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侯德隆既然心裡有了別的猜測,倒是不想走了,於是試探問道:「黃醫生,真是太謝謝了。想不到你還是個外冷心熱的人。這樣,我答應你回去好好考慮。有消息會第一時間告送你。」

2021 年 1 月 2 日

黃風看著侯德隆很正經的臉,心裡狂叫,這種三歲小孩的把戲,不要來糊弄我。是沒消息就不用告送吧。自己倒是想讓他走,但是想到此事不成的後果,他腿肚子已經有些轉筋了。還是要穩住他。他說道:「侯先生,是這樣,到現在我也不瞞你。你的身體情況很特殊,我們公司在你身上看到了藥物量產的希望,雖然幾率不高,但是我們不想放棄。希望你再考慮考慮。你說的要求,我做不了主,等我打個電話問問。到時如果上面不同意。我也就不攔你了。」

侯德隆本來現在就沒走的意思,聽到這話,正好借坡下驢。黃風出去打電話,侯德隆細細思索,人一旦起了疑心,什麼事都會覺得有蹊蹺。他現在覺得楊玉兒的出現也有古怪。但是也想不到怪在哪裡。

黃風在隔壁通過攝像頭看著侯德隆,相貌普通,身高普通,衣著普通。自己對上這麼個普通人,竟然進退失據了。想到這心裡的恨意不由得又增加了幾分。他說上報那只是託詞,自己就是總負責人了還彙報給誰。現在他有些後悔了,這件事還不如讓暗線來做呢。自己為了貪功想了這個計策。眼看成功了。自己一句話又辦糟了。這小子受的什麼教育,對金錢有如此的精惕心。

看著侯德隆細細思索的樣子,黃風冷笑,你起了疑心又如何,最不應該的是為了知道真相留下來。要不是國家和國際刑精組織都注意到家族的一些事情,對付你那用如此大費周章。這樣我就答應你的條件。反正那些事有幾個月就會過去。到時候給不給錢,還不是我說了算。

; 黃風面帶微笑看著侯德隆,說道:「上面聽了我的訴說,已經答應了你的要求。侯先生,恭喜你。」

侯德隆聽著心裡卻是直翻騰。看來其中真的有問題。想著從我身上得到利益,想的挺好,但我是以前的我嗎?至於為民造福,到時候使更多人受益,這個他信。但是這些人只會是那些富商權貴。平民百姓永遠不會得到。侯德隆看事情從來都是直接看本質。這些藥物是構建權利經濟關係網的最佳媒介。無論誰掌握這些藥物,都不會讓它泛濫的。在錢到了一定數量后,它的意義已經無限弱化。取而代之的是影響力和控制力。

侯德隆想起奕說的話,任何事情有其代價。付出有回報,只要回報合理,自己既然沒有怨言。但是誰想著傷害我,都要付出血的代價。憑心而論,現在侯德隆已經很想答應下來了。但是多疑的性格致使他現在也更加起疑。父母說過,嗟來之食不應該要,但是別人竭盡所能也要給你,在你可以為他辦成事的情況下。你自然要收。但是如果只是個yin謀,那就要吞下誘餌,再把他放到。

侯德隆心說,我再給你次機會,看看你是何表現。於是說道:「剛才我又想了想,畢竟10年那,我應該給自己的父母親人留下跟多的財產。我覺得每年一億比較合適。畢竟你一個活力散就賣5000萬。」

黃風等的都有點不耐煩了,好容易開口了,卻聽到這些,一時間鬱悶的好懸沒吐了血。用手點指著他,你,你…隨後深呼一口氣說道:「好!我再給你問問,稍等。」

侯德隆看著黃風的背影,越發肯定其中有yin謀。這時覺得空中的氣體像是在沸騰,他惡意地想著,這是惡氣焚身了吧!

黃風來到隔壁,一掌拍在桌子上,桌子呼啦下散架了,他看著死無全屍的桌子就像看到了侯德隆,覺得好過了不少。拿出手機撥出去。「阿克,一會兒你找幾個人,等侯德隆出了醫院教訓教訓他。」

歐陽克疑惑,問道:「計劃不順利嗎」

黃風就把經過一說。歐陽克沉默一會兒,道:「他一開始是在試探你,最後之所以這樣說這是給你放棄的機會。他已經知道你不懷好意了。」

「不會吧!」黃風有些不信,自己從小受到培養,勾心鬥角還比不上一個土鱉?只聽歐陽克接著說道:「你們明線得到的信息太少,你也不重視他,而我對待任何人都一樣,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我深入了解過他。這個人疑心特重。心思機敏。不是好相與的。現在他有了奇遇,更是如虎添翼。而且他有一種即當婊子又立牌坊的想法。」

