,站起身。

看着天上那輪緩緩升起的月亮,我不禁苦笑一聲,這次是真的攤上事兒了,幸虧這會兒還不是陰氣最重的。

不然我的舉動可能會直接引得腳下這個棺材裏面的東西直接變煞。

可是這會兒該怎麼辦?

要是這會兒找人將棺材挖出來的話,絕對會驚動那棺材之中的東西,說不定大發雷霆,那整個小溪村就完了。

只有暫時封住了,希望今晚這個東西不要出來纔好。

一念及此,我頓時從身後的揹包裏拿出了十幾張黃符,然後還有一把金錢劍,三把桃木匕首。

我先將黃符完全凌空畫上鎖魂符咒,然後分步在東南西北四方,然後根據這個棺材的大致樣子,將剩下的黃符按照陰陽魚的方位擺好,這纔拿出金錢劍,一劍對着墓穴的正中央插入了金錢劍。

將剩餘的兩把桃木劍分別插在了東南兩方,最後咬破中指凌空畫了一張鎖陰血符鎮壓住整個墓穴之中的陰氣,然後點在正中央的金錢劍上,這次鬆了一口氣。

爬上墓穴,陳富貴和張亮二人都是一臉不解的看着我。

張亮輕聲問道:“楊哥,是不是有什麼變故?”

陳富貴也是在一旁應和,畢竟之前我一臉嚴肅的佈陣,估計他們都已經知道了事情恐怕出了岔子。

“陳先生,冒昧問一下,陳老爺子這個墓地是誰給你們看的?”

陳富貴眉頭一皺道:“楊大師,是不是墓地的風水出了什麼問題?”

“風水沒出問題,只是陳老爺子佔了別人的地兒,讓原本的風水寶地變成了風水煞地,簡單來說,就是陳老爺子葬在了別人的頭上!”

陳富貴一聽,臉色大變,一臉的難以置信!

我看着周圍的陰氣一點點的縮進了墓穴,但是我的心中卻是一點兒也輕鬆不起來,屍同穴可是風水大忌,大凶……

(本章完) 我一看時間,已經是晚上的九點過了。

“走吧,我們先回去,今晚上可是老爺子的頭七,得回去盯着,不然變煞了,可就麻煩了!”

張亮和陳富貴一聽都是連忙點頭,然後我們三人便飛快的往回跑,一路上我一直想不明白,這件事感覺並不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這個陳老爺子似乎也有些古怪,竟然能夠回來告訴陳富貴讓他趕快離開,這就說明這裏將發生什麼事情,可是究竟是什麼事呢?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我們已經回到了老宅子。

“怎麼這會兒這麼冷!”

“也深了嘛,哎,成都這邊就是這樣的,我早就習慣了!”

我看着那幾乎是盤旋在整個老宅子上的陰煞之氣,瞬間一臉的凝重。

“不好了!”

我脫口而出,身子便直接飛一般的衝入了院子,這會兒的院子已經被打掃的乾乾淨淨,而且撒上了一層薄薄的糯米。

當我跑到了陳老爺子的棺材面前,一把打開棺材看到了陳老爺子躺在棺材裏,我才鬆了一口氣,擡頭看到了那整個院子都是一股股的陰風,我的心中越發的不解。

這麼恐怖的陰氣,爲什麼我的陰陽眼都看不到任何的鬼影。

思來想去我也想不明白,只得作罷,這會兒張亮和陳富貴也是走了進來,陳富貴一進來他頭頂便一股股的陰煞之氣盤旋。

“張亮你留下來幫我,陳先生,你到外面去看着,不讓任何人進來!”

陳富貴也沒有多想,直接轉身便走了出去。

之所以讓他出去,主要是爲了保護他,我總感覺陳富貴在這個屋子裏他就有危險一般,就在他一出堂屋,頓時頭頂的陰煞之雲便瞬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明。

而此刻的張亮則是在一邊從我的揹包裏拿出黑狗血和瓷碗,開始將黑狗血倒出來,然後加入了一些硃砂,開始調和起來。

“楊哥,我怎麼感覺邪乎的,心裏害怕,你給我說說,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張臉一邊調和着硃砂和黑狗血,一邊問道。

我將棺材扣好,然後一臉陰沉道:“我說我也不知道具體的原因,你信不?”

張亮擡頭驚訝的看着我,然後手一哆嗦,黑狗血灑在了地上的糯米上。

“好了,拿來吧!”

這會兒我找出墨斗,然後將調好的硃砂和黑狗血倒在了墨斗裏。

“現在應該還不會發生什麼事,十二點的時候……哎,希望

能挺過今晚吧!”

