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但是這些,唐辰也不會知道,他現在只能警惕地看著這隊騎士,要是他們一有動手的意思,唐辰便會毫不猶豫地立即再次召喚,只是《山海異獸錄》畢竟神獸有限,用一隻便少一分實力,也不清楚能否再生,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唐辰還是不想召喚的。

2021 年 2 月 3 日

「你們是什麼人,為何唐突地向我發動攻擊。」紅甲男子面無表情地開口詢問道。

他眉頭微皺地看著眼前這三人,兩個沒什麼實力的少年和一位身受重傷的中年男子,這樣的陣容,是如何抵擋住精靈組合技的,又是如何向自己,發出那道詭異的攻擊?

「要你命的人!」一聲憤怒的暴喝。

赫連突然之間暴起,手持銀槍,帶著滿身的殺氣,向紅甲男子疾奔而去,在兩者相距三米左右的時候,赫連奮起一躍,跳上高空,手中銀槍槍尖之上,白芒閃爍,對準了紅甲男子的眉心處,殺意盎然!

紅甲男子對此卻是視而不見,雙目反而直直地盯著唐辰,直覺告訴他,這個少年好像有古怪。

赫連見紅甲男子不閃不躲,憤怒之意更加旺盛,手中的長槍又加快了幾分突刺的速度,瞬息之間,槍頭與眉心的距離,只差毫釐,得手近在咫尺。

呲啦…

一道藍色電流,出人意料從紅甲男子後方閃現而出,準確無誤的先一步擊中了赫連的身體,赫連只感到全身一麻,然後就失去了知覺,手中的動作自然也停止下來,身體在空中停頓了半息時間,便悲慘地摔落在地。

唐辰臉色一變,整個過程他看的一清二楚,那道藍色電流居然是從紅甲男子身後的一頭犀牛的犀角上發射出來的,只是一頭部下的坐騎,便能將赫連這樣厲害的聖騎士給擊敗,那這身為首領的紅甲男子,該是多麼的強大! 「赫連叔叔,你醒醒啊,你不要死,你不要丟下洛伊啊……」洛伊淚如雨下地跑到了赫連的身邊,小手想將之抱起,卻又抱不動,只好撲在赫連懷裡,悲慘哭泣。

「洛伊,好像有點印象。」紅甲男子忽然將目光轉移了過來,看著地上不停流淚的洛伊,思索了起來。

「團長,這位少女是聖日帝**器大臣,洛尼德的女兒!沒想到居然能在這裡碰到,我們只要將她帶回去,就是大功一件啊!」紅甲男子身後的一位騎士出言提醒道。

「原來是洛尼德的女兒,我說怎麼覺得熟悉呢,洛伊小姐,隨我們一起去暗夜帝國可好?」紅甲男子誠心邀請道,絲毫做作之意都沒有。

「不!父親說過,暗夜帝國的人都是十惡不赦的壞蛋,況且你們還打死了我的赫連叔叔,所以我死都不會跟你走的!」洛伊兇狠地看著紅甲男子,態度堅決道。

「呵,你父親只是站在敵對的角度來看待暗夜帝國的,其實真正的暗夜帝國,並非你所想象的那樣,而且,你的那位聖騎士,只是暈死了過去而已,生命並無大礙的。」紅甲男子很客觀的解釋道。

洛伊愣了一下,細細感受著赫連的心跳,果然還在微弱的跳動著,這讓她一顆懸著的心平穩了許多。

「可是,我還是不會跟你走的,我知道我的身份,身為聖日帝**器大臣的女兒,我有責任和義務,輔助我的父親,來對抗敵國的侵襲,就這麼被你帶回暗夜帝國,我的血液和身體,都不會答應!」洛伊默默地站立起來,大義凜然地說道。

唐辰很難想象,這個初次見面就有些怯弱的小女孩,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可能是從小就接受貴族教育的緣故吧,洛伊的身體里,有種對國家堅定的信仰。

