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來到會客殿,葉默常非打了一聲招呼,便要離開道衍主城,前往元磁山,但卻被常非攔下了。

2021 年 1 月 1 日

「城主,有幾個辣手的人,屬下實在不知如何處理,還需要城主你定奪。」

常非苦笑不已地訴苦道。

話音剛落,幾道人影便一閃而現,竟然是古天方、澹臺不破、蘇沐清、魚婉容四人,目光掃過四人臉上的神情,又瞥了一眼苦笑的常非,顯然,他說的辣手人物,就是面前幾位了。

「你們找我有何事?」

葉默奇怪道。

「我父親讓我跟隨你左右。」

澹臺不破轉頭看向一邊,說道。

「師尊讓我跟著你做事。」

古天方一臉鬱悶,想要抓狂,卻偏偏發作不得,憋的一張臉通紅。

「哪來的回哪去,我這小廟可供不起你們這些大神。」

葉默一拍腦門,暗罵這幾位掌教宗主不是耍他么,幾個第一傳人扔到他這裡做什麼,讓自己供著嗎。

然而,幾人根本不為所動,杵在原地看著葉默不說話,這一幕,看得葉默腦仁發疼。

「隨你們吧,此事等我回來再說。」

說完,葉默也不管這幾位臉色如何變化,徑自離開城主府。

剛離開城主府,葉默就見到一頭高大的魔猿向自己走來,這頭魔猿有八條手臂,渾身毛髮如針,目放凶光,一身魔氣繚繞不散reads();。

葉默急著出發,也沒和八臂魔猿敘舊,找來門口護衛,與他交代一聲,便離開了道衍主城,朝西南方向飛去。

途中,葉默取出一艘飛天戰船,操控一具傀儡控制戰船,自己則盤坐在艙內修鍊。

此次前往元磁山,他的目的有二個。

一個是為了修鍊雷火神通。修鍊這個神通,需要強大的雷種與火種,煉化后納入丹田,只要火焰與雷霆威力夠強,施展出來的神通就無比強大,雷種與火種越強,神通就越強大,葉默早就垂涎已久了。

第二個則是要用元磁山的仙雷淬體,《不滅戰體大道功法》前半部和《天魁霸體訣》相差不大,但後半部,則需要憑著肉身經歷世間種種危險,諸多劫難,才能淬鍊出不滅的戰體,這也是為什麼葉默對這部功法忌憚有加的原因。

