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你……你居然……”鄭世軒大聲地慘叫着,聲音中充滿了驚恐和不解。

2020 年 10 月 27 日

聽到鄭世軒的聲音,秦巖當即斷定,肯定有人偷襲了鄭世軒,而且鄭世軒還認識這個人。

否則鄭世軒不可能那麼驚訝。

“秦巖,你們快跑!這個人能殺了鄭世軒,肯定非比尋常!”

九窈當即對秦巖說。

“是啊!主人,吾們快走!”李天霸當即勸解秦巖。

“那你呢?”秦巖轉過頭向九窈望去。

“不要管我,你們先逃出去!千萬不要因爲我把你們都搭上!”九窈提醒秦巖。

秦巖看了一眼身後的慕容雪菡他們,咬住牙點了點頭。

此時此刻只能這樣了。

就在秦巖準備離開的時候,一道陰測測的聲音突然響起:“想走?哪有這麼容易。” 聽到這個人的聲音,九窈愣住了,喃喃自語起來:“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轟”的一聲,一陣狂風從門外涌來,一道鬼影輕飄飄地落在秦巖等人面前。

當秦巖看到這道鬼影之後,不由睜大了眼睛。

шшш● тTk ān● Сo

這道鬼影穿着金黃色的龍袍,戴着金黃色的帝王之冠,背抄着雙手,神色威嚴地看着秦巖等人。

他明明只是一個鬼,但是站在那裏的氣勢卻猶如飛龍在天,霸氣的一塌糊塗,就像要君臨天下一樣。

“父皇!”九窈不敢置信地說,聲音有些顫抖。

“九窈!”鬼影對着九窈微微點頭。

“宇文天成,李天霸,你們見了朕爲何不跪?”鬼影眯起眼睛,眼神犀利地向宇文天成等屍王望去。

這……我們該怎麼辦?

屍王們紛紛交流眼神。

“李欲,你早就不是皇帝了,你牛氣什麼!”李天霸第一個帶頭反對李欲。

李天霸現在只認秦巖,不認別人。

更何況當初還是李欲將他當陪葬品扔進了墓宮。

“對!現在已經不是唐朝了,你牛什麼!”

宇文天成也出來反對!

“更何況吾們現在變成殭屍,都是拜你所賜!”

宇文天成又加了一句。

當初宇文天成也是被當成九窈的陪藏品扔進了棺材中,封鎖在古墓中。

其他屍王也是如此,他們紛紛高聲怒喝起來:

“李欲,當初我們兢兢業業、勤勤懇懇爲你守衛天下,你爲什麼要殺我們?”

“李欲,你這個王八蛋,我們沒有犯任何罪,你爲什麼要讓我們當陪葬品?”

“……”

如果不是因爲李欲身上的那股無與倫比的氣勢,這些屍王們早就衝上去,將李欲打的魂飛魄散了。

“哼!不知好歹!如果不是我,你們就不可能還活着!是我賜予了你們長生,讓你們變成了殭屍!”

李欲翹起嘴角冷笑起來,臉上滿是令人不敢侵犯的威嚴。

“你們十八位,都是朕最得意的將軍,朕要讓你們跟着朕一起復活!”

聽到李欲的話,秦岩心中大驚。

之前他就覺得這墓宮不是給九窈準備的,現在他終於知道這墓宮是給誰準備的了。

這墓宮是李欲給他自己準備的。

只不過是借用九窈的名義。

“哈哈哈!武將都到齊了,朕的文臣呢?”李欲瞪大眼睛大聲喝叫起來。

一道道孤魂紛紛從墓殿地面下飄出來,站到了李欲的身後。

這……這怎麼可能?