這次我的心中沒底,因爲我實在是想不明白這裏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兒,如果說陳老爺子佔了別人的地兒,那塊原本的風水寶地會在陳老爺子下葬的那天早上就變成陰煞之地,不光是如此,而且當天晚上就會回來找自己的親人,他第一個應該找的也是他的老婆呀,但是爲什麼是第三天晚上纔回來,而且似乎其他的人都沒有看見,只有陳富貴看到了。還有這個宅子,那塊墓地之下的棺材,這滔天的陰氣,我暫時都不能給出一個明確的解釋。

這次這個事兒似乎特麼的玄乎,我決定將棺材封印了之後,便打個電話問問呆爺。

“來,我們先給密密的彈上……”

“楊哥,這個場景讓我想到了殭屍叔叔呀……”就在我們不斷彈墨斗線的時候,張亮亮半開玩笑道。

我卻是笑不出來,說不定今晚上就會蹦出來了殭屍叔叔,那可就到大黴了。

彈好墨斗線之後,我便背起揹包,然後大聲道:“陳老爺子,我知道你想念你的兒子,可是人鬼殊途,你要是有什麼未了的心願就在夢裏告訴陳先生吧,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也可以告訴我,今晚是你回魂的時候,我知道這會兒你已經在周圍了,也知道你聽得見我的聲音,人死燈滅,趕快投胎去吧!”

說話之間我將受傷事先準備好的一個長明燈放在棺材頭上,然後點上。

隨後我和張亮走到了門檻處,將墨斗線拉直在門檻上彈了一下。

“楊哥,這就完了?”

我沒好氣道:“完了?這還沒有開始好不,你現在就坐在這裏,看着那裏的長明燈,千萬不要長明燈熄了,一旦長明燈熄了,那就代表着有百分十九十的機率要變煞了!”

“啊!我一個人在這兒看呀!”

張亮此刻一臉驚恐,我點點頭,然後推着他做到了棺材的旁邊。

“楊哥,我怕!”

張亮這會兒一點兒打遊戲時候的霸氣都沒有了,一臉的驚恐,自然誰要是第一次換做這樣的環境下,都會害怕,這是在正常不過了的。

我從揹包裏掏出了一把桃木匕首和一張黃符,交給張亮道:“如果待會兒長明燈滅了,陳老爺蹦出來,你就直接刺他,你知道殭屍都怕桃木劍,更何況這裏灑滿了糯米,他不可能傷得了你!”

冷麪嬌妻:霸道老公來撬牆 張亮被我說的已經是滿頭的汗水了。

“楊哥,要不……”

“就這樣吧,我還得去看看陳先生!”

“你,

快點呀!”

我點點頭,然後背起揹包,一步踏出了堂屋,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半了,這會兒我一走出來便打電話給呆爺,我越想越覺得這件事有點玄乎。

呆爺這會兒還在搞他的研究,聽到我的電話頓時有些不耐煩。

我將這裏的事情完完全全的給呆爺說了一遍,呆爺一聽聲音也是有些顫抖道:“你說什麼,那土豪的爹葬在了一口施過法的棺材上面?”

我嗯了一聲,電話那頭頓時傳來了一陣咆哮道:“我乃個去,這是哪個傻逼半吊子看得風水,完全是扯淡呀,這下子麻煩了,屍同穴大凶之地,老弟你還說什麼……”

“不但如此,而且我發現他們這個老宅子現在也是一個大的陰煞之地!”

“怎麼又出來一個古宅子,你跑出去看看,這個古宅子外的陰煞之氣有沒有凝結成形狀,濃不濃郁!”

魔帝歸來 “濃郁,而且直接將整個古宅子都罩住了!”我之前從墓地回來就已經看到了那一片片的陰煞之氣幾乎是凝結成了雲層籠罩着整個古宅子。

“我擦,那事情大發了,你等着我馬上趕過來,要是待會兒那陳老爺子蹦出來,先不要滅他,這件事沒那麼簡單!”

聽了呆爺的話,我一臉的凝重,這會兒我再突然想起了什麼。

連忙跑到了古宅子的外面,一眼便看到了此刻那原本濃郁至極的陰煞之氣瘋狂的涌動,就如是恐怖的潮汐一般,瘋狂的朝着古宅子的中心涌去。

重生千金也種田 那個方向,正是堂屋的方向。

糟了,鬼氣進屋,屍棺預警,這是鬼同屋之兆。

所謂鬼同屋,就和之前的屍同穴是一個道理,就是原本這個堂屋之中就住着一個鬼,然後現在將陳老爺放在堂屋裏,就引起了這個鬼的不滿。而且看這架勢,這隻鬼還不小,一時之間我不禁想到了那墓穴之地瘋狂收縮進入墓穴之中的陰煞之氣,此刻這裏瘋狂涌動的陰煞之氣,這兩股陰煞之氣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聯繫呢?

