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便邁步上前,來到病房門外,與達隆、卓萊兩人近距離面對面。

2022 年 4 月 3 日

「敢問,兩位師父有什麼指教嗎?」

雷凌率先開口詢問,也算是對達隆與卓萊很是客氣?

「想必你就是江湖傳聞的『雷凌』雷施主對嗎?」

卓萊皺眉,看雷凌許久,便開口確定一番。

「沒錯。我就是雷凌,兩位師父是我沖著我來的,還是另有目的?」

雷凌心裡有些驚訝,兩個喇嘛跑到這裡,還打探的這麼一清二楚,他不由提高警惕。

「無量壽佛!」

「雷施主,喇嘛我有心結個善緣。」

「躺在床上這位婦人,我高斷定活不過三天,就會與世長辭。」

達隆看著雷凌,微眯雙目直言不諱。

聽起來,他是為了救人而來,但到底有什麼目的,恐怕雷凌也摸不清楚。

「三天?你胡說八道,我媽好好的,怎麼可能會有事?」

花雲毅突然勃然大怒,聽到有人這麼詛咒自己母親,他當然不愛聽了。

就連花小蕊也是氣的咬牙切齒,對不請自來的喇嘛感到極大的不滿。

李珊珊,蘇夢兩人神色古怪,達隆所說這麼的肯定,不敢保證他說的不是真的。

柳惠子、服部英子二人畢竟是局外人,面對這件事上,二人心裡想想就好,沒有出聲。

雷凌神情突變。

面前喇這麼有信心,竟然敢斷定李氏活不過三天?

可在他來看,李氏根本沒有問題,身體一天比一天要好,不能有半點閃失?

難道……?

琢磨達隆喇嘛的意思后,雷凌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面前的達隆說指的並非是自然生老病死。

想到這裡,雷凌咬了咬牙,笑道:「好!既然上師肯幫忙救人,我們自然歡迎!」

說完,雷凌退到一旁,伸手請達隆進入房門。

花雲毅、花小蕊、李珊珊、蘇夢等人面露不解,雷凌為什麼會輕易相信這個喇嘛說的話?

還是,喇嘛說的都是真的?

達隆向雷凌善意點頭,隨後手搖如意寶珠,帶著卓萊邁步進入病房,直接來到李氏的穿前。

達隆面容古怪,看著穿上,看似安詳的李氏,他抬手將如意寶珠交給卓萊保管而自己雙手接印。

「起!」

只見,躺在床上的李氏,自己緩緩坐了起來。

但她雙目緊閉,仍舊是昏迷不醒的狀態。

隨後,達隆雙手之中出現『卍』字光芒,飛出掌心直接進入李氏體內。

「噗……!」

閉著眼睛的李氏,突然口吐黑血,體內飛出縷縷黑色,看的讓人驚心動魄,驚悚不安。

「媽!」

花小蕊看自己母親吐血,她急切想要上前,只見雷凌突然伸手抱住花小蕊,道:「沒事的!這位上師,是在為你母親驅除體內邪氣,並沒有傷害你媽。」

聽到雷凌所說,花小蕊還是有些緊張不放心。

花雲毅也是咬牙切齒,看到自己母親被喇嘛這樣折磨,他心裡也不好受。

直到過去幾分鐘,李氏體內黑氣被蒸發乾凈,李氏居然滿頭大汗,面色恢復了紅潤,隨後緩緩重新躺在自己床上。

達隆手功,輕輕吐出一口濁氣,神情卻有些疲憊。

「師叔。」

卓萊伸手將達隆的如意寶珠遞還。

達隆微微點頭,接過如意寶珠便閉著眼睛不停的轉動。

「無量壽佛!」

「這位婦人邪氣入體,導致神志不清,三魂動蕩,如今邪氣已經被我逼出體外,休息片刻,便可以蘇醒了。」

達隆閉目許久,這才開口道出李氏不醒的原因。

雷凌聽聞,神色變得古怪。

邪氣入體?

