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但隨著身體不斷的下沉,陸軒感覺這股吞噬之力越來越強大,他的力量幾乎已經完全無法抵擋了,他相信,別說是自己,就算是太虛境巔峰的強者在這裡,恐怕也完全無法抵禦。

2021 年 1 月 1 日

而讓他感到更加恐怖的是,這沙漠之海彷彿是個無底洞一般,不住的下沉,彷彿根本沒有盡頭,恐怕自己還沒有到達這沙漠之海的底部,就要被這股吞噬之力活活的擠壓而死,一時間他心中駭然無比,這沙漠之海究竟是什麼東西弄出來的,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跟這一相比,董如怡根本都算不得什麼了。

不過如今都已經深陷其中,陸軒再想什麼也是白搭,他只能夠盡全力的保護著自己,說不定,下一刻就會有生機。

終於,一陣咔咔之聲傳來,陸軒身周的護罩已經完全破裂,無盡細小的沙子拚命的朝陸軒的耳朵,鼻孔之中鑽入。如果陸軒無法再繼續抵擋的話,下一刻,他必然被活活悶死!

陸軒心念急轉之下,突然間靈機一動,陡然間取出一枚珠子,這正是他得自於布諾手中的那顆空間珠,沒有絲毫的猶豫,陸軒瞬間將其催動,緊隨其後,他帶著阿狸立即鑽入其中。

來到空間珠之中,陸軒終於得到了一絲喘息之機,阿狸亦是一陣后怕,但緊隨其後,陸軒便是臉色一邊,因為他發現,即便是這空間珠所形成的空間,也無法抵擋得住這股吞噬之力的擠壓。

空間珠所形成的空間,正在不斷的變形,而且空間不斷的縮小,當空間珠無法抵禦之時,它就會立即碎裂,而陸軒與阿狸,則會因此被甩到虛空亂流之中,虛空亂流的恐怖,絕對比這沙漠之海更可怕。(未完待續)

… 沙漠之海上方,董如怡緊緊的盯著陸軒沉沒的地方,無盡的沙漠瞬間將陸軒掉下去的地方抹平,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此刻用石沉大海來形容,再恰當不過。

「死了?」董如怡自語出聲,隨即用力的握緊了拳頭,心中一陣惱怒,沒想到花費了這般大的力氣,最後竟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這該死的陸軒,寧願在這沙漠之海中活活被憋死,也不願意便宜了自己。

不過此刻心情最為惶惶不安的,卻是鄭平一行人了,鄭平之前被陸軒所挑撥,真以為鄭奇偉有異心,如今看起來,他當初無疑是錯怪了鄭奇偉,但現在卻也已經於事無補,因為鄭奇偉已經死在了陸軒的手上。

鄭奇偉一死,他們就尷尬了,沒有太虛境強者庇佑,他們在這封印之地中,如何生存?別說魂族了,就連一個強大一點的魂奴,他們都極難對付,想到這,鄭平不由得對董如怡興起一絲憎恨之心,若非是董如怡逼著鄭奇偉前去擊殺陸軒,又怎麼會落得如此田地?

似乎心有所感,董如怡突然轉頭朝鄭平一行人看了過來,鄭平連忙收起自己眼神之中的憎恨之色,如今鄭奇偉一死,他們想要安全的活下去,就得想辦法依靠董如怡了。

想到這,鄭平拱拱手,恭敬出聲道:「董師姑,如今家師不幸遇難,還望董師姑能夠帶我等一起前行,遇到八方聖殿之人後,我等一定不再麻煩。」

看著鄭平幾人,董如怡的眼神之中陰晴不定,她強行勒索了鄭奇偉得到的玄靈沙晶,如今鄭奇偉又因為她而死。這鄭家的幾人可是全都看在了眼中……

董如怡突然間一揮手,一道力量將鄭家幾人全給束縛住,隨後冷聲朝幻神宗的那一眾弟子吩咐道:「你們。殺了他們!」

「啊!」此言一出,眾人皆驚。不只是鄭家眾人驚駭莫名,就連幻神宗眾弟子都愣住了。

董如怡眉頭一皺,再度喝道:「還要我多說嗎?你們統統都給我動手,記住了,鄭家之人全都死在了那陸軒手中,而我們,擊殺了陸軒替鄭家之人報仇,你們誰不動手。那麼你們也將死在陸軒手中。」