這世間危險與劫難多了去了,有的連尊者都抵擋不住,他一個元嬰怎麼敢去招惹,一不小心就是隕落的結局啊。

幾番思量計較下,葉默還是做出了決定,於是此刻便出現在前往元磁山的路上。

戰船破空,迅疾如雷霆,一閃即逝,引得無數修士側目。

飛行不知多久,葉默眼睛忽然睜開,令戰船停下來,等待著尾隨而來的人。

過不多時,葉默神識擴散,臉色也頓時精彩起來。

「你跟過來做什麼?」

葉默皺了皺眉,看著從天而降的皇甫嫣。

皇甫嫣的修為不算弱,雖然真實修為只有元嬰三階,但底牌定然不弱,可即便如此,葉默也不知道為何,就是不願她與自己去冒險。

「我為什麼不能跟來?」

皇甫嫣亭亭而立,澄澈的眸子滿是笑意的看著葉默。

「你應該清楚,現在我已經成了各勢力必殺名單上的人,縱使仙城同盟也不例外。儘管在南魔他們未必敢有什麼大動作,但也很危險……」

葉默嘗試解釋。

「我可是羅剎王,風裡來雨里去都不曾怕過,你怕什麼?說好一起攜手踏仙途,你不攜我的手,想攜誰的手?還是說,你覺得你無法保護我?」

皇甫嫣緩緩靠入葉默懷裡,輕聲說道,玉手覆上葉默的手掌,十指交錯,緊握。

「無法保護你?」

葉默一愣,腦海里回想起第二世的記憶,自己一對數十丈大的血色羽翼張開,死死護住皇甫嫣,最終血翼報廢,而皇甫嫣卻不曾受到一點傷害。

狠狠搖搖頭,葉默反握住佳人柔若無骨的玉手,前二世留下的心結徹底解開。

……

三日後,飛天戰船隆隆而至,降臨在一片被雷霆海籠罩住的群山上空。

群山萬座,烏雲蓋天,雷霆滿空,這副景象,倒著實與元磁山修士衣服上的雷海罩群山標誌相符合。

忽然間,一聲怒喝衝天而起:「何方修士降臨我元磁山?」

話音未落,便見到十餘道燦燦紫色雷蛇從遠方山間徑直躥射而至,速度快的驚人,來到近前,雷霆炸開,大片雷光綻破,奪目無比。 ?(女生文學)十餘道湛紫色雷蛇橫空而至,強大的雷霆力肆無忌憚劈舞虛空,恐怖無比的破壞力下,蘊含著極致的破壞與死亡氣息。

「不愧是天地間至剛至陽的力量,恐怖滅絕的力量下蘊含極致的死亡。」

葉默心中讚歎,在這之前他也遇到過元磁山的修士,但並未真正交手過,所以感受不深,現在才察覺,元磁山身為南魔八派之一,底蘊無需懷疑,雷法豈能小覷了去。

雷電綻開,一片璀璨耀目的電光中,十餘道身影憑空浮現,每一個都身軀昂藏,一身湛紫長袍,周身環繞絲絲縷縷的電光雷蛇reads();。

「屍……道衍主城葉默,見過諸位元磁山的兄弟,此次登臨貴山,乃有事相求。」

葉默簡單做了個揖,淡淡道。

「葉默?」

「道衍主城城主!」

「難道是為了……」

十餘個元磁山修士神色震動,臉上布滿驚駭。

要知道,自家宗門元磁山此次掌教被斬,宗門上下大換血,和這位殺神多少有些關聯,這段時間以來,葉默的大名,可早就傳遍了各大勢力。

再想到這位是原先的葉氏仙城城主,自然就聯想到了萬雷古樹,他們臉色怎麼可能好,不用想都知道,這膽大包天的殺神肯定是為仙雷而來。

仙雷本少有,整個元磁山僅有三種,每種都需要經過長時間的天地孕育才能產生足夠誕生雷種的雷霆力,用一點少一點,自家人還不夠分呢,這又來一個橫插一手的……

「閣下請回吧,仙雷已經被我宗消耗完畢,短時間無法凝聚仙雷了。」

其中一個修為最高,達到元嬰八階的修士拱手回禮,隨即一抬手,肅然說道,顯然是送客了。

「你們確定憑你們能拿主意?葉某雖然重現斬聖滅尊一幕,但還不至於畏懼同境界修士,還請去通報一聲吧。」

葉默皺了皺眉,收起戰船,冷冷地掃了一眼這群修士。

「你……」

仙雷是自家宗門的看家底蘊,沒有仙雷,元磁山絕對跌落到一流,甚至二流勢力,如今被人欺上門索要仙雷,這群修士自然怒不可遏,可又不敢真箇發作。

葉默崛起的事迹,早在血神宮一役后,傳遍各個勢力。

能力抗天劫的可怕人物,千年一現的天才修士。

如今葉默的大膽,更是令人咂舌,連斬十三尊各勢力化神修士,其大膽,已經被修仙界深刻銘記。

如此一個人物,血神宮一役后又潛修一年,天知道修為達到什麼恐怖的地步,據說屍魃宗、真魔教、心魔宗、血魔門四個宗門,已經將第一傳人送到道衍主城去了,這是何等的看重?

