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但見穆寧輕輕一笑,搖了搖頭,嘴角露出不屑。

2021 年 1 月 6 日

「為何是平手,明明是我贏了才是!」

他淡然開口,手中拿著兩塊『廢石』,細細的摩挲。

「哈哈,你贏了?你拿什麼贏我,就憑你手中的這兩塊廢石,呵呵,穆寧,你腦子不會是抽了吧?」


容均哈哈大笑,似乎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一旁,姑蘇雲黛與青玹也是一臉疑惑,不解的望著穆寧。

「廢石?不,這可不是廢石!」

穆寧突然揮手,一把奪過容均手中的庚金細刀,在他驚愕至極的眼光中,緩緩擦著這所謂的『廢石』。

他並沒有用那石潭中的清水洗滌初石的表面,而是直接動手,沒有一絲的猶豫。

只不過,在他的手掌上,有著元力浮現,將一塊『廢石』包裹,讓它漂浮於空中。而另一隻手,動作雖說緩慢,但實則非常迅速!

那庚金細刀被他握在手中,如同自己的手臂般,可隨意的施展,讓他沒有絲毫的不適。

唰——唰——一道道輕音響起,卻是石皮剝落的聲音,穆寧目光嚴肅,實則是用神念仔細的探查著!

「呵呵,穆寧,你還真以為這塊廢石中能切出元石來,別做夢了!」容均大聲笑著:「你若是切出了元石,便是算我輸了,我自廢丹田又有何妨?」

穆寧抬眼,似笑非笑,但就在這一刻,他手中的庚金細刀猛地一頓,一道光華從刀刃上亮起,下一刻,便輕輕擦去了一層石皮!

嗡——這一瞬,在場的眾人,無不感覺一股透心清澈之感兀地出現在身旁,同時,有一道白光亮起,讓他們微微眯起了眼睛!

「切……切出元石了!?」

「這怎麼可能,那塊石頭明明是廢石才對!」

青玹不解,另外幾名少年疑惑,而容均,更是直直的愣在了那裡!

他已經完全傻眼了!

自己剛才才將話語放出去,下一刻,穆寧這混賬就把元石給切出來了?這不可能啊!

他心中無法接受這個結果,顫顫巍巍的走上前,想要看個仔細。同時,青玹亦是靠了過來,仔細的盯著穆寧手中的元石!

他沒有想到,被自己和其他人認定的廢石,在穆寧手中,居然如擦去了灰塵的明珠一般,閃爍出了動人的光澤!

「這……真的是元石,難怪……難怪,我先前一刀切下,卻是貼著那層薄壁,若是能夠再深一些,便能切出這其中的元石了。」

青玹心中充滿了惋惜,但緊接著,便是湧出了許多快意!

… 穆寧不理會緊緊靠過來的兩人,那庚金細刀如同蝴蝶在他的指尖飛舞不停,不多時,一塊完整的元石便出現在他的手掌上!

這塊元石,只有巴掌大小,呈橢圓形狀,形似鵝蛋,卻偏偏散發著動人的光澤——那乳白色的光芒,似乎能夠讓人沉浸進去!

穆寧離得最近,當他將這塊元石徹底的剝離出來時,一股濃郁的元氣直直的鑽入他的鼻孔,滲入他的身體,讓他飄飄欲飛!

一個字,爽!

「咦,這塊元石很是純凈,能值不少元幣!」

那一開始領著穆寧和姑蘇雲黛前來的老者,不知在何時出現在了這裡。他輕聲開口,語氣中儘是驚訝。

「小友第一次解石,便能夠大賺一次,當真是好運氣!」

穆寧笑了笑,並沒有去解釋,畢竟,自己身懷神念之事,還是少有人知道為妙,不過,他依舊恭敬的謝過這位老者。

「對了,前輩,不知這麼一塊元石,價值多少元幣?」


穆寧還沒有說話,青玹就已經忍不住了,他竄到老者身前,急切問道。

「呵呵,這一塊元石,並未被任何雜質所污染,表面純凈至極,以我多年的經驗看,至少也值這個數!」

他豎起了三根手指頭,放在青玹眼前,頓時讓這個少年雙目瞪大:「三……三萬元幣?」

老者點頭,而青玹已經興奮的面色發紅起來!

自己活了十五年,還沒一次性見識過萬枚以上的元幣,如今穆寧只不過輕輕一擦,便得到三萬元幣!