這一次,董如怡已經將話說得明白無比了,幻神宗眾弟子心中頓時凜然,顯然,為了以絕後患,董如怡決定殺人滅口,並嫁禍於陸軒,這樣一來,她不但不用擔心因為鄭奇偉的事情而使得鄭家之人都她有所介懷,反而還能因為替鄭家之人報仇的事情。得到鄭家的感激,心思不可謂不狠毒。

至於讓幻神宗的弟子出手殺人,自然也是擔心他們告密。只要他們動手,那麼擊殺鄭平等人就有他們的一份,藉此將幻神宗這些弟子綁在自己的船上,這些幻神宗的普通弟子,可無法承受鄭家的報復。

這一切事情,幻神宗眾人心知肚明,一名幻神宗弟子率先出手,大喝一聲沖入鄭家之人中,一劍直接滅殺一人。向董如怡表明心跡。

有人帶頭,其餘幻神宗之人再不猶豫。紛紛衝上前,如果他們不動手。那麼死的就會是他們!

「董如怡!你敢殺我,我鄭家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鄭平驚怒出聲,他沒想到董如怡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董如怡根本不為所動,淡淡出聲道:「先殺了他。」

「你們敢!」鄭平吼道,身體不住後退,但被董如怡所壓制,他們根本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不過短短數息之間,包括鄭平在內的一眾鄭家之人,盡皆死絕。

看著滿地的屍體,董如怡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笑容,再度吩咐道:「把鄭家之人的儲物戒都收起來,待會兒我會將他們的遺物交還給鄭家的,你們可都給我記好了,所有人,都是陸軒殺的!否則的話,鄭家無法拿我怎麼樣,但你們,哼!」

「弟子明白。」幻神宗眾弟子全都誠惶誠恐的說道,他們雖然早就知道幻影羅剎心狠手辣,但第一次親眼看到,還是忍不住心驚膽跳,不過還好董如怡只是把他們綁住,而並非連他們也一起殺了。

董如怡點了點頭,輕嗯一聲,隨後又是轉頭看了一眼這沙漠之海,微微一猶豫之後,還是轉身離去,她也不敢冒著那股吞噬之力進入這沙漠之海,單單是上面就有如此之強的力量,這沙漠之海裡面,定然更加恐怖,為了陸軒身上未知的寶物,冒如此大險,不值得。

而此刻,陸軒根本不知曉上面的血腥一幕,他也沒時間關心這些,因為他如今都已經自身難保了。

空間珠所形成的空間被擠壓得越發厲害,從最開始的寬闊無比,變得僅僅只容兩人並肩而立,恐怕下一刻,這空間珠的空間就即將破碎。

「滋啦!」一道空間裂縫,突然間出現在了空間珠之中,陸軒臉色陡然一變,空間已經開始破碎了,一旦完全破碎,那他和阿狸就會被瞬間捲入虛空亂流之中,必死無疑!

「走,出去!」陸軒一聲低喝,抓住阿狸立馬從空間珠之中遁出,就在兩人離開的瞬間,轟然一道響聲傳來,空間珠終於破碎,如果陸軒再慢上一刻,他此刻恐怕就已經出現在虛空亂流中了。

不過此刻陸軒的處境,未必就比虛空亂流好多少,強大的吞噬之力,使得四周的沙子極為凝集,幾乎要硬生生的將陸軒給擠爆一般,若非是陸軒身體極為強悍,恐怕此刻早已經成了人干。

「我倒要看看,你這沙漠之海,究竟有多深!」陸軒此刻興起一股背水一戰的心思,繼續這麼任由它沉默,遲早要死,那不如死得痛快點。

想到這,陸軒陡然間催動蒙塵劍之中的重力之陣,蒙塵劍頓時達到兩萬斤之中,得到如此重量加成,一時間陸軒沉沒得更加快速了,不止如此,陸軒還將太乙鼎取了出去,兩大其重無比的寶物在手,嗖的一下,陸軒彷彿失重一般,猛然間朝沙漠之海的底部沉去。

壓迫之力越來越強,陸軒的意識開始有些恍惚了,難不成這真是個無底洞?自己真的要死在這裡嗎?他不能就這麼死啊,還有許許多多的事情等著他去做!

