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修士間還真是以實力為尊!

2022 年 1 月 30 日

李玄只是瞟了那老道一眼,就讓那老道惴惴不安。

「道友想知道什麼不防直接問我。為難小輩算什麼本事!」

來了!

李玄最擅長的裝13時刻,沉寂多日終於又出現了。

不過被他訓斥的那個老道就沒那麼好了,帶着三分諂媚道:「貧道洞虛子,徘徊山中多日,就是為了找出到消除冥龍陰煞之法。」

「呵,你一個壽數將近之人還在乎這些?」

只見李玄這話一出,那洞虛子的眼神就立馬變的凌厲了幾分。

好在,李玄的修為能穩壓對方一頭。

那洞虛子只是深吸了口氣,就行了一禮道:「晚輩壽數將近,急需功德續命。如果前輩願意將凈化之法傳授給晚輩。晚輩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哎,看來這洞虛子也不是什麼好人啊!

道不言壽!

能修行到哪一步全憑自己。

他不想着專修鬼仙或是轉世輪迴,居然打起了用功德延壽的主意…

這在曲江看來,難免有些太過執著了。

果然,李玄也是連連搖頭道:「為壽數而修功德,終究不是正途。有些口子一但開了可就沒有回頭路了!功德難獲,道友就算增了一兩年的陽壽。等耗盡之時,道友是不是就該修魔功了?」

「晚輩只求凈化之法,至於其他就不勞煩前輩掛懷了。」

「哎,好言難勸該死鬼啊!我觀你骨齡也就六十二歲,能修到煉神之境更是說明你天資非凡。但你空有境界,卻壽數將近,此乃天罰也。要是老夫沒有猜錯,驪山的那件事與你有關吧?」

「不…不是我!我只是在事後去那撿些漏,沒想到卻平白折損了幾百年的壽數。」

「呵…曲娃子你還愣在那幹嘛,趕緊將這人給我趕出去!」

曲江知道李玄這是想將消除冥龍陰煞的事攔在自己身上。

可還沒等他開口,那洞虛子身上就燃起了縷縷幽藍色的火焰。

片刻之間,就化作了一團黑霧。

而這團黑霧,卻像是有意識一般,直直的朝李玄沖了過去。

李玄倒也乾脆,用他那個陰陽葫蘆將黑霧給收了去。

但李玄此時的臉色卻很不好,躊躇了半天才道:「曲娃子,趕緊帶上地脈樞紐隨小老兒我去深山躲躲。」

曲江也知道事情有變,當然乖乖照做。

不過當他們入了玉順山深處,曲江就忍不住問道:「老傢伙,剛剛那團黑霧很厲害?」

「很厲害!那黑霧是洞虛子此生的因果業力所化。不過,更可怕的是朝廷!「

曲江被李玄這話弄得有些懵。

「洞虛子不是說他只是去驪山撿漏的么?」

「哎,這就是朝廷的可怕之處啊!要是小老兒我沒猜錯,朝廷是將蒼龍泣血的因果業力,轉移到了這些撿漏的修士的身上!」

額,這簡直太陰毒些吧…

難怪李玄要帶他躲進深山呢!

要是朝廷將因果轉移給玉順山上的修士,他們豈不是遭殃了?

不對!

玉順山的變化肯定已經被朝廷知曉了。

而且玉順山上的修士眾多!

要是全被朝廷給抓了去,說不定還真能抵消不少的因果。

其實,曲江還想到了更壞的一種可能。

那就是讓朝廷會讓分散各處的名山大川平坦蒼龍泣血承受的因果。

「老傢伙,要是蒼龍泣血的因果,被轉移到玉順山會怎樣?」

「哎,這倒是你想多了。轉移之法十分苛刻,且需以肉身為載體。小老兒有能力護住你我的周全。但蒼龍泣血明顯動搖了大隋的國運。小老兒就怕朝廷為了延續國運,以百姓為祭。」

額,李玄的這個猜測,簡直有些駭人聽聞!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曲江覺得朝廷很可能會這樣做。