「上師,你值得邪氣是什麼?」

不解的雷凌,看著閉著眼睛的達隆沉聲詢問。

聽到雷凌提問,達隆緩緩睜開眼睛,轉過身看向雷凌身旁的花小蕊與花雲毅兄妹二人。

「你懂的。」

沒有直言道出,達隆反而在給予雷凌心中猜疑的肯定。

「雷施主。」

「我師叔想請你出去彷彿聊聊。」

卓萊邁步上前,看著雷凌同時,也打量一眼雷凌身旁的所有人說道。

聽到卓萊所說,花小蕊、李珊珊同時伸手抓住了雷凌的胳膊,看著雷凌二人同時向雷凌搖了搖頭。

。 朱邪沒有回話,而是朝着燃燒的木屋看了過去。

蘇三妹回頭看着,一陣失神,她不僅僅看到了燃燒着的木屋,更看到了不少的屍體,緊張的心立刻放鬆了起來,再次把目光落到朱邪身上的時候,神態之中既有興奮,也有崇拜。

她立刻站起身體,急忙問道:「謝竹,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怎麼會暈過去?」

「他們在海鮮裏面下了迷藥,你吃的太多了,還好我沒吃多少,要不然咱們倆得被這些傢伙給弄死!」朱邪認真說着。

蘇三妹這才想起什麼來,不禁有點后怕,拍了拍胸口說道:「幸好有你,謝竹。」

倒是朱邪,忽然變得隨意起來,回頭掃著蘇三妹傲人的身材,淡淡笑着說:「三姐欠我這個人情,想打算怎麼還啊?」

聞言,蘇三妹臉色閃出一絲紅霞,心裏僕僕直跳,吞吞吐吐說:「就先欠著。」

朱邪沒有再說什麼,就蘇三妹的性格他了如指掌,自我感覺已經拿下她百分之七八十了,要是能和蘇三妹打的火熱,就能獲得更多有價值的信息了。

「對了三姐,這些怎麼處理?」朱邪指了指一旁木船上的石頭問。

蘇三妹這才回過神來,看着慢船的石頭,慢慢走到跟前,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個灰色的布袋,而後一甩手,那布袋上灰光一閃而過,竟自主漂浮了起來,張開口子,一股龐大的吸引力傳遞而出,把石頭全部吸進了口袋裏。

才不過幾十秒的時間,布袋又落到了蘇三妹的手中,她裝好口袋,盈盈笑道:「好了,這就可以了,我們走吧。」

「等等。」朱邪看了看還在燃燒的木屋說:「等燒乾凈之後再走,這樣走了,海風引起山火就不好了,地球是我們賴以生存的星球,保護環境人人有責。」

「看不出來,你還這麼有公德心。」蘇三妹咯咯直笑,轉身往一邊去了。

朱邪一直等待着,直到這些木屋燒的差不多之後,催動真氣,用沙土覆蓋在了火焰之上,達到滅火的效果,這才和蘇三妹折返回去。

直到下午四點半,朱邪和蘇三妹才回到鎮子上,本打算開車折返的,但是蘇三妹卻說鎮子上有一家小飯館,飯菜特別好吃,非要請朱邪搓一頓。

也沒拒絕,兩人來到了這價飯館,飯館也有個很大眾的名字,叫做五里坡飯館,因為鎮子就叫五里坡。

蘇三妹經常在龍市和小海村來往,對這裏特別熟悉,而且這價飯館每次都過來,老闆都認識她了。

三菜一湯白米飯,除了清燉小黃魚之外,其他兩個也都是家常菜,不過這個小黃魚是蘇三妹特別推薦的,吃起來味道也的確不錯,但還真沒有達到讓朱邪誇讚的地步。

朱邪認為啊,蘇三妹沒有吃過特別好吃的飯菜,所以這些一般的飯菜,她都覺得不錯,或許也是口味不同的關係。

吃完飯已經是五點多了,兩人這才出發。

路上,朱邪再次從蘇三妹的口中得到了一個關鍵線索,那些石頭裏是幼蟲,但是這些幼蟲一旦脫離了水十天之後,就會自然死亡,所以幼蟲十天之內,必須要放到特定的地方,也就是礦洞中去,才能繼續存活。

「三姐,我對這些蟲子到現在還不理解,你能給我講解講解么?」朱邪坐在副駕駛的位置,試探性的問道。

如果是兩天之前,蘇三妹肯定會說,不該打聽的別打聽。

但現在已經不是兩天之前了,經歷了這些事情之後,蘇三妹對朱邪那叫一個信任,不僅僅信任,甚至還開始喜歡上了朱邪,所以朱邪問什麼,她就會回答什麼。

原來,這些蟲子叫做北冥巫蟲,來源是巫家,在巫家北冥巫蟲十分之多,是他們培養出來製作蠱蟲最好的材料,只是他們不希望北冥巫蟲進化,所以在巫家基本上都沒有化為成蟲的北冥巫蟲。