當陸軒意識漸漸的迷茫之際,突然間,他感到腳下一空,撲通一聲,猛然間墜落在了一處平地之上。

「這是哪兒……」陸軒費力的睜著疲憊的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這,似乎是一個陣法之中,因為他能夠看到頂部有著陣法的光芒在閃爍,阿狸此刻早已經昏死過去,但依舊緊拽著他的衣襟沒有鬆手,蒙塵劍與太乙鼎,就在他的旁邊,都一起墜落了下來。

察覺到這裡似乎是個安全之地后,陸軒的心神陡然間放鬆了下來,自己總算沒有被活活的憋死在沙漠之海中,不過如今他卻是再也撐不住了,力量消耗過大,他感覺疲憊不堪,頭一歪,直接躺在地上安心的睡了過去,腳踏實地的感覺,真好啊……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陸軒感覺渾身輕鬆多了,身體里又再度充盈著力量,這一次,自己算是賭對了,雖然險些憋死在沙漠之海中,甚至現在他也不知道該如何離去,但至少,他還活著。

陸軒緩緩的睜開眼睛,偏頭看了看,阿狸依舊睡得死死的,但他卻能夠感受到阿狸依舊活著,倒也不是太擔心。

但就在此時,陸軒突然看到了一道白影,心中大駭之下,最後的一絲疲乏之意瞬間消失無蹤,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這裡面怎麼會有人!自己之前看的時候,明明什麼都沒發現,太大意了!

不過當陸軒看清這道白色身影之時,心情陡然間放鬆下來,長舒一口氣,出聲道:「冰靈前輩,原來是你,嚇死我了。」

這道白影,赫然就是許久未見的冰靈。

冰靈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我也是剛剛清醒,見你疲乏無比,就沒有打擾你。」

陸軒點點頭,隨即好奇道:「冰靈前輩,你怎麼會突然清醒過來?」

冰靈環視了一下這裡,露出一絲感慨之色道:「因為,我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吸收了這股氣息之後,我才清醒過來,而且……我終於恢復了完整的記憶。」

陸軒眼睛瞬間睜大,冰靈竟然恢復了完整的記憶!

他可清楚的知道冰靈是什麼身份,那是天域強者冰鳳隨身之劍的劍靈,跟著冰鳳征戰無數,甚至她還隱隱知道一些天帝的事情,更說過天劍被段紅塵拿走了,如今冰靈恢復全部的記憶,陸軒定然能夠從她口中得知當初一切事情的來龍去脈。

想到這,陸軒呼吸陡然間急促了起來,忍不住問道:「冰靈前輩,能不能告訴我,當初究竟發生了些什麼事?為何冰鳳前輩會隕落在天劍大陸,是不是跟天帝宮有關?還有魂族,魔族為何會來到天劍大陸上,另外……」

陸軒一連串丟出無數的問題,冰靈不由得打斷陸軒的話道:「我知道你問題很多,許多事情,就算是你不問,我也會跟你說的,你聽我慢慢說好了。」

陸軒只得將無數的問題咽進肚子里,等著冰靈開口。

冰靈仔細的看著陸軒,露出一絲微笑道:「以後,你不用叫我前輩,你……叫我一聲師姐就好。」(未完待續)

… 「師姐?」陸軒愣了愣,顯得有些摸不著頭腦,但隨後他便是恍然,笑道:「我既然得到了冰鳳前輩的傳承,又習得了鳳翔九天劍法,那叫師姐也是說得過去的。」

聽陸軒提起冰鳳,冰靈的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隨即嘴角勾勒出一絲笑容,輕輕搖頭道:「我讓你叫師姐,可不是因為此事。」

陸軒疑惑的看著冰靈,不是因為此事,那還有什麼原因?