黃風說:「你的意思是,他最後想著讓我知難而退,但心裡卻打著打劫我的念頭?這樣一說,他這個奇遇不應該只是那個邪功了。」

歐陽克說道:「沒錯,不過他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他的奇遇再高,也不是咱們的對手。那個人號稱第一人多牛x,地美國幾枚導彈過來,還不是和大使館一同化為烏有。但我們也不能掉以輕心,他肯定還有底牌。這事我們暗線會多番試探的。現在既然這樣,咱們就將計就計。反正還有幾個月的緩衝期,這幾個月清楚了他的底牌,小了咱們自己解決,大了不是還有老祖宗嗎。」

啪!黃風一拍大腿,道:「還是你行,我他媽都讓他氣糊塗了。不過,你說他是不是和怪獸有些聯繫,別人可都被吃了,就他還活著。」

「沒有,你忘了那些飛行員。我剛得到的消息。老一輩的人物都出馬了,得出的結論是身上有煞氣和怨氣的人都被吃了,侯德隆沒有,那些飛行員也沒有。」

……...

黃風很滿意,終於把約簽了,這樣明面上有了交代。算是立於不敗之地。侯德隆也很滿意,想不到真有yin謀,那你們的錢我拿的自然心安理得。如果以後想著武力威脅,那自然叫你們嘗到惡果。侯德隆不知道,黃風得到歐陽克的提醒,已經明了了其中意味。現在雙方就像是玩扎金花,都攥著一手天牌。只等著以後通殺。

侯德隆哼著小曲,走出醫院,心裡那個美啊。經過自己刻意刁難,以不簽約為由,從黃風那裡摳出一千七百萬。不過延壽藥物只給了一個月的。現在自己有1800萬。以後還有10億元等著自己。想想這來錢真是太簡單了。

侯德隆從小到大有著很多夢想,但是願望最強烈的只有兩個,第一個就是游遍世界。侯德隆上小學的時候,有個女同桌,胖乎乎的,很可愛。侯德隆叫她小胖妞,她也不惱。但是令他最不爽的就是小胖妞太愛炫。節假日回來上課,她就會說爸爸媽媽帶著自己去了哪裡哪裡。同時還傻乎乎的問自己:你去哪裡玩了?明珠?香港?…在那時,侯德隆就發誓自己長大了一定要游遍世界。可惜的是,已經27了,奔三的人了。還是哪裡也沒去過。雖然自己就在明珠,但景點也要錢那。

第二個願望是玩遍全球美女。侯德隆每次想起這個願望,都會咬牙切齒。不是因為別的,而是會想起那個讓自己嫉妒的人。這個人是自己的大學同學兼室友兼好朋友。這個人長得不帥,比自己差點,這個人長得不高,比自己高點。這個人家庭一般,和自己差不多。所以侯德隆叫他差不多。誰知大學上了兩年,差不多的父親因為賭石發了家,一萬塊變成了一個億,他父親也有意思。從小想著各國的美女是不是滋味不同。長大了才知道想嘗滋味,那是需要很很多紙的。而他一個月不過十幾張而已。不想人到中年發了家。自然要去實現願望,背著老婆,為了怕老婆發現,還把兒子拖下水。一時間他兒子換女友如換衣服,各色人種在寢室里出沒。侯德隆當時那個羨慕嫉妒恨那。跑到樓頂就發誓自己以後要玩遍全球美女。

侯德隆回到出租屋,裡面少不少東西,他已經不在乎了。把門窗都關好,站在屋子裡,大喊道:「我終於有錢了,小胖妞,差不多,你們聽見了嗎?我要去實現自己的願望。你們給我的願望,我一定要去實現。」

一個人一生當中總會遇到對自己有重大影響的人。侯德隆就是例子,沒有小胖妞,侯德隆不會選擇去明珠上大學,不會想著留在明珠。沒有差不多,侯德隆不會從一個為愛情論者變成一個唯利益論者。不會到現在還不想談戀愛。人生就是充滿了變幻。那一時,侯德隆不得不為了生活去拼死拼活。努力去積攢那些紙。這一朝,侯德隆有了不少紙,卻要為自己的願望而奮鬥。

侯德隆大喊大叫完,第一件事就是搬家,不但是想住更好的住宅,還有保護自己秘密的需要。誰知道這裡有沒有攝像頭,竊聽器。自己已經被人盯上了,他現在猜測歐陽家族和黃家也許是一夥的,而且軍隊來的人雖然只是簡單問,但是對於這麼重大事件里的當事人,不應該這麼草率了之。也許是對自己有某方面的懷疑。他想到這,又覺得自己現在搬家,也沒什麼用。他們照樣可以在新房子里安裝監視器。