而紅甲男子也是臉色微變,沉默了一會,頗為無奈道:「雖然對毫無反抗之力的女性出手,有違騎士精神,但是為了帝國的利益,我只能得罪了。」

說罷,紅甲男子緩緩伸出了手臂,洛伊就在他的正前方,在紅甲男子伸手的剎那,她就覺得四周的空氣猛然一緊,一股強大的威壓籠罩而來,使她無法動彈分毫。

唐辰察覺到情況不妙,立即就準備動手召喚。

但突然之間,一道紅色的光影,以快的不可思議的速度激射到了洛伊身邊,紅甲男子看到這紅光,當即便毫不猶豫的用另一隻手,從身後斗篷處,抽出一把黑色利劍,單手一揮,一道狂暴的黑色雷電便向著紅光怒吼而去,整個過程如行雲流水般,時間不超過半息。

轟!

黑雷與紅光相接觸,那紅色光影瞬間就被炸飛了出去,不住地往後退卻,並在地面上帶出了兩道深邃的痕迹。

待地面上的兩道划痕停止之後,紅色的光影才漸漸消散,眾人也看清楚了那道光影中的景象。

那是一個身高兩米多的背影,背部上有一道深邃,焦黑的猙獰傷痕,傷痕周圍,還有一些肌肉在不停蠕動,讓人看著觸目驚心!想來肯定是紅甲男子的揮劍一擊,所造成的傷勢。

背影緩緩轉過身來,將懷中的洛伊輕輕放在了地上,眾人才得以見到他的樣貌。

這是個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漢,身披紅色長袍,胸前裸露的肌肉一塊塊地隆起,看著像鐵石般堅硬,肌肉上根根青筋「突突」跳動,充滿了可怕的爆發力,在他那凝重的面容上,沒有絲毫痛苦的表情,彷彿那後背處猙獰可怕的傷害,並未傷在他的身上。

這樣一位昂藏巍峨,鐵血錚錚的硬氣男子,不由讓唐辰微微咋舌,雖然此人身上的危險指數也是很高,但是從他救回洛伊的表現看來,此人是友非敵。

「貝魯塔!兩年不見,沒想到你的身子越來越強悍了,不知現在的你,能夠進行幾次狂化,記得上次跟你交手,你狂化了兩次,但依然在我手中,敗的很慘!」紅甲男子出言嘲諷道,顯然對這阻攔自己好事之人,很是不爽。

「呸!雷恩,你少激我!身為暗夜帝國第一魔劍士的你,居然會對一個柔弱的小女娃子出手,我真為你感到羞恥,你一向自詡正義的騎士精神,被狗吃了嗎!」紅袍壯漢貝魯塔粗魯地吐了口痰,以示不屑。

「我並沒有傷害她的意思,要不是你在緊要關頭,突然竄出來,我也不會拔劍攻擊的。」名叫雷恩的紅甲男子解釋道。

「虛情假意的傢伙,你覺得我會相信你說的話嗎?」貝魯塔將洛伊擋在了身後,毫不在意道。

「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雖然我不會傷害洛伊小姐,但是今天,我一定要帶走她!」雷恩撫摸著手中鋒利幽暗的黑色長劍,出言威脅道。

「想動手?我陪你便是!別人怕你雷恩,我貝魯塔卻不懼你!」

「吼!」

貝魯塔狂嘯一聲,體內血液霎時間沸騰了起來,雙瞳被滾燙的血液染成了紅色,金色蓬亂的頭髮,也變的深紅異常,背後那猙獰的傷口,開始漸漸癒合結疤,全身的力量迅速瘋狂提升著,一股狂躁不安的嗜血氣息,在其身上湧現。

狂化!能讓人的力量在短時間內,提升好幾倍,但是與此同時,神智上卻會被壓制下來,無法時刻保持清醒。

「呵,僅憑你一人,就算再狂化一次,也是無用的,我今天可是帶來了暗夜帝國第一軍團,奔雷騎士團!雖然只有寥寥十幾人,但是卻足矣踏平一座中型城市,我想跟他們交戰過的你,應該知道他們的可怕。」雷恩眼神淡漠地蔑視道。

崩噠崩噠…

地面開始劇烈震蕩,一大股野獸的氣息奔襲而來,啊啊哦哦…無數嘈雜的獸吼聲,讓雷恩面色瞬間難看了起來。

蹦!