九窈愣住了,李天霸和宇文天成愣住了,就連其他的屍王也愣住了。

因爲他們看到他們當朝的宰相、六部尚書、六部侍郎等人的魂魄居然都出來了。

就連長安的府尹都飄出來了。

豪門前夫 雖然這些文臣不多,但是也有二十多個。

“哈哈哈!朕要做這地下宮殿的皇帝!”李欲張開雙手,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班文臣全部跪在地上,大呼萬歲。

看到這一切,慕容雪菡傻了,她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陣勢。

秦巖也呆住了,這種只能在古裝劇中看到的場景,居然在眼前出現了。

這令秦巖驚訝無比。

同時秦巖也想明白了一件事情,李欲所做的一切早有預謀。

只是秦巖有些想不明白,李欲怎麼能將一千多年之後的事情也算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除非李欲是一代宗師級別的陰陽鬼算。

原來這一切的的確確是李欲算出來的,他算到了九窈的魂魄會找到秦巖,秦巖會挖掘古墓。

不過李欲也只算到了一個大概,並沒有算的非常準。

在李欲的計算中,秦巖應該從墓宮的正門進來,然後救下蔣婉兒,讓蔣婉兒帶着他掃平墓宮中的一切障礙,最後開啓十八天罡天兵陣。

誰能想到這中間居然出了那麼多事情。

好在最終的結果還是滿意的。

“你們還要與朕爲敵嗎?”

李欲眯起眼睛看着李天霸等屍王。

李天霸非常執拗,一步跨出走到秦巖身邊:“這是吾家主人。在吾眼中,只有主人,沒有皇上!”

“吾也是!”宇文天成也一步跨到秦巖身邊。

其他屍王對視了一眼,交流了一下意見,他們也紛紛站到秦巖身後,表示支持秦巖。

“朕千算萬算,萬萬沒有算到你們會背叛朕!好好好!既然這樣,那朕就送你們去西天!”

李欲眼中射出兩道兇厲的眼神。

這眼神似乎能將人碎屍萬段。

在李欲的計算中,秦巖只有在施展出十八天罡無極陣之後,十八個將軍纔會甦醒。

他沒有想到李天霸會甦醒,更沒有想到李天霸和宇文天成居然變成了秦巖的鬼僕。

李欲當即施展鬼術,向李天霸他們指去。

李天霸他們當即淒厲地慘叫起來,紛紛跪倒在地,就像被什麼制住了一樣。

看到這裏,秦岩心中大驚,當即施展道術想護住李天霸和宇文天成。

可是秦巖發現他的道術根本無濟於事。

“放了他們!”秦巖大喝一聲,念動咒語,抽出槐木劍向李欲指去。

一道金光從劍尖飈射而出,直指李欲。

李欲看也不看秦巖,輕輕一揮手,這道金光就被李欲破掉了。

啊?居然是鬼皇!

“秦巖,你居然也敢和我作對!找死!”

李欲對着秦巖輕輕一點,秦巖就感覺自己好像被繩子捆住了一樣,全身上下無法動彈。

“你才找死!”蔣婉兒大喝一聲,一招泰山壓頂向李欲一屁股坐下。

李欲微微皺眉,直接揮掌劈在蔣婉兒的後背上。

蔣婉兒被劈的向前飛出,“砰”的一聲撞在了牆壁上,整個墓宮就像地震了一樣,轟隆隆地搖晃起來,墓頂上的沙石紛紛掉下來。

“鬼皇也是分等級的!”

李欲輕蔑至極地看了一眼蔣婉兒,然後又將目光移向了秦巖。

他語氣平淡地問:“你要死還是要活?”

秦巖沒有想到就連蔣婉兒也不是李欲的對手,他知道,今天他們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死又如何?活又如何?”秦巖擡起頭,不卑不亢地說。 “不知死活的東西!”

李欲擰起眉頭,準備施展鬼術殺掉秦巖。

就在這時,一個大臣走到李欲身邊:“陛下息怒,秦巖現在還殺不得!”

“哦?爲什麼?”李欲眼中滿是疑惑。

大臣趴在李欲耳邊,嘰裏咕嚕地說起來。

李欲一邊點頭一邊發出“嗯嗯嗯”的聲音,特別贊同大臣的話。

不一會兒,大臣說完了,李欲點了點頭,笑眯眯地說:“秦巖,朕看你憨厚老實,今天就放了你!你和他們走吧!”

李欲輕輕一揮手,秦巖獲得了自由。

“主人,我們快走!”慕容雪菡挽住秦巖的胳膊。

秦巖看了一眼宇文天成和李天霸,搖了搖頭說:“不行,我們是一起進來的,我們必須一起離開!”

