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俗話說的好,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順眼。

2020 年 10 月 30 日

慕洛琛的心情就沒有葉簡汐那麼美麗了,只是礙於妻子在場,也不好發作,只得表現的淡淡的,至少場面上能過得去。

……吃午飯時,葉簡汐順便打聽了下喬崢的家庭環境,以及他父母對他們交往的看法。其實,葉簡汐問出這個問題,覺得挺沒意思的,他們家清歡要樣貌有樣貌、要才氣有才氣,將來出嫁,假裝是整個安家的

雄厚財產。

這樣的兒媳婦都不滿意,還想要怎樣的媳婦?喬崢聽到葉簡汐提及自己的母親,臉上閃過剎那的慌亂,但很快回應道:「我暫時還沒告訴家裡人,不過,阿姨放心,我爸媽肯定會接納清歡的。如果他們不接納清歡,那我就跟家裡脫離關係,也要和清歡

在一起。」

葉簡汐聽到這話,只以為喬崢是在開玩笑,微笑著說:「你待我們家清歡好,我們也不會虧待你的。」

「嗯。」

喬崢點頭。

妞妞鬆了口氣。

待午餐結束后,眾人又坐在客廳里聊了一會兒天。葉簡汐越發的喜歡喬崢,因為他談吐實在是太令人舒服了。妞妞提醒她,喬崢還有事,先送他出門時,葉簡汐還不捨得說,「那阿崢,你有時間,多來我們家。你是帝都人,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我們就是你的家人。你想吃什麼、喝什麼、用什麼……都可以跟我講

,我讓管家準備。」

「謝謝阿姨。」

「媽,你別啰嗦啦,我要送阿崢走了。」

妞妞推著喬崢,往門外走。

到了慕家門口,妞妞露出燦爛的笑容,道:「看吧,我就說,我爸媽都會喜歡你的!你也不看看我是誰的女兒,我這麼善良,我爸媽怎麼會是惡毒、苛刻的人呢?」

喬崢聽到這話,心頭泛起了一抹苦澀。

自己也不是壞人。

可偏偏母親是那樣的……

罷了,這麼高興地日子,不去想那麼糟心的事情。

喬崢打起了精神,說:「好了,我知道我錯了。不該把叔叔跟阿姨,想的那麼糟糕。現在,我知道他們的為人了,不會再犯傻了。」

「這樣還不多。你趕緊回去休息吧。我等會兒,再幫你打探打探我爸媽的口風,看他們對你滿意度多少。」

「好。」

喬崢抱住妞妞,在她的額頭上親吻了下。

妞妞臉頰紅撲撲的推開了她說,「別胡鬧,這門口都是我們家的人,要是傳到我爸媽耳朵里,我還怎麼見人呀?」

「厚著臉皮見人。」

喬崢打趣。

妞妞瞪了他一眼,轉身迅速的跑開了。

喬崢站在門口,望著她的背影消失了,這才轉身離開。

……

妞妞走到客廳里,看到父母都在,笑嘻嘻的走到葉簡汐身邊,摟住了她的脖子,說:「媽,你覺得喬崢怎樣?」

「很不錯,我女兒非常有眼光。」

葉簡汐誇讚道。

「我也這麼覺得,阿崢各方面都很優秀,尤其是人品,好的沒話說。」妞妞幾乎要把喬崢誇上天。

慕洛琛忍不住潑冷水道:「路遙方能知馬力,日久才能見人心,你跟喬崢認識的時間短。即便了解他,也不是全面的,別那麼早下定論,還是再觀察觀察吧。」

妞妞不滿的撇了撇嘴。

父親是故意的!

他明知道喬崢是靠譜的人,卻當著母親的面故意這麼說。

實在是壞死了!

葉簡汐聽到老公的話,贊同的點了點頭說:「清歡,你爸爸說的對。認識一個男人,不能只靠短時間……有時候,哪怕花費了十幾年,也未必看清楚一個人呢。」

葉簡汐想起了陸少安。

當初,自己跟他何嘗不是青梅竹馬呢?