冰靈沒有急著回答陸軒,而是抬頭打量著這道陣法,眼中閃過一絲緬懷之色,隨後才看向陸軒,盯著他的眼睛,緩緩出聲道:「因為,我師尊便是天帝,而我,便是冰鳳。你既然是師尊的傳人,那自然應當稱我一聲師姐。」

此言一出,陸軒眼睛瞬間瞪大,臉上一片茫然,冰靈……竟然就是冰鳳!而且,還是天帝葉天的弟子?!

這信息量太大了,陸軒一時間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來,開什麼玩笑,冰靈不是玄冰鳳血劍的劍靈嗎?怎麼又成了冰鳳了?

「冰冰冰,冰靈前輩,哦不對,冰靈師姐,你說,你就是冰鳳?」陸軒不由得再次詢問了一下,震驚之下,卻是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不錯,我就是冰鳳。」冰靈輕輕點了點頭,隨即她又是淡淡一笑道:「是不是覺得有些不可置信?」

陸軒老實點頭:「的確有些想不明白。」

「我慢慢跟你說吧,你的許多疑問,我都能夠給你答案,不過此事,還得從萬年前說起了。」冰靈出聲道。

陸軒神色微微一凜道:「願聞其詳。」

相比較九華盟的記載,冰靈知道的事情無疑更多。因為,她便是萬年之前,親自經歷過許許多多事情的人。

冰靈微微一沉吟。輕輕踱了兩步,整理了一下思緒。這才開口道:「萬年前,師尊散功重修,卻被得意弟子段紅塵出賣,引得十數名神境強者追殺,以至於被逼無奈之下,遁入天劍大陸,以無上修為,將這天劍大陸牢牢封鎖住。留下天帝宮及天劍,這想必你已經知情。」

陸軒點點頭,這些事情,他當初早就從葉天留下來的話語之中所得知。

冰靈再度開口道:「魂族與魔族,乃是追殺師尊的主要之人,得知師尊將天劍以及那太乙歸元訣留在了天劍大陸上,他們自然不會死心。但奈何師尊布下的結界極為強大,哪怕是那一眾神境強者,都無法突破。」

「不過,頂尖種族畢竟是頂尖種族。為了天劍這柄人族至高神器,為了足以讓人族能夠誕生神王的太乙歸元訣,魂族與魔族終於請動了兩族之中的神王境強者出手。」

聽到這。陸軒心中一驚,沒想到魂族與魔族為了天劍和太乙歸元訣竟然下了如此決心,連神王境強者都來了,恐怕,天劍大陸上之所以出現魂族與魔族,也與神王境強者的出現有關,不過他沒有打斷冰靈的話,而是繼續靜靜的聽下去。

說到這,冰靈嘴角露出一絲自豪的神色:「不過師尊是何等人物。無數年來人族最傑出的天才,哪怕是神王境強者出手。都沒能打破師尊的結界,反而被師尊的結界反震而傷。」

陸軒聞言。心中亦是佩服無比,葉天無愧於天帝這個稱號,以真神之境,可戰神王,還能夠自創出足以誕生神王的太乙歸元訣。

「不過兩族的神王境強者雖然無法打破結界,卻是另闢蹊徑,以無上神通,強行打通了一條通往天劍大陸的通道,因為結界之上的反震之力,實力越強之人,受到的反震攻擊就會越強,那些魔聖與魂聖級別的強者根本承受不住如此之強的攻擊,反倒是那些魂尊魔尊級別的人,借用著種種寶物,能夠勉強抵擋下來。」

「因此,一批批魂尊魔尊,魂皇魔皇,經過這條通道進入到了天劍大陸上,天劍大陸,終究只是下界,人族實力有限,如此之多的魂尊魔尊到來,他們如何能夠抵擋?他們死傷無數。」冰靈輕輕搖頭,雖然她本體乃是冰鳳,為妖族,但從小跟著葉天,早將自己當做了人族一脈的。

