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但是別說反擊了,現在就連躲閃都困難。況且退一步說,如果沒有青龍武甲的幫助,自己就算打在了海冥的身上,也絕對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的!

2021 年 1 月 6 日

「小黃在這裡肯定也是不能放出來,不然會引起更大的騷亂……怎麼辦,怎麼辦!」他心急如焚地想著該怎麼樣才可以擊敗海冥。可是除了武甲化之外,他找不到第二種可以強行擊敗或者擊殺海冥的辦法。

嘶!

一擊重拳幾乎是貼著撕無形的鼻尖滑過的,耳邊頓時響起了一陣陣的風聲。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不然被打中只是時間的問題。」撕無形眼中一橫,心中一個計策忽然浮現。

腳邊生風,撕無形已經消失在了黑煙當中。

「嘭!」「啪!」「咚!」

不同的古怪聲音在賭房四處響起,服務員們一個接一個地軟趴在了地上,或者說是直接眩暈過去了。

同時賭坊內的攝像頭也開始一個個莫名的爆裂了開來。

就連藏在桌子下面的一個隱蔽攝像頭都被撕無形「不小心」給一腳踩爆掉了。

直到在場除了月若以外的所有人都暈過去了以後,撕無形才停下了繼續攻擊的動作,而是靜靜地找了一個地方看著暴走的海冥。

「是時候……該認真陪你玩玩了!」

撕無形眼中出現了銳利的光芒,接著一層層的青龍武甲浮現在了體表。熟悉的緊湊感讓撕無形忽然感覺力量如同溫泉一般的噴涌而上。

「來吧!」嘴邊翹起了一絲邪笑,然後低聲吼了一句。


「吼!」海冥一下子撲了上來,撕無形當然也早就做好了準備,穿戴上了青龍武甲的他此時就算單獨面對一個戰將級也是絕對遊刃有餘了。

在他衝過來的一瞬間,撕無形全神貫注地看著他。在他即將拳擊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忽然閃避了開來,一個肘擊重重打在了海冥的下巴上!

六宮無妃

就這一下的破綻就被撕無形抓住了,不用說,海冥的下巴雖然沒有粉碎,可是肯定也脫臼了!

可惜的是,暴走的海冥不會感覺到任何的疼痛感。霎時間再次如同瘋狗一般地沖了上來。

「血煉無極!」

撕無形沉吼了一聲,久違的沒有使用這招了。

他一直沒有告訴別人,他之所以修鍊進度在最近突然變慢了的原因。

沒錯,就是因為他在修鍊血煞天決!

第一章的血煉無極,撕無形現在已經修練到了小成了,正好借著這次機會可以試驗一下威力究竟如何。

畢竟修鍊這玩意還是廢了他不少心血的。

撕無形的手指尖,出現了一滴鮮紅色的血珠。

月若這個時候也神智清醒了許多,可是胸口的劇痛感還是令她一下子緩不過勁來。她現在還是十分的虛弱,如果剛才不那麼大意的話,身為戰將級的她必然不會出現這樣低級的失誤。

在前一秒鐘月若還在擔心著撕無形,可是當她看見撕無形召喚出了青龍武甲以後,她懸挂在半空中的心才算是放下了一半。

可是就在撕無形可以完虐海冥的時候,他的手中卻出現了一滴血珠,至少在月若看來是這樣的。

「這個是……」

她盯著那滴小血珠,差不多一秒之後。

她忽然感覺自己出現在了另一個世界內,戰亂紛紛,兵荒馬亂,血染山河,魔氣煞天……

月若的心臟忽然猛地抽動了一下,同時手中從未鬆開過的兩把銀白色的雙刀散發出了一陣陣如同月光般的皎潔暈影,讓她一下子回過了神來。

「那是什麼東西!」月若如果不是現在胸口還是十分地劇痛,恐怕她會立刻驚叫出來。

僅僅只是一眼,可是帶給她的確實無語倫比的震撼。那可怕的毀滅性力量彷彿要把她撕碎一般!

「那是什麼東西!」月若如果不是現在胸口還是

… 撕無形眼中十分的平靜,淡漠地掃了一眼在地上掙扎著的海冥。

「死吧……」

他的眼中驟然間紅光大勝,緊接著手中的小血珠彷彿沸騰起來的熱水一般,開始形狀古怪地變動了起來。

海冥儘管收了一下肘擊,但是依然麻木地站了起來。頓了頓以後再次如同閃電一般的沖向了撕無形。

「小……」

月若伸出了一隻手懸在半空中,心字還未來得及開口。海冥已經程著風雷之勢襲向撕無形。

而就在這個時候,撕無形手中躁動不安的小血珠開始浮現異樣了!