一隻身高近五米的龐大猩猩從後方五百米遠處,縱身一躍,跳到了極高的空中,然後從天而降,直接落在了貝魯塔的身邊,並在原地留下了一個大坑,緊接著,這隻猩猩伸出大手,把貝魯塔一把抓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後對著雷恩一聲咆哮,雙手不停的捶打著自己的胸口,挑釁之意十足。


而在這隻大猩猩落下之後,在其後方,接二連三的有猩猩開始從天而降。


蹦蹦蹦蹦……

足足有近千隻的數量,並且每隻猩猩的肩膀上,都站著一位體型壯碩的男子,只是這些猩猩的體型沒有第一隻那麼龐大,但也不小,足有四米多的高度,讓唐辰看得目瞪口呆。

「哇靠!這些猩猩是什麼品種,怎麼和地球上,動物園裡的長得那麼像,只是體型也實在太大了,這異世界就沒有正常點的動物嗎!」

雷恩望著眼前這密密麻麻的猩猩軍團,原本波瀾不驚的心緒也被憤怒之火點燃了,連聲怒喝道:「好!好!好!」

「沒想到你竟然敢將血猩軍團的大部分兵力,從亞特斯城給抽調出來,難道你不怕面臨城門失守的危機嗎!」

「此處已經是屬於亞特斯城的領地範圍,身為亞特斯城的城主,察覺到此地有異樣,自然要帶軍隊出來視察,況且,此地離亞特斯城也不是太遠,就是真的有人攻城,我也能夠及時趕回去救援的。」貝魯塔不以為然地說道。

「你…狠!貝魯塔,今天你人多勢眾,我便就此罷手,但是下次再見,我必將今日的羞辱,雙倍討還!」雷恩收回了長劍,狠聲說道。

「切,我還是那句話,別人怕你,我貝魯塔可不懼你,若是下次再見,你也休想從我這裡討得好處。」貝魯塔毫不在意道。

「簡直欺人太甚!團長,難道你真怕了他不成,就算他軍隊人多又怎樣,我們奔雷軍團雖然今天人少,但照樣能跟他拼個兩敗俱傷!」後方的犀牛騎士忿忿不平道。

可雷恩卻擺了擺手:「他們佔據地利,兩敗俱傷,對我們並無好處,況且,今天這樣的情況實在太詭異了,我覺得似乎被人算計了,還是先保留實力吧。」

言罷,雷恩駕馭著黑色獨角獸迴轉過身,向著來時的路,飛奔而去,沒再多說一句話語,而犀牛騎士們,只能互望一眼,無奈地追隨而去。

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就這樣消散的無影無蹤。 「呼——」

唐辰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剛才兩軍相爭所形成的強大氣場壓迫,讓夾在中間的他,差點喘不過氣來。

畢竟這兩隻軍隊,一看就是經過戰火洗禮的虎狼之師,雖然人數相差懸殊,但雙方各有的那種鐵血殺氣,卻是旗鼓相當,對峙之下,那由殺氣所形成的猛烈氣場,自然是讓人膽戰心驚。

貝魯塔退出了自己的狂化狀態,血瞳紅髮漸漸還原成了原本的顏色,他從大猩猩的肩膀處跳落下來,緩步向著洛伊走去。

「是洛伊小姐吧,雖然我沒見過你,但是我與洛尼德大人,卻是老相識了,相信你父親也應該提起過我。」貝魯塔笑著拉關係道。

「嗯嗯!貝魯塔叔叔,我父親經常提起您的,誇您的亞特斯城,是聖日帝國的銅牆鐵壁,數十年來,還從未被攻破過,而您所帶領的血猩軍團,也是聖日帝國首屈一指的軍隊。」洛伊很有禮貌地讚美道。

