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發現了?很厲害啊。

2021 年 1 月 4 日

這是劉葉上了馬車后第一次開口,甚至是第一次在臉上有了表情。

嗯,只是有些感覺。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劉葉這樣問,藏馬要還是不明白就是個白痴了,於是直接問劉葉做了什麼。

嘿嘿

劉葉笑了一聲,手掌一動,他面前的空氣彷彿突然凝結了。就在他的手掌上方,那一團空氣越來越凝結,變成了一團肉眼可見的霧氣。

尤為奇怪的是,這團霧氣上竟然隱約可以分辨出一對眼睛

這是什麼東西?

長得好奇怪,是魔獸么?

藏馬在問,麗紗的目光也帶著好奇和疑惑。

劉葉說道:它叫幽鬼,不是魔獸,只能算是一種生物吧。就是名字難聽了點。

劉葉斟酌著用詞,想來藏馬這樣的人總不至於連生物這個辭彙辨不出意思。

是不好聽,但挺有意思的

麗紗嘀咕著,她是狐族的公主,兇猛魔獸見過不少,但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奇怪的東西。好奇心起來,麗紗就伸出手指頭,捅向了這個奇怪的小傢伙。

別碰!

劉葉還沒開口,藏馬先一把拉住了麗紗的胳膊。

這應該是他用死靈魔法召喚出來的,邪氣得很,小心有什麼古怪。

總是跟劉葉在一起,麗紗早已經無視了劉葉的死靈魔法師身份,更是不覺得死靈魔法有像書上記載的那麼邪惡恐怖。

尤其重要的是,她完全相信劉葉。

要是有問題,劉葉大哥才不會讓我碰呢。

麗紗的手指終於觸碰到了劉葉口中的幽鬼,但稀奇的是麗紗什麼都沒有感覺到。

彷彿就是一團真正的長有眼睛的霧氣,麗紗的手指直接捅了進去。看模樣,如果麗紗願意,直接就能穿過這傢伙的身體,他彷彿根本就不存在。

不過麗紗並沒有那樣做,反而被嚇了一跳。

劉葉笑了起來,很大聲。從他登上馬車開始,他的魔力就籠罩了整個車廂。所有的聲音都只能進,不能出,所以他們說話的時候絲毫不擔心會被駕車的韋斯利聽到。

這種生物並沒有實質的形體,否則也就不會被命名為幽鬼了。

隨著劉葉手指輕輕一動,懸浮在他身前的幽鬼漸漸變淡逐漸透明。麗紗和藏馬睜大了眼睛去看,才能勉強看出一點形狀。

藏馬恍然大悟,說道:這東西能隱身?

劉葉點頭,說道:對。

那你剛才是把它留在了那間房子里?

劉葉的嘴角挑起,沒有直接回答藏馬的文化,而是對麗紗說道:麗紗,用精神聯繫。對了,把藏馬也拉進來。

狐族特殊的精神聯繫方法,剛開始對劉葉和麗紗來說就是一個交流的手段,還是一個很費力氣的手段。

可是後來,劉葉卻發現這種精神聯繫的手段實在是太有用了。不只是能讓語言不通的人直接交流,還可以更方便的傳遞自己的看法,甚至是直接在意識中演化出畫面。

麗紗立即將兩個人的精神世界連通到一起。藏馬同樣是狐族的人,掌控精神的能力比麗紗還要出色,加入進來自然易如反掌。

緊跟著,一個對麗紗和藏馬來說是同樣熟悉的畫面出現在兩人的腦海之中。不只是畫面,還有聲音,這個地方就正是他們之前離開的那個簡陋小屋。

兩個人也一下子就明白了劉葉弄出幽鬼這麼一個奇怪生物的用意,原來就是要用它那種比藏馬空間秘法還要更優秀的隱匿能力,還有能夠將窺視到的一切反饋給主人的本領,去監視維多利亞這位珈藍王國的二王子。

完全就是場景重現,維多利亞他們三人那番對話,以及他們的每一個神情,直到最後他們步入地道離開,所有的一切就在麗紗和藏馬的眼前重新演繹了一遍。

哼!這個維多利亞果然是在利用你。不過看你會有這樣一手,應該也是心中明了吧?

藏馬冷笑著,看向劉葉。

劉葉聳了聳肩,這根本就是一個不需要回答的問題。他不是白痴,維多利亞這位二王子也不是白痴,他們都不可能之是聽人介紹就把自己的全部交代給對方,就完全相信對方會為自己著想。

說到底,不過是各有所需,各取所得。而且最後究竟是怎樣的付出與怎樣的得到,現在可都還不一定呢!