海冥在衝過來的那一瞬間,小血珠的頂端忽然間出現了一個虛影。就連撕無形也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


此時飛馳而來的海冥早已舉起了那怪物般的爪牙,打算伸向撕無形。

撕無形其實也是第一次使用血煞天決裡面的血煉無極,一直在修鍊,卻總是沒有能發揮出來的辦法。這次也只是他的一個試驗而已,看看血煞天決到底能發揮出來怎樣的威力,如果僅僅只是普通的裝飾品,看起來比較酷,那根本就是一點用都沒有!

但是他相信,光外人看見這小血珠的時候已經產生那種古怪的暴虐情緒了,所以說真正發揮出來的力量更不可能差!

可是除了小血珠的上面出現了一個虛影之外,令人失望的,沒有任何的變化。

一步步逼近地海冥讓撕無形也有點擔心了,雖然自己現在有點優勢,可是他也絕對不會自大到覺得可以用身體去抗那一擊的。

就在這思索的片刻之間,小血珠卻在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情況下,忽然,爆發了!

轟!血珠的空間彷彿扭曲了一般,一陣陣紫色的魔氣再也壓抑不住了,一絲絲的噴發了出來。

空氣中開始充斥著血氣,這整個vip賭房,頓時被暗淡的紫色魔氣所罩籠了!

可是這並沒有阻擋海冥的步伐,相反地他還速度再次暴增。兩人的距離僅僅剩下數步之遙了。

拳風在遠遠地撕無形都能感覺到一陣壓迫感,再不躲開,就來不及了!

月若都開始擔心起了撕無形,她焦急地從地面上爬了起來,可是劇痛感讓她再次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做著這樣的無用功,她也只能趴在地面忍痛看著撕無形了。

「拜託了,血煞天決,不要讓我失望啊……」撕無形現在心中就差沒念起哦彌陀佛起來了,他的心早已開始不停地打鼓。

血煞天決從來都沒有讓撕無形失望過,不論是之前第一次擊殺陳明華的時候,還是在他之前戰鬥的是時候。

同樣的,他也堅信,這次的血煞天決也不會讓他失望的!

這是一種信任!

海冥的拳風越來越逼近。

嘩!強大的拳風讓撕無形一瞬間緊閉起了雙眼,但是過了數秒之後,他慢慢睜開了雙眼。

海冥的拳頭放大了無數倍的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哪怕只要海冥再動一下下,撕無形的臉也會和他的拳頭親密接觸一次!

撕無形的喉結微微動了動,有些奇怪地看著海冥,不知他為何會突然停下來。

可是同樣的,他也沒有動,他怕一動就會出事!

低頭一看,手中的小血珠在手指尖轉動了起來,同時上面的那個虛影如同一位將軍一般地站在上方。

而撕無形環視一看,猛然一驚。

周圍之前發出的紫色魔氣,在這一刻都凝結成了一個個的士兵。

但是這些士兵並不是普通的士兵,每一個凝結出來的都是魔物!

他們全身有些散發著暗紫的魔氣,有一些在身體前飄散著淡薄的血霧,不僅如此,更有一些凝結出來的居然是骷髏的造型!

但是這並不是最重要的,限制住海冥前進的才是最讓撕無形吃驚的。

一個個如同腐屍一般的手臂從地底下伸了出來,盤旋而上,把海冥的全身鎖住了!儘管海冥力大無窮,可是面對這樣的東西的時候,居然差點連氣都喘不過來了!

「這是……什麼東西!」

不知為何,撕無形忽然有一種這個賭房變成了一個人間煉獄的感覺。但是更讓他覺得心驚的是,他居然絲毫沒有厭惡這裡的感覺。相反撕無形還在這裡感受到了……很親近!?


不過這都是另外的思考了,現在最主要的是先把海冥殺了!不管是到時候賭場那邊有人來了,還是之前所謂的盜幫執法團來了,撕無形都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特別是青龍武甲若是被發現了,那後果更是不堪設想的嚴重。

想到這裡,他沒有再猶豫了。手中的煉血劍當然不是擺設,從未離手過!並且在這個時候,所有的人被他擊暈了,攝像頭也全部沒了,更是可以加上小黃的力量了。

小黃懶洋洋地小吼了一聲,翻了個姿勢繼續睡著了,不過即使如此,它的身上還是爆發出了一陣燦眼的金芒開始把力量借給了撕無形。

熟悉的力量感,加上青龍武甲,此時的撕無形可以真正的算得上是踏入了戰將級了!

速度,感知,力量和智慧。

四個缺一不可!


撕無形握緊了煉血劍縱向地朝著海冥一刀劃去。

海冥儘管腳下被鎖住了,可是上半身還是可以自由活動的。他的身體扭轉到了一個不自然的程度,隱約能聽得見骨骼裂開的細微響聲。可是他的表情卻只是一味地瘋狂和麻木。

扭身而過,剛剛好躲開了刀擊,但是異化過後的海冥反應速度無疑是比撕無形更快一籌。所以在他躲開的那一瞬間,他也抬起了手,一圈狠狠打在了撕無形的腹部。

「噗!」

一口酸水從嘴中噴出,撕無形艱難地讓自己不要跪倒或者爬到在地面。眼神中無疑的是他充滿著殺意!