「寧大哥,你真是我的偶像!是我青玹最佩服的人!」

青玹哈哈大笑,語氣之中儘是開心。他看向容均,齜了齜牙,咧嘴笑道:「哎呀,這不是容均公子嗎,不是說我寧大哥贏不了嗎,怎麼樣,還不乖乖認輸!」

他始終記得容均的張狂,想要藉此機會報復一二。

「你……!」

容均拳頭攥了攥,面上發白,卻又無力的將手鬆開。他與穆寧對賭,原以為是十拿九穩的事情,卻怎能夠想到,那已經是認定是廢石的石頭,還能夠切出元石出來?

而更令他心中顫抖的是,自己與穆寧之間的賭約!

自己輸了,要自廢丹田啊!

身為一名武者,若是自廢了丹田,全身的元力定然十不存一,甚至於有著性命之危。自己若是被穆寧廢了丹田,以後的生活定然會過的無比凄慘。

容均咕嘟一聲咽下口水,目光中隱有懼色,他指尖顫抖,半響,冷哼一聲,腳下微動,就想要溜走!

這怎麼能行!

穆寧一步踏出,下一瞬,便閃身到容均身前,輕笑道:「怎麼,輸了就想要走,忘了你我之間的賭約了?」

容均面色僵硬,愣愣說不出話來,完全沒有先前頤氣指使的模樣。他此刻心亂如麻,難以說出話來。

「賭約,這是怎麼回事?」

那石坊的老者似是來了興趣,看著穆寧,笑著問道。

「前輩,我先前與這容均不過初次見面,他就叫囂不已,欲在石坊中同我動手。後來與我賭石,更是立下賭約,想要欲羞辱小子。但此刻小子僥倖贏了,這容均又想要賴賬!」

穆寧話語簡潔,直接點明了自己與容均之間的矛盾衝突,讓老者瞬間便明白過來。

老者點頭,看向容均,道:「小傢伙,既然輸了,就要認賬才是,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你怎麼能如此就走了!」

容均面色發僵,說也不是走也不是,就這麼手足無措的站著,活似一個小丑。

「怎麼,有本事跟我賭,卻沒本事履行?」

穆寧向前一步,氣勢奪人,那老者也皺起眉頭,看向容均的目光中,多出了些許鄙夷。

容均氣急,他拳頭攥的咯吱響,但始終沒有勇氣打出去。因為他知道,自己不是穆寧的對手。

穆寧淡漠道:「你先前欺我初次切石,以為我不懂,便說若是我輸了,讓我自斷雙腿,還喊你一聲爺爺,但現在,我也不欺負你,不讓你自廢丹田……」

容均猛地抬頭,眼中帶有不可置信之色,但轉而,穆寧接下來的話語便讓他面色變了變。

「你不需自廢丹田,你只需自斷雙腿便可……」

穆寧眼中淡漠,他原本對容均起了殺心,但轉念一想,似乎並不需要如此,微微懲戒一番,已經足夠了!

青玹與姑蘇雲黛兩人皆是點頭,就連那另外三名少年對穆寧這個想法都是贊同不已。

畢竟,先前容均如此咄咄逼人,而穆寧僅僅要求他自廢雙腿,已經算是仁慈義盡了!

但即便如此,容均依舊是雙目怒視穆寧,那眼神中儘是憤怒。

半響,容均突然笑了:「穆寧,我即便賴賬又怎樣,這裡是交易坊市,你不可能會對我動手,否則你就要被攆出這裡!」

他目光中隱有得意之色,下一刻,便揮袖而去。

「真是無恥!」

姑蘇雲黛暗罵一聲,像她這樣的少女都如此說話,其他的少年們更是對容均的行為感到羞恥。

而穆寧則是淡笑一聲,緩緩道:「放心,他逃不了的!」


嘿嘿,被我盯上的人,怎麼可能逃得掉?即便這裡不能出手,但出了交易坊市,自己有萬般法門弄死他!

話音落下,他轉過身,將另一半『廢石』置於青玉案上,手中持刀,緩緩切開。

待到他停下時,眾人皆是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因為這一塊初石中,竟然也蘊藏著一塊元石,看其色澤與大小,與先前那一塊元石一般無二!

「我……我竟然如此倒霉!?」

青玹哭笑不得,自己先前一刀切開,竟是直接從兩塊元石中的縫隙處切斷,而沒有碰到其中的元石絲毫!

這……不得不說,實在是倒霉。

但也很是幸運,因為穆寧並未獨自貪圖這兩塊元石,而是在青玹不解的目光中,將其中一塊拋給了他。

「若是沒有你,我說不定還無法得到這兩塊元石,所以這一塊,就給你了!」穆寧笑著解釋道。

… 穆寧此舉,不僅讓青玹心中感動,更是讓那老者對他刮目相看起來!

