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但是,雲千幽這樣的態度才最讓人心裡舒坦。

2021 年 1 月 4 日

謙虛的天才總是能讓人心情愉快的。

皇帝心情愉快,又在百里溯塵的推波助瀾之下,答應之後飛機的收益會給雲千幽百分之一。

可別小看這百分之一,一天天下來,那可不少!如果推展開來的話,那就不一樣了。

除了這些之外,雲千幽還趁機要了不少種子。

那些種子非常珍貴,就被存放在庫房裡,由專人看管。

雲千幽的目的之一就是這些種子,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之後,雲千幽的心情也好多了。

剛才被那個所謂神醫盯著的反感也消去了不少。

最重要的是,他們終於可以出去了!

在皇宮裡待了那麼長時間,雲千幽也很心急了。

她恨不得立刻就沖回去。

而且,她也非常擔心母親和弟弟的情況。

於是,得了皇帝的上次后,倆人便出了宮。

至於飛機的製作,需要過幾天再提上日程。

到那個時候,雲千幽就可以到帝都的方士工會報道,然後和那些方士們一起煉製飛機。

等飛機煉製出來了,再商量之後的發展。

從宮裡出來,雲千幽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最重要的是,她在皇帝面前將自己和宮家的關係撇開了。

雖然說,這血緣關係是無法解開的,但是,她是不會和宮家扯上關係的。

他們想要將她帶回去,也得問一下她願不願意!

皇帝知道了他們的關係之後,自然會站在她這一邊。

一個多年來都不聞不問的家族,有回去的必要嗎?

而且,宮家也不可能用血緣關係來壓迫她。

要是他們敢這麼做,只會笑掉大家的大牙!

而在另一邊,李逸航帶著王偉臣到了秦家,受到了秦家的熱烈歡迎。

知道這是二皇子找來的神醫,秦家上下都特別感激他。

秦昊言可是秦家的希望之一,要是出了事情,誰都不願意。

而且,那麼出色的孩子,怎麼能就這樣落魄下去呢?

他們找了那麼久銀針一派的神醫,終於有了消息,他們怎麼能不激動? 面對秦家的熱烈歡迎,王偉臣還是一副倨傲的模樣,下巴高高抬起。

但是,大家並不在意他這樣的高傲,只要他能夠治好秦昊言,他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而在見到秦藍汐的時候,王偉臣的眼中也閃過一絲驚艷。

沒想到,這小小的帝都竟然有那麼多美女!

剛才在宮裡的那個也是大美女,雖然年紀不大,但可以看出以後的絕美雛形。

不過,在來秦家的路上,二皇子已經跟他說過了,那是百里溯塵——也就是琅王爺的未婚妻,所以他不能動。

——起碼這個時候不能動。

王偉臣雖然有點遺憾,但他還是識趣的。

他也聽過琅王爺的事情,所以也知道他在皇帝面前很有臉。

但再受寵,也不是太子,更不會是皇帝。

不過這種小孩子,也沒那麼好對付。

因為他們只談感情,不講利弊。

與其招惹一身騷,還不如先放一邊去。

反正總會好的。

但是,秦藍汐的出現,讓他的心和下身都蠢蠢欲動起來。

秦藍汐已經成年,而且模樣艷麗大方,身材也發育得足夠好。如此成熟的女子,身上還帶著未經人事的單純,看得他心裡特別騷動。

看到王偉臣的目光在盯著自己,秦藍汐不由得皺眉。

她也願意為了救治兄長而付出許多,但不代表她喜歡這個所謂的神醫。

這神醫的眼神看著太邪氣,一點都不正人君子,被他盯上之後,感覺好像被冰冷的蛇盯上了。

那種感覺,讓她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她不由得瞪了他一眼。

被瞪了,王偉臣不以為忤,反而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

這樣的女子,才夠味呢!

若是普通的柔順的女子,那不算什麼,他已經品嘗過太多了。現在是時候換點口味了。

不過,眼下還不急,他總會有辦法讓她親自送上門來的。

「行了,不用說那麼多廢話了,咱們先去看看病人吧。」

他大收一揮,直接打斷他們激動的話。

被他打斷,眾人有點尷尬,但更多的卻是歡喜。

這神醫雖然很有脾氣,但應該有本事吧!