麗紗皺著小鼻子,恨恨的說道:太可恨了,之前說的那麼誠懇,結果我們一走他就露了真面目。

呵呵劉葉笑了一聲,說道:這其實才正常,如果那之後他還說著我的好話。要麼是他已經發現我留下的幽鬼,要麼他就是個沒有任何腦子的白痴。

維多利亞前後的表現已經明確證實了利用劉葉的意思,可是劉葉現在說出來的話卻好像還在為他開脫,這讓麗紗十分不解。

麗紗正要開口去問,就聽藏馬冷笑著說道:不錯,他要真的會信任你,那就是個純種的白痴。

劉葉正要回應藏馬的話,突然感覺身下的馬車停了下來,立即止住了話音,同時收回隔絕了聲音的魔力。

砰砰——

幾乎是在同時,馬車外面傳來了幾聲輕輕的敲擊。 下了馬車,外面仍然是魯瑟蘭地區髒亂差的典型模樣。

如果不是劉葉三人都非常人,全都有著過人的記憶力,恐怕見了眼前的一切非得認為馬車走了半天是又繞回了原地。

馬車只能到這裡,再出去就會遇到城衛兵,接下來我們只能步行了。

我們?難道老管家你要跟我們一起去?

藏馬和麗紗也一起看向韋斯利,他們都聽到了,韋斯利用了我們這個詞。

韋斯利額頭上帶著汗滴,縱使駕車技藝多麼高超,上了年紀的他畢竟氣力不濟。他擠出一絲笑容,但不管怎麼看,這笑容里都帶著苦澀。

嗯,沒錯。王子殿下讓我送你們,可就沒有準備讓我再回去。

劉葉發現自己想的還是不夠細,韋斯利說的沒錯,維多利亞他們都已經從地道離開,的確是沒有讓他再回去的意思。

不能回去,那也就只能是跟著劉葉他們。

呵呵,我雖然年紀大了,當累贅的時候更多過當幫手。但你們要去王城救人,我還真的能夠幫上一點小忙。

韋斯利沒有說錯,很快劉葉就明白對方能夠幫到的並不是小忙,而是相當重要。

現在的諾蘭城,恐怕也就只有魯瑟蘭這個貧民區還有一些生氣。其他的地方已經見不到行人,到處都是搜尋所謂刺客的城衛軍。

如果沒有韋斯利的幫助,劉葉他們想要避開大批的兵士,再穿過層層封鎖進入內城,甚至進入王城,其中的困難不言而喻。

可是在韋斯利的引領下,劉葉他們竟然總是巧之又巧的避開四處巡邏的士兵。往往是他們剛通過一條小巷,搜尋的衛兵就跟在他們後面鑽了進去。

幾乎每一次,韋斯利選擇的方向和道路,都比城衛軍的人快上一步。

就是這一步,讓他們一行人從魯瑟蘭這個最邊緣地帶走到了靠近內城的地方,竟然一點麻煩都沒有遭遇到。

麗紗不喜多想,藏馬則是並不了解韋斯利也不覺得奇怪,但劉葉心中可是對這位老管家大感好奇。

別人不知道,劉葉與他一路同行可是清楚的。艾瑪他們被驅逐十年,韋斯利就同樣離開了珈藍王國十年。

十年之間不要說是城防布置,就連諾蘭城的布局等等也肯定出現了不小的變化,但韋斯利卻好像是走在自家的院落里一般自如。

等到韋斯利帶著劉葉他們穿過一條早已經乾涸的水道,直接越過了重兵把守的城門進入內城,劉葉終於忍不住把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韋斯利臉上的皺紋在抖動,上面細密的汗滴在陽光下映出閃亮的光澤。

呵呵,這沒什麼好奇怪的。當初我們在諾蘭城的時候,艾瑪公主調皮得很,總是要偷偷溜到王城外面。次數多了,逛的地方也多了,也就熟悉了。

艾瑪?調皮?

