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便對此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2020 年 10 月 29 日

由著喬崢去了。

因此,梁寒山來,喬老爺子並沒有反對,只是吩咐自己手底下的人,讓他們盯緊了喬崢,千萬別放他出門。

傭人由兩個,變成了六個。

梁寒山在十二隻眼睛的矚目下,進了喬崢的房間。

「阿崢,你看你爺爺跟防賊似的,你怎麼出去?」梁寒山發愁。

「我自有辦法,你把我的抽屜打開。」

「哦。」

梁寒山照辦。

「找出裡面的錄音機,然後打開。」

梁寒山按下了錄音機,裡面放出了對話聲。

「……」

還真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呀。

連錄音都有了。

「接下來呢?」

「脫衣服。」

「啊?」梁寒山瞪著大眼睛,說:「我不搞基。」

「我要搞基,也不會看上你。快點脫衣服。」

「……」

被嫌棄的梁寒山,默默地脫下了自己的衣服。

「然後呢?」

「把衣服給我。」 梁寒山將自己的衣服遞給了喬崢,說:「你穿上我的衣服,也逃不出喬家呀。你眼睛又看不到。」

梁寒山還是希望喬崢能乖乖的待在家裡,別出門去找安清歡了。

不然東窗事發,自己真的要倒霉。

喬崢說,「你留在房間里,我自有辦法出門。」

「什麼法子呀。你跟我透個底唄。萬一你的計劃不完善,出了什麼意外,我怎麼跟喬爺爺交代呀。」

喬崢沒搭理他。

拿著衣服,走進了衛生間。

梁寒山也不好意思跟進去,就在外面等著。

十分鐘過去……

二十分鐘過去……

半個小時過去……

梁寒山心裡起了疑惑,即便眼睛看不到,換個衣服,也用不著那麼久吧?

別是滑了一跤,暈過去了。

梁寒山怕驚動別人,偷偷地跑到了衛生間門口,敲了敲門,壓低聲音說:「阿崢,你在裡面嗎?」

「……」

房間里一片死寂,沒有人回應。

「阿崢,我可進去了。」

梁寒山擰開了門,走進浴室里,神色大變。

喬崢呢?

剛才他親眼看到,喬崢走進了浴室里。

從沒有走出來呀。

可大活人沒了!

梁寒山打開柜子,也沒找到,有些慌神了:「阿崢,你別跟我開玩笑了。」

說著話,走到了浴室外面的小陽台。

看到窗外留下來的一串腳印。

梁寒山百分之九十九的確定了,喬崢從這裡出逃了。

這個瘋子!

居住在二樓,眼睛看不到,竟然還敢從夾縫邊逃跑。

萬一摔下去了,肯定要受傷!

梁寒山也顧不得自身的安全了,跳出窗戶,順著建築物的外沿,去追喬崢。

可走到花園的位置,腳印再也看不到了。

只剩下了一叢被壓折的灌木叢。

喬崢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最強贅婿 梁寒山既擔心喬崢出什麼意外,又怕喬家的傭人,發現他們都不在,衝進房間里。

