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但是對小周同學來講可是不太友好的。

2021 年 2 月 3 日

畢竟,人家可拿出了3000塊出來。


這三千,也許鄒小北看不上,但是聯合小周同志的技術股算進去的話,這三千塊畢竟就很重了。

所有此時鄒小北若是投錢進來的話,勢必會影響團隊們的積極性。

一個團隊,除非永遠不缺錢,有個家裏有錢的老大哥在。

否則,大家的身份最好拉到同一個層次爲好。

這樣,大家就不會出現尷尬,所有人就會鉚足勁往一個目標衝!


所以思考片刻,鄒小北這才說道。

“六千電瓶車的錢,一千老蘇快餐店押金,五個外賣送餐員第一個月的薪水,就按四千五來算。

然後莊筆這邊,傳單費用+第一個月贈品,以及十個保溫飯箱,一千五。

小周的電腦要用來敲代碼,配個好點的臺式機吧,五千。”

一點點算下來,鄒小北嘆了口氣。

“這就小兩萬了,辦公室裏還得拉根網線,飲水機和桶裝水也要配備上。

還有這間房的電費,以後也是要咱們來出的,等冬天的時候還得交暖氣費。”

這教室,屬於學校的財產。

陶圓也就是偷偷讓鄒小北先用着,按道理來說,這事兒其實不合規矩。

所以必要的水暖電支出,肯定要給錢,不能讓陶圓爲難。

林林總總算下來,兩萬都勉強。

而且後面開始送外賣以後,每個月的送餐員工資是必定要支出的,還有送餐的贈品,這純粹就是倒貼錢搶市場,加起來一個月開銷少說也得大幾千。

如果生意不能迅速回本賺錢,手裏餘錢又不多的話,那基本上撐兩三個月,公司就會因爲資金鍊的問題直接倒閉。

這也是很多小型創業公司死亡率如此高的根本原因。

從無到有的創業,談周容易。

大家的表情也都有些沉重,因爲這些賬,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

這次,真的是下血本幹正經事了。

算完賬以後,鄒小北把一張卡遞給柳園,笑道。

“還是老規矩,園兒你來管賬。

這裏面是咱賣u盤賺來的兩萬塊,你先拿着。

放假我們大概有7、8天的時間,把我剛纔說的事情都搞定,沒問題吧。”

“沒問題!”

柳園接過那張卡,心裏有點難受。

“老鄒,我這裏只能拿出來三千,因爲助學金申請流程被我退了,我得給自己留點學費和生活費。”

“我能拿出來四千,還有宿舍我那臺電腦,也可以拿來給小周用。”

徐長青說道。

“就是我那臺電腦配置不行,小周如果沒法用,那我找找二手市場轉出去,估計能賣一千多。”

葉修應該是手頭錢最多的,他想了想,說道。

“我這邊出五千問題不大,再多的話,我得回去問我爸要。”

莊筆最後說道。

“班長,我也出三千吧。前些天u盤賺到的錢,我給我媽打了點,她最近身體不太好,一直在吃着藥。”

等大家說完以後,鄒小北有些徵愣。

其實在他之前的想法裏,就沒打算讓哥幾個出錢,畢竟這羣人都是悶頭在跟着他幹活兒。

二十歲不到的年紀,各自幾千幾千的往外拿,一個個說的雖然都很爺們兒,但心裏肯定忐忑又心疼。

毋庸置疑,他們出的每一分錢,都代表着對鄒小北的絕對信任。

所以這錢……鄒小北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收下。

一是現在確實缺錢,二是哥幾個出的錢,最後他都以股份的形式來返還。

“好,矯情的話我也不再多說,哥幾個把這些錢都整理好,也都給園兒吧。

這兩天園兒去銀行開個咱們的公用賬戶先用着。

小周也湊了三千,我回頭打進這個賬戶裏。

徐長青的電腦不用賣,可以搬過來公用,但小周的電腦肯定要配個好的。”

說完以後,鄒小北笑道。

“然後就是股份的問題,畢竟開公司嘛,這個問題沒辦法跨過去。

不過我的想法是,現在大家剛起步,也沒有一個很健康的職場心態。

等我們幹一段時間,至少在浙大送餐市場站穩了,到時候註冊公司。

咱們再坐下來聊聊各自都幹了些什麼,以及股份具體分配的事情。還有,小周……”