小血珠上面的那個虛影彷彿一名將軍一般,而在周圍的那些由魔氣凝結出來的士兵都是他的部下。他大手一揮,在右邊的一群士兵開始嘶吼著沖向了海冥。

海冥抖了抖手,電光火石間打出了數十拳,每一拳都精準地打在了魔氣士兵上面。

魔氣士兵們哪怕只是被碰到了,也是立即變回了之前的那一束束的魔氣,但是片刻之後又重新變回了新的魔氣士兵!

這樣來回的進行著車輪戰。

但是就算如此,一輪又一輪的,撕無形看他們根本連海冥的恢復速度都比不上,如果再不出手待會海冥恢復到全盛狀態就麻煩了!

但是血煞天決僅僅就如此了嗎?

血煉無極就這點力量?不,不是的!

小血珠上的那個虛影忽然眼睛爆發出了一陣血色紅光,緊接著所有的魔氣士兵都停下了攻擊的動作,包括纏繞海冥的那些殭屍手也停下來了。

海冥立馬抓住了機會,直直衝向了撕無形。一直都被壓著打,就算是失去了意識,可是本能還是可以讓他覺得到一陣心煩和煩悶。

掙開了地面的束縛以後,他就如同一個從鳥籠中解放出來了的金絲雀一般,迫不及待地想要衝出去。

撕無形也不是吃素的,提起煉血劍便在空中和海冥交戰了起來,一時間兩邊都打得不可開交。

中間濺起了繁星點點般的火花,顯然是煉血劍和某一些東西擦碰出來的!

而就這一瞬間的對持,撕無形手中的小血珠也是做好了準備了。

那個將軍揮手過後差不多過來十秒,所有的士兵都開始變化了起來。

地面上再次爆發出來了如同之前屍手一般的東西,可是準確來說卻不是屍手,而是……變成了另一種東西,連撕無形都叫不上名的東西。

屍手的上面覆蓋著一層濃濃地熔岩,一輪輪的蒸汽代表著這絕對不是在開玩笑!碰到哪怕一點點的話,都會有可能被焚燒至死。

地面上再次爆發出來了如同之前屍手一般的東西,可是準確來說卻不是屍手,而是……變成了另一種東西,連撕無形都叫不上名的東西。

屍手的上面覆蓋著一層濃濃地熔岩,一輪輪的蒸汽代表著這絕對不是在開玩笑!碰到哪怕一點點的話,都會有可能被焚燒至死。

… 月若吸了一口冷氣,美眸眨了眨,不敢相信地看著撕無形。

剛才那一下居然就把強悍的海冥給秒殺掉了?!

回首再度望去,連一絲灰塵都不剩下,彷彿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

黑煙仍然在房中飄散,而就在撕無形結束戰鬥的同時。vip房間的門被踹開了,賭場的侍衛們魚貫而入,每個人的手裡都抓著機槍,身上同時都披著重甲。

等待一部分的侍衛們衝進來了以後,一個人慢悠悠地走了過來,看似老態龍鍾,但是那充滿賊意的雙眼還是代表著他的寶刀未老和……陰險狡詐。

「莫總管!

那個被撕無形擊暈過去的荷官在其他侍衛的攙扶下站了起來。也不顧身上的傷勢,看見莫總管便是直直大喊。

莫總管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看不出他的喜怒哀樂。但是稍微認識他一點的人都知道,這種時候的莫總管……才是憤怒的莫總管!

所有被擊暈過去的服務員等人都一一蘇醒了過來,而那個荷官則是跪在了莫總管的面前。

啪!莫總管在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情況下,突然扇了荷官一記響亮的耳光!

原本才剛醒過來的荷官,毫無防備,被這毒辣地一巴掌給扇的差點暈死過去。神志有些暈叨,但是臉上的腫*脹感讓他一瞬間再次回到了現實。

「你個沒用的廢物,居然讓客人受傷了!來人,給我把他拖出去,分屍喂狗!」

莫總管的暴怒讓在場的全部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當其他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荷官已經被旁邊兩邊的侍衛架了起來,拖到了外面。

荷官開始掙扎了起來,哀求地嘶吼著:「莫總管,我錯了,放過我吧,不要啊!」眼神中充滿了掩蓋不了的恐懼。

「哼,廢物,居然讓撕先生受傷了,直接把你殺了,已經算是便宜你了!」莫總管冷漠地掃了他一眼,甩了甩衣袖,根本不在意荷官的可憐模樣。

可是就在他背過去的時候,他忽然間不著痕迹地看了撕無形一眼,嘴上*翹起了一股令人厭惡的邪-惡地笑容。

眼看荷官就要被幾個侍衛拖出去了,撕無形再也看不下去了,眉頭一挑,一步向前站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