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但是,這顯然也是極限了。

2021 年 2 月 2 日

黃嫣所有底牌都用出,又受到重創,她也不認為自己能闖過第五層。

在黃嫣和北冥朔調息的時候。

第六層,一地的鮮血,地上躺著三個人,唐玄身上也掛著七八道血口,他的神色兇狠,拼到現在,唐玄已經斬殺掉了三個幻境武者,剩下那五個幻境武者也個個帶傷。

戰況可謂異常的慘烈。

唐玄能夠支撐,除了自身實力,那堪比魔獸之軀的霸體也是重要因素,使得他比任何人都耐打。

其實他還有絕招沒有使出,但是唐玄的目標是第七層,他清楚層幻塔的特姓,如同底牌盡出的話,他將沒有一絲機會闖過第七層,所以第六層,他寧可拼到傷痕纍纍,也沒有使出絕殺。

被斬殺掉三個人的幻境武者,已經難以構成太大的威脅,剩下有四個拿著盾牌的鐵烏龜,這是一個水磨的功夫,比拼的是誰更堅韌。

轟!

五個幻境武者又沖了過來,唐玄的目光一縮,他腳步一晃,暴喝一聲,一道黑光猛的斜切出去。

鏘!

一面盾牌激爆出火星,斷裂成兩截。

盾牌也不是不可摧毀的,在承受了唐玄有目的的一次次攻擊下,堅硬牢固的一面盾牌終於斷裂開來,唐玄抓住機會,施展鬼影一擊,身體如輕煙般劃過那名盾牌裂開的魁梧武者,一刀洞穿對方心臟。

殺掉對方后,唐玄腳步不停,又沖向另一個武者,戰刀斬出,黑光迸射,撕裂虛空。

斬瀑一刀被唐玄發揮到了極限,切割之力銳不可擋,又一個武者倒在唐玄的刀下。

又過了一炷香時間,唐玄終於抓住機會,殺掉了最後一名幻境武者。

此時的他真氣也消耗得只剩不到一成,可謂彈盡糧絕,再多個一兩個武者都撐不下去。 耗盡真氣的唐玄在第六層打坐調息著,同時吃下恢復真氣的丹藥。

但是層塔不可能無限制給他恢復時間。

擊敗一層的武者后,三柱香內如果武者不進入下一層的話,就會被清出塔內。

所以唐玄抓住機會,以最快速度恢復真氣。


……

此時的黃嫣和北冥朔先唐玄一步進入了第五層。

「又有兩個人進入第五層了。」

「這一屆的新晉弟子很厲害啊。」


雖然不如先前那個進入第六層的耀眼,但是進入第五層其實已經是很厲害的成績,引起內門弟子不小的搔動。

進入五層沒多久。

嗡~

陣法一動,一個人影就被彈飛了出來。

「是嫣兒。」司空鶴旁邊的方晨身影一動,在那人影落地前扶住她。

扶著黃嫣走回到司空鶴旁邊,黃嫣身上大汗淋漓,剛才在五層她並沒有堅持多久就被幻境武者擊殺了。

司空鶴淡淡點了點頭:「還不錯,能闖到五層。」

這成績已經算是優秀了。

黃嫣稍微恢復了一點精神,往石碑看去,她不是最後一個出來的,還有兩個光點在塔內,其一個竟然已經是在第六層。

黃嫣的眼神一冷,不用說,現在還能在塔內的只有唐玄和北冥朔兩個,只是不知道第六層的那個是誰。

她寧可進入第六層的是北冥朔,儘管她也不喜歡北冥朔,但相比唐玄,北冥朔進入第六層還能讓她心裡舒服一點。

嗡~

就在這時候,幻塔上的陣法又扭曲起來。嘩~第五層的另一個人也被彈了出來。

「是誰?」高青松等人連忙上前,接住那個人。

雨若塵等其他弟子也在關注著,有人喊道:「是北冥朔!」

眾人嘩然。

高青松暗暗頜首:「果然是唐玄那小子,闖過第五層了。」

儘管所有人都認為是唐玄闖過五層的機會更大,但在結果沒有出現前。誰都不敢保證,畢竟擁有古族血脈的北冥朔也是極為強悍的,誰知道這幾個月他又有什麼進步。

闖塔被殺,只會損耗精神。

北冥朔很快就清醒回來。

他出來的第一件事,同樣和黃嫣一樣,是觀看塔內是否還有其他人。當他的目光落在石碑上時,北冥朔的眼睛就狠狠一縮,露出不甘之色。

第六層。

唐玄竟然闖到了第六層。

憑什麼?

北冥朔心咆哮,在第五層就被擊殺的他,清楚陣塔的難度,第五層。已經非常變態,即使巨魔之體的他也撐不了幾個回合,就被四個幻境武者斬殺了。

本以為就算唐玄靠著年齡優勢,比他撐的時間更久,也最多就是在五層。

沒想到,唐玄已經站在了第六層的高度。

便在這時候。

忽然有人大喊起來:「動了,動了!第六層的人動了。」

所有人都發現。石碑上的光點在向第七層遊走。

「不可能!」

「難道他闖過第六關了!」

「天哪,太離譜了吧,宗門歷史上好像還沒有在內門入門考核就闖過第六層的弟子吧。」

不管是那些看戲的內門弟子還有參加考核的外門弟子,長老們全都震驚了。

連臉上一直沒有表情的司空鶴,目光也露出一絲精光,無法再保持一貫的鎮定,流露出震驚。闖過五層他還能平靜對待,畢竟宗門歷史上也是出現過的,但是闖過第六層,自從層幻塔建立后。還從未發生過這種事。