「哎,曲娃子你將那凈靈法陣教給我吧。咱們多存些凈化之力,說不定會有大用。」

其實曲江經過這些天的修養,身子已經恢復了大半。

既然知道了朝廷的打算,也就不好再偷懶了。

如今,先天蓮子上已被他銘刻了六篇《清靜經》全文。

按銘刻之法的記載,曲江只需在誦讀經文的同時往承載之物上輸入法力,就能產生神異。

這無疑降低了凈靈法陣的門檻。

因此,曲江這回將小白它們五個也一併拉上。

有了之前的經驗。

曲江每念誦一遍,就會與靈獸們一同恢復法力。

當然,他也不能讓小傢伙們一直做白工。

它們每誦讀十遍,曲江就會分出五縷凈化之力,讓它們洗鍊肉身。

凈化之力神妙非常。

雖然小傢伙們在啟靈時都經歷過一次洗精伐髓。

但在凈化之力的幫助下,小傢伙們也越發的不凡了。

至於積攢下的凈化之力,曲江倒沒有着急用出去,而是全都交給了李玄。

打算等存夠了數量,一舉將玉順山的冥龍陰氣給解決掉。

說起來,他還是吃了修為低的虧。

明明他已經很努力了!

但比起李玄所凝聚的凈化之力,卻簡直是杯水車薪… 劉得順跟王翰等人,紛紛獻上禮物。

陳寧微笑的吩咐家人,把禮物收下。

他望著劉得順等人,劉得順等人明顯有些惶恐不安。

劉得順他們,確實忐忑呀!

他們的兒子,都跟項明月摻和在一起,跟少帥作對。

他們接到陳寧的電話時候,頭皮就發麻,火急萬分的趕來中海,目的就是為了給少帥賠不是。

少帥前不久在北境滅了北境王盧照英,在東海蘇杭市將秦成將軍拿下。

誰跟少帥作對,都沒有好下場的。

劉得順跟王翰他們,得知自己兒子竟然膽大包天跟少帥過不去,他們驚出一身冷汗,嚇得千里迢迢趕來給陳寧賠不是。

陳寧笑眯眯的道:「劉部長王部長,你們接到我的電話,不遠千里趕來參加我妻子的生日酒會,真是多謝了。」

「走,裡面請,我陪各位領導們喝上一杯。」

劉得順跟王翰等人,本擔心少帥會不會因為他們兒子的胡作非為而遷怒他們?

現在見到陳寧滿臉笑容,如沐春風,他們就暗暗放下心來。

看來,少帥沒有認真要跟他們計較的意思。

他們放下心來,紛紛道:「少帥,請。」

大家來到酒會現場,陳寧夫婦陪同著劉得順王翰林等人喝杯香檳,大家聊了沒多久,現場就有不少中海名流紳仕紛紛趕到了。

那些本來派去參加太子黨派對的權貴們,此時都紛紛現身在酒會現場。

「宋小姐,小人來晚了,祝您生日快樂。」

「宋總,剛剛路上賽車,鄙人來遲,自罰三杯,也順便祝您生日快樂。」

「咯咯,陳夫人,老朽給你精心準備了一件禮物,稍微來晚,請你不要怪罪。」

……

這些傢伙進門,都紛紛找遲到借口,並且跟宋娉婷道歉。

宋娉婷自然清楚這些人之前是跑去參加太子黨的派對了,現在趕來這裡,是因為得知陳寧把太子黨的爸爸們都叫到這裡還了。

不過,看穿不說穿。

宋娉婷微笑的對眾人道:「謝謝各位!」

就在這會兒,又來了一批人,竟然是太子黨們。

除了項明月之外,劉建明跟王海峰等人,全部都來了。

沒辦法呀!

他們爸爸都來了,他們豈敢不來?

劉得順見到兒子劉建明,立即沉下臉,怒道:「混賬東西,還不過來跟少帥問好?」

王翰也嚴厲的對兒子王海峰道:「海峰,你趕緊給少帥夫人祝壽!」

其它幾個大領導,也紛紛各自勒令兒子給陳寧問好,跟宋娉婷祝壽。

劉建明跟王海峰一幫衙內們沒轍,紛紛硬著頭皮,給陳寧問好,祝福宋娉婷生日快樂。

劉得順也趁機給陳寧賠不是:「少帥,犬子頑劣,如果有什麼得罪之處,還請您多多見諒。」

王翰等人,也跟著賠罪。

陳寧目光落在劉建明一幫衙內身上,衙內們一個個耷拉著腦袋,早已經沒有了先前的囂張。

陳寧淡淡的道:「可憐天下父母心,小朋友們,你們以後就讓你們爸媽省省心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