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但是都見識了甚至是知道了凌天賜為人的這些人,自然是不會被這凌天賜的外表所迷惑。

2021 年 1 月 2 日

趙龍幾人都在一旁暗自複議,畢竟凌天賜這貨太會裝了,他們都是只能望其項背。

「我想在這裡開一點店子。嗯,怎麼說呢?就是掌控整個傭兵城乃至周圍城市命脈的店子。」凌天賜然後突然的收斂了笑容,看著會長說道。

這幾位長老臉上的笑臉在瞬間就消失了,甚至是帶著一絲厲芒看著凌天賜。

控制這個城市乃至周圍城市的丹藥命脈?那豈不是和他們丹藥師公會分會作對?如果真的這樣做,他們丹藥師公會立於何地?

不過,這位會長卻是沒有絲毫的影響,反而是饒有興趣的盯著凌天賜道:「說說看。」

「嘿嘿。」凌天賜笑道:「就知道會長大人是做大事的人。」

「得了,你小子就別賣關子了。快說說。你的底細我可是調查的很清楚了。男爵大人。」會長笑了笑,然後說道。

凌天賜也是流露出一絲你懂得的笑容,道:「好,既然大家都熟了,我也就不賣關子了。我的計劃很簡單,你們丹藥師公會直接的加盟,咱們大家有錢一起賺。但是別人就別想了。我這裡有貨,你那裡有貨。只要每個月你們提供一定的貨源,咱們利潤三七分。不用你們出任何的一份力量。」

「不行。」這凌天賜這才說完,頓時就有著幾位長老不答應了。

「哦?不知道長老是何意?」司空金隅冷冷的問道:「這位長老,要知道,就算是我們不找你,我們也能將這個店面做起來,在這裡,似乎並不是你們一家獨大。既然你們都清楚咱們的底細,咱們也就敞開來說。」

「選擇你們,因為咱們一直和你們有著合作。這裡不行,我會找別的,相信別的丹藥師公會分會會很興趣。而且只要你們每個月拿出一點,什麼買賣都是我們來做。這種撿便宜的事情你們不樂意自然會有人樂意。」

相對比凌天賜,這司空金隅的語氣可就是沒有那麼善良了。

「你這是在威脅我?」 萌妻寵上癮 那長老被司空金隅冷硬的態度氣的有些發抖。

「不,這只是實話,天賜從來都不會虧待一個和自己合作的人。要是這位長老覺得我說的難聽,就當我是在放屁。我不想插嘴,但是有些事情,我不喜歡他的這種溫柔政策,我覺得沒有用。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我想會長比我懂。」

司空金隅在說完之後,就霸氣的走了出去,根本都不打算在這裡等待。

榮天成尷尬一笑道:「長老不要介意,他對我們都是如此,倔脾氣。抱歉,我出去看看。」

趙龍嘴角噙著一絲笑意,他可是太明白這司空金隅了,這傢伙是在給凌天賜製造機會,同時也再施壓。

會長到是無所謂一笑,而那長老終究不是小肚量的,這司空金隅的脾氣,他們都看的出來。

「說說具體的細節?」長老臉色頓時緩和了下來,說實話,這是免費送上門的午餐,他們沒有理由不要。

「很簡單,我開店,你們每個月拿出我店鋪十分之一的貨源就夠了,其餘的事情都不用管。而且,我可以肯定的告訴會長,好戲還在後頭。我只能說你們只賺不虧。」凌天賜神秘一笑,並不打算將全部實情說出來。

「就這麼簡單?」會長微微的皺眉,有些不相信的看著凌天賜。

「嘿嘿……自然是還有事情。不過,需要會長大人親自幫忙。」凌天賜說到這裡,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什麼?」

「給我借點錢,不多,就三億。」

「滾……」

……

「哈哈……會長大人,我就先走了,事情這幾天就會辦妥,我保證,你們丹藥師公會分會會徹底的統一這裡的。成為這裡的第一大分會。」凌天賜賊拉拉的笑道,然後坐著車離開。

「真是想不到啊,司空兄,你也有這麼流弊的一天。」趙龍伸手拍著司空金隅的肩頭笑道。

司空金隅頓時咧嘴笑道:「那幾個老傢伙,就是喜歡多嘴,咱們必須節約時間不是。接下來去哪?」

「肯定是拍賣行啊。」

……

而此時此刻的絕殺傭兵團的前面,已經是被一股人流所包圍了。這裡的應招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這絕殺傭兵團的福利自然是不用說了,就連排名前十的都比不了。加上這之前凌天賜對自己成員的照顧,幾乎是深深的擊中了無數人的心田。

而且他們都想要一個安穩一點的生存環境,不是給自己,而是給自己的家人。

加上,這絕殺傭兵團還有著那恐怖無比的兩大守護妖魔獸,當真是讓所有人看的都一陣膽寒。他們不加入這裡加入那裡?