“主人,你傻啊!我們能離開這裏就不錯了!”蔣婉兒鬱悶無比地說。

其實秦巖也知道他這樣做很傻缺,但是李天霸和宇文天成跟了他這麼長時間,他不能丟下他們。

特別是李天霸。

“秦巖,我父皇既然已經開恩,那你趕快走吧!”九窈一邊說,一邊給秦巖使眼色。

看到秦巖這麼固執,李欲不由擰起眉頭,瞪大眼睛,惱怒無比地看着秦巖。

他覺得秦巖太不識趣了,居然敢違逆他的命令,這絕對是大罪。

現在李欲依舊把他當成了一國皇帝,覺得秦巖不過是他統治下的一介布衣而已。

“不行,他不放了李天霸和宇文天成,我就不走!”

秦巖同樣瞪大眼睛,和李欲對視起來。

嗯?給臉不要臉!居然敢挑戰朕的威嚴,看來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李欲剛準備發怒,剛纔的大臣恭敬地說:“陛下,息怒,息怒!老臣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說!”李欲面罩寒霜。

“……”大臣趴在李欲耳邊,嘰裏咕嚕地說起來。

聽了一會兒,李欲點了點頭,笑着對秦巖說:“既然你想要他們,那我就把他們交給你!”

李欲隔空對着李天霸和宇文天成輕輕一指。

他們兩個立即脫離了束縛。

秦巖覺得李欲能這麼輕鬆的制住李天霸他們,又能隨便一揮手就解除了他們的束縛,肯定在下葬之前就在他們身上種下了東西。

否則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主人!”李天霸和宇文天成走到了秦巖身邊,十分忌憚地看着李欲。

“我們走!”秦巖不敢逗留,轉過身帶着慕容雪菡他們向墓殿外面走去。

十幾分鍾後,秦巖他們來到了墓殿外面,秦巖長長鬆了一口氣。

“主人,李欲爲什麼要放吾們?你覺得王仁武和李欲說了什麼?” 鋼鐵蒸汽與火焰 李天霸滿心疑惑地問。

“我也不知道!”其實秦岩心中也很想知道這是爲什麼。

“主人?我們現在怎麼辦?”慕容雪菡憂心忡忡地說。

她沒有想到李欲那麼厲害,居然連蔣婉兒都不是對手。

秦巖深吸了一口氣,他此刻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原本以爲只要救出九窈就行了,誰能想到九窈沒有救出來,卻將李欲放出來了。

而且李欲居然還是一個鬼皇。

不過秦巖有信心打敗李欲,因爲他是九陰九陽之體。

現在他最需要的是時間,只要給他一定的時間,等他晉升到天師,絕對有實力和李欲一站。

“我們先回家吧!以後再做打算!”秦巖嘆了口氣無奈地說。

慕容雪菡他們點了點頭,跟着秦巖一起回到了香榭花提。

回到家,秦巖將自己關起來,開始一心學習道術,爭取早一天晉升成天師,也早一天從男孩變成男人。

秦巖覺得,凡是沒有被女人處理過的男人,即便年齡再大,那也是男孩。

只有和女人“噼裏啪啦”之後,那纔是真正的男人。

“雪菡姐,哥哥怎麼了?”狐小媚好奇地問,覺得秦巖今天有點不正常。

之前秦巖回來了,肯定要和大家聊聊天,說說話。

可是今天秦巖回來之後,只是和大家打了一聲招呼就將自己關在了屋裏。

“哥哥今天不高興!”慕容雪菡搖了搖頭,轉過身飄回了自己的房間。

蔣婉兒他們對視了一眼,也紛紛轉過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他們覺得自己真沒用,居然沒有幫到秦巖,他們準備好好修煉,爭取早一天突破。

花祭,愛情是毒藥 奇怪!今天他們都怎麼了?

狐小媚狐疑地看着蔣婉兒他們。

之前蔣婉兒他們回來,那是有說有笑,有打有鬧。

同一時間,在趙家的板房廠大門口,一大堆工人將一件件傢俱搬進了彩鋼瓦房。

趙鵬飛指着傢俱大聲說:“輕一點!輕一點!千萬不要刮花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