可最後,他們也沒能走到一起。

清歡跟喬崢不過認識了短短一年時間,無法判斷一個人的人品,還是再觀察觀察吧。

「媽,你別聽我爸瞎胡說。我非常了解阿崢,他是個十足的大好人!」妞妞焦急的說。

「你怎麼能確定的?」

「我就確定嘛!」

一個人是不是好人,只用心來感受的,哪裡能拿得出證據呢?見妞妞急了,葉簡汐妥協了:「好,好,好……咱們暫且認定他是好人,這可以吧?再說了,我跟你爸的意思,也不是讓你跟喬崢分手呀。只是,讓再觀察觀察他的人品。若是真的跟你說的一樣,好的沒話

說,那咱們慕家自然不能放過這麼好的女婿了。可如果他不好,咱們也不該一錯再錯,你說是不?」

妞妞悶悶不樂的點頭,同時還不忘記維護喬崢道,「他真的是好人。不管再怎麼觀察,都是好人。」

葉簡汐偷笑。

女兒果然長大了,一心向著外人。

算了。

她那麼喜歡喬崢,就由著她去吧。

反正,早晚清歡都要嫁出去慕家的。

葉簡汐給慕洛琛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先走開。

慕洛琛會意,站起來,走到了旁邊的花廳。

葉簡汐拉著妞妞的手說,「清歡,媽媽同意你跟喬崢交往。也知道,你們現在的年輕人,在SEX方面比較開放。你們真的走到最後一步……媽媽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但一定要做好措施,知道嗎?」

她不希望,妞妞未婚先孕。

因為這事,對女孩子的名聲影響實在是太大了。

當初自己嫁給洛琛,不也是因為先懷上了孩子嗎?

自己是幸運,碰到洛琛那麼好的男人。但像洛琛這樣的男人,世上又有幾個呢? 萬一清歡真的懷孕了,而喬崢又是個隱藏的很深的渣男,最後倒霉的只會是清歡,而不是別人。

葉簡汐是以一個做母親的心,來告誡妞妞的。

妞妞明白,可還是止不住的難過。

因為,她註定會辜負母親的這番心意。

她已經生下了書瑤,並決定將書瑤帶到親人跟前。

母親若是知道了書瑤的存在和來歷,會非常非常傷心吧……

妞妞眉眼裡閃過了一絲失落。

只不過,她掩飾的很好。

葉簡汐沒有發現。

……

跟葉簡汐談完,妞妞回到自己的房間,坐在窗戶跟前,托著下巴,望著窗外的封景發獃。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口傳來了叩叩的敲門聲。

妞妞知道,一定是父親來找自己談話了,走到門口,打開了房門。

果然,門外站著慕洛琛。

慕洛琛說,「剛才你媽跟我說了很多。清歡,你看你媽為了你,那麼操心,你捨得讓她難過嗎?」

捨不得。

讓母親難過,比她自己難過,要痛十倍百倍千倍。

但妞妞不敢把這話說出來,因為父親肯定是為了勸她,把書瑤送走的……

「清歡,我們各退讓一步。我答應你,不把書瑤送走,你也答應我,不要把孩子的存在,告訴你媽。」

妞妞疑惑的望著父親。

這是什麼意思?

不把書瑤送走,又不告訴母親,難道要偷偷地養著書瑤嗎?慕洛琛看穿了她心中所想,解釋道:「我在郊區找棟隱秘的別墅,聘請專業的護士,來看護書瑤。你有時間,可以過去看她。但是,不許跟外界提起,你有個女兒。你也不能在公眾場合,跟她共同露面。等

時機成熟后,我會跟你們安家的親戚說一下,讓他們出面,在媒體跟前公布,阿瑤是你的遠房表妹,因為父母不在了,暫時由你來照顧。」

有了血緣關係,那清歡跟書瑤相似的長相,也沒人能說什麼。

這是慕洛琛為女兒能想出的最妥善、最不傷害任何人的法子。

妞妞低下了頭,沒有立刻答應父親。

的確,父親的法子很好。

可唯獨委屈了書瑤。

妞妞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母親,當初懷著書瑤的時候,幾次三番想要殺了她。如今,好不容易把她生了下來,卻又不能給她光明正大的身份,只能讓她苟且偷生。

