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對她有愛嗎?」

2021 年 1 月 5 日

大偉想了想,十分不肯定的答道,「有吧?!」

霍安冷笑道,「沒有,一點都沒有。

姜琳讓你敘述你們的過往,你也只說了你們怎麼認識,怎麼到了現在這個地步,連一點美好的回憶都沒有說過。剛才問她的那些問你再問你一遍,是沒有嗎?」

看到大偉選擇了沉默,霍安說道,「所以我可以很肯定的說,你對她的愛,還只停留在慾望層面上。從你提議打掉孩子,就說明你根本沒有想要對她負責,只是圖一時的激情。

也是,盤兒正條兒順,拿出去多有面子。

養眼別人,還能愉悅自己。

的確是個尤物,但卻不是結婚的最佳人選。

你之所以妥協結婚,大概是你對你父母說了以後,你父母因為想要孫子才做出的這個決定,而並非是你,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大偉抿著嘴,無奈的點了點頭。

霍安,「富家公子,人帥而又多金,再處在你這個年齡,我大致可以估計你想要的生活是那種左擁右抱和來自別人的那種羨艷的目光。真正讓你踏踏實實的過日子,你真的能夠做到?

今天來這裡,恐怕你也只是想借我們的口,告訴這個女孩兒,你不愛她,你根本不想和她結婚。

所以,你們別騙自己,也別騙別人了。

趁著彼此都還年輕,該怎麼辦就怎麼辦,然後各自追尋各自想要的生活吧。

我的話就這些,謝謝!」

沒有掌聲,沒有笑聲,整個錄製現場出奇的平靜。再次形成的凝重氣氛,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一種壓抑。

林佳佳和葉振國都皺著眉,欲言又止的似乎還想說什麼,但由心而生的徒勞感卻讓二人都選擇了沉默。

姜琳面色沉重,深深的嘆了口氣,「男嘉賓,還有什麼話想要對女孩兒說嗎?」

大偉猶豫了一陣,「柔柔,可以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嗎?雖然經過你這麼一鬧,你我已經沒有辦法結婚了,但我家裡肯定會對你做出補償的。

你不是一直希望留在中海嗎,我相信這筆補償能夠完全改變你的命運!」

柔柔雖然臉色蒼白,但卻非常的平靜,彷彿是早已預料到這一刻一樣。只是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始終沒有回答大偉的問話。

看著她這樣,霍安再次拿起了話筒,「女嘉賓不要再猶豫了,撿起自己的自尊和人格,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

其實我也非常贊同振國老師的話,你是個有能力的人,我相信只要你肯付出努力,改變命運不會是什麼難事。」

霍安的話彷彿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讓柔柔搖擺不定的心頓時穩固了下來。她凄凄一笑,道,「霍安老師說的對,不是我的何必再去強求,趁著還沒有發展到不可收拾,我應該重新拿起自己的自尊和人格!」

再次看著大偉,柔柔的目光冷了下來,「我愛這個孩子,但我肯定他(她)降生后,不會得到像尋常人家的那種家庭和睦和父母關懷的快樂,那樣對你、對我和對他(她),都是不負責任的,是對大家的一種傷害。