「哈哈哈哈…那些都只是虛名而已,虛名而已,作不得真的,哈哈哈…。」貝魯塔大笑道,顯然對洛伊的稱讚很受益。


「不過你一個小女娃子,怎麼會來到這種地方,不知道此處已經屬於聖日帝國的邊境了嗎,危險重重的。」貝魯塔忽然話鋒一轉,以長輩的姿態指責道。

洛伊臉色一白,怯弱地說道:「父親說,我現在年紀也不小了,早晚要接替他的位子,所以要提前出來歷練一下,好掌握些經驗,本來這次的任務我已經完成了,貨物都已經從獸魔嶺運出來了,只是沒想到,剛到達聖日帝國邊境,就遇到了這麼大的危險。」

貝魯塔臉色稍緩道:「既然是你父親的意思,那我也不好再責問了,說實話,這次的危機也怪不了你,好像是有人刻意製造的,我也是突然間收到了一封密報,才在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原來是這樣,其實那雷恩也是被一名風精靈給引誘過來的,起初在此地伏擊我們的,是一位步入成年的火精靈,後來那風精靈也加入了戰團,但是最後還是沒能得手,才造成了現在這樣的局面。」洛伊說話間,看來唐辰一眼,全是因為他,才阻止了風火精靈。

「什麼!竟然還有精靈族加入,怪不得會出現那麼強大的火焰風暴,不行,這件事我要儘快傳書給陛下,今天這事,肯定沒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貝魯塔面色凝重道。

洛伊點了點頭,也在默默思索著,可是她實在想不明白,自己雖然算是身份顯赫,但是卻沒有什麼重要價值,刺殺自己,又有何用呢?

「好啦,洛伊小姐,多想也沒用,反正結果肯定會出來的,現在還是跟我一起回亞特斯城吧,你們的車隊也不像樣了,要在城中多休整幾日,才能再次上路啊。」貝魯塔提議道。

「好的,只是我的這些貨物和護衛,就要辛苦貝魯塔叔叔您搬運一下了,原來車隊中的馬匹,都被大水沖得奄奄一息了。」洛伊紅著臉,不好意思道。

「哈哈,這個簡單,搬東西,你貝魯塔叔叔是最拿手的。」貝魯塔爽朗地答應道。

「喂!你們幾個,把洛伊小姐的護衛和貨物,都搬到亞特斯城去,記得要輕拿輕放,不要那麼粗魯。」貝魯塔指了幾個血猩軍團的成員,下令道。

「是!」

整齊地回答之後,十幾隻大猩猩就跑向了車隊,開始忙碌搬運起來。

「對了,洛伊小姐,剛才那道從天而降的巨型水流瀑布,是哪位高手的傑作,你車隊中,有這麼厲害的人嗎?」貝魯塔忽然好奇地問道。

「這個……」洛伊看向了唐辰,也不知道該不該如實回答。

貝魯塔順著洛伊的目光看去,發現了纏著滿身繃帶的唐辰,不禁一愣,這個少年好像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還是身受重傷的樣子,能否正常行動都是問題,怎麼可能具有對抗火焰風暴的力量呢?

看著貝魯塔滿是疑惑的目光,唐辰不由苦笑了一聲。

本來在這陌生的世界,應該要隱藏實力,小心行事的,可是今天為了報答洛伊的救命之恩,逼不得已地進行了召喚,而且車隊中那麼多護衛也都看到了,自己能怎麼辦,總不能殺人滅口吧,既然紙包不住火,那不如索性大方承認算了。

「呵呵,沒錯,是我做的!」唐辰輕描淡寫地解釋道:「貝魯塔大人,別看我現在滿身是傷,並且看似不具備任何力量,但是,不知您聽說過召喚師這個名稱沒有?」

「什麼?召喚師!」貝魯塔大吃一驚道,雙眼不住地在唐辰身上打量,好像在看一個稀奇的物件。

唐辰被看的心裡有些發毛,忍不住詢問道:「召喚師怎麼了?難道你不知道?」

「我是知道一點,還是無意中,從一本殘缺的典籍上看到的,在我們這片大陸上,召喚師這個職業,已經有無數年沒再出現過了,本以為這個職業已經斷了傳承,成為了一個傳說,沒想到時至今日,居然還存在著傳承者。」貝魯塔解答道。