將來長大了,書瑤一定會怪她吧。

妞妞心裡湧出內疚,但還是答應了慕洛琛的提議:「好,爸爸,按照你說的辦吧。」

「那喬崢那邊……」

「我會跟他說清楚的。」

「好。」

慕洛琛抬手,輕輕地拍了拍女兒的腦袋說,「清歡,你長大了。」

再也不是當初怯生生跟著他們進慕家的那個小女孩了。成人的世界很複雜,他跟簡汐雖然竭力想保護他們的小公主,但有些事情,終究不是他們能做到的。

譬如愛情、譬如伴侶、譬如子女……

這些都要清歡獨自選擇,承擔後果。

……

另一邊。

喬崢心情愉悅的回到酒店,自己的客房跟前,敲了敲門。

過來開門的卻不是傭人,而是一個意料之外的人,而她的懷裡正抱著孱弱的書瑤。

喬崢一個箭步衝上前,把書瑤搶回來,惡聲道:「你幹嘛?」

「我是你媽,你說我來幹嘛?」喬母滿腔的母愛,被兒子冷漠的行為,澆灌的全涼了。

喬崢抱著書瑤,仔細的檢查了她的全身,發現沒有任何傷害,這才鬆了口氣,回頭斥責傭人道,「不是跟你說了嗎?不許讓任何人進來!你竟然還敢放外人進來,讓她抱著阿瑤?」

想到母親對清歡做的那些事情,喬崢的后脊背發涼。

萬一母親對書瑤痛下殺手……

後果,簡直是他無法承受的!

傭人唯唯諾諾的指向了自己的身後,而後解釋道:「這位太太,趁著服務員進來打掃衛生,帶人硬闖進來的,我們兩個人沒法攔住她……」

而當喬母闖進房間后,她手底下的人立刻將保姆都控制起來了。

她們哪裡能反抗的了?

喬母冷笑,「我是你親媽,你把我當外人?」

喬崢抱著書瑤說,「難道你不是外人嗎?從你故意拖延我出國資料的那一刻,咱們的母子情就斷了。」

母子情斷了?

好一個母子情斷了!

為了一個女人,連自己的親媽都不認了。

這種兒子要來還有什麼用?

喬母恨不得掉頭就走,再也不理會喬崢了!

可是……

心裡下定了決心,腳下的步子偏偏沒法邁開。

喬母忍了又忍,最後說:「我不跟你計較這些。喬崢,你爺爺的最近又犯病了,你作為喬家的唯一孫子,難道不要回去看看他嗎?」

喬崢沉默不語。

他非常想去看望爺爺,但以母親的手段,誰知道是不是在騙他呢?

即便不是欺騙他,等回到喬家,自己還能做主嗎?

還能回來見清歡嗎?

倘若不能,那自己絕對不能回喬家。「你說話啊!啞巴了嗎?」喬母厲聲呵斥道,「枉費你爺爺從小到大那麼疼愛你。現在他躺在病床上,口口聲聲的喊著想見自己的孫兒,最後一面,你卻鐵石心腸的不肯去見他。你是不是非得等到,你爺爺抱

憾終身,才肯跟我回家?」

「我會去見爺爺,但絕對不是跟著你一起去。」

「那你現在就回去吧,我不會跟著你。」

「我不信。」

喬崢斬釘截鐵的說出了這幾個字。

喬母瞬間變臉:「你不信自己的親媽,你相信誰?相信安清歡,還是這個野種?喬崢,你看清楚了,這個孩子跟你沒有一丁點的血緣關係!你這是在幫別的男人養孩子!」

「誰說的?這是我女兒!」喬崢怒氣沖沖道,「你再敢叫瑤瑤一聲野種,我這輩子都不會再見你!哪怕躲到天涯海角,也絕對不會跟你見面!」

喬母見他發了狠,只得把到嘴邊的狠毒話,都咽了回去。

喬崢對母親下了逐客令,「你回家吧,這裡不歡迎你。」

「你……」

喬母氣的臉別成了絳紫色。喬崢背對著母親,不願意聽她一句廢話。 喬母忍了又忍,終於把心頭的怒氣,全都咽回了肚子里,改變了語氣說,「好,我不說她了。咱們母子倆好不容易見一次面,能不能別每次都劍拔弩張的?」

喬崢不言語,用冷漠的背影回應她。喬母暗自後悔,自己不該那麼衝動。明明每次跟兒子吵架,最後都會鬧得不可開交,怎麼還不知道吸取教訓?非得等兒子離開身邊了,才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不行,這次一定要跟兒子緩和關係,並勸他

回家。

喬母拿出了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

待電話響之後,她對那邊說:「爸,我找到阿崢了,你要不要跟他說幾句話?」

喬崢知道母親給爺爺打了電話,迅速的轉過身。

喬母將手機遞到了他跟前,「你爺爺在等著你跟他說話。阿崢,你想讓他失望嗎?」

喬崢重情義,喬家的每個人又待他很好,尤其是老爺子,從小到大都滿足他所有的要求。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