股份的問題,其實很敏感。

挺多創業團隊,也會因爲股份分配不均而鬧矛盾,最後一拍兩散。

但所謂親兄弟,明算賬,這種事情就要提前講明白。

鄒小北最後看向了周子昂。

“現在你也看到了,大家都各自出了錢,所以之前答應你的股份。

接下來會往下降低比例,這點確實是我疏忽了,沒考慮到哥幾個出錢入股的問題。

還有就是,有一點我希望你能做好心理準備,你在校園幫這裏,入的是純技術股。

如果你做的網頁達不到好餓的運行要求,那麼……我想你可能不適合留在這個團隊,前期答應你的股份,我會全部收回來。

當然,你的三千塊,我也會退給你。”

這應該是衆人頭一次見情商高的老鄒,把話說得這樣直白不留餘地。

辦公室裏的氣氛有些凝重。

因爲大家突然意識到,開了公司以後,有些問題和以前就不一樣了。

“我知道的,鄒師兄。”

看得出來,周子昂這會兒緊張又無助,感覺下一秒眼睛都要紅了,但他還是努力不停點頭。

“網頁的問題,我最近一直在構思,你給我一個月時間,我肯定會做出來的。”

這個團隊,周子昂其實只待了短短一週時間。

但這裏的友情,活力,衝勁兒,以及良好的創業氛圍,都讓他很喜歡。

他想留下來。

“好,做的時候,如果有不確定的地方,隨時和我來溝通。

那大家今天就到這裏吧,回頭莊筆去多配幾把辦公室的鑰匙,每人手裏分一把。”

鄒小北笑道。

“我趁着這次放假需要回家幾天,希望等來的時候,咱們的送餐工作就可以啓動了。”

衆人也跟着笑了,其實現在所有問題都已經搞定,就差錢這一關。

錢到位,一切都沒了問題。

等大家都散了,鄒小北自己坐在辦公室裏,嘆了口氣。

雖然哥幾個又湊了兩萬出來,但顯然,這些錢還是杯水車薪。

外賣本質就是燒錢大戰,而且可不僅僅是互聯網時代的外賣需要燒錢,就算是浙大校內,想要攻下市場,除了燒錢,也只能是燒錢。

所以,在哥幾個開始忙起來的時候,這次放假,鄒小北要想辦法去搞錢。 在掛斷了墨鏡的電話之後,因爲柳依然和白飛羽之間複雜的關係,顧藏鋒頓感心裏堵得慌。

顧藏鋒回到了別墅裏穿上了自己的上衣,想要出去喝點酒緩解一下心裏的這種不痛快,雖然自己對於酒精也是免疫的。

等到顧藏鋒穿上上衣走到了別墅門口時,顧藏鋒停下腳步瞥了一眼二樓。

此時二樓的樓梯口一片昏暗,顯然柳依然緊閉大門,至於柳依然有沒有去睡覺,顧藏鋒就不得而知了。

顧藏鋒搖着頭嘆了口氣,快步往別墅外面走了出去。

在附近的一個酒吧裏,一個穿着小西裝的女子正坐在角落裏的一張桌子上獨自喝着啤酒。

女子不是別人,正是蘇傾城。

蘇傾城目光呆滯,機械般的重複着倒酒喝酒的動作,蘇傾城的兩個眸子裏露出了濃濃的哀傷。

酒吧裏從來沒有出現過蘇傾城這樣的大美女,獨自喝酒解愁的蘇傾城很快就吸引了酒吧裏其他想要狩獵的男人的注意力。

不一會兒,蘇傾城的周圍就圍上了五六個男人。

“美女?一個人喝悶酒啊?一起呀?”

“你快走開吧!也不看看你長什麼樣子!和這樣的美女喝酒也就我這樣的顏值纔有資格!”

“去去去,一邊去!長得好看有什麼用?這個年頭有錢纔是王道!你們倆也不看看自己開的什麼車,開這樣的破車也好意思出來泡妞?”

“我靠,你有幾個破錢就了不起啊?”

“不服?”

“老子還真的不服!”


“小子,你找打!”

蘇傾城沒有任何反應,依然喝着自己的啤酒,蘇傾城周圍的幾個男人倒是扭打成了一團。

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紅顏禍水吧,蘇傾城只是坐在這裏喝酒就引發了好幾個男子大規模的鬥毆。

好一會兒,蘇傾城似乎才注意到了自己身邊的這場鬥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