想到這裡,這群修士相互望一眼,覺得不能再堅持了,自己這些人,不過是宗門裡的小角色,為了維護宗門利益又怎樣,只怕葉默大開殺戒,將自己等人通通擊殺,到頭來宗門也不會拿他如何,不說澹臺掌教等四位掌教不許,自家掌教都不可能拿葉默怎麼樣,畢竟,當今掌教能坐上掌教之位,多多少少也是拜葉默所賜啊。

「葉城主稍等,在下去通報一聲。」

輕嘆一聲,一個修士對葉默微微行禮,周身再次被湛紫色的絢爛雷光包裹,瞬間飛向雷霆群山,速度快的驚人。

沒讓葉默等多久,便見二道雷光風馳電掣般狂射而至。

「哈哈哈……老夫早有所料,知道葉城主會來,你可讓我們這些老傢伙等的好苦啊。」

一聲雄渾厚重的大笑聲響起,一個髮際半白的鑊鑠老者迎了上來。

這一幕,讓一群元磁山的元嬰修士冷汗直流,不用說,看來自家掌教早就想著報答葉默了,還好自己這些人沒作梗,否則真的是死都沒一個人給自己喊冤reads();。

對於這老者的熱情,葉默也是頗為詫異,隨即就想通了,微微一笑,上前行禮:「晚輩豈敢讓前輩久等。」

「知道你是為仙雷而來,隨老夫走吧,絕不會虧待你的。」

老者二話不說,拉著葉默的手,釋放出一大片雷光包裹住葉默和皇甫嫣,便向宗門群山飛去。

過不多時,三人便跨過數萬里之遠,來到一座十萬丈雄峰之巔,山勢陡峭,既奇也險,頭頂便是一片滾滾翻湧不休的黑墨一般的烏雲,時常有數十道奪目的雷電劈在山巔,但卻如石沉大海一樣,毫無動靜,令人驚異。

「葉城主,掌教初登大位,宗門並不平靜,因此掌教沒有時間出來,親自帶你挑選仙雷,就由老夫代勞了,請葉城主見諒。」

老者歉然道。

「豈敢勞駕掌教之尊,前輩能來帶晚輩一程,已經讓晚輩受寵若驚了。」

葉默連忙回了一句道。

這也是意料之中,掌教之尊,怎麼可能為自己一個元嬰小輩帶路,如果自己是化神修為,那還差不多。

而且,他可以肯定,元磁山的確不平靜,每一位掌教都代表一個勢力,舊掌教隕落,新掌教上位,自然少不了鐵血手段洗牌、大換血,把自己的人提上來,如此,地位才能穩固,否則也只是空為掌教而已。

老者微微點頭,很是受用,然後說道:「老夫狂電魔尊,你我腳下這雄峰,地處三大禁地之間,去往哪一個禁地都不遠,不知葉城主需要哪一種仙雷?掌教有命,葉城主要哪一種,絕無二話。」

葉默卻沒有立刻開口討要,而是詢問道:「貴宗只有三種仙雷?」

「葉城主看不上這三種?」

狂電魔尊挑眉,暗感葉默胃口大,要知道,元磁山的名氣與威望,九成九都是這三種仙雷撐起來的,豈容小覷,然而,這位年紀輕輕的葉城主仍不滿足。

「只是想找最合適的而已,說不上看得上看不上的。」

葉默搖頭。

狂電魔尊一時沉默下來,沉吟著,不知在想什麼。

葉默和皇甫嫣相視一眼,隨後葉默似有意無意道:「唉,只有三種,那就太可惜了,晚輩本想借各種仙雷淬體,每多一種仙雷,便贈予貴宗一根萬雷古樹枝椏,最後取一種仙雷,也贈一根,原本還以為貴宗能有數種,甚至更多仙雷呢,虧得那位前輩還給晚輩準備了十根枝椏……」

「你、你說什麼?萬雷古樹枝椏?」

狂電魔尊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瞪著葉默,只感覺一顆心「嘭嘭」狂跳不已,彷彿隨時會蹦出來一般。