劉葉對那個女孩的印象,直接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答案。劉葉甚至能夠想到那個畫面,還沒有發育起來的小公主艾瑪,在繁亂的街道中奔跑著。她小心而熟練的避過尋找他的王室衛兵,從王城一直跑到外城。然後那時候還沒有如今這麼老的韋斯利則緊緊跟在後面,一次又一次就將他們走過的路深深的記住。

劉葉腦中突然掠過一個新的只存在了一瞬間的疑問:自己怎麼會想到那個小丫頭當時還沒有發育呢

不過這個理由仍然不夠,就像他之前想到的,諾蘭城十年來不可能一成不變。韋斯利當初的記憶再怎麼深刻,挪到現在來也不可能一點紕漏也不出。

但實際上,他們剛才就是沒有遭遇任何麻煩,韋斯利選擇的每一條路都恰到好處。要麼是趕在敵人之前,要麼是壓根就看不到城衛軍的影子。顯然,他知道的一些地方,比如進入內城的這條幹涸水道,是連那些城衛兵也不知道的。

再次提問,韋斯利的回答卻讓劉葉一愣。

你想錯了,別的地方或許有所變化。但是我們走過的這幾處,卻是不會變的。十年來,一直都有人暗中照顧著這些地方,讓他們保持著原樣還有隱秘。至於這個人,你剛剛不就見過了么!

維多利亞!劉葉一下明白了。如果是維多利亞這位珈藍王國的二王子,以他掌握的力量,的確是能夠輕而易舉的做到這些。讓一些地方在十年裡維持不變,甚至讓一些地方永遠的隱藏起來,一般人做不到,他卻能。

只是維多利亞為什麼要這樣做,劉葉卻感到裡面有些意思了。

如之前在外城一般,因為有韋斯利的帶領,三個人避過了大部分的巡邏衛兵。只不過內城比外城已經小了太多,能夠讓他們選擇的道路也相應減少。

在抵達維多利亞之前告訴劉葉的那處供他們藏身的地點前,他們還是與一隊巡邏的兵士遭遇了。

兵士不認識劉葉三人,但是因為有人看到韋斯利當初駕著馬車逃走,他的畫像早就已經被這些人看到過了。

於是他們一個個都露出興奮的神情,因為到現在為止他們是第一批找到嫌犯的人。劉葉幾人完全能從他們的眼神和臉上看出那種興奮,簡直就好像是在表達,他們有多麼的幸運。

但可惜,事實總是不遂人願。找到韋斯利是他們的幸運,但韋斯利身邊還有劉葉,這就是他們的不幸了。

到現在才遭遇到衛兵,劉葉已經很滿意了。所以這一批人出現,他根本就沒有遲疑直接出手。

兵士們根本就沒想到劉葉這邊在只有四個人,並且其中還有老人和女人的情況下,還敢對他們主動出手,於是全都獃滯了瞬間。

可是結果,就在這瞬息之間便出現了。爆炸的轟隆聲音參雜著耀眼的火光,這一隊剛剛還興奮不已暗贊自己好運氣的士兵,大王子的爪牙們,就全都躺在了地上再也不能爬起。

等在周圍巡邏的衛兵一股腦的匯聚到這裡,街道的空氣中依然混合著烤肉的味道,他們的目標卻早已經看不見蹤影了。

劉葉他們這個時候正走在另一條路上,前方不遠就是維多利亞預先準備好的一處秘密地點,也就是劉葉他們暫時的目的地。

四個人里,藏馬的臉色最是難看。因為剛才劉葉對付士兵的爆炎火球,讓他想起了自己之前的遭遇。他走在最後面,不禁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他這完全就是條件反射,因為之前在同樣的招式面前,他那張臉就變得相當凄慘

維多利亞準備的這處地方並不起眼,在內城諸多好話居所中之能算是最普通的那種。但越是不起眼,在這種時候越適合與隱藏。

劉葉他們,現在就正在這所房子里。房屋裡除了標準的客廳之類,正好有四個房間,供他們一人一間,用作休息。

他們為什麼要休息,原因很簡單,在走來的路上他們就已經定好了計劃。

劉葉想得很清楚,這件事是他答應的,那麼就是他自己的事情。到時候讓其他三人都留在這裡,三人中韋斯利老練沉穩,能夠避免和應付很多意料之外的麻煩。而藏馬的實力非常強,足可以保護麗紗,讓他放心。