原來是這樣,沒想到還是個稀罕的身份,這異世界也真奇怪,什麼狂戰士、魔劍士、聖騎士…都有,卻偏偏沒有召喚師,唐辰心裡暗暗嘀咕道。

「嘿嘿,小傢伙,我這輩子,活到這麼大,還沒見過召喚師是如何召喚的,你能不能示範一下,讓我飽飽眼福啊!」貝魯塔滿含期待地注視著唐辰,他的嗓門很大,後方近千人數的血腥軍團也都聽到了他的聲音,這群人立即齊刷刷地都把目光向唐辰看去。

唐辰被這麼多雙眼睛盯著,很不自在,忍不住心裡咒罵道:這個傻大個,當自己是雜耍嗎,怎麼可能說變就變!我這個山海神獸軍團可是用一個就少一個的,說重要點,這可是與自己性命掛鉤的東西,所以根本就不可能表演給他看。

便即刻婉言拒絕道:「貝魯塔大人,你這要求可就有些為難我了,我現在的召喚術還不是很熟練,每進行一次召喚之後,都要休整個十天半個月,才能再次召喚,所以,還是等下次有機會,再讓您觀看吧。」

「是這樣啊,那真是可惜!不過也不急於一時,反正你小子肯定會呆在聖日帝國的,這樣一來我就早晚都會見到你召喚的一幕。」貝魯塔雖然感到有些遺憾,但也沒再強求。

「好了,準備回城!」貝魯塔大聲吼道,那號令的口氣,讓人不自覺地就想遵循命令。

「為什麼我就一定要呆在聖日帝國呢?」唐辰有些不解地自問道。

可是沒人回答他,並且貝魯塔還不由分說地一把唐辰給抓了起來,然後向著自己的那隻巨型大猩猩坐騎給拋了出去,最後唐辰準確無誤地落在了猩猩左邊的肩膀上,著實是把他給嚇了一跳。

就在唐辰剛剛坐穩,平息自己心跳的時候,又一個紫色的身影被同樣的方式給扔到了猩猩的另一個肩膀上。

聽著那身影的尖叫聲,唐辰不禁一聲苦笑,沒想到連洛伊也受到了如此粗魯地對待,那貝魯塔倒也真下得去手。

洛伊坐穩之後,偷偷看了一眼下方的陸地,與地面的距離,足足有五米左右的高度,這讓有些恐高的她,嚇的瑟瑟發抖,死命的抓住了猩猩肩膀上的絨毛,再也不肯撒手。

唐辰看著她怯弱的樣子,倒是挺可愛的,忍不住安慰道:「不要怕,這猩猩能作為血猩軍團的首領,應該有著不低的靈智,所以它是不會輕易讓你掉落下來的。」

洛伊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可是眼睛卻死死的閉著,不敢再睜開看任何東西了,樣子滑稽可笑。

唐辰無奈地搖了搖頭,自己這番話,她也沒聽進去多少,還是讓貝魯塔來教導一下正確的坐姿吧,說實話,自己坐在這大東西身上,也是覺得不怎麼安全。

「咦?這貝魯塔怎麼還不跳上來?」唐辰四下環視了一番,驀然間,發現那紅色的大塊頭居然獨自跑到了血猩軍團的正前方!

此刻,整個血猩軍團早已調轉了方向,全都面向了亞特斯城,而貝魯塔跑到領隊的位置后,立刻用他那特有的大嗓門喊道:「全隊全速前進!掉隊的人回去給我繞城主府十圈!而他的坐騎,晚上沒香蕉吃!」

聽到這話,唐辰馬上就意識到情況不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