侯德隆左思右想,都覺得沒法解決這個問題。心裡感慨,自己還是沒有實力啊!不然就不會如此被動了。算了自己還是出去旅遊吧,去實現自己的願望。他也知道旅遊也解決不了別人監視的問題。但是這也算不是辦法的辦法。比呆在一個地方要強。

他打定主意,把藥品拿了出來,這是黃風給的,只夠吃一個月。侯德隆知道黃風是想用藥拴住自己,他卻不知道自己可以復活。一瓶里不過3粒。拿出一粒嘗嘗,沒什麼味道。但很快肚子發熱,漸漸蔓延到全身。一時間像是泡在溫水裡一般。舒服的他呻吟出來。

足足十幾分鐘,藥力才不見了。侯德隆覺得自己全身像繃緊的彈簧,充滿了力量。試著攥了攥手,骨節發出爆碎聲。手抓住桌子,單手就抬起來了。試試床鋪,輕鬆搬動。俯卧撐,仰卧起坐。數百個。汗也不出,毫無壓力。這些讓侯德隆又驚又喜。自己武學魔力等等都無法運用,如同水杯,多出的水自然會流到外面。怎麼這個葯會起作用呢?

腦海里,侯德隆問戒靈。戒靈回答說:「這是你本身的力量,你自己身體還沒滿呢.如何可以吸收?」

侯德隆聽完大喜,看來自己碰到石碑,還是因禍得福了。一時間,福至心靈,心道:這恐怕也是個漏洞了。自己還擔心自己身體太弱,無法再無名界好好生存。現在可好了,自己被石碑激發潛能,自己就等於從水杯變成茶缸。只有茶缸填滿了。剩餘的能量才會被無名界吸收走。如果自己死了,必然要按照茶缸來複活自己的身體。這樣一來,石碑竟然成了自己的福星了。

哈哈哈…侯德隆高興的大笑,都說禍不單行福無雙至,哪知道自己連番的好運,他心裡盤算道:石碑每次激發一下潛能,自己可以復活99次,那豈不是還可來99次,不對,最後一次還是不要激發了。那也有98次,現在自己有三四百斤的力氣,比原來增加了接近三倍,如果每次都這樣…98次啊!暈,侯德隆已經算不過來了。好像一翻番十次就是一的一千倍,98次,已經無法想象了。自己以後會不會輕輕一拍,就把地球拍個窟窿。想到這。侯德隆嘴都笑歪了。

侯德隆高興得太早了,沒一個小時,他就覺得力量比以前小了不少,這還帶退步的,轉念一想太正常了,水杯也好,茶缸也好,實際都是說的人的極限。運動員跑步舉重,有幾個月不練,他的成績就會下降。自己和這個是同一道理。要想保持住,必須加強鍛煉,讓肌肉適應新的規則。

侯德隆有健身俱樂部的vip卡,是李大明給的,自己基本上很少去,不過為了增加實力,侯德隆決定以後常去。想起李大明,頭疼起來,自己要打算搬家恐怕他不願意,算了自己倒時候買房吧。這樣他就沒話可說了。想起要出去旅遊,國外是必去的,沒護照怎麼行,自己去辦不知什麼時間才能下來。只能讓他代勞了。想著拿起電話撥給李大明,把自己的想法和他一說,李大明滿口答應。

做完這些事,侯德隆坐在屋子裡無所事事,連電腦也懶得看。他一想乾脆現在就出去旅遊。第一站去哪呢?香港。這是侯德隆第一個念頭。他有些發獃,小胖妞實在是害人不淺,實際上小胖妞去過的地方很多,作為她的同桌到底都去過那裡,已經差不多都忘記了。也許是侯德隆第一次受到衝擊時,印象深刻。所以到現在他只記得明珠,香港。明珠自己打算以後定居。那第一站就去香港。

侯德隆因為香港,想起了小胖妞,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過得好不好,家裡這麼有錢,應該…也不知結沒結婚,不過以她那胖樣。找對象難拿。哎!也就是我…我當時鬼迷心竅了...

侯德隆想到這,有些心煩意亂,覺得香港也沒啥看的,不如去別處。又想到這是自己多年的願望,還是去吧。這時他覺得眼前彷彿出現了小胖妞胖嘟嘟的身影。嘴裡哼了一聲,自言自語道:「我為什麼要第一個去香港,我可以開車去嗎?途中如此多的城市,你算老幾啊!