聽到這裡,陸軒出聲道:「我明白了,我從一名魂族族人的記憶之中窺探到了當時的一幕,而接下來的事情,九華盟之中其實也有一些記載,只是我一直不知曉魂族魔族如何到來的,如今才知,原來是神王境強者出手。」

當下,陸軒將自己從溫志遠那裡聽來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

冰靈聞言點點頭道:「不錯,這些事情,我反倒是沒有你知曉的清楚,因為當時我還並未來到天劍大陸。」

陸軒忍不住出聲問道:「據九華盟的記載,魂族將魔族擊退之後,正對人族之際,有人族強者從天域到來,救天劍大陸與水深火熱之中,莫非冰靈師姐你就在這批人里?」

冰靈淡淡一笑:「不錯,我正是此刻才正式來到天劍大陸上,不過有一點你卻是說錯了,當初來的,並不是一批人,而是僅僅只有兩個。」

陸軒心中一凜,兩個人,其中一個自然是冰靈,那另外一個……

冰靈看懂了陸軒的眼神,點了點頭:「沒錯,另一人就是那無恥的背叛者,段,紅,塵!」

如今冰靈已經恢復了全部的記憶,提到段紅塵三個字的時候,哪怕以她的淡然,也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憎恨之情,身為人族,竟然謀害自己的師傅,謀害人族崛起希望的天帝,陷人族與無窮危難之中。

從冰靈口中確認了消息,陸軒心中一沉,段紅塵竟然來了,恐怕,接下來一切的事情都跟他脫不了干係,天劍失蹤,冰靈險些徹底消亡。

冰靈恢復了一下心情,繼續說道:「師傅留下的結界,乃是以太乙歸元訣構建而成,而我與段紅塵身為師傅的弟子,雖然未能學全太乙歸元訣,但前面的一部分,我們也知曉,所以我們能夠化解一部分結界造成的反震之力,故而哪怕我們是入聖境強者,依舊可以進入到天劍大陸之中。」

「雖然結界一定程度上的抑制了我們的實力,但以入聖之境對付那些魂族的魂尊,依然是輕而易舉,於是我們展開了對魂族的追殺,不過魂族的手段的確是詭異萬分,在他們自知不敵之時,逃到了一處地方,一名魂尊巔峰的魂族,施展某種秘術,將所有的殘存的魂族之人,全都隱藏了起來,哪怕我與段紅塵百般查找,施展萬般手段,也依舊無法發現他們,最終無奈之下,為了防止他們繼續出來為禍,我便是耗費極大力量,布下了一道封印,將他們徹底封印起來。」

聽到這,陸軒頓時目瞪口呆,他從溫志遠那裡得知,當初製造封印之地的是一名女子,如今看來,原來這個封印之地,竟然就是冰靈所造就的!

「冰靈師姐,你說,這個封印之地,是你弄出來的?」陸軒瞪大著眼睛看著冰靈問道。

冰靈露出一絲笑容,指了指她和陸軒所處的這個陣法道:「何止這個封印之地,便是這個陣法,都是我所布下,正是因為這陣法之中殘留著一道我的氣息,我才能夠清醒過來,並恢復記憶。」

陸軒此刻感覺腦袋有點暈暈的,原來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冰靈弄出來的,他不知道是哭好還是笑好,正是因為這道陣法,他險些喪生其中,但又是因為這道陣法,他才活了下來。

見陸軒似乎又有問題要問,冰靈搖搖頭道:「別急,封印之地,以及這裡的陣法,我稍後我會跟說的,你小子倒是撿了個大便宜,不過,就當師姐我送你這個小師弟的見面禮了。」

大便宜?陸軒眼睛一亮,冰靈是何等人物,那可是入聖境強者,葉天的弟子,連她都說大便宜,那好處定然小不了。

冰靈整理了一下思緒,繼續進行前面的話題:「我將此地封印,保證魂族很長一段時間無法出來之後,便是與段紅塵一道,前往了天帝宮的所在,但讓我覺得奇怪的是,師尊竟然還在天帝宮的外圍布上了結界,連我與段紅塵都無法進入其中,當時我還不明白,後來才知道,原來段紅塵是叛徒,師尊之所以這般做,就是為了防止段紅塵前來取走傳承,可惜,當初知曉段紅塵真正面目的,僅僅有師尊一人,否則的話,也不至於此。」

