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倒吸了一口涼氣,名叫張肺的組員突然感覺頭皮一陣發麻,倒吸了口涼氣,然後肉眼可見,周身血管凸出皮膚,彷彿一條條黑線從手臂延伸到心臟。

2022 年 4 月 2 日

整個過程,葉晨沒有進行任何治療輔助,就是靜靜地看着。

這是成為蠱師的重要步驟,他也插手不了,若是此刻他出手抑制毒素,那張肺也就沒辦法真正將蜈蚣練成自己的蠱蟲,最後還是會被蠱蟲反噬。

他前面,已經有一個例子了,那個例子,現在全身虛弱,不敢碰冷熱,一碰就竄稀,挺慘的。

當然,這個過程也不是硬挺,神農幫的秘籍上有秘法控制毒素,讓其一點點與自身契合,至於控不控得住那就要看這毒的厲害程度以及張肺的能力了。

全身赤紅的蜈蚣還在咬着張肺的手指,不斷吸血,吸血的同時,毒素與血液融合交換,張肺身體顫抖,眼睛瞳孔擴大,在變黑,全身的血管都在凸起黑化,整個人更是在發羊癲瘋一樣不斷輕顫,而這蜈蚣似乎也在忍受痛苦。

赤紅的皮膚越發的鮮艷,明亮,隱約可見血液在其中流動,葉晨感覺張肺在用自己的血給蜈蚣換血重塑身體。

「同樣的方法,當初收服你的時候好像不是這樣。」看了看肩膀上的小紅,葉晨心中有些疑惑。

不過想想也是,自己當初做法暴躁,直接將小紅扔進了血桶中,然後上去就是一頓三連擊,完全強制,它有什麼變化看不太清倒也正常。

現在想想,它能頂住自己的蹂躪也是不容易。

啊~~

一直痛苦的張肺突然發出一陣銷魂的聲音,然後長舒了口氣,整個人直接從椅子上栽倒,倒在了地上,昏迷了過去。

與此同時,赤紅蜈蚣彷彿吃飽了,原本歪歪扭扭如同火車的身體胖成一根棍,那麼多的爪子在身體兩側,都有點夠不到地了,整個身體更是被撐的無法扭轉了,猙獰的面龐此刻看起來多少有幾分丑帥。

「成功了!」

雖然一人一蟲都陷入了昏迷狀態,不過葉晨感知得到,他們成功了,此刻,雙方都是在昏迷中本能地消化對方。

「有點類似基因改造。」

沒有去觸碰這一人一蟲,近距離以第三者的角度觀看,葉晨覺得這個過程就是基因改造,互相以對方為模板改造,然後達成契合….

「要不要解剖一下,看看這蜈蚣和一般的毒蟲有什麼不同?」

看了一樣蜈蚣豬,葉晨覺得得試試,不過也得等它蘇醒之後,現在還在消化,明顯還沒徹底改造完。

正琢磨著這一人一蟲,葉晨耳朵微動,他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一個閃身,整個人如同移形換影一般,瞬間消失在了小院中。

清風拂過,葉歡只感覺眼前一花,然後就看到葉晨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爹!」

見到葉晨,葉歡很高興,「爹,你的武功又高了好多。」

「爹,您有白頭髮了?」

看着面前略顯滄桑,黑髮變灰白,臉上長褶子,脊背也微微佝僂的完全沒有兩年前那麼年輕英俊的葉晨,葉歡見到親人的欣喜瞬間被壓了下來,取而代之的則是驚訝與心疼。

印象中,自己的父親永遠都是那麼年輕,歲月在他身上彷彿凝滯,可現在….