; 下午,侯德隆跑到一間4s店買車,銷售人員個個很熱情,都長得如花似玉,讓他既高興又煩惱,侯德隆是第一次進銷售汽車的地方,以前倒是看小說的時候,老看到買車的橋段。說豬腳怎麼不受重視,進來也沒人搭理,買了豪車以後,賣車的美女們就個個眉目含情了。今天一瞧,不是這麼回事啊。自己一身衣服太普通了。侯德隆心想,果然是現實和想象是兩碼事。

實際上他沒想到的是,創作來源於生活,以前確實有這種事情,而且還很普遍。但現在隨著經濟發展,人們漸漸有錢了,車卻是越來越便宜,基本在向普及汽車上發展,這時美女們自然不敢怠慢任何一個人,因為任何一個進4s店的人都有買車的實力了。在不知服務,那是和錢過不去。

侯德隆很高興自己能受到無微不至的服務,但是他可是知道這裡有個提成問題,自己只買一輛車,這輛車的提成給誰,他都覺得對其他人過意不去。這時候又進來幾個人,一下子圍著自己的人少了,還剩兩個人。侯德隆無奈,心說,提成你們兩人分好了。接著走向豪車展廳。

實際上侯德隆對車沒什麼研究,想到開車去香港,就在網上查了下,相中了一輛蘭博基尼lp700-4,他覺得很酷。開著它這一路上肯定很有趣,恐怕會有不少美女搭茬吧,到了香港,能碰到小胖妞就更好了。到時候看到開豪車的是自己,會不會把櫻桃小嘴張得極大,永遠合不攏了。懷揣著這個夢想,來到4s店。尋了一圈,竟然沒有。靠,侯德隆覺得這是老天在玩自己,想得很美好,怎麼他就沒有呢。

那兩位售車小姐納悶了,這個人太奇怪了,進門也不說話,自己給他介紹車,他只是點頭。現在還圍著豪車廳轉圈。這不會是個神經病吧。想到這,兩個人都有些花容失色。

售車小姐已經開始遠離他,緊盯著他,只要一有異動,恐怕這兩人就會逃跑。侯德隆想著事,那會注意她們,突然一輛車開了進來,他眼睛一亮,和自己在網上看到的,一模一樣,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侯德隆見車停在展示廳內,不禁大喜,看來是這店裡的車,他馬上走向前去,指著那輛車,說:「兩位小姐,這輛車我買了。你們有提成吧。」他說到這,看著那兩位小姐,只覺得手指尖觸碰到一個軟軟的東西,感覺很有彈性。他也沒在意,接著說道:「我對你們的服務很滿意,提成算你們兩人的。」

啊…一聲尖叫,嚇得侯德隆渾身一抖,然後就感覺呼的一聲,有東西向自己頭上砸來。他下意識一躲,正好打在肩膀上。侯德隆只來得及看到是個愛馬仕包。接著就是暴風驟雨似得打擊,侯德隆那和人打過架,一下子就被打懵了。只知道抱頭鼠竄。耳朵里還聽到一個女子的聲音。「叫你躲,叫你耍流氓…」

侯德隆聽到,只覺得冤得慌,心想自己連動都沒動,怎麼就耍流氓了呢。突然他意識到一件事,剛才手指感覺到難道是這女人的身體。但是自己手沒動啊,你自己撞上去還有理了。想到這心裡也不由的有絲火氣。但想起父親的教誨,好男不和女斗。哎!還是算了。反正沒多疼,就當來了次免費按摩。

過了一會,估計是那女子打累了,侯德隆這才站直了,偷眼觀瞧,果然有個女人拄著腿,直出粗氣。他正想著解釋一下,誰知一個拳頭打了過來,躲閃不及,正打在腮幫子上,緊接著無數拳在臉上肆掠,好在是侯德隆被石碑改造過,不然只能去做整容手術了。

這時侯德隆也被打火了,本來自己就沒錯,對方還不依不饒,覺得打不到自己的臉不上算,還耍計謀。自己有這麼大罪行嗎?他把雙臂揮舞起來,向對方打去,侯德隆沒練過武術,套路也不會,就是一般人用的王八拳。對方顯然練過,見到自己力大,不和自己硬碰,專找破綻入手。打的侯德隆氣憤難當。這時候過來了人把他們來開了。

侯德隆這時才看清和自己打架的竟然是個女的,侯德隆一陣鬱悶,自己竟然打不過一個女人,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這會丟人算是丟到姥姥家了。這時他火往上撞,偷偷把葯拿出來,心說,你再牛逼,我一力降十會,就不信打不到你。為了怕不管用,最後兩粒全拿在手裡,打算等人們不注意自己,再把它吃了。