這樣的安排,在劉葉看來已經很好了。可是當他說出來的時候,卻立即就遭到了反對。

反對的人,就是麗紗。

之前劉葉與維多利亞討論這件事情的時候,麗紗就坐在劉葉的身邊。她雖然沒有說過話,但維多利亞對劉葉的講述,她都聽了個一清二楚。

縱使維多利亞也沒有講清楚,大王子那裡究竟埋伏著多少高手。但麗紗還是聽出來一件事情,那就是劉葉要去的地方相當危險。

就和劉葉不允許麗紗遭遇危險一樣,麗紗也同樣不肯讓劉葉去獨身犯險。她堅持要讓自己的哥哥與劉葉一起去,用她的話說,她的這位哥哥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但逃命的本事卻是一流。而且他還一肚子壞水,一定能夠幫到憨厚老實的劉葉不被壞人欺騙

如果這番話是別人說出來,俊俏的狐族王子藏馬大人一定會讓他嘗嘗生不如死的感覺。可是偏偏,說出這番話的人是麗紗,藏馬大人就只有肚子鬱悶的份了。

看藏馬那欲哭無淚的模樣,想到藏馬這個冷峻帥哥竟然給他的妹妹只留下這樣的印象,劉葉心裡簡直笑開了花。他親親小蘿莉的形容實在是太牛叉了,竟然說藏馬實力不怎麼樣,唯一的優點就是一肚子壞水。

尤其是麗紗最後那句話,說一肚子壞水一定能幫到憨厚老實的劉葉,這絕對是世間最美妙的誇獎啊,劉葉立即就有種抱住小蘿莉啃上兩口的衝動,只不過周圍還有倆電燈泡,只能忍住了

不過藏馬的實力真的不怎麼樣么?與他打過架的劉葉可是相當有發言權的。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藏馬是完成了兩次天賦覺醒的狐族強者,除了本身高級武士的實力外,還擁有諸多強大而神奇的秘法。如果說連他的實力都不怎麼樣,那恐怕整個凱奇大陸的高級武士們就都得羞愧得自殺。

而且麗紗有一點並沒有說錯,也沒有誇張,藏馬除了本身實力強橫,他逃命的本事也是一絕。至少在劉葉遇到的所有人中,藏馬那種身化虛無躲避攻擊的本事,還沒有第二個人能夠比擬。就算是劉葉交手過的最強者,大劍師綠帽,恐怕沒辦法在自保能力上與藏馬相比。

但不管藏馬的實力有多強,也不管他是否有幫助劉葉的本事,就算他能幫到,甚至能夠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劉葉卻依然不能同意麗紗的提議。

對劉葉來說,去救人,去完成答應維多利亞的事,都不是最重要的。如果代價是讓麗紗遭遇可能的危險,那他絕對會幹脆的放棄。

正是因為有藏馬在,相信藏馬可以保護好麗紗,劉葉才會答應維多利亞,才會敢去做這件事情。

然而,劉葉堅持要藏馬留下來保護麗紗,麗紗也倔強的堅持要讓藏馬去幫助劉葉。倒是這個話題的當事人藏馬,提出了一個同時滿足雙方但卻讓劉葉一下子變了臉色的提議。

當時忍無可忍的藏馬說道:喂喂,你們也太肆無忌憚了吧,你們討論的那個傢伙可是我耶,至少也要聽聽我的看法吧。

於是劉葉和麗紗同時看向藏馬,又同時開口:你說。

藏馬嘿嘿一笑,說道:我覺得沒那麼麻煩,一起去就是了。 因為某些原因,劉葉對這位大舅子一直有點愧疚之意。所以在這一路上的大多數時間,劉葉對藏馬說起話來,都顯得挺客氣。

但是當藏馬突然說出這麼腦殘的提議,劉葉當時就火了。

你開什麼玩笑?

藏馬也不怒,眼白向上翻,臭屁得要命。

激動個屁,聽我說完。

藏馬這才將他的想法完完整整的說出來,而他說出來的理由,讓劉葉眼前一亮。

之後的事情就簡單了,幾人商議的結果從劉葉孤身前往變成了三人同行,最後留守在這個秘密據點的,就之剩下了老管家兼老車夫韋斯利。

事實上,就連韋斯利也搞了身行頭,打算跟著劉葉一起去。他的目標直接得多,就是要去救艾瑪。不過顯然他沒有藏馬那樣的說服力,被三人異口同聲的拒絕了。

主意已定,但並不能立即行動。因為現在是大白天,就算劉葉對自己頗有自信,也不會蠢到光明正大的就衝進王城去救人。

要真是那樣做了,可不是救人,純粹就是去自殺。

所以他們就各回房間,提前休息,等待日頭落下然後再來個夜闖王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