所以,大偉,我們分手吧。

我不恨你,恨的是我自己失去了我曾經引以為傲的自尊和人生方向!」

大偉似乎還想勸導,但可能怕引來在場所有人的公憤,所以也只能是把心裡的話全都咽了下去。

看這二人的狀態,雖是明知結局,但姜琳卻不得不繼續節目的環節。

當然,接下來的環節幾乎都是在沉默中度過,真情告白六十秒,已經心死的二人竟然生生沉默了六十秒。時間一過,二人便洒脫的轉身,再次通過來時的轉門離場。

在這個時間段,霍安看似平靜,但在心底已經對系統發出了置疑。

「系統,這樣真的好嗎?」

「叮。

宿主不必糾結,即使你將他們強行撮合在一起,他們也不會做到恩愛相守,反而還可能從愛人發展到仇人的地步,到那時傷害的可不是一兩個人了。」

霍安苦笑,「或許是吧?算了,不去想了!」

剛剛將心中的自責拋開,系統的提示音便在霍安的腦海中響起。

「叮。

宿主成功完成任務,三百積分將在五秒鐘后存入宿主積分賬戶,請查收!」 PS:求票求收藏,新書期很重要,謝謝

………………

「雖然選擇了分離,但我們還是祝福他們在以後的日子裡,可以各自找到溫暖和幸福的歸宿!」

大偉和柔柔離場,雖然氣氛顯得有些凝重,但現場的觀眾還是給予了祝福的掌聲。到此,第一期要播出的節目算是錄製完畢。

正當姜琳打算重新開始宣讀開場白,宣布下一對戀人上場的時候,編導李文軍卻在這時中止了節目的錄製。

時間已經是臨近十一點半,十二點前夠嗆還能錄完一對戀人。考慮到第一天錄製節目,台長已經囑咐過不能給來參加節目的情感顧問和觀眾留下刻薄黑心的地主形象,所以懷揣著尚方寶劍的李文軍也就在其職業生涯中難得的大方了一回。

「各位,今天是咱們節目開錄的第一天,大傢伙也都辛苦了,上午就到此為止吧。中午食堂已經給大家準備好了自助餐,聽說標準還挺高,也算是慶祝咱們節目正式開錄。好了,大家跟著副導演去食堂吧,吃完飯都休息一會兒,下午兩點咱們再繼續錄製!」

當然,這話針對的只是在場的一百位群演和節目組的一些分量不重的工作人員,至於霍安幾位情感顧問和姜琳徐璐他們,李文軍早已暗示留下。

開什麼玩笑,頭一天錄製節目就帶著節目組的幾位重量級人物吃食堂,這要是傳出去省台可就太沒面子了。

「幾位,飯店已經訂好了,現在我就帶著大家過去。離這兒也不遠,十幾分鐘的車程。等吃完飯,大家還能休息一會兒。霍安,你第一次來蘇省吧?今天哥哥帶著你吃幾道正宗的淮揚菜!」

這要擱在三個小時前,李文軍絕不會這麼客客氣氣的對霍安說話。要知道節目組邀請霍安前來,無非也只是想蹭一蹭他的餘熱。說的好聽是情感顧問,說的難聽不過就是林佳佳和葉振國的陪跑而已。

但一上午霍安的表現,著實的把李文軍狠狠的震撼了一把。本來內定好的配角竟然變成了主角,怕是誰都預料不到這種反轉。

況且,霍安彷彿能夠穿透靈魂一般的犀利言語,給李文軍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好吧,簡單點說就是,李文軍已經喜歡上這廝了。

有這麼一張幾乎能將一對戀人的內心世界完全扒光了的嘴,還愁節目吸引不了觀眾?

開什麼玩笑?

幹了十幾年導演了,李文軍很明白如今的觀眾喜歡什麼!

聽到李文軍此時刻意的要拉近距離,霍安也不做作,一笑道,「李哥太客氣了,其實不用這麼麻煩的!」

兩世為人,霍安太明白交際的重要性了。在一個人還未真正的牛逼起來前,不管真假,首要學會的就是謙虛。

其實他也知道都是台里花錢,和李文軍屁點關係都沒有,但面對李文軍這個接待員,最起碼的客套話還是得有的。

「不麻煩,不麻煩,這都是我們節目組應該做的。好了,有話咱們飯店聊吧,車已經在外面等著幾位了!」

「好,李哥請!」

「一起,一起!」

李文軍笑容燦爛,這小子太上道了,和那些與他同齡的愣頭青完全不一樣,算是給足了他李文軍面子,也不知是哪個王八蛋傳出霍安那麼多負面新聞的。

簡而言之,幾人談笑風生的走出了省台大廈,上了一輛省台早已準備好的保姆車后就直奔飯店而去。

正如李文軍所說,十幾分鐘車程,當保姆車穩穩的停下來時,霍安等人就來到了一家叫做『蘇一絕』的飯店門前。

「能做好正宗淮揚菜的飯店,整個蘇省也沒幾家了,蘇一絕算是最出類拔萃的!」

做為地道的蘇省人,已經五十歲的李文軍其貌不揚,個頭也不高,和霍安幾個俊男美女或是成功人士站在一起難免會有些自卑。所以當介紹起這蘇一絕時,也是難得的找回了幾分地域上的自豪感。