這時候,那個女人猶自不依不饒,甚至打算報精。侯德隆細細的打量她,一頭的短髮,比男人的頭髮還短,穿的也是男人打扮。長得甚是漂亮,只是眼神里有股野性,讓人會聯想到獵豹。然後冷冷說道:「這麼半天,你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了我一頓,也該夠了,現在我借這個機會為我自己辯解幾句,但我不是為了說給你聽,而是為了說給周圍的人,我當時只是想買這輛車,所以我指著車和那兩位小姐說話。」說著我指指站在旁邊的兩人。接著說道:「當時是我故意碰你,還是你故意碰我,相信這兩位小姐都看到了,當然了如果她們沒看到,不是還有監控視頻嗎?」

那女人一聽就怒了,叫道:「你算什麼東西,還我故意碰你。告送你,這事沒完。我也不報精了。等著保鏢來了,你有理由可以和他們說。」

這時旁邊有人說話,「鑫鑫,還是算了,這麼多人傳出去多不好。再說你也打了半天,也該出過氣了。早知你這樣,真不應該幫你。」

」小雪,你怎麼幫著外人呢。從小到大從沒有人…」那個叫鑫鑫的女孩撅著嘴說著,還狠狠瞪了侯德隆一眼。

侯德隆聽著兩人的話,想起這個小雪幫著鑫鑫騙自己,這氣就不打一處來。但看著秀髮披肩,明眸皓齒,膚如凝脂,帶著溫婉氣質的小雪。心裡這氣卻是發不出來。吭呲半天,喃喃說道:「什麼小雪,小雨,起的破名字,真是沒水平。

沒想到,那小雪耳朵很靈,卻是聽到了,美目眨眨,說道:「你說小雨,難道你認識我姐姐?」

侯德隆聽著奇怪,道:「你姐姐是誰,我怎麼會認識。」

「我姐姐叫林小雨。」說完,小雪緊盯著侯德隆的眼睛。

「什麼林小雨,死的那個女人。」侯德隆吃驚的脫口而出,說完才覺得不妥,又說道:「我是胡說的,你不要介意啊。」

「沒事,死的那人就是我姐姐,看來你真的認識我姐姐。」小雪神情有些悲戚。

侯德隆有些尷尬,暗怪自己嘴快。竟然會遇到她妹妹,真是漂亮,看到她傷心,自己有種要上前呵護的yu望。侯德隆急忙搖搖頭,說道:「抱歉,我不認識你姐姐。」

這時鑫鑫見小雪傷心,連忙低語勸說。小雪聽到侯德隆的話,走到他面前,望著他說道:「原來你不認識啊,想來你是看過新聞報道,我回來得晚,也不知道姐姐是怎麼死的。」

侯德隆站在近處,看小雪,發現更是魅力驚人,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自己,眼神深處那一抹抹憂傷,讓他不禁心裡一痛。聽到小雪的問話,迷迷糊糊說道:「嗯,你不知道嗎?不是被那個人害死的嗎?」

小雪咬著貝齒,眼裡猛的迷濛了起來,啞聲說道:「那個人是誰。」

這時鑫鑫也跑過來,眼光犀利的看著侯德隆。

侯德隆心裡狂後悔,自己也太不濟了,如果以後碰到更美的女人,會不會把自己得到無名界的秘密說出來。想到這,他眼神冷了下來。聽到小雪的問話,想了想,說道:「你去問王義吧。他應該知道。」

「王義?」小雪神情詫異,看向鑫鑫,鑫鑫和她對了下眼色。鑫鑫說道:「你說的王義是不是風帆集團董事長的二兒子。」

侯德隆看看她,頭轉向了一邊,正看到小雪期盼的眼神,心裡一軟。點了點頭。鑫鑫見到,推了一把侯德隆,怒視著他。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侯德隆腳下使力,那是她可以推動的。聽她說的話,嘴撇了撇。心道:還真拿自己當根蔥了要不是父親老說好男不跟女斗,我一個巴掌拍過去。不過剛才說道王義,這兩個人都有些不對勁。等等,這人叫鑫鑫,好像王義的妹妹叫王鑫。侯德隆轉過頭來,神色古怪的看著鑫鑫,說道:「你是他妹妹王鑫?」

鑫鑫怔了怔,然後撇撇嘴,說道:「現在你最好解釋解釋。小雪和我哥也是認識的。」

侯德隆咂咂嘴,這事鬧的,這是什麼運氣啊,說個人還能碰到其家屬。看來裡面的事還挺複雜,自己可以肯定,王義必然知道實情,卻是連自己的妹妹都瞞著。看來歐陽克說的那個人,果然是個棘手人物。