但是,這裡的要求也是頗為嚴格的,不僅是有著初審,還有著終審。

畢竟每一個人的來歷都必須弄明白,否則到時候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禍事。

而一般的人也不會蠢得來這裡鬧事。只不過,這絕殺傭兵團的風風火火找人,和等級提升的事情,早就已經被各大傭兵團所知道了。

「這絕殺傭兵團崛起,已經是變成了一種勢不可擋的勢頭。」

「是啊,他們這次算是徹底的翻身了。我聽說這次絕殺傭兵團有大動作。」

「對,我也聽說了。我可是記得這凌天賜說過不會放過黑暗傭兵團他們的……」

「噓……這種話咱們還是少說。」

「這凌天賜等人究竟是什麼來歷?」

「絕殺……看來是真的要崛起了,咱們之間又要多出一個敵人了。」這各大傭兵團中,幾乎都有著相同的話語傳來。

此刻,傭兵之城外的地下城中。

青衣女子面紗依舊,她目光深邃,聽著下面的彙報,不斷地點頭。

「他現在在做什麼?」青衣女子問道。

「正在丹藥師公會等各大勢力之間遊走,只怕是他有大動作。」下面的黑衣人說道。

「很好。」青衣女子笑道:「這個小傢伙越來越有意思了。總感覺他有些……對了,彼岸花現在如何?」

「已經前往武夢帝國了。咱們的人一部分已經開始在哪裡紮根,相信用不了多久,咱們的勢力就會得到新的高度。」黑衣人繼續說道。

「那好,你全權負責那裡的事情,記住,不要輕舉妄動,武夢帝國水太深,咱們焊不動。」青衣女子說道:「我也是時候再次會一會那小傢伙了。」

「是。」黑衣人在回完話之後,便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你們……還好嗎?這筆賬,相信我用不了多少年,就會成功的。」青衣女子輕輕的說道。

……

「哈哈……那就多謝您老了。這個東西,您隨時都可以拍賣了。」凌天賜笑著說道。

「放心吧,咱們已經合作過一次了,這次自然是沒有問題。」這位拍賣行的負責人笑著站起來,拍著凌天賜的肩部說道:「現在傭兵城還是很混亂,你小心一點。」

聞言,趙龍幾人一愣,隨即變得謹慎起來,點點頭。

「那咱們就先走了。」凌天賜也收起了笑意,然後說道。

「去吧。」這位負責人是專門接待凌天賜的。

「真的有人盯上了我們?」袁倩舞問道。她怎麼連一絲的感覺都沒有?

凌天賜拍拍她的腦袋道:「袁大小姐,你要是能夠感知到,那才是奇怪了。你的腦袋中除了吃,還能想點別的嗎?」

「有啊。」

「什麼?」

「逛街。」

「……咱們還是談吃的吧。」

「聽說了嗎?拍賣行這次又要拍賣東西。」

「不是吧,上次雖然是拍賣了很多好東西,但是很多傭兵團也都遭了秧。這次……」

「噓,你小子不想活了是不是?這話要是被拍賣行知道,你就死定了。」

……

這個拍賣行再次傳出來要拍賣東西的時候,整個傭兵之城都震動了。

他們可是很少見到這個拍賣行會在一個月拍賣之後,又舉行一次拍賣會的。

這種陣容,除非是有著非常好的東西,否則,以拍賣行的習慣,是不會進行的。

畢竟每一次的拍賣準備,都是需要耗費很大的財力和物力。如果沒有利潤,他們會做嗎?答案無疑是否定的!

「你這是又去哪裡?」趙龍他們都有些無語了,這傢伙腦袋裡面究竟是裝了多少的計劃?

「城守府。」

「噗……」

「你能不能消停點?」

「吃不吃?不吃拉倒。」

……

「情況怎麼樣了?」白翠山問道,渾身都是一股汗臭。

「現在招收的人太多了,武靈強者都是一抓一大把。嚴格按照審核的要求來。也足足是有著四百多人。而武宗八段以上到十段之間,有著一千多人。都是有著巨大潛力的。」陸敬此刻也是口乾舌燥的。