「上了年紀,很正常!」

葉晨摸了摸自己的白頭髮,沒告訴葉歡這是自己的研究成果,通過真氣餵養,一定程度掌控身體新陳代謝,進而長出褶子和白頭髮。

總是一副年輕人的樣子,誰見了都驚奇,葉晨也不太喜歡那樣。

所以,適當老一些,低調平靜不引起任何波瀾的生活還是很好的。

當年要是有這能力,他也不至於離開靠山村。

相比於葉歡的驚訝,葉晨才是最驚訝的,此刻自己面前,葉歡的肚子明顯有點大。

「你們這是…回來養胎來了?」

一個箭步,直接給葉歡把脈,發現身體沒什麼異樣,這才放下心來。

「未婚先孕,你們也是夠可以的!」

葉歡:「…..」

獨孤劍:「………」

沒得說,雖然不在乎,可他們確實還沒舉行過正式的婚禮。

「都別站着了,進屋歇著吧,一路風塵僕僕,你們沒事,孩子也得歇著,一懷就是雙胞胎,也挺厲害。」

姑娘好不容易回來了,葉晨很高興,擺了擺手,讓二愣子等人趕緊去弄好吃的。

「爹,你不是說要低調嗎?平時都不讓我出手,怎麼您親自把他們收服了?」

看着忙前忙后,笑呵呵管自己叫大姐頭的二愣子,葉歡覺得有些好笑。

「其實也沒啥,你走後沒幾天,你爹我不小心把天捅破了,然後這些傢伙就過來搗亂,沒辦法,就只能把他們收下來了。」

聳聳肩,葉晨看向葉歡和獨孤劍,「你們一走就是三年,三年不回來,我都還以為把我這孤寡老人忘了。」

「怎麼會!」

葉歡拉着葉晨的胳膊撒嬌,「我們這不是回來了嘛!」

「呵呵,回來是為了生孩子,然後讓我給你們帶孩子,你們好再出去浪是不?」葉晨冷笑。

葉歡夫婦:「…….」

心虛對視。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最新章節、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希願、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全文閱讀、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txt下載、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免費閱讀、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希願

希願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替嫁嬌妻:偏執總裁超兇猛、愛你不過半生劫、偏執總裁惹不起、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

。 「木鹿!」

眼見木鹿大王被踩踏而死,孟獲原先還指望著他能夠為自己報仇呢,此刻亦是憤恨不已。

殺!殺!

在看到豺狼虎豹等野獸被驅趕后,獨立團士兵們重新恢復戰心,手持武器便是衝殺上去。

孟獲見狀,轉身就跑。

袁術本想要帶將士去追趕呢,結果有那些逃跑的野獸擋路,只能夠任由孟獲逃得無影無蹤了……

無奈之下,袁術只能再把董茶那和阿會喃給叫喊來,詢問他們道;「汝二人說說看,孟獲還會逃亡何處?還有何人是他好友?」

董茶那和阿會喃面面相覷。

最終,還是董茶那開口道;「啟稟陛下,那烏戈國的國王兀突骨跟孟獲關係也是不錯,孟獲出逃,必然去投烏戈國去了。」

「烏戈國么……」袁術用前世記憶努力回憶著,旋即又想到什麼,「那烏戈國內,是不是有一種兵種,叫做藤甲兵的?」

阿會喃和董茶那均是佩服至極道:「陛下,您真是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啊。」

「得了得了,現在可不是爾等拍馬屁的時候。」袁術揮著手叫道,「若真是那藤甲兵的話,朕倒是也有應對之策!」

阿會喃和董茶那還是面面相覷,他們著實不懂,面對那刀槍不入的藤甲兵,能夠有什麼應對之策……

數日之後,十萬大山前,果然有十萬多名身上穿著藤甲的士兵跟隨孟獲而來。

在孟獲的身旁,更是站著烏戈國國王兀突骨,他詢問道;「我說孟獲,你現如今怎麼混到這種地步,連個小小的漢人都打不過了?」

孟獲無語道:「哎,仁兄啊,實不相瞞,就在前段時間,木鹿大王也說過跟你一樣的言論,結果他的下場你都看到了!」

兀突骨聽到孟獲這般陰陽怪氣話語,頓時大笑起來道:「哈哈,孟獲,難道汝是覺得,我會步入木鹿大王那傢伙的後塵嘛?哈哈哈,我告訴汝,大可不必擔心,我是絕對沒有那麼蠢的。」

孟獲激將法般搖搖頭道;「哎,不到最後,誰也不知道事情最終結局是怎樣的啊。」

不得不說,孟獲這腦子使用出來的激將法,對付兀突骨還是挺管用的。

當下,兀突骨就迫不及待揮動大手,指揮十萬多藤甲兵繼續前進,似乎迫不及待想要展示給孟獲看看自己的實力。

「孟獲,也不用汝看不起本王,本王很快就讓你知道,我藤甲兵的厲害。」兀突骨如此咬牙切齒道。

畢竟現在兀突骨是孟獲唯一的依靠了,孟獲也不方便將他給徹底惹怒,只是打趣道:「哎,大王,汝大可不必著急生氣嘛,我這只是打個比方而已,說實話,我還是非常相信大王藤甲兵的勢力。」