不過當介紹完畢后,他便領著霍安幾人走進了飯店,隨後在一個迎賓的帶領下走進了一間雅間。

菜品已經按照標準訂好,只等著人來上菜,紛紛落座后的幾人閑來無事,李文軍便打開了話匣子。

李文軍道,「霍安,真看不出來你竟然有這樣的口才和認識,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林佳佳笑了笑,「李哥說的是,我現在倒覺得,進入影視圈你算是入錯行了!」

霍安趕忙擺擺手,「各位抬舉我了,我不過是說的一些自己的感悟而已,算不了什麼的!」

葉振國,「謙虛了,能讓我和佳佳老師陪跑的人,可不是什麼人都能辦到的!」

姜琳點頭道,「是啊,霍安老師可別這麼謙虛,要是節目組允許的話,你一個人幾乎都能幹我們三個人的活兒了!」

眾人捧臭腳,著實讓霍安有些飄了。不過他也明白,他之所以能反客為主,靠的是系統的道具和上輩子婚姻受挫時在情感節目中取到的經。真要論真才實學,他是拍馬也追不上眼前這幾人的。想要真的超越,一時半會兒怕是還辦不到。

也幸好林佳佳和葉振國都是大度的人,否則豈能容霍安搶了他們光環,此時還和霍安談笑風生的?

這大概就是真正的成功人士的度量。

非但不嫉妒和怨恨,反而還要和你拉近關係!

所以將心中的那一絲自得隱藏起來后,霍安道,「其實佳佳老師和振國老師的話還是很有見解的,我無非就是佔了最後一個發言的優勢,將你們的話總結起來后再深度挖掘,其實算不得什麼的。你們再這麼捧我,我怕是真的要飄了!」

聞言,眾人皆笑。

酒桌山的客套話已經說完,李文軍笑罷后,道,「霍安,節目組和你簽訂的合同是三個月為一期,不過經過今天你的表現來看,這份合同當初簽的確實有些草率了,我給你陪個不是。這樣吧,今天回去我會吩咐他們重新擬定合同,把簽約的時間延長為一年一期,你覺得怎麼樣?當然,報酬方面我們也會相對的增加!」

這話讓霍安蹙了蹙眉頭,不自覺的瞄了瞄林佳佳和葉振國。但顯然這二人遠比霍安想的要豁達,都不動聲色的拿出手機擺弄起來,好像什麼都沒有聽見。

心中苦笑一聲,霍安展開了眉頭,「合同方面的事情,李哥你還是和徐姐談吧!」

確實,做為經紀人,這是徐璐的工作和義務。

雖然只是剛剛合作,但徐璐豈能不明白霍安的意思?

她若有所思一陣,道,「李哥,這事兒我看還是緩緩再說怎麼樣?」

開什麼玩笑?

以霍安的表現來說,通過這個節目再次紅起來不是不可能的事。這個時候因為想要一份長期合同而成為廉價的勞動力,就算徐璐答應,藝人公司也不會答應。

再說,這種事情應該是私底下談論的事,誰成想李文軍不知是哪根筋搭錯,竟然當著另兩位情感顧問的面商談給霍安『漲工資』,真是智商欠費啊!

徐璐委婉的推遲,大概也讓李文軍意識到場合不對,趕忙乾笑幾聲,李文軍遮掩道,「行,以後再談,咱們先吃飯!」

話音落下,包間的門恰好就被推開,幾個服務員已經端著散發著濃郁香氣的菜品走了進來。 話題打住,眾人便注視著魚貫而入的服務員將一道道精美飄香的菜品陸續的擺在了桌上。

正如李文軍所言,做為八大菜系之一的淮揚菜確實有其獨特的風格和特點。造型精美不說,口味竟然還能顧忌到南北差異。咸中有甜,甜中還帶著鮮。只是動了動筷子,頭一次品嘗到正宗淮揚菜的霍安就已經是欲罷不能了。

尤其是其中的一道蟹粉獅子頭,要不是顧忌在人前的形象,霍安都想把整盤都端到自己的面前。

最可惜是下午還要錄節目,要不然再熱上一壺紹.興黃,那這頓飯可就太完美了。

老話說得好,有菜無酒不成席啊!