只好原路返回。

……

喬崢坐在車裡,司機發動了車子,朝著醫院的方向行駛。

他並非不想告訴梁寒山自己的計劃。

可實在太冒險了。

他怕梁寒山不同意,自己就再也沒機會,去見清歡了。

他必須去見清歡。

哪怕沒了自己這條命,也要把話說清楚。

喬崢鎮定了心神。

抵達了醫院,司機陪著喬崢,走到了住院部。

「你好,我是安清歡的朋友,想見見她。麻煩你幫我告訴慕先生。他知道是我,肯定會讓我進去的。」

喬崢對前台的護士說。

護士道,「抱歉,安小姐已經辦理了轉院手續,她要回A市,接受治療了。」

「她什麼時候走的?」

喬崢面露急色。

「就在你們來之前的十五分鐘,慕先生和慕太太剛帶她走。」護士奇怪的問,「你真的認識安小姐嗎?她轉院這麼大的事情,都沒告訴你?」

喬崢沒有聽到護士的話,抓住司機的手,道:「去機場。」

「好。」

司機趕忙扶著喬崢往外走。

……

再次坐進車裡,喬崢不停地催促,司機開快點。

司機盡量提高速度。

可喬崢總覺得還不夠快。

司機道,「少爺,我們實在不能再快了。您是想見到安小姐,不是要去死。再快的話,我無法保證,我們能平安的抵達機場嘞」

喬崢深吸了口氣,道:「好,我不催你了。你盡量快點。」

「是。」

司機頷首。

終於抵達機場,喬崢到服務台,詢問前往A市的航班。

他知道慕家的人一定會包機。

絕色煉丹師:妖孽冷王纏上身 應該都在VIP貴賓候機室里。

問清楚了具體的時間,喬崢便匆匆忙忙的去找人。 「少爺,我看到慕家的人了。」引路的司機,低聲在喬崢的耳畔說。

「帶我去找她。」

「是。」

司機帶著喬崢,往慕家人的方向走。

可在VIP候機室前,被保鏢攔了下來。

「你們不能進去。」

「我是喬崢,我想見清歡。」

「喬少爺,抱歉。先生與太太吩咐過了,但凡是喬家的人來了,一律不許接近小姐。」

保鏢將話說的很清楚。

他知道喬崢的身份,但慕洛琛、葉簡汐命令禁止,喬崢接近妞妞,誰也不能違抗。

喬崢的臉上,露出了愕然。

「能否幫我通稟慕先生,我只跟他說幾句話。」

喬崢懇切的請求。

保鏢猶豫了幾秒鐘,走進VIP貴賓室,跟周文達低語了片刻。周文達朝著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

沒多會兒,慕洛琛踱步出了VIP貴賓室。

看到站在前面的喬崢,慕洛琛道:「阿崢,你何必過來呢?現在清歡記不住你了,即便你站在她眼前,她也無法認出來你。不如趁著這次的機會,徹底的斬斷你們之間的聯繫吧。」

喬崢道,「慕叔,曾幾何時,我不止一次的想過,徹底的放開清歡的手。可是,她一次次的追過來,懇求我不要放棄她。哪怕在出事的時候,她也護著我,要我好好活下去。我若是因為她失憶,便放開了她的手。將來清歡想起這段往事,會埋怨我的。」

「等她想起來,我會跟她說,是我不允許你靠近她的。」慕洛琛語重心長的望著喬崢,說:「阿崢,真的很抱歉。我已經給了你一次機會了,你無法保護清歡。我不能把女兒,一再的託付給一個,無法保護自己的人。說句難聽的,現在清歡忘記了你,我作為她的父親很開心。請你也忘記她,別再來糾纏了。」

「慕叔……」

喬崢臉上滿是受傷的表情,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慕家要主動跟他斷絕關係。

「不用求我了,我只要女兒好好地活著。至於其他人,哪怕對不起,我也只能狠下心腸了。」

慕洛琛微微的頷首,對周文達道:「送喬少爺離開。」

周文達上前一步,「喬少爺,請。」

喬崢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他要見清歡。

慕洛琛正想叫保鏢,強制請喬崢離開。

可下一秒——

喬崢噗通跪在了地上,挺直著脊背,說:「慕叔,我只求見一眼清歡,求你成全我。」

「你……這又是何必?我可以讓你見清歡,但你覺得能改變什麼嗎?她根本不認得你!」

慕洛琛有些生氣了。

這喬崢篤定了,他不敢傷害他,才會如此肆無忌憚!

「求慕叔成全。」

喬崢依舊是那句話。

慕洛琛伸出手,指著喬崢,半晌咬著牙,說:「好,我讓你見她一面。倘若清歡沒想起你,別再來騷擾她。」

「多謝慕叔。」

喬崢深深地叩拜。

慕洛琛走進去,約莫幾分鐘后,帶著懵懵懂懂的妞妞,走到了VIP候機室外面。

妞妞握著他的胳膊,好奇的看向四周,「爸,我們出來幹嘛?」

話音未落,視野里出現喬崢的臉龐,妞妞目不轉睛道:「這位小哥哥,長得可真好看。」

是她這輩子,看到的最好看的人。

連父親都不及他。 看著他,自己的腦袋似乎都沒那麼痛了。

喬崢聽到妞妞說的話,心底滑過一抹傷痛。

她果然不認的他了。

「清歡。」

喬崢輕喚了聲。

妞妞好奇的問,「小哥哥,你認識我嗎?」

「嗯,認識很久了。」喬崢勾起淺淺的笑容,憑著感覺去碰觸妞妞的頭髮,「你現在感覺怎樣,頭還疼嗎?」

「不是很疼了,只是偶爾疼。」

妞妞說這話時,小心翼翼的看了慕洛琛一眼。

她怕父親聽到難過。

所以,平日里跟父母都是說,自己一點也不痛了。

可當著小哥哥的面,她不知怎麼的,無法撒謊。

喬崢道,「那你覺得自己幸福嗎?」

「嗯,很幸福呀。我爸媽都很疼愛我。」妞妞毫不猶豫回答,「小哥哥,怎麼突然問我這個問題呀。難道你過得不幸福嗎?」

不幸福。

非常的不幸福。

沒有了她,自己整個世界都是灰暗的,哪裡會幸福呢?

可是……

真的該強行留下她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