冰靈輕嘆一口氣,顯然在為了沒能識破段紅塵的真面目而感到惋惜。

頓了頓,她繼續道:「雖然我們無法進入天帝宮,但我們卻能夠感知到天帝宮中天劍的氣息,天劍對於人族的重要程度,我和段紅塵當然都知曉,此行就算無法將天帝宮帶回人族,只要能將天劍帶回去,那也是大功一件。」

「不料此時段紅塵對我說,讓我與天劍溝通,將天劍取出來,我當時還覺得奇怪,為什麼他不自己溝通,後來才知道,他明白天劍劍靈知道他是叛徒,一旦他展露氣息,天劍斷然不會主動出來,於是,我便這般傻傻的上了他的當。」(未完待續)

… 冰靈此刻臉上露出一絲懊惱之色,若非她溝通天劍,讓天劍自行出來,又怎麼可能導致天劍被段紅塵所得呢?

深吸一口氣,冰靈繼續說道:「雖然師尊給天劍下達的命令,是讓它在天帝宮之中等待著傳人,但天劍也知道這天劍大陸僅僅只是個下界,想要出現一個能夠得到師尊傳承的傳人,何其艱難,甚至需要數萬乃至數十萬年的等待都說不定,這麼長的時間,足以使得人族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於是當它感知到我的氣息之時,便是決定隨我一起回到天域,由它在內部突破,而我在外面接應。一切都是這麼的順利,天劍成功的突破師尊布下的結界,飛了出來,就在我以為此次任務大功告成之際,段紅塵卻是突然對我出手了。」

「對於段紅塵的偷襲,我根本沒有絲毫的防備,更遑論,他的實力本就要強於我,幸虧我本體乃是冰鳳,身體無比強悍,一擊之下,他並未將我擊殺,只是重創於我。」

「而此刻天劍亦是發現了段紅塵的存在,當即它便是想要逃竄離開,段紅塵見狀,來不及繼續對我出手,搶先奪下天劍,欲要強行將其,為己所用,此刻我才知曉,原來最大的敵人根本就不是魂族與魔族,而是身為我師兄的段紅塵。」

冰靈的語氣雖然平淡,但陸軒卻聽得一陣心驚肉跳,原來,這才是當初的真相,葉天在天帝宮之中布下的陣法,乃是以天劍為陣眼,天劍自動出來后。這才導致陣法波動,以至於那次他們所見到的外殿被摧殘得十分厲害,葉天所留下的大量寶物亦是毀於一旦。

他更是明白了。天帝宮大殿之上的那個大洞是如何形成的,分明就是天劍遁出之時所破開。一切的一切,都在陸軒的腦海之中形成了一道道畫面,許多的疑問,伴隨著冰靈這段話迎刃而解。

「那,接下來如何了?」陸軒追問道。

「天劍雖然身為人族至高神器,但它終究只是一把武器,一個劍靈,沒有足夠強大的武者來操控。又如何會是段紅塵的對手。雖然敵不過段紅塵,但天劍與師尊的關係亦師亦友,親眼看到段紅塵出賣師尊,它自然寧死也不會為段紅塵所用,所以最終天劍劍靈捨棄了本體,從天劍之中遁離而出,逃到了我旁邊。」

聽到這,陸軒長舒一口氣,雖然他知道劍靈如今就在自己體內,但得知劍靈逃脫的那一瞬間。還是如釋重負。

冰靈露出一絲苦笑:「如果是天劍在手,有劍靈相助,我或許還能跟段紅塵對抗一二。但當時天劍本體為段紅塵所得,而我先行被他重創,哪怕是我與劍靈合力,也根本不是段紅塵的對手,天劍乃是人族至高神器,即便沒有劍靈,但在段紅塵手中依舊能夠發揮出無比強大的實力。」