對自己的家鄉菜,李文軍還是有幾分把握的。看著霍安的吃相,他笑著道,「怎麼樣霍安?這正宗的淮揚菜,能入得了口吧?」

地域文化上的自豪感,讓李文軍來了一招以退為進。

霍安也知道他想聽幾句恭維的話,索性也大方的說道,「不錯,要不然怎麼能成為八大菜系之一呢?先天的優勢決定了它的必然性!」

這一記馬匹拍的響亮,林佳佳噗嗤一笑,也附和道,「那今天咱們得感謝李哥了,要不是他,咱們還吃不到這麼正宗的淮揚菜!」

葉振國端起茶杯,「那咱們就應該以茶代酒敬李哥一杯,一來預祝節目一路長紅,二來感謝李哥的盛情款待!」

姜琳和徐璐也不甘落後的附和起了葉振國,端起茶杯等著李文軍表演『下面我簡單的說兩句』。

在座的都是人精,捧臭腳誰不會?

「見外了哈!」李文軍哈哈一笑,也是舉杯遙祝,「借振國老師吉言,預祝咱們的節目一路長紅,大家以茶代酒幹了!」

水平有限,李導真的是簡單的說了兩句,隨後一揚脖,一杯茶水下去。

眾人心中好笑,不過全都紛紛效仿。

簡而言之,接下來的時間眾人除了吃飯外,還討論了一番針對節目錄製環境和情感顧問包括主持人彼此間協作的細節修改和定位。

出乎霍安意料的是,林佳佳和葉振國似乎真的想捧起霍安,竟然都表示願意將節目中男女嘉賓的重心問題交給霍安解決,讓本就就能吸引目光的霍安再次抓住了一絲優勢。

這一行為,讓霍安由衷的感激這二人。畢竟,他們要是玩真格的,將言語設計的滴水不漏的話,即使有系統幫忙,霍安恐怕也得費點周章。

這一份人情,霍安記下了。

真正的成功人士的社交策略,有時候就是讓人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就這樣,一頓飯在談笑風生間不知不覺的進行了將近兩個小時,直到李文軍看了看腕錶,提醒眾人時間快要到時,霍安幾人才意猶未盡的收聲離席。

隨行的司機除了接送幾人外,還負責執行買單這種跟班專屬的義務。等胡亂扒拉了幾口蛋炒飯順便買了單后,司機早已等候在車裡了。

等到霍安幾人大搖大擺的走出蘇一絕上了保姆車后,司機才打火掛擋,一腳油門直奔省台大廈。

又是十幾分鐘,當眾人返回時,觀眾和工作人員已經準備就緒了,只等著主將們回來了。

名人的派頭就是這樣,令人嫉妒又無奈。

吩咐了一些下午需要注意的事項,等霍安幾個情感顧問和主持人姜琳全部就位后,李文軍便宣布節目開始錄製。

趁著姜琳宣讀開場白的這個時間段,霍安還是抓緊時間打開了系統頁面。

剛賺了三百積分,霍安想看看夠買什麼道具,雖然暫時來說支線任務一些針對性技能還沒有能力購買,但多買一些預防不測的道具還是很有必要的。

任務真要出現失誤的話,鬼知道霍安要經歷什麼樣的懲罰模式。

點開技能欄,雙擊道具欄,當琳琅滿目,但大多數還是死灰一片的道具欄呈現在霍安眼前時,三個彩色的圖標吸引了霍安的目光。其中的情感指數遙測器霍安已經購買,另兩個還是初見。

一:《情感寶典1/9》,298積分。

註解:本道具是對情感準確的詮釋和分析,依照此寶典可以總結出最權威的結論。寶典共分九篇,初次購買后,再次購買的冷卻期為45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