「不得了,這小子不得了!」高青松用力拍打著手掌,一向冷峻的臉上露出反常的笑容。

「唐師弟他……又打破記錄了?」雨若塵的眼眸流轉,異彩漣漣,自從她認識唐玄以來。唐玄給他的驚訝從未減少過,每次她以為對方已經夠變態的時候,唐玄總會拿出更令她吃驚的表現。

黃嫣和北冥朔目光死死的盯著石碑上移動的光點,當光點落在七層時,唐玄闖過六層已經是事實。

北冥朔內心湧起深深的無力和絕望,當一個原本不如你的人超越你的時候,誰都會不服,不甘,可是當那個超越你的人,已經讓你看不見他的背影時,那不甘就會轉變為絕望。

唐玄不但是闖過了第五層,還闖過了第六層,是北冥朔無法企及的一個記錄。

內門再自大張狂的他,也不得不面對自己差了唐玄非常遙遠的現實。

就在所有人吃驚,感嘆,嫉妒,怨恨的時候,唐玄踏足到了第七層,而他的對手也終於出現了,轟!一隻巨大的八足怪物出現在他的身前。

這一關的對手竟然不是武者,而是一隻凶獸蜘蛛。

這隻凶獸渾身彌補斑斕的絨毛,八足撐開,足有五六米長,蜘蛛的腦袋上,布滿著密密麻麻的血色複眼,複眼下面是一層層猶如鐮刀般的猙獰顎齒,一股恐怖的凶煞氣息瀰漫開來,近乎實質,如果是普通武者,光是被這股凶煞之氣震懾,已經是難以站立。

唐玄擊殺過不少凶獸,其甚至有高級凶獸。

但是都遠沒有眼前這隻凶獸蜘蛛可怖。

「頂級凶獸!」唐玄的嘴巴乾涸,表情僵硬。

他怎麼也想不到,這陣塔會變態至此。

竟然是一隻頂級凶獸。

讓他一個七重境武者面對頂級凶獸也太看得起他了吧。

凶獸分為初級,級,高級和頂級,如果對應人類武者的境界,初級相當於三重境以下武者,級相當於三到六重境武者,高級相當於六到重境武者,頂級相當於十重境到十二重境武者。

但是這種劃分是很粗略的,實際上。大部分凶獸都比同層次武者要強大。

也就是說頂級凶獸,實力只比人類十重境武者的幾率是很小的,看眼前這隻蜘蛛凶獸的凶煞程度,顯然不可能是那種最最弱小的頂級凶獸。

可以說,無論誰看來。唐玄這場戰鬥都是必輸無疑。

連唐玄自己,也毫無把握。

但即使再無把握,放棄也不是唐玄的姓格,和一頭頂級凶獸戰鬥的經驗,是千載難逢的,如果是野外。他想也不想肯定是跑,畢竟失敗就是死亡,唐玄沒必要去拼,但是在這裡,他可以放心戰鬥,不會真正死亡。

這場戰鬥。對他的武道修行將會是很好的體驗。

唐玄在瞬間的緊張后,心靈又徹底的冷靜下來,他抽出戰刀,面對這隻頂級凶獸,唐玄決定放手一戰。

頂級凶獸靈智極高,雖然是幻境生物,卻和真實一般。面對唐玄這種七重境的武者,幻境蜘蛛的複眼露出殘忍之色,吱!幻境蜘蛛急速的衝過來,身影近乎如電。

唐玄擦的地面遊走,一刀劈出,刀光掠出。

鏘!


落空了!

幻境蜘蛛的速度比唐玄還要快,連斬瀑一刀都能閃避開。

巨大的蜘蛛軀體凌空撲來,唐玄竭盡全力的施展身法,終於在幻境蜘蛛的爪子下逃開,然而。還沒有等他有一絲欣喜,一股危險的感覺從背後襲來,剎那間,唐玄就感覺自己被一股粘稠的東西粘住了,一股大力湧來。將飛在半空的唐玄抽拉回去。

唐玄回頭一看,冷汗直冒。

一根兩指粗的白色蛛絲正黏在他背後上,另一端就是蜘蛛的猙獰的巨齶。

蛛絲在急速收縮,唐玄離蜘蛛的巨齶越來越近,很快就要變成蜘蛛嘴裡的盤餐。

猛的一刀削在蛛絲上,可以劈開金鐵的一刀,卻不能斬斷蛛絲,這蛛絲的堅韌程度異常可怕。

「蛛絲是寒姓的,應該怕火!」

生死一線的關頭,唐玄精神力強大的優勢展現出來,他腦子的運轉比常人快上百倍,這個想法一掠出,唐玄體內的真氣就瘋涌而出,瞬間染紅了手的戰刀。

「天火一刀!」

轟!

怒龍般的赤紅刀光轟下去。

此時唐玄和蜘蛛巨齶間的距離不足三米,這一刀迸發出來,蛛絲終於崩斷,幻境蜘蛛被轟了一記,蜷腿翻滾出十多米,唐玄落在地上,眼神帶著一絲餘悸,盯著那隻蜘蛛。

飛滾出去的蜘蛛八爪一彈,又爬了起來,他的嘴巴上流下滴滴答答的綠色液滴,鮮紅的複眼流露出瘋狂猙獰的氣息。

唐玄的這一刀,把幻境蜘蛛徹底的激怒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