墨天在某一次閱讀古籍之中,得到了北冥巫蟲的線索,在去年的時候,潛入了巫家之中,順利帶出來了這北冥巫蟲的製作方法,當然也遭受到了巫家的追殺。

「我在礦洞的時候,和母蟲戰鬥過,太厲害了母蟲,咱們有辦法徹底控制母蟲嗎?」朱邪問道。

「當然有了,沒有辦法控制的話,還搞朱邪蟲子做什麼。」蘇三妹笑着說道:「等回去之後,我帶你去礦洞,親眼讓你看看,是怎麼控制母蟲的。」

「說起這個來,謝竹,你那個師兄真的很厲害哎,居然可以用結界困住母蟲,就連老大都說你師兄手段不俗呢,只是可惜,你師兄他……哎。」

朱邪皮笑肉不笑的點了點頭,嘀咕道:「師兄當然厲害了,他學習了我那個老匹夫師父的洪峰水災,那可是絕技!」

說到這裏,朱邪露出了怒容,不滿的叫罵道:「水災那個老匹夫,處處提防我,生怕我偷學了他洪峰水災,等我強大起來之後,我一定宰了他,什麼狗屁師父!」

而朱邪這樣的表現,也讓蘇三妹樂得咯咯直笑道:「你什麼時候去找他的麻煩,就叫上我,我陪你一起去,給你幫忙。」

「那可太好了,有三姐幫我的話,我簡直如有神助,三姐真好。」

朱邪故意這麼說,聽得蘇三妹那叫一個心花怒放。

由於這幾天都沒有休息好的緣故,兩人在進入國道之後,便在路邊找到了一個小旅社,今晚就在這裏過夜了。

本以為可以美滋滋的休息一晚,可因為這附近只有這個旅社的關係,居然爆滿了,朱邪兩人也只能繼續上路。

到了後半夜,他們到了來時半夜休息的地方,再次把車停下,便打算在這裏休息。

這一路上,都是朱邪在開車,蘇三妹也心疼他,便讓他去後面睡,自己則在座位上簡單對付一下。

要說朱邪是真的困了,剛剛躺下沒多久,便漸漸入睡了。

可憐了蘇三妹,精神飽滿,在黑暗裏來回且仔細的看着朱邪,想到了興奮處,時不時還會偷笑出聲音來,她真是越來越喜歡這個傢伙了。 男人拽住了盛夏的腳踝將她往自己身邊拖,盛夏沒有辦法,只能盡自己最大的力氣來擺脫他。

這一刻盛夏是慌亂的,加上身體里的藥效也已經開始發作了,她現在整個人就像處於冰火兩重天,很是難受。

「砰!」正當盛夏不知道該怎麼做的時候,房門忽然被人從外面粗暴地踹開。

老男人聽見動靜抬頭,只看見言景祗氣勢洶洶地走了進來。

老男人眼中閃過惶恐,不是說今晚言景祗不會來嗎?怎麼他忽然出現了?眼看着自己就要事成了。

看見房間內的情形,言景祗幾乎是沖了過去,一把推開男人,他快速的拿被子蓋住盛夏。

好在盛夏的衣服還在,只是手腕上,臉上有好多血,看起來很是狼狽。

看見言景祗的一瞬間,盛夏的心頓時就放鬆下來了。眼淚像是開了的水龍頭不停地往下流。

言景祗抿唇握住了盛夏的手,動作輕柔的替盛夏擦掉眼淚。

盛夏還來不及說話,她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言景祗頓時緊張了起來,他飛快的抱住了盛夏,拿自己的衣服蓋住盛夏準備往外走去。

跟着言景祗一起進來的洛生掃了一眼地上一頭血的男人問道:「言總,這人該怎麼處理?」

言景祗眼神陰森:「這樣的人沒必要繼續留着。」

洛生明白了他的意思,動了動手指,很快門口就有人衝進來將坐在地上的男人給拽了起來要帶走。

老男人知道自己落入言景祗的手中一定沒有什麼好下場,他忙哀嚎了起來:「言總,言總,這事情就是個誤會,是個誤會啊。」

言景祗回頭冷冷地看着他,冷冷地說:「誤會?出門之前不打聽一下盛夏是我什麼人?這麼大年紀了為老不尊,既然你不懂什麼是做人,那我成全你。」

老男人的臉色變得慘白,他聽明白言景祗這話里的意思了,忙解釋道:「言總,這事情是有人讓我這樣做的,我哪裏敢有膽子來找盛夏的麻煩啊。」

言景祗頓住了腳步看着他,目光陰沉,拉着一張臉問:「誰?」

老男人忽然噤聲了,不敢繼續說話。

言景祗冷笑了一聲:「給你一次機會,敢欺騙我,你知道後果是什麼樣的。」

老男人:「……」

他只覺得自己要被笑笑給害死了,要不是笑笑信誓旦旦的保證今晚言景祗不會來,他也不敢有膽子答應啊。

現在他的事情還沒有結束,言景祗卻忽然出現了,而且還這麼快,這不是要了自己的命嘛!

見老男人在猶豫,言景祗對洛生使了個眼色。洛生會意從口袋裏掏出一把刀子在老男人的面前晃悠着,嘴上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