這時小雪對著侯德隆就是一個鞠躬,輕聲說道:「這位大哥,謝謝你告送我姐姐的死亡原因,但是求求你送人送到底,告送我到底是誰做的。」

侯德隆看著小雪滿含淚水的眼睛,心裡也是一陣悲傷,想到,王義不說真相,實際上也是對於小雪的保護,一個弱女子,知道了又如何,只會惹來殺身之禍。自己也不能告送她,而且自己也真不知道那個人是誰。想到這他倒是對王義有所改觀,自己沒殺王義還就對了,只是歐陽彪當了替死鬼。

「你…”侯德隆聽到聲音,就見鑫鑫一臉氣憤的指著自己,而小雪也是一臉震驚。他有些莫名其妙。這是怎麼回事?只聽鑫鑫接著說道:「是你殺了歐陽彪,還想殺我哥。」

侯德隆腦子嗡的一下子,自己想的事情,他怎麼會知道。這時就聽後面有人說道:「竟然會是你?」

; 侯德隆聽到說話聲,感覺耳熟。卻一時想不起在哪裡聽過,轉頭一瞧,正是在玫瑰酒吧包廂門口遇到的幾個保鏢。他一見是他們,心裡暗暗叫苦,真是冤家路窄。緊握了握手裡的藥丸。

這時候,他想不到的是,這些保鏢也是想起牆壁上的五個窟窿,就頭皮發麻。幾個人互相打著眼神,腳步慢了下來。手伸到背後。另一隻手卻是向著王鑫打著手勢。王鑫和小雪一見就是一驚。不由得向後退去。

侯德隆把這些都看在眼裡,向四周看去,不知何時,大廳里除了他們幾個人,售車小姐和看車的人們已經都消失不見。他用手摸摸嘴,借這個機會把葯吃下去,心情安定下來。怎麼也想不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果然是美色害人。這個小雪恐怕不簡單,就算再美麗誘人像這種涉及殺人的事,自己也不可能脫口而出。這不會是一種魅惑術?想到這他心裡大怒,就因為她,自己說出的一句話,王家就不會放過他。何況預謀殺人也是要判刑的。

侯德隆猛地一竄抓住小雪的胳膊,想把她拉在前面做人質,因為那些保鏢已經把槍亮出來了。這時,王鑫見小雪被抓住,使了個鞭腿,侯德隆可不是以前了,把僅有的兩顆藥丸吃下,就覺得全身就像久旱的田地,在瘋狂吸收藥力,甚至他都有種骨頭在吶喊的錯覺。澎湃的力量向手裡匯聚,一雙眼睛也看到一個更加鮮明的世界。

侯德隆覺得王鑫的腿踢得太慢,自己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腳踝。王鑫想把腿抽回來,卻是沒抽動。立即腰部使力,另一條腿也踢了過來。侯德隆一看她還沒完了,本來他因為小雪迷惑自己,想綁架小雪為人質。這時看到王鑫又打自己,想起剛才挨的那頓揍。火氣瞬間轉移到王鑫身上。左手把小雪猛地一推,然後抓住了她另一隻腳。侯德隆借勢把王鑫輪了起來,嚇得王鑫大聲驚叫。

侯德隆掄著王鑫,打向保鏢們,保鏢紛紛躲避,他藉機幾步衝出門外,見門外沒人把守,使了個巧勁,把王鑫扔向保鏢們。然後爆發全力向前跑去,跑過了數個街區,見到沒人追來,他才算慢了下了。心裡想到:「只希望他們不報精,不然自己恐怕要去監獄度過幾年。」這時,他沒發現遠處一輛黑色轎車在跟著他。裡面在交談著:「本以為這次監視行動會很無聊,沒想到看了一出好戲。」

「嗯,此人原來可沒有這麼大力氣。現在倒是出人意料。」

……….