「小小年紀,便能有如此心性,此子……不錯!」

而此刻,穆寧則是心中暗爽:我初次來石坊,就能不費一分錢,賺了三萬元幣,這種速度,簡直比搶劫來的還要快!

他雙目放光,看向那兩塊被他先前看中的初石,心中暗暗算計著。

青玹看到穆寧這表情,心頭猛地一跳,一個想法出現在他的腦海中:難不成,寧大哥還要繼續切石?

不會是被三萬元幣沖昏了頭腦吧?

有可能,寧大哥第一次切石,便賺了三萬元幣……若是換成是我,定然會激動不已,想要繼續切石!

「不行,這種想法很危險,我要勸勸寧大哥!」

青玹心中劃過這道念想,正想要開口,卻見穆寧一個箭步衝到一旁,速度之快,近乎讓他駭然!

卻是穆寧突然想到先前被容均放棄的那塊初石,想要去探探價格!

不多時,穆寧返回,只是他的手中,拿著三塊初石。

「小友這是還要切石?」

石坊的老者臉上笑眯眯,瞥了一眼穆寧手上的三塊初石。一塊人頭大小,另外兩塊皆是拳頭大小。

老者的確很開心,他看著穆寧手上的初石,估摸著價格,大概須得一萬元幣以上。

「終究還只是個小娃娃,賺了一次之後,便忍不住了嗎。」

穆寧沖老者點頭,旋即將三塊初石放於青玉案上,不顧青玹的反對,將第一塊緩緩切開!

「沒有元石……」

青玹心中暗嘆,姑蘇雲黛也搓著小手,有些緊張不安。

穆寧不以為意,將廢石置於一邊,微微摩挲手中的庚金細刀,再次向另一塊初石切去。

依舊沒有元石!

老者心中暗嘆一聲,卻見穆寧依舊不急不緩,目光沉著,緩緩切開了第三塊初石。

這一刻,青玹與姑蘇雲黛已經不抱希望,另外三名少年早已經將頭轉向一旁,石坊的老者也是轉過頭,想要離去。

但穆寧微眯著眼睛,細刀輕擦,下一刻,一股磅礴的元力直接爆發出來,令所有人驚愕不已。

「寧大哥,你竟然又切出了元石!」

青玹心中震動,當他看到這一塊大小遠超先前兩塊的元石后,心中對穆寧的崇拜,更是達到了巔峰!

「這小娃娃,竟然……」

石坊老者捏了把鬍子,仔細的看了穆寧一眼,似是想要將他望穿,但接著則是悠然一笑。

「小友這塊元石價值不菲,老夫估計,可以做得八萬元幣!」

說話的同時,他又不免暗嘆,這小娃娃的運氣,著實不差,竟然在能夠快速的賺取了十數萬元幣。這等事情,若是說出去,不知能夠羨煞多少人呢!

畢竟,此等事情,唯有憑靠運氣,其他手段皆是無法探知。自石坊存在以來,不知有多少人花費天價,卻買來了一塊廢石!

只是他哪裡知道,這壓根不是運氣,而是穆寧……擁有神念!

至於三塊初石中,為何有兩塊是廢石,則是穆寧留了個心眼,故意挑選了兩塊沒有元石氣息的初石,用以混淆視線,免得引起這石坊老者心中升疑。

畢竟,一連切開數塊初石,每一塊都能夠得到元石,那,就不是能夠用運氣說得通的事情了……

穆寧三人跟隨者老者,將手中的元石換成元幣,一共得十四萬元幣,送予青玹三萬,去掉買三塊初石的錢財,剩餘十萬,在加上自己手頭上的元幣,穆寧此時的財富,已經達到了將近十八萬!

「小友不在裡面玩玩了?」

石坊的老者沖穆寧笑道,但穆寧只是微微搖頭,謝過老者的好意,接著,便是帶領兩人離開這家石坊。

「你傻笑什麼?」

一旁,青玹嘴角歪著,一絲絲口水從他的嘴角劃過,看起來,就如同痴獃了一般。姑蘇雲黛實在忍不住,終於問道。

「嘿嘿,發了……三萬……嘿嘿……」

姑蘇雲黛冷哼一聲,聲音中頗為有些不滿,但她並未說出,一旁穆寧聽到,則是心中暗笑,並未說破少女的小心思。

「等待會,再逛幾家石坊,多積攢一些元幣,然後去天星葯閣,將那幾株靈草全都買下來!」

穆寧雙目放光,他大步走向另外一家石坊,姑蘇雲黛與青玹對視一眼,亦是快步跟了上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