如此,兀突骨這才滿意笑起來:「嘿嘿,那是自然,汝放心好咯,本王的藤甲兵一出,保管讓那袁術喪命。」

這邊牛逼剛剛吹出去,那邊喊殺聲就已經響徹而起,正是袁術帶著獨立團士兵殺奔而出。

看到袁術,孟獲整個人都不好了,連忙對兀突骨道:「那人便是袁術。」

「嗯,我看到啦!」兀突骨不置可否點點頭,接著怒吼道,「藤甲兵們,快快給我進攻,幹掉那漢人皇帝者,大大有賞。」

此話一出,烏戈國的藤甲兵們各個像是打了雞血般像是袁術進攻過去。

袁術也沒有任何猶豫,帶著手下獨立團士兵跟烏戈國的藤甲兵交戰在了一塊兒。

等交戰一會兒,袁術才發現,自己手下獨立團士兵的武器,根本是砍不進那些藤甲兵身上藤甲。

這就有點兒讓人或多或少來氣了啊。

交戰良久,藤甲兵們都沒有損傷一兵一卒,倒是袁術這邊,有不少獨立團士兵受傷。

無可奈何,袁術只好下令獨立團開始撤兵。

獨立團一波接著一波撤兵離去,兀突骨眼瞅著自家軍隊擊退對面軍隊,一時間更是膨脹得有點兒不像樣子:「哈哈,怎麼樣?你就看看怎麼樣?孟獲啊孟獲,我就問你服不服?」

孟獲心中有疑,但表面還是恭迎兀突骨道:「大王的藤甲兵,當真可以稱得上是天下無敵,本王實在是欽佩至極啊!」

被孟獲如此誇讚一番,兀突骨也是露出得意洋洋微笑道:「哈哈,那是自然,那是必須得嘛。」

孟獲又進言道:「大王,趁此機會,萬萬不可讓袁術逃脫啊!」

兀突骨皺眉道;「這麼著急么?我倒是覺得那漢人皇帝挺有意思的,打算玩玩貓捉耗子的遊戲。」

孟獲連忙道:「萬萬不可,大王,您可能是不了解這個袁術,這傢伙卑鄙無比,說不定下次就想到如何破解您藤甲兵的辦法了。」

「哈哈,那是不可能的,無人能夠破解本王的藤甲兵。」兀突骨如此自信滿滿笑著,但見孟獲滿臉著急的樣子以後,他便是下令開始向著袁術追擊過去了。

很快的,藤甲兵們追擊到一處山谷中,卻是不見了袁術身影。

正當兀突骨和孟獲心中疑惑不已之時,卻聽見一道爽朗大笑聲自半空中傳來。

這使得兀突骨和孟獲全都忍不住抬起頭看去,就見袁術出現在山谷上方。

袁術腰間掛著龍淵劍出現在山谷上方,居高臨下看著孟獲,面容神情宛若像是在看一隻蹦躂的螞蟻般。

孟獲被他如此神態也是給搞得十分不爽,拔出腰間武器指著袁術叫罵道:「袁公路,汝裝什麼裝?有什麼好裝的?」

然而,面對孟獲的叫囂,袁術依舊是滿臉不屑,彷彿是壓根不將他給放在眼裡的。

啊!

見到袁術如此模樣,孟獲終是忍無可忍,直接揮動起來手中的斧子,狠狠向著袁術投擲過去:

「袁公路,汝給我去死吧。」

當!

然而,孟獲投擲過去的斧子,被袁術輕鬆給格擋下了。

孟獲氣急敗壞叫著,兀突骨拍拍他肩膀,示以安撫,緊接著更是抬起頭向著袁術看去,用蹩腳的漢語道:「你這個漢人皇帝,你以為自己還有什麼活路嘛?」

袁術笑了:「蠢貨,難道汝等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步入死路了嘛?」 我也曾期盼過的一隻狼

聽見歡愉的淚水嘶吼著生氣,

流淌過噴涌著愛恨的地方,

別張望,會失望,

快聽,是泡沫在假裝聲張,

誘你前去戳破她編的慌,

別前往,會受傷。——題記

我裹住自己的行囊,

行囊里裝着我兩顆碎裂的心房,

我想,我已然斷腸。

誰怎鑲上別人的天堂,

禍害自己獨自浪蕩,

不敢當,你從來都是這麼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