侯德隆又跑了會,始終沒見追兵,不再跑,小步溜達著。想著在前面拐彎處,叫輛計程車。就在這時,四周圍突然衝出十幾輛黑色轎車,有要把他圍住的架勢。從拐彎處,更是跑過來十多個黑衣大漢。手裡拿著棒球棒,迎頭向他打來。侯德隆一看不好,用手臂硬挨了幾下,跳到開過來的汽車上,這時圍過來的汽車都停下來,呼啦走出一大幫,都是一身黑衣。把他團團圍住。

侯德隆站在汽車上,很清楚看到後面一輛車上正坐著兩個人,其中一人帶著憤怒要吃人的目光,正是王鑫。侯德隆看著她笑笑,手裡做個掄的姿勢。氣的王鑫要下車,卻是被小雪攔了下來。侯德隆現在可不怕這些人,大街上料想他們也不敢動槍。至於棒球棒打在他身上就是撓痒痒。本想著在掄一回王鑫,見到王鑫不受激,不下車。侯德隆就不想在這裡多呆了。

侯德隆來了個掃堂腿,把車下的人們踢到旁邊,跳下車,抓住汽車,猛地把汽車掀翻砸向黑衣大漢。這些黑衣大漢沒想到他這麼大力氣。紛紛躲避。借這個機會,侯德隆橫衝直撞,突破了包圍圈。想拐彎處跑去。

前面已經算是鬧市區了,一個人在前面跑,後面眾多大漢在後面追,構成了一道奇異的風景線。人們紛紛駐足,要看個稀奇。「這是在拍電影吧,」

「嗯,肯定是,前面那小子跑的真快。」

「奇怪啊!攝像機在那?」

侯德隆跑著暗暗乍舌,這王家到底有多少保鏢啊!這一段時間自己已經遭遇數次圍追堵截,最起碼有三波隊伍在追他。侯德隆計劃找輛車了,自己的力量在慢慢減少,必須減少消耗。他跑著向四周看去。周圍竟然沒看到汽車。電動車倒是不少,拐了個彎,終於有車了。車不少,但是都鎖著。只有一輛開著門,不過太破了,侯德隆有點慘不忍睹。心裡想到:「自己不過是想著用它代步,減少下消耗。想著用車,甩掉對方,更本不可能。只要挨到黑夜,自己就好脫身了。」

想到這,他不再遲疑,上了車,打著火,一踩油門。疾馳而去。

旁邊商店內,出來一小伙,長得甚是英俊,但是頭髮亂糟糟的。給人一種頹廢的感覺。走到停車位,看到車位上空空無也,大叫道:「我的車,誰偷了我的車…」

侯德隆開著車,哼著小曲,他突然開上車,讓黑衣大漢們有些措手不及。這麼長時間,都沒看到他搶車逃跑。他們下意識認為侯德隆也許不會開車。所以侯德隆突然開車,讓開車堵截的人們都沒想到,知道後面追擊的打手機通知才知道。這時候侯德隆已經跑出了包圍圈。

侯德隆一看暫時甩開他們了,心裡自然高興,想著不如自己就開著這輛車去香港好了。想到這車的慘樣,心裡祈禱最好不要遇到小胖妞。正想著心事。突然汽車裡收音機刺啦刺啦的響。侯德隆奇怪,自己沒開收音機啊!

這時,收音機里有人說道:「你個混蛋偷車賊,你為什麼偷我的車,我告送你,你馬上給我送回來。不然後果是你不能承受的。」

侯德隆心道:以為自己有點追蹤手段,我就要怕你。待我嚇唬嚇唬你。說道:「既然你是車主,那現在我和你說一聲,你的車被徵用了,你可以去國安領取相關費用。

「你說什麼?你是國安!」聲音有些尖銳,還夾雜著一絲驚慌,侯德隆迷想到,聽到國安,你就驚慌失措,看來也不是好鳥。

對方很長時間不說話,侯德隆也不再管他,因為王家的人已經追上來了。這該死的破車,就是不行,想到這,猛地拍了下車。

「**拍我的車,你活膩味了。我告送你我有幾十種方法讓你送死。還說自己是國安,沒看見過被人追殺的國安。」收音機里傳出的聲音,讓人想起被踩了尾巴的貓。

侯德隆聽到對方的話,心裡一動,這破車還這麼在意,還幾十種方法置人於死地,我在車上除非你能遙控車。這車有古怪啊。他四下打量,沒什麼古怪的地方。這時就聽收音機里又傳來聲音。「我告送你,現在你把車停在路邊還來得及。否則…」

侯德隆怎麼會在意他嚇唬,真有意外,自己大不了傳送去無名界,一個念頭的事,想殺自己哪有這麼容易。說道:「隨便了,給我找一個有創意的死法啊。」

「你…你真是個瘋子。」

「我和你說啊,我要被抓住了,這車就落到別人手裡了,到時候你還得殺人來保住你的車,所以你有本事還是快施展吧。省的以後殺人過多,睡不著覺。」

「瘋子,你就是個瘋子。是你逼我的,不要怪我。」

話音剛落,車子里就發生了變化,整個車廂內煥然一新,出現的各種裝置很有科幻的意味。侯德隆料定這輛車上有秘密,拿著手機想拍下來,沒想到這秘密如此驚人,座椅上好像有了吸力,讓人動彈不得,車頂出現了一個針頭向他扎來。