此時他才想起,這位年青人可是原葉氏,當今道衍主城的城主啊,萬雷古樹不就在這小子手裡么。

幾乎有那麼一瞬間,狂電魔尊很想擊殺葉默,奪走萬雷古樹,這個念頭無比強烈,讓他差點就付諸行動了。

最後他一咬舌尖,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

葉氏手裡有萬雷古樹,這是各勢力都知道的事情,但誰也沒有動手,就是因為這小子口中那位神秘無比的「前輩」,知道殺了這小子也無用。

雖然那位「前輩」是真是假都未可知,可這小子敢大搖大擺的在修仙界亂闖,肯定也是有準備的,不怕自己這些人殺人奪寶reads();。

更可怕的是,這小子後面不但站著一尊妖神,更有武王放出話保他,誰敢亂動?

最悲慘的結果,就是這小子身上沒有萬雷古樹,自己這些人殺人未得寶不說,還要承受堂堂武王的怒火,這太得不償失了,真正的偷吃不成還惹一身腥。

看到葉默面上若有深意的笑容,狂電魔尊腦海中念頭電轉,仔仔細細、來來回回計較了一番,一咬牙,決定把家底都抖落出來。

「葉城主,既然如此,老夫也就不明人不說暗話了,原本掌教是不許老夫說出另外二種仙雷的,可面對如此條件,老夫斷無法拒絕,想必換做掌教在此,也很難拒絕葉城主的條件。」

狂電魔尊如是說道,顯然是在安慰自己。

「我元磁山外界傳聞,只有三種仙雷,但各宗高層和元磁山元嬰期以上弟子,都知道一些內幕,我元磁山擁有的仙雷,可不僅僅只有三種,而是五種。」

「除破妄仙雷、仙國神雷、靈骨妖雷外,還有二種最神秘的仙雷,為什麼說神秘,是因為這二種仙雷,從未有修士修鍊有成過。」

「哦?此話怎講?」

葉默好奇心一下被提了起來。

「此二種仙雷,分別是陰陽萬象仙雷和功德仙雷。」

「陰陽萬象仙雷所需寄體要求很高,需要八系靈根皆有,而且全部平均,如果不是,貿然煉化雷種,根本毫無所成。」

「儘管如此,我宗前人曾說過,此二種仙雷,很可能是五種仙雷中威力最大的二種,可惜,從未有人真正修鍊有成。」

「另外就是功德仙雷了,這功德仙雷更詭異,需要以功德餵養。這功德可不是仙城同盟功德堂所定的功德,而是冥冥之中,天地所承認的功德,所擁有的功德越多,功德仙雷越是強大,潛力無可限量啊。」

聞言,葉默就明白的差不多了,這二種對於絕大多數修士來說,的確如同雞肋,對於元磁山來說,更是如同一根刺卡在喉中。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說的就是這種情形。

陰陽萬象仙雷對於絕大多數修士是無用的,但對於葉默來說就不同了,可以看一看。

而功德仙雷,葉默則真的一點興趣都欠奉。

別說南魔,就是仙城同盟的修士,大多做事也都是喜好由心,哪能時時刻刻積累功德。

況且,元磁山的人也不蠢,肯定摸索過很長時間,即使如此,也沒能得到天地承認,賜予大功德,可見這功德有多難得,自己若要這功德仙雷,結果絕對是吃力不討好。

「先各個仙雷都借用一遍吧。」

葉默從儲物袋取出五根萬雷古樹枝椏,拋給狂電魔尊,把狂電魔尊嚇得幾乎跳起來,手忙腳亂的接住五根枝椏,隨後小心翼翼的收入儲物袋,那寶貝的模樣,真是捧著怕摔折了,含著怕化了。

幽怨無比的望了葉默一眼,狂電魔尊輕舒一口氣,問道:「葉城主,你真的要以五大仙雷淬體?仙雷雖然不比天雷,但也不可小覷啊,而且潛力無限,最後威力不比天雷差多少。」

「晚輩再大膽,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和前輩開玩笑啊,先去虛妄大荒原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