難道……

這尼瑪究竟是什麼事,我站在那裏看着那一股股的陰煞之氣瘋狂的涌入道堂屋之中,一時之間腦子之中無數的念頭在涌動。半天都沒有緩過神來,而這會兒我聽到了張亮的呼喊聲。

“楊哥,楊哥,那燈快要熄了……”

我心中一驚,就在我剛要朝着堂屋衝去的時候,我看到了從屋外一邊大叫,一邊瘋狂跑向我的陳富貴,而在他的身後正是那一身慘綠色,穿着一身壽服的陳家老爺子!

(本章完) “啊,楊大師,救命呀……”

陳富貴瘋狂的朝着我跑來,口裏更是不斷的大吼着。

我當即掏出一張黃符,一步踏出,便朝着陳老爺子的鬼門貼去。

唰!

我震驚了,就在我出手的瞬間,陳老爺子竟然直接躲開了我,然後瞬間鑽進了陳富貴的身體之中。

那原本還在瘋狂奔走的陳富貴瞬間停了下來,轉過身,我一眼便看到了陳富貴的額頭慘綠,一雙眼睛死灰無光。

陳老爺子竟然直接上了自己兒子的身,這可不好玩兒。

難不成因爲我封了他的棺材,他現在要附身在陳富貴的身上來報復我,這鬼附身的人可不能小覷,就算是一個小孩子可能也能隨便幹翻一個世界級的拳擊選手,更何況是這樣一個一身肥肉的大胖子叔叔。

“帶着富貴趕快離開小溪村,離開成都,不要再回來!”

就在我已經抓住了身後長槍的時候,陳富貴突然擡頭對我說,聲音有些沙啞,聽着讓人有些滲人。

“陳老爺子,我知道你心裏不爽,但是你也不能附在你兒子的身上吧,這樣你可能會害死他的!”

我已經準備好,只要陳老爺子一離開陳富貴的身體我便瞬間施展鎖魂之法將他完全的困住。

“趕快離開,十二點這個鬼就會纏着我,到時候誰也阻止不了!”

我一聽臉色微變,當即問道:“陳老爺子說清楚點!”

我一邊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只差五分鐘就是十二點了,這個時候整個老宅子之上的陰氣更加的恐怖!

“趕快離開,不然你也走了不,他們連鬼都不怕,就算這個大鬼的活動時間也不過只有十分鐘,趕快離開!”

我越聽越是迷糊了。

“趕快離開!”

陳富貴的身體換換的軟了下來,我一步上前拍在他的腦門子上,頓時陳富貴醒來了。

“陳先生,你先離開這裏!”

這會兒我一把握住了陳富貴胸口那條大金鍊子,入手灼熱,完全不像是黃金。

“咳咳,怎麼了,我……”

“沒事了,陳先生,你能不能告訴這個是什麼!”

這會兒我似乎找到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這個是父親年輕時候做生意傳給我的,說是能夠保佑我平平安安。”

我手抓着這個金鍊子,越發得覺得這金鍊子上似乎有着一種神奇的力量。

“陳先生你趕快離開這裏,在村口等着我們就行了!”

說完這句話,我便直接跟着那衝入堂屋的陳老先生的鬼魂。

“啊! 陰媒 楊哥,楊哥,你死哪兒去了,燈燈熄滅了!”

我衝進去的時候,張亮早已嚇

得癱軟在了地上,我一把拉起張亮,然後大罵一句,尼瑪你是不是男人!然後便直接一把將張亮扔出了堂屋。

“跟着陳先生先離開這裏!”

說完我便看到了那之前跟着進來的陳老先生站在我的面前,他一身壽服的樣子讓人心中發毛,他漂浮在我的身邊嘆息一口道:“哎,晚了一步,都走不了了!”

“什麼意思,說清楚點!”

我不禁有些火大,因爲這會兒我感覺到了整個棺材外的墨斗線開始不斷的閃爍着耀眼的光芒,這代表着什麼我自然再清楚不過了。

“我早就告訴讓你們離開的,你們不聽,這是一隻千年女鬼,哎,要不是我身上有着一條年輕時候一個得道高人送給我的佛珠的話,我估計早就成了一具殭屍,不過現在看來還是不能逃脫命運呀!”

“什麼,千年女鬼,還有你之前說的他們是誰?”

這回陳老先生搖搖頭,我看到他的魂魄一點點的變得暗淡起來。

我臉色大變,猛地退後幾步,整個堂屋瞬間出現了一股狂暴的陰煞之氣。

這會兒我突然感覺到的肩頭被誰拍了一下!我渾身一顫,一把抓住那隻手,猛地一拉,竟然是張亮,不過這會兒的張亮雙眼發紅,整個人發出一陣邪笑。

“草!”

蝕骨寵婚:早安,老婆大人 我怒罵一聲,一拳打在張亮的胸口,然後飛快的凝成髮指點在了張亮的眉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