侯德隆連忙急喊::「你的秘密我已經通過手機發到別人那裡,我死了他就會把事告送國家,你想當小白鼠,那就殺了我。」

針尖已經到了侯德隆胸口,終於停了下來,侯德隆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差點就要傳送了。但傳送雖然可以活命,但是自己的秘密卻暴露在別人眼裡。對自己以後大大不利。自己威脅對方還是做對了。接著說道:「現在把針頭收回去,讓我可以ziyou活動。」看著針頭消失,自己重新能夠活動,侯德隆微笑著,又說:「現在給我甩開後面的跟蹤。」

「我沒那本事,車在你手裡,你自己開啊。」汽車前玻璃突然出現一個屏幕,一個人影出現,又猛地消失,隨後滿是雪花的屏幕才傳出聲音。

「你不幫我,我可甩不脫他們,前面就是精察局,我只好去哪裡了。我不過是摸了王家千金胸部一下,想來精察也不會難為我。不過到時精察詢問我,我如果突然說漏嘴,那就對不住了。」侯德隆忍著笑,嚴肅說道。

「你,你好。我答應你,但甩脫以後,你必須下車離開。」話音剛落,就見車速明顯變快。簡直有如離弦之箭,迅速把追兵甩的無影無蹤。

「這恐怕不行,你的車不錯,我準備租下來,一百萬,怎麼樣。到香港后,再還給你。」侯德隆心情愉快,吹了聲口哨。說道。

「你不會是想著假租實買吧。告送你,想都不要想。別說100萬,就是100億也是休想。」聲音頓了頓,接著又說道:「你想去香港?我這車沒有香港牌照。你根本就進不去。切,一點常識都沒有。」

侯德隆聽了,為之一愣,還有這個說法。自己開始還想著開車和小胖妞炫耀呢。沒想到香港還有這規矩。他說道:「你不要多想,你車再好,我也沒那想法,這一百萬裡面有你幫助我脫困的錢。既然到不了香港,那就到深圳。」

; 對方聽了侯德隆的一番話,明顯語氣不再那麼生硬,侯德隆心想:果然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後面也沒了追兵,侯德隆心情放鬆,就和對方聊了起來。不一會兩人已經稱兄道弟。從聊天中了解到,對方叫郭飛,是明珠本地人,也許是因為心裡的秘密壓抑了太久,在侯德隆知道了車子的秘密后,郭飛把自己的奇遇原原本本的告送了侯德隆。

原來郭飛現在還是個高中生,在一個重點高中讀高三。家裡經營著汽車修理廠,他父親還是個改裝汽車愛好者。所以郭飛對汽車也很是愛好。15歲就有了自己的車,也就是現在侯德隆開著的這輛。前些日子,郭飛在打遊戲,突然彈出個對話框,當時他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麼,因為他正和遊戲里的面板重疊,郭飛點遊戲里的確定,正好點在出現的對話框上。然後他眼前就出現了一個人。這個人名字叫奕,對郭飛說,因為郭飛是前三個點擊對話框的人之一,所以要滿足他一個願望。郭飛再確認自己不是做夢后,就想要一個變形金剛,這時他多少年的夢想。奕滿足了他的願望,把郭飛的車改造成了變形金剛。

「你這奇遇太有奇幻色彩了,我如果不是看見這車,恐怕你怎麼和我說,我也不會信。」侯德隆雖然這麼說著,心裡卻是想到:原來不止自己得到了願望,還有郭飛和另一個人。

郭飛現在也顯露了真容,一個英俊小伙,不過不修邊幅的樣子,給人頹廢的感覺。說道:「誰說不是,我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確認我是不是得到了變形金剛。」

侯德隆想起變形金剛的電影,說道:「你這可發了,你沒上月球,火星的去看看。在空中遊玩下也可以,不知多少人會把它當作ufo。」

「要能這樣就行了,現在…」郭飛說到這,攥起了拳頭。說道:「隆哥,你知道嗎?我最後悔的就是,當時沒有找奕要些能量塊。虧得奕當時還問我,我以為現在的電動汽車跑一百公里不過用幾毛錢的電費。變形金剛也耗費不了多少。所以當時我就沒要。後來證實我想的沒錯,比市面上的電動汽車還省電,但是像飛天入海武器系統都需要天文數字的能量。我是悔不當初啊,現在只能看著哪些功能流口水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