「那好,你挑選一批年紀比較小的,按照少主的要求,咱們的制度恢復到雲羅帝國的時候。十王組成一個傭兵團。」白翠山說道。

「那到時候這十王的位置怎麼分配?」陸敬傻傻的問道。

白翠山氣的一巴掌就拍了過去道:「你是忙傻了吧?咱們這裡向來是能者居之。」

「呵呵……」陸敬有些傻傻的笑道:「這不是一下子頭腦有些短路了嗎?」

「另外,如果沒有潛力,但是修為達到了武靈六段以上的,也可以破格招收進來。少主有用。」

「好。」陸敬興奮的點頭,然後跑了出去。

他們忙活到現在,幾乎是沒有休停過,但是心中卻是十分的舒適。因為絕殺傭兵團從今日開始,又要綻放出生命與活力了。

他們在等待著絕殺傭兵團從一飛衝天的那一刻,或許很久,或許並不是很久。至少他們跟著凌天賜一路走來,見證了無數的奇迹爆發。

傭兵之城比想象中的都要大,他們就算是坐著馬車來到這城守府的地方,也足足是花費了一個時辰。

傭兵之城,雖然是有著一定的混亂,但是只要你不超出這裡的承受限度,那都是可以忽視的。畢竟城守在這裡也是有著守護的責任的。

「絕殺傭兵團凌天賜拜見城守大人。」 重生之擇命天女 凌天賜對著那守衛恭敬的說道。

傳聞這位城守大人是一個狠角色,而且修為也是高的有些過分。

凌天賜既然是來這裡尋求幫助和合作的,太多自然是放得很低。

而這兩邊的守衛也是微微有些心驚。因為在這裡,他們這些守衛幾乎是沒有被人行過禮。

此刻被現在名動傭兵城的少年行禮,他們倒是有些不適應,不過,心理還是很舒坦的。

有時候,對人一個禮貌的問候或者簡單的動作,都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妙妙荷爾蒙 而且,現在這個亂世,連基本的禮儀都拋棄了,道德的淪喪,只會讓這個世界更加的混亂,更加的那一生存。

這幾位守衛心中很舒坦,就因為這凌天賜等人那絲毫沒有輕視的目光。

趙龍、榮天成和司空金隅很沒有志氣的加入了袁倩舞的吃大餐陣營中,一路上吃來,這幾人的臉上都是油膩。

只有崔雄福勉強還能保持淡定,畢竟凌天賜沒有吃,他也不敢去吃。

「各位裡面請。」這守衛很快就出來了,然後道:「城守大人正在練功,你們跟我來。」

一聽到練功,頓時趙龍幾人眼眸中都冒出了金光,這位傳說中的高手不知道會在練什麼功呢?凌天賜同樣也是相當的好奇。

這城守府有些大,凌天賜他們被帶著饒了一段路,這才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院落。只不過,這城守的練功,的確是讓凌天賜幾人的偶震驚了。

「噗……」袁倩舞更是的當場就將口水給噴出來,臉色漲紅的轉身道:「這……這就是練功?」

那城守此刻正在這庭院中,赤著上身,身上趴著一個姿色相當不錯的女子,這兩人正在用嘴……練功……

「咳咳……」縱然趙龍是一個厚臉皮,看到這無比奇葩的一幕,也是臉色漲紅,連忙的咳嗽掩飾尷尬。

「那個……咱們還是迴避一下吧。」凌天賜心中有著萬千隻草泥馬奔騰而過,這些守衛是在耍我們嗎? 再往池中央一看,剛才還大呼小叫浪得飛起的一群少年,全都啪啪啪一個個撞車了,東倒西歪的倒在了地上,接著便傳來鬼哭狼嚎般的哀嚎聲,這場面,看著讓人膽戰心驚。

我聽著接連不斷的整個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的聲響,感覺自己的肉都疼了,縮著脖子,拍了拍自己受到驚嚇的小心臟,幸虧我還沒學會,沒跟他們一起浪。

抬頭,才發覺李蕭辰這會兒還趴在我身上,眼睛里有火苗要冒出來。

「剛才為什麼不知道躲?看見人家衝過來也不知道躲?」

「啊?」

「啊什麼啊?被嚇傻了?」

可不是被嚇傻了嗎?我哪裡見過這場面。

「以後你再這樣傻乎乎的,再不許來這種地方。」

李蕭辰這話幾乎是咆哮而出,噴出了滿腔的怒火。我能救你一次,還能救你一輩子嗎?傻乎乎的,從來不懂得保護自己,面對危險連躲都不懂得躲。

「要你管。」

兩人的臉靠得極近,呼吸有些急促,看著女孩撅著小嘴說出這句話,那可愛的小模樣,有點撓心撓肺的,李蕭辰心裡一軟,滿腔的怒火就消去了大半。

李蕭辰愣著神,眼神變得有些迷離的看著那張小嘴。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