而且,他們心裡也很著急。看著秦昊言那麼可憐的模樣,他們也心疼。

於是,大家便簇擁著他往秦昊言的院子去。

到了秦昊言的院子,他們很快便在角落處找到了秦昊言。

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李逸航的表情特別精彩。

原本高大帥氣,風度翩翩的秦昊言好像一個三歲幼兒一樣,蹲在地上,拿著一根小棍子,對著某個螞蟻洞在捅啊捅的,臉上還帶著嘿嘿傻笑。

那模樣,一點都看不出他之前的風采。

而且最令人噁心的是,他嘿嘿傻笑的時候,還會流口水!

李逸航忍不住皺眉,這也變化太大了。

不過這也說明了問題的嚴重。

看著李逸航皺起眉頭,秦家家主不由得尷尬,然後有點心疼地解釋,「這孩子自從出事之後,就成了這樣了。」

李逸航擺擺手,「沒事,本王懂得,本王不會介意的。」

「謝逸王殿下大量。」

王偉臣盯著秦昊言看了一會,然後便讓大家將他帶回去。

很快,秦昊言便被拉回床上了。

為了不讓他掙扎,還得用東西將他綁住,。

沒辦法,他雖然是壞了腦子,可是,他的實力還在。

而且因為沒有了理智,所以他的攻擊性更強。一不小心,可就會被他攻擊。

所以,要將他攔下來也不容易。

等大家將他七手八腳綁好之後,王偉臣才上前查看秦昊言的情況。

大家緊張地盯著他的動作,就看到他繞著秦昊言轉來轉去,還拿著各種東西在他身上探來探去。

秦昊言已經糊塗了,看著一個人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的,不由得怒了,嘶吼出聲。

「好吵。」王偉臣皺眉,然後秦家人便識趣地上前將他的嘴巴給捂住。

好半天後,王偉臣才微微點頭。

「王神醫,這到底如何?能治嗎?」

大家緊張問道。

「能是能……」

他的話讓眾人驚喜,「真的嗎?」

這可是第一個說可以治的神醫!之前來的那些醫尊都是一臉無奈,說這腦子是非常脆弱的地方,他們無法動手。

「不過……」

王偉臣的話又讓大家的心都提了起來。

「不過什麼?」

「不過吧,他的傷勢太嚴重了,短時間內是很難治好的。」

「短時間內無法治好,但我們可以等的!」

秦家眾人立刻解釋。

只要能夠治好秦昊言,多長時間他們都能等!

「你們能等,我不一定能等。」王偉臣一副驕傲的模樣,「再過半個月,我就要離開這裡了。」

「神醫,您這是要去哪裡啊?」

眾人都驚了,半個月後就要離開,那這半個月內能夠治好嗎?

「我去哪裡,關你們什麼事?」他冷哼一聲。

「不是不是,我們不是干涉您的事情,只不過想問一下,能不能在這半個月內治好他?」

「這就說不定了。」他的表情有點為難。「我只能儘力了。」

「神醫,您能不能推遲一下行程?」秦昊言的父親弱弱地開口,有點緊張,「當然,我知道,耽誤了您的行程不好,但若是您能治好言兒,我們一定會好好報答您的!」

「是啊,神醫,您能不能……」

「不能。」他斬釘截鐵拒絕,「這次的事情我已經早就安排好了,不可能為了你們而改變的。」

「這……」

眾人都慌了,要是這樣的話,那可怎麼辦?

「神醫,能不能看在本王的面子上,多停留一段時間?」李逸航也開口。

「……好吧,我會盡我所能的。」王偉臣這才勉強點頭。

「謝謝神醫!謝謝逸王殿下!」

「好了,你們先出去吧,我要開始治療了。不然時間不夠了。」他對他們說道。

「好好好!我們這就出去!」

大家立刻點頭。

「留下一個人幫忙。」

「好。」

他們剛要將一個僕人推出來,就見他的手指一點,直接點中了秦藍汐。

「就你吧。」

眾人都驚呆了,竟然點了秦藍汐!

「神醫,她不是下人,而是咱們家的小姐……」

「我知道,難道是小姐就不能幫忙了嗎?」王偉臣不耐煩地打斷他的話。 秦藍汐不喜歡王偉臣那帶著覬覦和邪氣貪婪的眼神,但是,既然他提出要自己留下來,她也只能硬著頭皮留了下來。

怎麼說秦昊言也是自己的哥哥,她也很擔心。

看著她留了下來,王偉臣的眼中閃過一絲志在必得。

對他來說,要是看上了什麼女孩子,只要願意,便能夠勾到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