「最後我拚死一擊,燃盡體內所有精血,實力大漲。欲要將天劍奪回來,哪怕讓天劍流落於天劍大陸。也絕對比落入段紅塵這個叛徒手中好。面對我的拚死攻擊,段紅塵終於感覺有些吃力了。因為我有必死的決心,但他卻沒有,最終,我成功的斬落他一臂,而他也趁機再度重創我。」

「可惜,我斬落的並非是他持有天劍的右臂,而是持著星隕劍的左臂,沒有星隕劍,斷了左臂,對段紅塵的實力影響並不大。」

聞言,陸軒不由得看了看手中的蒙塵劍,上次在天帝宮之時,冰靈就說過,這把劍乃是段紅塵的佩劍星隕劍,是仿造天劍製成,當時他還有些想不明白,為何段紅塵那般強大的人,會將隨身佩劍遺落在天劍大陸,如今方知,是冰靈斷了他一臂,才導致星隕劍遺落。

冰靈繼續說道:「拚死一擊未能成功,我當時也已經力竭,知曉自己不會再是段紅塵的對手,正當此時,劍靈請求我將其封印,因為師尊死後,唯一知曉太乙歸元訣的便只有它了,它寧願陷入無數歲月的沉睡,也不願為段紅塵所得。」

「我答應了它,以最後的力量施展無上冰封之術,將它凝為一道晶體,封印住它的全部氣息,將其拋向遠方,希望有朝一日,它能夠為有緣人所得,或者自己清醒過來,替師尊尋找合適的傳人。」

冰靈的目光看著陸軒,陸軒笑了笑,他知道,自己便是劍晶尋找的傳人,而自己,也終歸沒有辜負劍晶的厚望與幫助,成功的得到了葉天的傳承,進入了天帝宮。

當下陸軒開口道:「這幾年間,劍晶陸陸續續的清醒過來幾次,不過每次時間都很短,只是叮囑我,讓我努力提升實力,替它破開封印,之前我還想著,究竟是誰將劍晶封印的,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緣由。」

冰靈淡淡一笑:「你是有緣之人,也是有天賦之人,更難得的是,你還是師尊的後人。或許這也是冥冥之中所註定的。我相信,你終於一天能夠挑起昔日師尊肩上的大任,剷除叛徒,振興人族。」

陸軒眼中閃過一絲堅毅之色,點點頭道:「我會的!在天帝宮中,先祖曾囑託過我三件事,第一件事是讓我將天劍及太乙歸元訣帶回人族,第二件事便是讓我破開天劍大陸的封印,不再使得天劍大陸之人無法突破超凡境,彌補他對天劍大陸的愧疚,第三件事,則是讓我揭露段紅塵的真面目,使得人族不再為其矇騙,而這三件事,亦是我的長遠目標,我必終其一生,為之奮鬥。」

這些事情,之前陸軒並未跟冰靈提起過,因為那時候他還並不知曉冰靈的真正身份,如今他當然再也沒有任何隱瞞的必要,因為,冰靈或許是天域之中,他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冰靈輕輕點頭:「我相信你,你能夠通過當年我設下的考驗,也能夠得到師尊的傳承,證明你必然不是一般人。我會盡我之所能,全力助你。」

陸軒忍不住又問道:「對了,冰靈師姐,你將天劍劍靈封印之後,後來之事如何了?你為何又會失去記憶,設下玄冰秘境,並還以為自己是玄冰鳳血劍的劍靈?」

冰靈輕啟朱唇出聲道:「看到我將劍靈封印,並將其送走之後,段紅塵自然是暴怒無比,雖然他得到了天劍,但沒有劍靈的天劍,威力大打折扣,更何況,唯一知曉太乙歸元訣的便是劍靈,得不到劍靈,那就代表他依然無法得知太乙歸元訣,依舊無望成就神王。」

「我當初已存必死之心,當然不在乎,反正天劍劍靈已經被我送走,他段紅塵陰謀無法得逞,也算是了無牽挂,更何況,我已經燃盡了精血,連涅槃重生都做不到,又還有什麼好記掛的,就這樣,我『死』在了暴怒之下的段紅塵手中。」

「死?」陸軒面露疑惑之色:「可師姐你明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